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五十九章 在场的各位都是叛逆!

    来护儿身着两重铠甲一手持藤牌一手挥舞手中刀奔跑着,他和同袍在弓箭手的掩护下直接冲到猝不及防的禁军群中大开杀戒。

    他和身边同袍俱是新归降的陈军俘虏,原本在陈军里因为各种不公所以没有卖命的心思一身武艺也没处施展,此次加入西阳郡公宇文温的新军有了盼头所以分外卖力。

    战阵厮杀和街头游侠技击区别很大不讲太多的套路一切以实用为主,战场上没那么多时间让人施展花拳绣腿只要稍有不慎就会被人围了丢掉性命所以要快。

    以最短的时间杀掉对手然后是下一个这样也可以省些力气,单打独斗是找死所以要配合着来,在枇杷寺附近遇袭时他们表现不佳被俘虏一来是没有心思玩命二来是兵败如山倒徒呼奈何,可现在不一样了。

    “安州军诛杀叛逆,拦路者死!”来护儿一刀抹了面前敌人的脖子随即大喊着,在他和同袍的突击下原本就没结阵的禁军被打散。

    他看向一边,杨济手下田小七领着长刀队已经把那一侧的禁军杀散,来护儿对杨济没有出手有些遗憾,那****和马军幢主史万岁单挑落败原以为对方是军中步战第一好手可未曾想对方却是长刀队杨济的手下败将。

    “吾乃大周西阳郡公、统军宇文温,家兄襄州刺史宇文明方才在竹林堂赴宴。”宇文温领着弓箭手走上前来,“谁能告诉本将,他现在如何了!”

    禁军们面面相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他们这一拨人是跟着安平王萧岩前来袭杀宇文明的却被对方逃了,现在大王在里面不知道做什么他们正和对面的禁军同袍对峙如今又杀出一帮凶星进退不得哪有心思说什么。

    宇文明逃出宫外后宫门已被他们控制不可能再放人进来,这些人是从哪里来的?

    “宇文统军。我等并非叛逆,方才他们作乱冲击竹林堂,我等未入堂内故而宇文使君如何不知晓。”另一边的禁军中一位将领大声喊道,他们是左民郎中蔡允祥领来的禁军目的是保护梁帝和另一拨叛乱的旧同袍不是一。人。

    宇文温看着这两拨衣着一样可态度却泾渭分明的禁军有了想法:对方在内讧,各自头目大约是梁帝萧岿身边人和此次事变的幕后主使。

    “本将领兵前来诛杀叛逆,谁是叛逆?”宇文温看着面前禁军大喊着。“谁敢拦在本将面前谁就是叛逆!”

    眼见着面前这拨阻挡己方的禁军不吭声他面色一凛:“杀,拦路者死!”

    田小七和来护儿领着手下左右突击把面前军心不稳的禁军逼开,宇文温则领着其余人径直冲向竹林堂,另一拨禁军见状要阻拦却见对方已领着几人进入堂内。

    “你是何人?”萧岩看着闯进来的年轻人大声问道,堂内众人也是注视着来者。

    “官家,外臣听闻宫中有变特来诛杀叛逆。”宇文温看着位于众人之后的萧岿行了个礼,礼毕后他的眼角忽然瞥见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几具尸体,其中一具尸体身形看起来与兄长有些相似。

    “你说谁是叛逆!”萧岩怒喝道。

    “莫要误会,我不是针对你。我是说在场的各位都是叛逆!”宇文温双目发红,“害死我兄长,所有人都要死!”

    杨济闻声拔刀出鞘就要领着手下向前冲击,萧岩身后那名汉子亦是拔刀唿哨一声领着护卫迎战,宇文温手上多了把气动力手铳对着他扣动扳\机连发铅弹将其撂倒。

    那汉子倒在地上死不瞑目,他苦练数十年的身法还没来得及反应便倒在对方暗器面前,他内穿上好软甲可防飞镖、袖箭等暗器可如今却如同丝绸般被轻易击穿,身后即将冲上来厮杀的士兵见状惊疑不定的止步不前进退两难。

    “统军。外边已被杀退了!”来护儿带着几人从外边冲了进来,宇文温看着梁帝萧岿又瞥了一眼安平王萧岩。手中那把刚射出三发铅弹的‘指挥官专用型手铳’又出故障已经变成样子货,他将其插回腰间随即拔出佩刀向前一指。

    “杀,全都杀了!!”

