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六十三章 邺枭

    江陵西城江陵总管府内,安州军主帅宇文明发号施令,将搜捕来的叛逆党羽一个个打入大牢待得选个好日子拉上刑场斩首示众,幕后主谋鸿胪寺卿柳庄却没了踪影他的家人也于昨日下午离开江陵不知所踪。

    昨夜发生兵变随后被压下去,安州军只花了一个上午便根据俘虏的口供顺藤摸瓜将相关人员来了个瓮中捉鳖,而那晚试图打开江陵南门放江边登陆敌军入城的守将也没能逃掉。

    还是亏得宇文温麾下马军幢主史万岁机警领着骑兵巡查至城南正好撞见周国信州总管府派来的千余步卒,当时他们已经接近城门若是就这么入了城那安州军少不得要血战一场赔上许多人命。

    史万岁破敌后留下两百余骑在城南郊外警戒,那沟通敌军的南门守将见事败也无法出逃便躲回家中,眼见着安州军控制全城扑灭兵变后便在家中自刎。

    待得次日上午士兵破门而入后见着首恶已死也没有为难其家眷只是将尸身带走,虽然整个上午全城大索但安州军纪律严明没有出现趁火打劫骚扰百姓的事情发生。

    处理完平叛事宜宇文明退堂回到后衙书房,宇文温早已等候多时。

    “你那马军幢主史万岁果然了不得,不愧曾为大将军。”宇文明有些遗憾的感慨着,像这般领兵经验丰富自身又相当能打的将领是个带兵的都想要。

    “这也是偶然,那日两河口战场上还差点被他一箭取了性命。”宇文温可不会脑残到说那些‘要不让他到你那里高就’的客套话,这可是捡来的稀罕宝贝不是什么大路货路人甲。

    “看你那样子!莫非以为我还腆着脸跟你要人不成!”宇文明笑骂着,“许家那小子表现也不错,许使君算是可以放心了。”

    许绍为岳州刺史许法光之子,他作为宇文温新军后勤负责人自从江陵解围后数次入城办理粮草转运事宜,宇文明作为全军主帅在官衙审核签字时也见过对方几次印象不错。

    说话间宇文明带着弟弟出了大门来到附近一处官衙,宇文温跟着兄长宇文明走在回廊里也是边走边聊,此时的话题是他弄出来的那些‘高科技装备’。

    “昨夜为兄数次遇袭,你那什么暴雨梨花针、穿云箭接连坏了几个。”宇文明无奈的说着。“还好都是最后一个起效要不为兄就要给刺客害了性命。”

    宇文温也只是苦笑,他点‘压缩空气科技树’弄出来的暴雨梨花针威力还行但可靠性真的不行,没有橡胶而杜仲胶一直弄不好所以气密性差导致故障率高,那穿云箭质量不稳定正常发挥是冲上天的烟花不正常发挥就变燃\烧棒。

    “这些机括之术靠不住。二郎莫要再沉迷其中免得误事。”宇文明想起昨晚的惊险场景心有余悸。

    “兄长用投石机砸人城墙时可没这么说。”宇文温吐槽犀利。

    “呃,例外,例外。”

    说话间两兄弟来到一处房外,守门的士兵行了个礼将门推开他们便来到屋内,宇文温抬头看去只见屋里地面凉席上整齐的摆放着十余具尸体俱是用白布遮脸。

    “兄长方才说到刺客。莫非这就是刺客的尸身?”

    宇文明点头说是,这些刺客应当是安平王萧岩聘来的好手专门为雇主清除仇家之类的目标,他让人搜查刺客的来路均是一头雾水可其中几人却有些特别。

    宇文明来到一具尸身旁弯下腰将其右手抬起:“你看这人的小臂。”宇文温定睛一看只见那人小臂上有一个怪鸟的刺青,那怪鸟展开双翅鸟爪伸出如同老鹰捕食般模样,只是那鸟头有些怪异不像寻常刺青所见飞禽。

    “此人在竹林堂外截杀我等,为‘惊蝉’所慑双手捂耳随后被杀。”宇文明说完面色一黯,他的心腹仆人阿六后来为了保护自己已为刺客所害。

    “你这‘惊蝉’到是好用,不似那暴雨梨花针般飘忽不定。”他收拾心情继续说道,“你再来看看这个人。”

    宇文明走到另一个尸体边抬起右手,那小臂处亦是刺有怪鸟捕食图形。他解释说这是宫外袭击自己的五名刺客之首,宇文温见状思索片刻问道:“莫非这是刺客里的小头目?”

    “二郎还看出些什么了?”

    听得兄长这么一说宇文温又思索起来,随后他觉察出一丝不对:这刺青不是按个人喜好刺上去而是作为统一的标识以彰显某种身份,那么问题来了这刺客弄这种拉风的刺青做什么?

