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六十八章 直截了当

    宇文温为救人却惨遭连累即将溺毙之际却有人扯住他的手往上拉,他不想连累那位救自己的萧姑娘却无力挣扎,原以为对方区区弱女子没力气把自己以及扒在身上的小沙弥悟明救起未曾想自己竟然在往上升。

    他眼见水面越来越近便强忍着窒息感奋力挣扎终于在即将断气那一瞬间冲出水面,绝处逢生的宇文温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体验着重获新生的喜悦之情。

    ‘差一点就挂在这里了。。’宇文温如是想,待得气息平顺下来向一旁说道:“萧。。小鱼儿!”

    张鱼正在身边游着一只手还抓着他的手,双眼发红脸上满是水也不只是泪水还是河水,眼见着宇文温没事他哽咽着说道:“郎主,我还以为。。”

    “将军!”游在一边的萧姑娘喊了一声,见着宇文温得救她也几乎喜极而泣,方才萧姑娘见宇文温被扯入水中急得想潜水救人却已是晚了,原以为这位好人就这么没了未曾想水里突然钻过一人将宇文温扯了上来。

    宇文温笑着对她点点头随后回过神向张鱼喊着:“这是悟明小师父,赶紧救人啊!”悟明扒在他身上如今已是双目紧闭面色发青嘴唇发白也不是是生是死。

    原本以宇文温现在的体力要在身上扒着个人的情况下浮在水面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有了张鱼在就不一样,张鱼从小在江边长大是襄阳水军的老手水性极佳方才他就是凭着一己之力将宇文温和悟明从水里扯了上来。

    无论吃了多少饭都是皮包骨的张鱼看起来弱不禁风可在水里却是力大无穷,如今他一手托着体重翻倍的宇文温依然能轻松的浮在水面上,见着郎主说那小沙弥悟明溺水他便仔细查探了一下。

    “没事,我来救他。”张鱼沉着的说道,他用手按住悟明的人中穴另一只手在其身上不知道弄了哪里只听对方呜啊一声接连吐出几口水而双眼也睁开。

    “这里。。我没死?”悟明虚弱的问道,因为恢复了神智后也没再紧紧扒着宇文温,张鱼一手搀着他一手搀着郎主便要向岸边游去,宇文温怕他体力透支便推开手自己游。

    萧姑娘因为身上衣裙浸在水里变得沉重游了一会便有些气喘吁吁,宇文温见状索性拉着她向岸边游去。张鱼拽着悟明跟在一边。

    “你小子怎么也在水里?”宇文温有些奇怪,先前马车坏在桥上而大水冲来之时只有他和萧姑娘二人在石桥处,那张鱼按理来说应该还在后边。

    张鱼说他晚了一步眼睁睁看着郎主和萧姑娘被大水卷走不过随后便跳入水中要救人,水流湍急他水性再好也只能自保却没能跟上。远远的见着两人被冲入大湖水势平缓后便上前救人在千钧一发之际赶到。

    “郎主对小的有大恩,主母也嘱咐过小的要护得郎主周全,张鱼就算粉身碎骨也要救郎主!”

    言者无意听者有心,萧姑娘听得‘主母’二字随即一愣接着挣脱了宇文温的手,她曾经安慰自己说宇文统军这么年轻也许没有家室所以往来频繁些也无妨可如今听得张鱼这么一说她便不敢再和对方有瓜葛。

    舅娘昔日在时曾教导过她‘女子要守妇道’。平日里听得旁人绘声绘色说哪家主母是如何‘调教’小妾的事情也让萧姑娘心惊胆战,她没脸去勾引有妇之夫更怕做人小妾最后落得个凄惨下场。

    刚挣脱的手随即又被紧紧抓住,宇文温不动声色的拉着她向前游,两人拉拉扯扯之间暗中较劲了几次后已是来到岸边,踩到了沙地宇文温有了力气他先走上岸然后拉着萧姑娘从水里出来,眼见着对方红着眼眶拼命甩手挣扎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一个’‘公\主抱’转到一边芦苇丛后边去。

    “放开我。”萧姑娘哽咽着在他怀中挣扎着,两人全身湿漉漉衣物贴身加上这么亲密的举动她觉得浑身上下都难受得紧。

    “听话,跟我回去!”宇文温紧紧搂着对方说道,“跟我走,我来照顾你!”

    “我。我不跟你。。唔唔唔”萧姑娘话还未说完便被宇文温强\吻。这一吻长得的直到她快要断气才结束,眼见着对方如此霸道她已是泣不成声。

    萧姑娘觉得对方是除了阿舅以外对自己最好的男子,曾经懵懵懂懂的梦见对方骑着高头大马接自己过门的场景,可如今得知他有妻室也就意味着自己要么做个故事里那不要脸的狐狸精要么入门后被正妻整得生不如死,这两种结局她都害怕。

    “你克过我了所以不会再被你克了,所以我要纳你入府做小!”宇文温直截了当,正所谓不服就干生死看淡,看中的姑娘既然未婚嫁那我就要了又怎的!

