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七十五章 言不由衷

    宇文温带着萧九娘回府发现夫人尉迟炽繁施展大妇风度便觉得不对,思来想去临时变更‘作战计划’先发制人以萧姑娘是客且鞍马劳顿为由让刘彩云带去偏房用餐歇息,待得萧九娘离开后宇文温便抖起精神准备应付接下来的‘反扑’。

    正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当饭菜摆上来时尉迟炽繁还没动筷便说乏了先行告退去寝室休息,留下杨丽华抱着鹊哥和宇文温说话。

    不知怎么回事一直熟睡的鹊哥忽然哭闹起来,杨丽华见状便让奶娘将其抱下随后陪着夫君用餐,宇文温总觉得情况有哪里不对又心生一计:“这么多饭菜。。让娥英过来一起吃吧。”

    眼见杨丽华说宇文娥英已经吃过了他摆摆手说不要紧,离家数月没见如今陪着说说话也是好的,杨丽华没耐何让阿奴去将宇文娥英喊了过来。

    片刻之后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跑了进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起宇文温的手甩起来:“阿耶!”

    “阿耶江陵好玩么?”“江陵水里是不是有偷人衣裳的水猴子?”“江陵是不是天天下雨呢?”“有礼物么?”

    一连串问题瞬间爆发把宇文温轰得昏头转向,他苦笑着对这个已经学会‘甩手’技能的继女说道:“你听谁说的这些事?”

    “礼物呢?”小娥英最关心这个,“还有明月姐姐也要有礼物!”

    “有有有,都有!”宇文温说完让她坐在身边,“一会让李管家拿到你屋里去。”

    眼见着小娥英动筷吃东西他便问起近况来,小丫头如今已经习惯了喊这位带着她和母亲从长安来安陆的叔叔做‘阿耶’说起话来也越来越不经‘头脑’最后穿帮了:“阿耶,你要带个阿姨回来么?”

    这个时代子女称呼父亲的妾室都是‘阿姨’,若自己母亲也是妾室同样也是如此称呼,不过这对于小娥英是例外她依然喊杨丽华为‘阿娘’,当然对于‘阿耶’宇文温的夫人也就是自己如今的‘嫡母’是喊做母亲。

    一旁的杨丽华听得女儿这么问来脸色一变正要呵斥却见宇文温不动声色的问道:“对啊,娥英喜欢家里多个阿姨么?”

    “不喜欢。”小丫头回答得直截了当,杨丽华听得这般回答脸色苍白一边的阿奴也是惴惴不安起来。

    宇文温见着杨丽华要说话便悄悄摆了摆手依然不动声色的问道:“为什么不喜欢呢?”

    “因为有了新阿姨后阿耶就不疼阿娘了。”小丫头说完便嘟着嘴。杨丽华闻言用手捂住了嘴满是不安的望着宇文温,自己女儿口出无状也不知道夫君接下来会怎样发作。

    听着小丫头如此直接了当宇文温苦笑不已,他问如果已经把阿姨带回来了又继续对阿娘好的话你还会喜欢么,小娥英依旧说不喜欢。因为明月姐姐还是不高兴。

    宇文温闻言干咳数声示意小丫头吃菜,他倒是忘记了自己小姨子的‘感受’,这位‘明月妹妹’就怕自己欺负她姐姐,杨丽华见着宇文温发愣赶紧让阿奴把宇文娥英连哄带骗的弄出去。

    “夫君,是妾管教无方。方才娥英说的。。”她面色苍白的解释着,生怕宇文温动怒。

    “童言无忌啊。。娥英没说错我为何要怪她?”宇文温面色平静的说道,他示意杨丽华坐到身边然后手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的眼睛:“为夫多带一位姑娘回来,只是委屈夫人和你了。”

    杨丽华闻言局促起来也不知道该如何接过话茬,她跟着宇文温离开长安来到安陆成了对方的侧室后已经没了退路,夫君要纳妾她心里自然不好受可也没法改变什么,母亲能将父亲训得服服帖帖可她没有那本事对付这个冤家。

    “转眼已经快要一年了。。”宇文温伸手轻轻抚摸着她的面颊,“那时说的话依然作数,永远作数。”

    “夫君,妾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杨丽华话未说完便被对方揽在怀里,两人耳鬓厮磨了片刻方才分开,宇文温在这位被自己掳到安陆做妾的大周太后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便起身离开。

    杨丽华看着夫君离去的背影想着方才听到的话语不由得面色一红,眼见着仆人在一旁恭候她便吩咐将饭菜收起来:“都温着,一会郎主和夫人还要用膳。”

    。。。

    “夫人,您还是吃一些吧。”翠云站在卧榻边恳求着,尉迟炽繁此时面朝里躺在榻上似睡非睡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突然听得外边咳嗽一声翠云赶紧低声说郡公来了。

    “饱了?”宇文温走进前来关切的问道,尉迟炽繁在翠云的搀扶下起来正要说话却被他先发制人:“想我想到饱了?”

