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七十章 落子无悔

    “畜生啊,她是你妹妹!”一声暴喝将宇文温从昏昏沉沉中吓醒,昨日上午他落水上岸后没多久便打喷嚏,中午时便额头发热下午就头昏脑涨随即不省人事。

    昏迷间不知何故梦到自己将萧九娘纳入府中为妾,正要牵着佳人入洞房时他父亲宇文亮气急败坏的冲了进来‘棒打鸳鸯’说不同意,宇文温急了眼要和父亲理论却听得对方悲痛欲绝的喊出了埋藏在心里多年的一个秘密:“她是你妹妹!”

    那年,大周权臣晋王宇文护正如日中天他那英俊潇洒的亲侄子宇文亮出使梁国来到江陵皇宫,在御花园邂逅梁国张皇后二人产生感情发生了一段难以忘怀的往事,不久张皇后有了身孕十月怀胎生下了一个女婴名叫九娘。。

    “魂淡,怎么会梦到这种奇葩剧情!”宇文温为自己的这场荒唐梦吓得冷汗直流,昨日好容易把历史上的萧皇后也就是眼下的萧九娘揽到身边却莫名其妙病倒了还做怪梦。

    他摸摸自己的额头发觉一片冰凉,看样子是烧退了,浑身湿漉漉都是汗想来是被刚才的怪梦生生吓出来的,正要起身时却忽然有了期盼。

    宇文温不由自主的想起经典小说情节:英俊少侠奋不顾身救下遇险的美貌侠女随后高烧不退,眼见着就要烧坏脑时侠女一咬牙宽衣解带和少侠缠在一起为他降温,这迷迷糊糊间便有了男女之实从此以后世间便多了一对神仙眷侣。

    光线一暗有人近前,宇文温转头望去却是护卫李石磨那张大脸,他心中苦笑一声艰难起身开口说道:“去拿杯。。”

    “统军醒了,统军醒了!”李石磨惊喜万分大喊着向外跑去,留下躺在榻上支起身还没说完话的宇文温。

    “水来。。”宇文温艰难的把剩下两个字说完可李石磨已冲出门外,他无奈的笑笑随即又躺下发呆,脚步声响起随后有人跑入房里,转头看去却是张鱼和王越。

    “本公昏睡了多久?”他又摸了摸额头说道,只在这两位面前就没必要自称本将,他高烧时记得是在城中住下没有回军营这也是依照近期新军士兵生病后住在城里的‘故例’。

    宇文温不是那种一定要士兵成日里待在军营不许外出的偏执狂。若是条件允许的话那些病号都尽量安置在住宿条件好一些的城里,这年代的医疗水平差简单的头痛感冒都有可能要人命所以宇文温要为病号们尽可能提供好的医疗及休息环境。

    “郎主,已经有一个晚上了,现在是上午。”张鱼上前扶着宇文温起来。见着他出了一身汗便和王越一起帮忙擦汗然后换上了干爽的衣物。

    “这真是,莫名其妙就病了结果过了一夜却又好了。。”宇文温说完接过王越捧上来的温水一饮而尽,看看两人那黝黑的眼圈他笑了笑:“昨夜辛苦你们了。”

    门口一人冲了进来却又嘎然而止掉头离开,看样子是要进来却发现里面有人便又退了出去,张鱼和王越对了一下眼神便一起告退。他两个刚出门口方才那人便走进来,宇文温定睛一看却是那泪眼汪汪的萧九娘。

    他坐在榻上张开双臂任由萧九娘扑到怀中低声抽泣,轻轻摩挲着那满头乌黑亮丽的头发等得对方情绪稍微稳定些之后便开口说道:“我没事了,放心。”

    “我还以为,以为。。”萧九娘哽咽着,昨日宇文温为了救她撞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随后突发高烧,她觉得是自己又开始‘克人’,原先想着要帮忙熬药、擦汗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却被张鱼和王越劝回房休息,可整个晚上辗转反则她哪里睡得着。

    昨日上午两人被大水冲到湖里上岸后宇文温霸道的说要将她纳入府里作小,羞涩之余心里也有了期待可未曾想没过几个时辰对方便病倒了。若是宇文温有什么三长两短她不知道还有什么理由活在世上。

    “还以为把我克死了?”宇文温笑道,用手捧起她那梨花带雨的脸庞欣赏着,因为大病初愈就没有进一步的亲昵行为,“那都是胡扯莫要东想西想。”

    萧姑九娘‘嗯’了一声便靠在他怀中用耳朵倾听着那强有力的心跳声,有宇文温在身边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就如同小时候跟在阿舅身边的感觉一般,阿舅是她的亲人而眼前这个男子即将成为她的亲人。

    “两位夫人要陪着我过一辈子,如今多加一个你正好凑成一桌。”宇文温不打算瞒什么,他对正室尉迟炽繁、侧室杨丽华的心意从未改变,“夫人就要生了,我这出征在外数月回去得先陪着夫人。过段时间再纳你过门。”

    正所谓‘娶妻纳妾’,一妻多妾的时代只有正室过门才有资格用‘娶’字当然纳妾也很正常,他因为纳妾对正室造成的亏欠只能加倍弥补,眼见着三块良田摆在眼前身为耕田之牛唯有更加努力的‘能者多劳’。

    萧九娘不知道什么叫做‘凑成一桌’但相信宇文温会给她一个家。一个温暖的家,就如同当年她和阿舅、舅娘的那个温暖的三口之家。

    “点头就是认了,落子无悔,你现在想反悔都没有用!”