    。。。

    一处街道尽头,宇文明在几名浑身是伤的护卫保护下与面前三人对峙,方才他们在宫里内应的协助下有惊无险的离开皇宫,得了在外等候的人马接应向城西逃去却在半路上遇到伏击。

    将领们领着人断后让护卫们护着宇文明先走。他领着人西逃可接下来又遇到了蒙面人的伏击。

    对方只有五人可在伏击的瞬间他们便损失了十人,接着是短兵相接在伤亡了五人后对方还有三人,对方是练家子而己方都是厮杀汉,若是战阵之中未必吃亏可在街道上短兵相接展开混战就施展不开手脚。

    眼见着对方提刀逼近宇文明从怀中掏出一个长管,这是弟弟宇文温弄出来可以发射信号火光的示警之物名为“穿云箭”。方才在竹林堂外他曾试着用了两个却都是冒烟起火却没意想之中的效果如今这个是最后一个。

    ‘但愿有效’宇文明苦笑着将长管竖起,把尾部绳索扯动之后那长管头部窜出一道火光径直向上方飞去随后在半空中闪出绚烂的火光,犹如一朵菊花绽放在夜空。

    “使君好手段。”一名蒙面人看着那火光微微一笑,说话时带着北地口音,“方才在竹林里因为使君的手段折了我一名兄弟。”

    “是谁雇你们来的!”

    “自然是想杀使君的人雇我等来的。”那人说完做了个手势,另外两人默然提刀上前,以他们的身手若是对付面前这些护卫是绰绰有余。

    “使君快走!”护卫们自知单打独斗玩套路不是对手便舍了性命一齐冲上前去,他们也不躲避任由对方砍中自己随后死死抓住对方的手让同袍有机会出刀。

    六换二,六名护卫以自己性命换得对方两人性命,一阵厮杀后还站着的只有被踢翻在地的宇文明和先前说话的那名蒙面人。

    “先前东门上空闪出的火光莫非也是令弟临死前的哀求?你兄弟二人此次可在黄泉路上做个伴了。”蒙面人语气冰冷看着宇文明如同看一个死人般。

    身上三道新刀伤阵阵作痛这是被刚才困兽斗的护卫们拼死留下的记号,若是不尽快处理就会失血过多但对于他来说要解决面前之人已不费吹灰之力。

    眼见着对方往怀里掏东西他舞刀向前就要砍下却听得噗嗤声响全身剧痛似乎有许多钢针扎到自己身上,双眼一片漆黑剧痛连连似乎是被刺瞎了。

    “这暗器。。”他没说完话便倒地气绝身亡,宇文明艰难的从地上爬起低头打量着手中一个小圆筒。

    “四个只有这一个起作用。。”他苦笑着把那圆筒扔掉,“二郎弄的这些玩意也就那个‘惊蝉’可以,其他的没一个靠谱啊。。”

    暴雨梨花针是这个暗器的名字,效果很威猛可以瞬间射出许多钢针在两步范围内泼到对方身上躲都没法躲,可发射的成功率不到五成还有意外触发的可能。

    方才在竹林堂遇袭时他接连用了三个暴雨梨花针结果全都没动静,按照弟弟的说法扳动机括后若是不发针也不能留着要丢掉,还好最后这个顶用了逆转局面。

    宇文明斜靠着墙壁休息着,全身多处受伤好歹没有伤到要害处,方才宫外再次遇袭亏得护卫奋不顾身挡箭否则以他入宫时穿着薄薄一层护身软甲怕是早已中箭而死。

    “伤亡惨重啊。。”他喃喃自语道看着地上六名护卫的尸体有些默然,先前为了救他自断手臂的护卫阿六也已经在宫外的战斗中身亡,那人和弟弟身边的宇文十五一般是从小跟着自己长大的心腹如同手足般。

    宇文明有些难以理解为何梁帝萧岿会刺杀他,自己就算入宫也会提前安排各项应对事宜,若是遇袭死了可随后安州军的反扑也不是萧岿能扛得住的到时双方已经撕破脸复仇的安州军冲入皇宫刀枪之下哪里还会收得住手。

    “诚心待你却如此狠辣。。”回想起方才竹林堂里的情形宇文明面露杀机,他听得远方有马蹄声起向这边过来赶紧转到另一处角落躲避,片刻之后十余骑顺着街道过来他瞧得清楚是自家兵马便现身迎了上去。

    “使君,末将来迟了!”领头之人及骑兵们掷鞭下马向宇文明行礼,在他们身后是快步前进的步卒一眼望去人头攒动黑压压一大片,宇文明看着一地尸体向左右说道:“把他们都带走,全部都带走。”

    “使君,属下们已经集结完毕,就等一声令下了!”

    “传令,攻打皇宫!”

    。。。

    江陵城南郊外长江边,数十艘已经收帆的战船趁着夜色从上游划下靠在岸边,此处十余日前为陈军登船南撤之地江岸有些陡峭,原先的栈桥已被烧毁所以船上之人俱是下水来到江岸爬坡而上。

    他们是梁国西侧周国信州总管府的精兵,个个训练有素身手矫健没一会全都来到岸上平地,早他们先上岸的几人领着个平民打扮的男子过来向其中一名将领禀报:“军主,我等已和江陵城里联系上了。”

    那名男子向他行了个礼说道:“我家郎主已经安排好了,待得大军兵临城下那津阳门守将便会开门。”

    “很好,立刻北上准备入城!”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