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六十七章 挣扎

    宇文温在水中打着转只觉得自己如同怒海中的一叶孤舟上下翻腾,方才大水袭来瞬间他把心一横松开攀着桥沿的手一把将萧九娘搂在怀里落入河中迎接冲击。

    水势凶猛瞬间就把他俩吞没,那一刻宇文温只觉得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往他身上一拍差点没能搂住怀中人,接下来双耳俱是水声他开始随波逐流。

    宇文温搂着萧九娘尽量将她护着而自己则接连不断的受到撞击,身上各处不断有疼痛感传来他也只得咬紧牙关撑着,河水包裹了全身只能憋着气不敢呼吸。

    眼见着即将憋不住时忽然感到河水从面上褪去他睁开眼一看已经浮出水面赶紧大口呼吸,眼见着怀中姑娘双目紧闭便摇了摇总算是见其睁眼心中也放心不少。

    “快喘气。”宇文温大声喊着,他怕一会又会被卷入水面下赶紧让对方抓紧时间呼吸若有不妙也能有机会屏气。

    “将军。”萧九娘惊魂不定的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面色惨白明显是受了惊吓,宇文温没空说废话将她又楼紧了些:“莫要怕,有我在!”

    大浪涌来再度将他们裹到水下,两人抱在一起打着转翻滚着,宇文温见着在自己前面的萧九娘就要撞到一处凸起的石头赶紧一转用自己的后背来做缓冲。

    碰撞的一瞬间他只觉得后背一疼差点背过气去,勉强搂住怀中人挣扎着浮出水面刚喘了几口气又被水裹着沉下去历经数次沉浮最后总算是浮在水面上。

    这种随波逐流的感觉他也有过,那是一次和朋友乘双人皮划艇漂流结果中途翻船他被水流冲了数百米,当时身穿救生衣头戴安全帽还不觉得怎样如今来个无防护版的随波逐流当真是被撞得够呛。

    “没事吧?”宇文温问道,怀中人明显是受了惊吓了不过神智还算清醒,她看着宇文温微微点头时不时咳嗽几声看样子是呛了几口水。

    “我没事。。”萧九娘刚说完又是一波浪涌来当头泼下。她猝不及防之下又呛了几口水。

    因为有之前漂流落水的经验宇文温没被呛到,眼见得水势平缓下来他向两边看去只见自己两人顺着河水飞快的向东冲去,原本高出河面不少的河岸如今已被大水没过。

    前方水面出现半截树冠看样子是被大水淹了接近没顶的树木,宇文温寻思着被水裹一路漂流不太安全便搂着萧九娘奋力游过去抓住一根树枝。

    眼见着稍微摆脱了困境宇文温刚要松一口气却见萧九娘面色惊恐的望着树枝,他转头看去心中一凛:那树枝另一端盘着一条黑白相间的长蛇正吐着信子瞪着黄橙橙的眼睛望着己方。

    身上是黑底白环还是白底黑环?头呈三角形。。。是毒蛇!

    “没事,我们不吭声就没事。。”宇文温低声说着。那蛇是怎么出现在树上的不知道,兴许同他们一样是为了避水才侥幸攀上了这树冠,他觉得大难临头之际那东西出于本能也不会傻到同归于尽。

    然而他算错了,那条蛇似乎是被激怒吐着信子顺着树枝爬了过来。宇文温无奈只能放手可对方明显不打算放过他直接一窜向着面门冲来。

    宇文温眼疾手快一把掐住扑到面前毒蛇的蛇头随即手腕被蛇身死死缠住,萧九娘见这一条长蛇就在眼前吓得花容失色而宇文温也是鸡皮疙瘩起一身,眼见着那蛇不死不休的样子他心一横直接张嘴对着七寸附近咬去将其咬成两截。

    没了头,蛇身便软了下来从宇文温手腕上脱落,他怕那蛇头不死便将其奋力扔开随即用水抹了抹嘴血迹。眼见着萧九娘脸上沾着几滴血便用手指将其一一清掉:“有我在不用怕。”

    对方惊魂未定的点点头,他将其护在怀里而后背则向前迎接冲击故而看到的景象都是飞快向后倒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水势变缓他只觉得周围一松转头望去却是已经进入一片湖泊里。

    子胥渎是向东流入江陵东北处的长湖,如今河里突发的大水入了长湖就如同长江入海再掀不起大的波浪,宇文温往西侧看去只见湖岸就在不远处。

    “没事了,如今进到湖里水势变缓不会有事了。”宇文温安慰着怀中的萧九娘,对方看看左右发现身处湖中心情渐渐放松,然后面色一红便挣扎着要推开他。

    宇文温以为对方误会自己无端揩油便解释说他并无恶意,眼下离湖边还有一段距离他先带着游到岸边才敢松手。

    “我。。我会水。。”萧九娘音如蚊鸣细若游丝,宇文温脑子有点转不过弯奇怪的问道:“这里又没有版主。水贴又怎么了?”