    正耳鬓厮磨间院子里传来几声干咳,两人赶紧分开装作君子淑女状,宇文温坐在榻上拍拍肩膀上的‘灰尘’而萧九娘则是装模作样的整理房间。

    又是一声干咳后门口走入一人却是宇文温兄长宇文明。他见着宇文温已醒且脸色不错随即面露喜色,见着一名女子在旁边整理东西先是有些奇怪随后便释然:面前这位大概就是那据说遇害失踪了的梁国公主吧。

    宇文温见兄长前来探病便让萧九娘先回避,宇文明瞥了一眼低头经过身边的萧九娘愣了愣随后来到榻边坐下:“怪不得二郎被迷得神魂颠倒,原来这九公主有如此容貌。”

    眼见着弟弟又要东拉西扯转移话题他无奈的摇摇头随即话归正题说父亲已传下命令让其带兵回安陆,见对方要开口便抬手做了个制止的手势:“不是因为这件事,是新一批援军过几日就要到江陵无须二郎协助了。”

    “那为何不调我去荆州总管府助战?莫非那边战事已有定局?”宇文温有些不甘,他觉得战事没结束自己的新军就要被赶回安陆旁观有些‘浪费兵力’,正所谓‘副本’可遇不可求眼下不刷更待何时。

    “因为要控制荆州总管府各处州郡眼下我军无法抽调足够兵力继续北上,再说粮草也未必能支撑得了,父亲决定让大军修整静观其变再做打算。”

    “在洛阳的朝廷大军似乎前段日子拿下虎牢关可没多久便得而复失,据传亳州总管府大部也丢了,如今攻占亳州的青州总管尉迟勤分兵西进支援荥州的尉迟惇,洛阳和豫州两边自保有余进攻不足,双方大概是势均力敌。”

    “还有,江北探得消息,吴州总管府似有不稳迹象有的州郡想脱离朝廷投到蜀国公尉迟迥那边。”宇文明对这个消息有些将信将疑,吴州总管府在长江北岸和江南的陈国隔江相对,其北面是尉迟迥‘东周’朝廷控制下的徐州总管府,从现在的形势上来说可谓是南北夹击所以军心不稳倒也算正常。

    宇文温心中仔细分析着兄长带来的这些消息,目前局势来看杨坚和尉迟迥双方正在僵持想要分出胜负还得一段时间,己方兵力和后勤已经接近极限若是仓促北上万一战败那随后的一连串崩盘就在所难免故而要以静制动。

    “父亲让我领兵回去莫非担心安陆不稳?”他有点担心这个事情的意义。

    “安陆有总管长史坐镇可以放心但是就怕有人起心思,父亲让你回去帮看家省得有人做小动作,还有,你想想现在几月了?”宇文明说到这里气不打一处来,“上次你不是和嫂子说月份了么?弟妹就要生了所以父亲顺便让你回家陪着,结果现在和这梁国公主。。你自己看着办吧莫要弄出人命来!”

    宇文温当然知道妻子尉迟炽繁的预产期临近,他天天在倒计时就等着差不多的时候若是战事不紧便赶回家陪着,至于多带一个上门的问题,那就变身一家之主呗!

    四个人刚好凑够一桌打麻将,全家欢有什么不好的!

    眼见着弟弟那不以为然的表情宇文明也懒得计较,昨日听得这小子被大水冲走差点没了性命可真是头疼得要紧,之前刚千叮万嘱外出要注意结果又折腾出事来,说实话弟弟被父亲调走他真有点送瘟神的感觉。

    宇文明有些担心弟弟以后去做州官时也不知道会折腾出什么事来,江北各州的那帮子地头蛇可不是省油的灯若是看现在弟弟的行事作风届时怕是要‘拔刀乱砍血流成河’也说不一定。

    “你看着我做什么?”宇文明问道,他正东想西想时瞥见弟弟正盯着自己,宇文温见状便干咳一声说上次说好要奖给马军幢主史万岁的赏赐可得发,还有这次帮忙堵住了外逃的叛逆主谋柳庄也得分些悬赏。

    “给给给,都给!”

    “落子无悔,兄长说话可要算数!”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