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六十五章 子胥渎

    数日后上午,天气晴朗万里无云,江陵城北郊一队人马正向北行进,队伍中有一辆马车里面坐着据传已经失踪多日的梁国公主萧九娘。

    “萧姑娘若是头晕便说,本将让马车停下歇息一会。”宇文温骑着马靠近马车车窗说道,今日他抽空带着萧九娘到江陵北面的牛牧佛寺上香顺便让得道高僧为她祛除‘厄运’。

    因为江南风俗认为二月出生者不祥的缘故,萧九娘认为自己出生于二月所以接连克死了多位亲人最近差点连阿耶也克死所以选择自尽,虽为宇文温救下但依然自责不已。

    她坐在车上掀起窗帘轻声说无妨,见对方点点头策马行进便愣愣的看着远去的背影自言自语:“若是他已有妻室了该如何是好。。”

    对方这几日来对自己的心意她都明白也有了憧憬可就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至于这位年轻将军是否有了妻室她一直不清楚,她也没好意思问宇文温。

    有次她遮遮掩掩的问起同住一个院子里的王家娘子顾氏可对方也是惘然的摇摇头表示不知道,至于王掌柜她是不好意思问的,那位成日里跟着宇文温的张鱼滑不溜秋的一听得话里有话便岔开话题。

    “这般躲躲闪闪,所以他定然是有妻室的么。。”萧九娘喃喃自语,数滴泪珠滑落下来,她兀自在车里伤感而宇文温也在纠结,在纠结一个历史谜团。

    “依然是有姓无名啊。。”宇文温喃喃自语策马向队伍前列跑去,他‘斗胆’问过萧姑娘的芳名对方却说从小到大阿舅都叫她九娘从未听过名为何物。按着惯例姓氏加排名称作萧九娘倒也能起到姓名的作用。

    历史上萧氏嫁给晋王杨广成为晋王妃后来成为皇后又经历一番坎坷最后以八十岁高龄去世。可各种史料里记载的都是萧氏并无具体名字。宇文温原以为如今见到真人能得到答案可依旧落空了。

    ‘或许她阿耶根本就不想提起这不祥之女的名字吧。’宇文温如是想,历史上若不是隋帝为次子晋王杨广娶梁国宗室女为妃,这个落入民。的金枝玉叶也许就无声无息的消失在历史长河里了。

    大隋要和梁国联姻得选个吉利的公主可梁国未嫁的宗室女们占卜均是不吉,梁帝萧岿急得满头汗才想起来还有一个女儿在小舅子那里便接回宫‘救火’,这名‘不祥’的女儿占卜结果为大吉便成了晋王妃,落地凤凰再度飞上枝头。

    宇文温没有纠结多久便放松心情和主动请缨作为护卫的杨济聊天开玩笑说他骑术太差以后如何领兵冲阵,杨济刀法出众步战生猛可骑马就露陷,代步可以但是要骑射或使槊完全就是门外汉。

    听得对方这般调侃杨济也只得笑笑。他********放在操练长刀兵上没空去练马术,若不是今日听闻宇文温外出他担心那什么‘邺枭’半路行刺厚着脸皮随行的话早就在军营里督促新兵操练了。

    远处出现一条河流,自西向东注入东面的长湖,一条石拱桥横跨南北两岸官道便是在此处凭着石桥过河,此时正有牛车过桥他们便停在路边等候。

    眼见着牛车咯吱咯吱慢悠悠的过桥,郑通及时展现他的‘学识渊博’为宇文温解闷:“这条河源自江陵城西北的赤岗,向东于城东北处入湖,此河名为子胥渎据说为春秋时楚国开凿后来伍子胥率吴师伐楚将其疏浚世人便称之为子胥渎。”

    自从那晚带路成功后郑通清闲了好几日,待得宇文温今日有空外出随意问了他是否要‘顺便’后便跟着骑马出城了,虽然骑术不精但是用来代步到是没问题。

    “子胥渎?”宇文温似乎记得后世里关于这名词的解释是一条勾连长江和汉水的古运河。他看了看这条不算大的河流觉得也许是自己记错了。

    “这条河雨季不发大水么?”