    话刚说完便愣住了心中诧异不已:‘咦?我怎了,莫非脑子被撞坏了?又不是论坛发帖扯什么版主啊!’眼见着萧九娘莫名其妙的看着自己便回过神来:对方是说会游泳。

    他有些尴尬的放开对方,刚想着再安慰几句只见萧九娘猛然下沉似乎是水中有什么东西在往下拖她,宇文温大惊亏得眼疾手快一把扯住对方。

    “救。救命。。有人在扯我脚。。”萧九娘大喊着,她面色惊慌的扑腾手挣扎着要浮在水面却被接连呛了几口水,宇文温见状急得不一头扎进水里去‘斩妖除魔’。

    好端端的怎么会有东西扯脚!魂淡,敢乱来就算是水猴子都不放过!

    他在江陵城里听说周边水里有水猴子出没,专门趁着孩童戏水时从水底游上来捉住脚往下扯把人溺毙后拖回老巢吃肉,若是大只水猴子甚至连成年人都能拖到水底,说的人绘声绘色听的人是胆战心惊。

    宇文温会游水所以如今可不管水猴子无论是什么东西敢害萧九娘他都要发飙。手上没有武器但他有牙齿,正要遇见水猴子就算逃也逃不掉还不如奋力一搏,扔下一个弱女子为诱饵自己逃命这种事情做不出来。

    潜入水中睁眼看去发现是个男子在水里扯着萧九娘右脚看样子还要向上攀,那人似乎不会水眼见着要溺亡了见着东西就抓结果抓到萧九娘。宇文温发现这人他不认识也就是说有可能是那些要夺桥逃亡的骑手于是恶向胆边生。

    你不是自己人,那你就不要做人了!

    眼见着那厮顺着腿要往上摸去宇文温恶向胆边生瞬间游了几下钻到其身后一手掐出喉咙接着一拳打在对方面颊,只见数个大气泡从那人嘴里冒出接着攀住萧九娘的双手放开胡乱扑腾着。

    宇文温入水时憋了一大口气而对方似乎当时就已经快不行了再这么一折腾没坚持多久便全身僵硬向下沉去,宇文温见状赶紧浮上水面换气。

    眼见着萧九娘浮在水面上却脸色惊恐他出言安慰:“没事,是个恶人罢了不是什么水猴子。”

    “救,救命啊!”不远处一人正在水面上扑腾着呼喊。宇文温看过去却是个不认识的,那人没穿戍服故而也不会是追赶逆贼的安州骑兵所以他才懒得管。

    “将军。。他。。”萧九娘看着那人面露不忍,宇文温看着她摇了摇头也不多说,对方明显不是好相与的自己去救人要是被反扎一刀那就是自作孽了。

    眼见着那人扑腾的水花越来越小人也消失在水面上他有些不放心特地沉入水中望了一下就怕对方装作溺水实际是潜水游过来偷袭,水中视线不好但总算是没见什么东西往这边过来宇文温便浮出水面。

    “没事,都。。唔!”

    话未说完他只觉得脚踝被什么东西抓住向下猛扯猝不及防之下呛了几口水,心中恼怒之下憋了一口气再次扎入水中睁眼一看只见一人正扯着自己左脚往上攀。

    ‘还有完没完了!’宇文温心中大怒,再度‘恶向胆边生’弯下腰去要‘斩妖除魔’却愣住了,因为他看见对方是个光头。

    死光头。。咦,这不是悟明小师父么?

    宇文温认出对方竟然是在河边为师父守墓的小沙弥悟明,情急之下没注意水中救人的忌讳就正面弯下腰去拉人结果被即将溺毙的悟明死死抱住动弹不得。

    溺水之人出于求生本能会死命抓住身边任何可以抓住的东西,要救人只能绕道对方背后揽着脖子将其头部露出水面而不会被双手抓住,宇文温知道这个讲究可一时间没注意结果着了道。

    若是换做平日他体力充沛时也还能挣扎着向上游浮出水面,可此次他先是在桥上救人后来又搂着人在水里被撞得浑身痛方才还在水中解决了一个恶人,现在体力已经有些不支而身上又扒着一个小子。

    他的双腿被对方盘着无法动弹只能靠双手扑腾但明显克服不了两个人的重量向上游,体力耗尽而气也不多了,宇文温绝望的看着上方明晃晃的水面越来越远,他徒劳无力的伸出手向上乱抓却渐渐坠向黑暗。

    再憋不住气呛了几口水后视线慢慢模糊,就在宇文温绝望之际只觉得手腕一紧似乎是有人抓住他的手往上拽。

    ‘傻姑娘,你这样会被我害死啊。。’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