    刺客也就是杀手,平日里潜伏在阴暗处伺机出手暗算目标人物,为了防御刺客自然有很多手段而搜身便是最常见的,那么刺客若是有着统一的刺青还刺在小臂这非常容易暴露的位置那就是找死。

    对于这个刺客组织来说只要让人摸清了这个特点那么相应的措施就是检查每一个可疑人物的手臂,若是对方是刺在前胸、后背也就罢了毕竟检查不宜可刺在小臂上只要一挽袖袍就能验证那就不方便浑水摸鱼。

    这么拉风的标识不要说潜入某处大院就是想入城怕也会在城门处就给人查出来,莫非是嚣张到可以施展轻功飞跃城墙或者水上漂?

    “难道他们原先不是做这刺客的营生?”宇文温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只有这种猜测才能初步解释对方为何要如此。

    “正是。他们原先不是刺客。”

    若不是刺客那就是那个达官贵人或者豪强大族的部曲私兵,那刺青就是表示身份所以不用顾忌别人检查,也许是旧主人或家族因故没落甚至没了所以这些鹰犬便只能另寻生计,有好运的找到新主人有时运不济的便捞起偏门。

    不光部曲私兵就算是官军也有因为各种缘故落草为寇的。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齐国灭亡后那些游兵散勇去做贼也很正常,北方有马的官军大多去做马匪而江淮一带的要么据山为王要么做水贼。

    宇文温想起府里刘掌柜的丈夫******就是马匪出身,听其自述也是落草为寇,想来这些刺客便是半路入行的吧。

    “为兄认得这个刺青。”宇文明开始放出谜底,宇文温听了这话便问是否曾被这伙刺客袭击。

    “那是四年前。。”宇文明陷入了回忆随后将往事道出。

    四年前。大周天子宇文邕御驾亲征讨伐齐国,宇文明身为宗室子弟担当侍卫陪伴左右,周军经过一番血战之后终于将齐军击溃大周统一北方。

    宇文邕驾临齐国国都邺城安抚文武百官,在邺城期间宇文邕曾遭到刺客袭击不过对方未能接近御驾便被重重保卫的禁军们击退。

    宇文明当时在现场有惊无险的目睹了整个过程,让他记忆深刻的便是收殓刺客尸身时那小臂上的怪鸟刺青。

    “莫非那时的刺客手臂上也有这刺青?”宇文温听出了兄长所说往事和现在的联系。

    “不错,那时他们是行刺但他们本不是刺客出身。”

    “难道是齐国余孽?”宇文温倒是能够理解,灭国之战后总会有各种原因仇视战胜国的人存在,他们也许是残军要为同袍、上官、家人报仇,又或者是哪个身亡的达官显贵麾下部曲私兵要‘士为知己者死’。

    “他们是高氏豢养的鹰犬。”

    宇文温闻言恍然大悟,高氏为齐国宗室,国家灭亡这些忠心耿耿的鹰犬要困兽斗袭击周天子宇文邕也算是情理之中,眼见着复国无望自寻出路沦为刺客倒也合情合理。

    他忽然记起昨晚入城时自己安排在城门附近居住的王越汇报说某处街角有北地口音男子入住,宇文温心中冒出个念头:莫非对方刺杀宇文大郎的同时还策划好要刺杀我这个宇文二郎?

    齐国没了四处找饭吃不远千里跑到南方的荆楚之地来揽活,还真是蛮拼的哎。。

    不过宇文温还有些疑惑,既然对方这么‘专业’为何不在前几日就伺机刺杀他兄弟二人,两兄弟合计了一下觉得雇主怕是想在今夜一石二鸟,若是前几日刺杀成功可安州军也不会大乱那么梁帝依旧在安州军手中。

    “这伙人没有正式称呼,不过为兄在邺城时听齐人提起这么个名号。”宇文明说完想了想补充道:“记得是。。是叫做‘邺枭’。”

    “夜枭?”宇文温对这名字很熟悉,夜枭算是猫头鹰的一种,难怪那鸟的模样有些奇怪。

    “是邺城的邺。”宇文明补充了一句,他知道弟弟肯定会想错。

    邺城为齐国国都,枭者不孝鸟也相传食母,以邺城为巢六亲不认的枭自然是皇室的爪牙只要皇帝说杀谁那就杀谁即便是父母也不例外。

    这称呼果然是威风霸气不过史料里没类似记载说明也就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小团体,两国交锋靠的是大军血战这种偏门的职业小团体派不上大用途,齐国没了他们便消失在历史长河里。

    大明的东厂、锦衣卫如此的赫赫有名可江山变色之后也就随风消散了,这什么邺枭就更不用说。

    “兄长何故为这收人钱财与人消灾的刺客伤神,做这买卖的不知有多少俱是亡命之徒日后小心提防便是了。”

    宇文明听得弟弟这么一说便开口问道:“二郎可知刘桃枝?”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