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六十九章 中招

    宇文温很奇怪小沙弥悟明怎么会出现在湖里,他正要问话却见对方摇摇晃晃的向河边跑去,不顾他人阻拦要下河涉水到对岸。

    抬头望去,子胥渎北岸远处原本那一片坟茔之处塌陷了许多,就连原先那座小土坡也塌了一些原本立在坡边的草庐已没了踪影,看样子这一场大水摧毁的可不止石桥。

    “不会吧。。莫非老住持的墓。。”宇文温看着远处那一片狼藉有些不可置信,水攻竟然有如此威力。

    石桥被毁子胥渎的水位还很深所以急切间过不了对岸,宇文温示意旁人将悟明拉上岸仔细询问究竟出了什么事,悟明失魂落魄的说出方才发生的事情。

    他是被那突然出现的大水冲下坡的,当日选定师父埋葬地点时因为坡上已有坟茔故而选在坡边,离岸远一些的地面为附近村民宗族土地也不便占用,当时帮忙的杨济也对土坡近水提出忧虑担心发大水的时候河水会浸没坟茔。

    带路勘察实地的本地村民解释说子胥渎上游有堤坝所以这几十年来未曾发过大水,杨济和悟明见土坡边上也确实有村里先人的坟茔也不好再多说些什么,反正选定的地址也不是低洼之处便选了个吉日将主持安葬。

    “方才在草庐时听得水声大作,刚走出来那大水已冲到面前将我卷走。。”悟明心有余悸的说着,他不通水性被那大水一卷也不知呛了多少水糊里糊涂的就来到湖中,惊慌失措间看见面前有人便挣扎着抓去未曾想那人正是宇文温。

    因为情急之下乱抓导致他和宇文温差点同归于尽故而悟明颇为愧疚,正要鞠躬谢罪却被宇文温扶起:“天灾**,这不怨你。”

    “那土坡坍塌的地方正是师父的坟茔。。”悟明欲哭无泪,谁想着这几十年不发大水的子胥渎方才居然溃坝,汹涌而来的大水竟然能把高出水面许多的土坡都冲了。

    宇文温想说些什么安慰安慰可他看着远处那塌了许多的土坡还是说不出口,凭着方才他造访草庐对位置的判断,老住持的坟茔多半是不保了。

    水坝溃堤动静不小,附近村子的村民也纷纷跑来查看情况。见得祖宗埋骨之地被毁许多人嚎啕大哭,悟明待得河水水位下降至腰间迫不及待的过河跑向土坡。

    一路跌跌撞撞最后看见的却是一个大缺口,他师父的坟茔早已不见踪影连半片棺木也没剩下,墓碑早已不知去向。此处有五六座坟茔都已消失只留下亲人痛哭流涕。

    “为何会这样,为何会这样!”悟明哭喊着用手去刨土,他希望师父的棺木埋得很深所以没被冲走能再刨出来可一切都是妄想。

    他是师父捡回来的弃婴,若是没有师父他早就饿死或者被野狗叼走没了性命,十几年来师父含辛茹苦将他带大就如同亲生父亲般。回想着从小到大的一幕幕他悲痛欲绝。

    师父为了保护躲在枇杷寺里的民女被陈军杀害而他自己也差点受辱,亏得宇文施主、杨施主相助活了性命还帮忙将师父安葬在此处,悟明决心依照儿子为父亲守墓的惯例在此处为师父守墓三年未曾想没得几日师父便尸骨无存。

    痛哭间他只觉得天旋地转随即双眼发黑昏倒在地,随后赶到的宇文温让人将他带回城里休养,他寻思着悟明弱不禁风方才落水如今又受了这么大打击得有人照顾,送到牛牧佛寺怕没人用心。

    “杨幢主,你安排一下吧,过桥的时候要小心些。”宇文温把这件事让杨济负责,对方通晓一些佛学所以劝起小沙弥会方便些,方才安州军士兵拖来几根树干在断桥处捆出了简易桥面他便是走这简易木桥过的河。

    回到南岸。一名骑兵将领上前嘘寒问暖,宇文温是安州总管宇文亮的次子也是他们的主帅宇文明的弟弟,方才一场大水将其卷走唬得一众人等战战兢兢,如今见着对方全须全尾算是松了一口气。

    宇文温被大水冲得昏头转向到现在才想起来问方才他们追的是什么人,那将领向他介绍了大概的情况:这几日安州军在江陵全城大索却未能找到那晚宫变的幕后主谋柳庄,原以为是在当晚便逃出了江陵未曾想今日北门卫兵在盘查出城之人时意外撞破乔装打扮准备混出城去的柳庄一行人。

    事发突然卫兵被其手下突然发难损失惨重没能拦住,所幸城外安排有骑兵巡逻以防不测眼见有人强行出城便追了上去,一前一后追赶间便来到了子胥渎石拱桥前,柳庄等人似乎早有安排在石桥上游堤坝派有人手候着,眼见着追兵甚急便射出响箭示意毁堤放水。