    “妾有些不适。。”尉迟炽繁低声说着,一看就是言不由衷的样子。原本那灿若繁星的眼睛失去了往日的光泽如同蒙上了一层灰。

    宇文温吩咐翠云去把饭菜送过来,待得屋里只剩两人后他笑着对佳人说道:“气饱了不是?为夫带了貌美如花的女子回府里要纳妾,三娘气不过了。”

    眼见着对方不吭声宇文温拉着手继续说:“三娘方才有大妇风范何故如此?”

    “夫君便去她那儿为何来此处。。妾有身孕又不能服侍。。”

    听得尉迟炽繁如此说,宇文温心中豁然开朗:刚才你果然是言不由衷!探出实情后他便有了应对之策:“萧姑娘还未过门正是清白之身。三娘莫非要为夫行那禽兽不如之事?”

    “杨姐姐那时也未过门!”尉迟炽繁反击犀利。

    “所以为夫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宇文温歪理连篇。

    “夫君只会欺负妾。。”尉迟炽繁说完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宇文温见状开始‘冷笑’:“没办法,为夫在外边多看姑娘一眼都会被人说是宇文恶狼索性一不做二不休。”

    “四个人凑成一桌打麻将有什么不好的!”

    尉迟炽繁听不懂什么叫麻将但听得懂夫君肯定要纳妾,她也知道拦不住但就是心里难受,还没到两年就有两个妾了再这样下去家里哪还住得下!

    “赶紧吃饭,别饿着孩子了。为夫也没怎么吃正好顺便。”

    尉迟炽繁继续嘴硬说已经饱了,宇文温又是‘冷笑’说这样做娘可不行,身为一家之主他已经看不下去了,眼见着对方被自己激得又气又急说不出话他便摊牌:“废话少说,吃完才有力气困觉!”

    听得他这么霸道尉迟炽繁惊得坐立不安,她如今没多少日子就要生了哪里还能和夫君行那**之欢,正以为夫君要饥不择食之际却听得对方说:“莫要想歪,为夫在外数月让三娘独守空枕,今晚便陪着三娘歇息算是补偿吧。”

    “二郎就会欺负人。。”尉迟炽繁被揽在怀中只得用手掐着对方胳膊哭喊,小两口又折腾一会总算是‘握手言欢’,翠云听得里边风平浪静总算松了一口气让侍女们端着饭菜送了进去。

    “郎主下次出远门回来时不会又带个女子吧。。”看着两位她无奈的喃喃自语。

    。。。

    萧九娘坐在房间里而刘彩云在一边陪着聊天,她在这位口才了得的刘掌柜陪同下已经用过晚膳。

    “萧姑娘,安陆和江陵气候差不多,院里衣裳被褥一应俱全,若是有什么需要的与我说一声即可。”刘彩云见她心事重重的样子便不断地挑起话题。

    屋外还候着两名侍女,这是刘彩云根据宇文温的吩咐安排好的人手作为萧姑娘的专用仆人,宇文温即将从江陵启程时送来消息让她打点好一切所需以便萧姑娘‘拎包入住’。

    见着西阳郡公一次又一次的往府里带人又都是貌若天仙的女子,刘彩云不由得感叹对方的桃花运同时也为自己的未来感到忐忑不安:她的丈夫张\定发要是以后娶小该怎么办?

    刘彩云因为家逢变故没耐何沦落风尘,与当年还是马匪大当家的张\定发有了露水情缘,后来历经坎坷之后结为夫妇也算是相敬如宾可她一直有个心病:自己不能生育。

    虽然张\定发说过无所谓可她还是有了心结,若是过得几年丈夫见她人老珠黄亦或是有了传承香火的心思就会纳妾,小妾有了儿子那就母凭子贵迟早要把她这个正室挤掉。

    原本以为会孤苦到老未曾想有了爱自己的丈夫,可这二人世界迟早面临着瓦解的可能让刘彩云开始辗转反侧,来到安陆之后夫妇俩也曾遍求名医讨来药方调理身子可这一年多过去了也没见动静。

    刘彩云想着想着不由得出了神,坐在一边的萧姑娘眼见着这位陪自己说话的刘掌柜竟然黯然神伤起来也不由得胡思乱想,她不是傻瓜知道刚才在院子里大妇对自己那热情的样子怕是言不由衷,如今宇文温也没见有消息传来她也开始坐立不安起来。

    正当两人各怀心思一齐走神发呆时门外传来侍女的问安声,片刻之后宇文温推门而入,刘彩云知趣的告退离开留他二人在房内说话。

    “还吃得惯么?”宇文温问完拉着萧九娘的手坐下,见得对方点点头便继续说道:“府里我已经吩咐过了,就当在自己家里一般,无论何事都可以我,若是我外出可以找李管家。”

    “将军,那夫人那里。。”萧九娘还是怕大妇不容自己,宇文温说夫人那边没事,不过要住上一些日子方能正式过门。

    “夫人已经同意了,待得夫人产后我便选个良辰吉日纳你过门!”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