    郑通说自然是会发水不过上游已经筑坝拦水否则雨季时河水暴涨河面两岸的农田也早就被水淹了,荆楚之地水网密集要想开垦农田并护住那么兴修水利必不可少。

    “湖广熟天下足。。”宇文温看着四周一大片水田不由得感慨着。湖广之地大开发渐渐成为粮仓得要到两宋之之际,现在的湖广之地还远远不能称之为天下粮仓。

    “湖广?不知郎君所说湖广所谓何意?”郑通注意到宇文温的话里有个陌生的词语便问道。

    “江南水网纵横,湖泊广布。”杨济在一边‘解释’,“湖广想必是统军的简称了。”

    磨蹭了许久一行人总算过了桥,宇文温让车队停在路边他在杨济的带领下步行往东侧一处河边小土坡走去,那里遍布坟茔而坡边有一个小草庐,为师父守墓的小沙弥悟明便是住在里面。

    看着满地的白色招魂幡宇文温有些不自在,如今是烈日当空一大片坟茔看起来还没什么可要是到了晚上。。

    想想若是自己孤身一人住在小草庐而外边是飘荡在坟茔内的零星鬼火(磷火),此情此景让宇文温觉得不寒而栗:待一个晚上都够呛要是住上三年。。

    杨济介绍说此处为附近村民安葬逝者之地,有山(小土坡)有水(子胥渎)算是个不错的地方,牛牧佛寺离此处不远也多亏得住持帮忙说服村民让出位置来给枇杷寺老住持下葬。

    这次拜访杨济还带来了一卷铺盖和一些生活用品,他们在江陵不会驻扎太久所以趁着还能帮些忙便把过冬用的被褥一起带来了。

    “多谢宇文施主、杨施主相助。”面色憔悴的悟明行了个礼,宇文温看他的模样有些心疼便说无论如何得保重身体,这一守就是三年可眼下没到三个月你就这模样怕是熬不过今年了。

    “贫僧自幼跟着师父游走四方风餐露宿苦惯了,亏得寺里的师父们照应可比以往化缘好得多。”悟明面露坚毅可说话底气不足,听起来如同勉强吃饱的饿汉有气无力。

    “无妨,本将一会到牛牧佛寺上香把香油钱多许些也好让寺里的师父们对这里用点心。”宇文温说完轻轻拍了拍悟明的肩膀,他不敢用力就怕把这风吹就倒的小师父拍散架了。

    “多谢宇文施主。。”悟明又行了个礼,语音哽咽,杨济扛着一卷铺盖进到草庐帮他铺着,草庐窄小故而宇文温在外打量着四周情景。

    当然坟茔是没什么看头的他看的还是旁边的子胥渎,河水奔流向东注入远处的长湖他看着此情此景真想放声大喊:“逝者如斯夫!”

    待得整理完毕宇文温、杨济和悟明又说了些话便告辞而去,悟明看着他们的背影双手合十面色虔诚:“宇文施主、杨施主,愿佛祖保佑你们一世平安。”

    。。。

    牛牧佛寺前,知客僧领着宇文温以及萧九娘等人入寺礼佛,护卫李石磨则是和几位同袍将沉甸甸的香油钱抬了进去。

    有如此虔诚且大方的施主来上香那寺庙住持自然得出来寒暄,听得宇文温说身边的姑娘厄运缠身想祈求佛祖帮忙住持大师自然是表示‘正邪不两立’定要召集高僧做法为女施主祛灾。

    眼见着萧九娘在一间开放的禅房旁听高僧诵经念佛宇文温带着张鱼在房外等着,眼见着四周无人低声吩咐道:“多几个心眼,莫要中了调虎离山之计让什么奇怪的高僧把萧姑娘祸害了。”

    ‘一字僧,二字和尚,三字鬼乐官,四字色中饿鬼’这是让他记忆犹新的俗语来自于水浒传,所以不管去到哪个庙里都是心中警惕,这年头野和尚多得很一不小心就被祸害了。

    例如什么送子,某些寺庙是让前来求子的女施主在寺里禅房住上一晚‘吃斋念佛’以示诚心然后回去月余便真有了身孕,对于这种‘送子’宇文温可是冷笑不已:送子?借\种吧魂淡!

    因为对佛家经书完全不通,宇文温让颇通佛学的杨济和住持聊天他自己亲自为萧姑娘‘护法’,主仆二人就这么在禅房外等了不知多久,正当宇文温被诵经声喃得差点看破红尘之时萧九娘完成祛灾走出房来。

    她看上去气色明显好了许多,眼见宇文温上前嘘寒问暖便面露微笑:“多谢将军,我没事了。”

    宇文温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总觉得对方还是有心事,因为看上去祛灾似乎还不彻底他心中琢磨着来日方长慢慢再疏导。

    着此行目的已经达到他也不想久留就此拜别住持回城,宇文温策马走在马车边安慰着萧九娘:“姑娘莫要心忧,官家吉人天相非邪魔外道所能侵害。”

    一行人再度来到子胥渎边,眼见着石拱桥就在面前不远处却看见桥南边尘土飞扬似乎有马匹正在向这边疾驰,因为桥面拱起正好挡住视线的缘故没能看得真切。

    开路的杨济等人见状暗暗注意宇文温也示意护卫们警戒四周,就在这时那边一声呼啸窜上天空听上去像是一只响箭在发出信号,宇文温闻声心中一凛:

    一只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这莫非是伏兵动手的信号?!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