    他们的如意算盘是毁堤之后大水冲垮石桥前他们刚好过桥。随后冲来的大水将石拱桥摧毁后追兵便不能前进,未曾想石拱桥隆起的桥面挡住了路面他们没有看见桥对面有宇文温一行人南下也是刚好要过桥。

    被箭射伤的驭马拉着马车冲上石拱桥时被他们撞停导致桥过不了,大水冲垮了石桥卷走了宇文温也断了他们逃跑的念想随后跟上的安州军骑兵来了个瓮中捉鳖,如今柳庄等人已被生擒。

    “柳庄啊。。”宇文温想了想。这个柳庄算是梁国大臣里最坚定的亲杨派,历史上隋帝杨坚为次子晋王杨广娶梁国公主便是委派柳庄来操办。

    他远远望了望那几名被五花大绑的人却没有近前放‘嘲讽’,对于没有战斗力的俘虏他也燃不起斗志,不过满满的恶意倒是有的:这下你没机会了,首先萧氏已经不归他阿耶管,其次你的人头没几日就要被砍了示众。阿弥陀佛。。

    “恶有恶报!”宇文温对这个结果很满意,一场惊险之旅后能有个好结局也是老天保佑了。因为石拱桥被冲毁而在桥上临时搭的木桥通行不便的缘故留在北边的随行人员没那么快牵马过河,他交代了对方几句后便在二十余名骑兵的护送下与杨济、张鱼等人带着萧姑娘和小沙弥悟明回城。

    悟明虽然醒来可额头开始发热,他营养不良自然身体抵抗力差,看着这个为师父守墓守到走路发飘的小沙弥宇文温正想说些什么却觉得鼻子一痒随即打了个喷嚏。

    不会吧,这样也会中招?我身体很棒的说!

    。。。

    江陵城,东门附近一处宅院,宇文温和低头不语的萧九娘正在‘详谈’,两人回到城中如今已换了合身的衣物可萧九娘似乎有些反悔了。

    “若是姑娘觉得我骗人,那我便带着礼物去宫里给官家下聘礼。”宇文温不容置疑的说道,自称直接用‘我’也懒得文绉绉了。

    “可。可是阿耶若是不答应。。”萧九娘的关注点显然不是自己不愿意而是‘阿耶不答应’,宇文温听出了其中的蹊跷决定乘胜追击。

    “同不同意是官家的事,这便宜驸马我是作定了!”

    萧九娘窘得不敢抬头,她觉得自己‘不要脸’去给别人做小妾哪里还敢和阿耶见面,虽然不受待见可也算是皇室血脉若是阿耶知道了也不知会气成什么样子。

    她只是不停的绞着手心里乱成一锅粥,若是不跟着宇文温走那阿耶日后为自己定的亲事也不知道夫君会是什么样的人,那人会如同宇文温般对自己好么?

    正纠结间双手被握起,她抬头一看却是宇文温来到面前,正要挣扎时却被对方揽入怀中:“跟我回去,不用想那么多。”

    “可是。。”

    “没有可是。”

    两人再未说话,萧九娘将面颊埋在宇文温怀里没有再挣扎两人就这样如同雕塑般固定身形,片刻之后宇文温轻声说道:“房里似乎有些热?”

    萧九娘一听脸就红了:听这话的意思莫非暗示要宽衣解带然后。。

    虽然她愿意跟着宇文温走可此时此地便要行那男女之事当真有些羞涩,光天化日之下若是房外的人听见动静以后还怎么见人?

    抬头看去见着对方双眼有些迷离更是心如鹿撞,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也不知道手该往哪里放,纠结了片刻脸上发烫:“若是。。也得等到晚上。。”

    “晚上?晚上做什么?”宇文温有些莫名其妙。

    萧九娘闻言羞得头都不敢抬也不敢接过话茬,眼见着对方语言撩拨逼得自己无处可躲她一咬牙伸手去解衣带:“我为将军宽衣。”

    “你摸摸我的额头。”宇文温忽然发话,萧九娘愣了一下随即伸手探去只觉得对方额头发烫。

    “将军,你的额头发烫。。是发烧了!”

    “发烧?”宇文温说完用手摸了摸自己额头,“不过是热了些怎么会发烧?”

    萧九娘回想起两人从湖边上岸后宇文温等自己换了衣物后才换不由得担心是着凉,宇文温闻言不当一回事:“着凉?开玩笑,我每日锻炼哪里那么容易中招。”

    “要不请大夫来看看。”

    “大惊小怪,兴许这房间热了些,我们到外边去。”宇文温说完笑了笑便走向门口,可刚走几步便身形摇晃随后倒在地上。

    “将军!将军你怎么了!”萧九娘见状大惊上前去扶,只是力气小没能扶起便向着门外喊着:“快来人,将军昏倒了!”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