    “我我。”萧姑娘被这么直截了当的话震撼得哑口无言,她还以为对方会甜言蜜语说些什么买个宅子给你住下衣食无忧我偶尔来过个夜等等,未曾想就直接了当说要“纳你入府做小!”

    “行还是不行给个话!”宇文温继续咄咄逼人。“你点了头那就跟我回去,回到府里我便让夫人也点头和你做姐妹。”

    “可是。。唔唔唔”萧姑娘话还没说完又被强\吻,她挣扎了一阵之后便紧紧搂着对方,一边的张鱼未曾料这两位刚上岸就平白无故的爆出火花窘得不敢往芦苇丛那边看而原本挣扎着要起身的小沙弥悟明听着那边动静两眼一翻索性‘昏死’过去。

    远处传来马蹄声似乎有人策马往这边过来。宇文温担心有变赶紧让萧姑娘回到水边接着招呼张鱼上前准备迎敌,他们在湖边要逃也只能往湖里逃若是对方不怀好意又带着弓箭的话那就逃不掉了。

    虽然按照先前情况来看己方人多势众可那些被追的人万一慌不择路往这边跑过来也有可能,方才在水中的肯定就是其中的两个,宇文温决定按照最坏的打算应对。

    有几匹马出现在湖岸边上,骑马之人似乎见着了他们便掷鞭下马急冲冲的跑了过来,一路上坎坷难行又是下坡兼之四处是滑溜溜的野草那些人跑着跑着变成了连滚带爬。

    “统军!”当先一人大喊着跑来远远看上去似乎有些像杨济。宇文温正要自嘲阴沟翻船却见得对方似乎眼角闪光一脸沧桑的样子如同倚门远眺期盼夫君归来终于见到人的娘子一般。

    ‘特么你什么表情!我又不是你什么人这么肉麻做甚!’宇文温心中大惊,先是一阵鸡皮疙瘩起然后就是恶寒,他觉得对方那表情若是换在自己夫人尉迟炽繁或者侧室杨丽华亦或是萧姑娘的话他就张开双臂迎接拥抱,可你个浓眉大眼的男人想做什么?

    宇文温右脚暗地里蓄力就等着那厮扑上来时一脚踹翻,此时此地他终于弄清楚了一件事:这家伙有问题!

    明白了,我明白了,我特么终于明白了!说什么心已死,说什么和那一世的未婚妻海誓山盟,说什么唯一心愿是‘封侯非吾意,但愿海波平’这都是骗人的。

    你小子看上我了,你有龙阳之好!

    就在宇文温以最强烈的恶意揣测迎面跑来的杨济是否有龙阳之好之时,杨济来到面前停下弯腰双手扶膝大口喘息着说道:“统。。军,您。。没事。。真是太。。好了!”

    “嗯。。本将没事,好得很。”宇文温心中警惕的回答道,他紧紧盯着杨济就怕对方来个熊抱接着来个激情四射的表白什么的他就要踹人。

    眼见着宇文温没事杨济放了心他忽然觉得眼角有些湿润又不好当着众人面擦拭便装作抹脸遮盖过去,眼见着对方和张鱼都是全身湿透赶紧脱下衣服:“统军赶紧换上小心着凉。”

    宇文温见他脱衣服差点一个飞踹后来见着如此说便回过神:他四个落水浑身湿透要是上岸后吹了风怕是要着凉生病,自己和张鱼在军营里锻炼了几个月扛得住可萧姑娘未必顶得了,还有那个营养明显不良体质虚弱的悟明看起来也有点悬。

    顾不得那么多礼数宇文温让赶来的士兵们赶紧脱了衣服给后边那两位更换,一番折腾之后总算是更换完毕他便披着新换的衣服来到岸边坡顶。

    “没事吧?”宇文温问萧九娘,从刚才上坡开始他一直牵着对方的手结果上到坡顶萧九娘赶紧挣脱,如今听得宇文温问话也不敢吭声只是默默的点着头。

    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再多说什么,举目望去子胥渎两边一片泥泞,方才那场大水将两岸能冲走的全部都冲走了,远处那座石拱桥已经断成两截,沿河的树木全部被连根拔起,他回头看看湖面只见一大片杂物在水面上漂浮着。

    ‘还好河段不是很长,要不这一路冲下来我可就完蛋了!’宇文温心有余悸,被河水裹着到处乱撞要是撞到头部失去知觉那就只有溺死的下场,他搂着萧九娘在水中沉沉浮浮被撞得身上快散架但好歹头部没有受伤。

    这真是老天保佑了,不过还有另一个问题他百思不得其解。

    “小师父,你为何会在湖里?”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