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五十八章 惊魂一瞥

    皇宫,修竹堂外,郑通领着宇文温一行人快步走在池边竹林间小路,方才出了石洞后经过空无一人的临水斋郑通带着人抄近路往西面的竹林堂前进。

    “转过去就是那映月亭过后便往左边小路走,再走得数百步就是东阁竹殿,继续前行不远便是竹林堂了。”郑通有些气喘吁吁的说着,“话说这东阁竹殿当年魏军破城时。。啊!!!!!!”

    他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随即双腿发软扑通一声坐在地上,郑通如同见着鬼一般面色惨白张着嘴说不出话只是一手指着面前全身颤抖。

    来护儿跟在他身后抬头看去吓得一愣,身边几个同袍则已是吓得手中刀都差点握不住,宇文温等人接踵而至看到眼前一幕几乎惊出一身冷汗。

    前面凉亭边正‘飘’着一个女子:那女子低着头身着素色长裙披头散发双脚离地正凌空‘飘浮’着面向己方,如今四周竹林间一片昏暗不时发出卡卡卡卡的摇曳声,凉亭在暮色下透出诡异的惨白色而在亭下飘着的这女子显得诡异非常。

    这‘惊魂一瞥’几乎让宇文温以为自己进入灵异世界,定睛一看那却是凉亭横梁下一条白绫缠着女子下颌,看样子大概是自缢身亡的可怜人。

    “脚还在动,还有救,快救人!”杨济在一边看得明白急得大喊,众人闻言看向那女子的双脚只见还在颤抖,张鱼眼疾手快窜上前去踏着旁边凉亭石凳一跃而上用刀把那白绫割断。

    女子双脚落地随后向一旁倒去,张鱼落地后赶紧转身扶住她拼命摇晃:“姑娘,姑娘快醒醒!”

    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那女子回过气来,睁开眼见着张鱼那皮包骨样子又瞥到身边一群人吓得向后退去:“你们。。你们要做什么?”

    “姑娘,我们是好人!”张鱼见对方吓得瑟瑟发抖赶紧解释,天色昏暗那女子只是掩面低声啜泣看不清容貌,宇文温一把扯起几乎吓瘫动弹不得的郑通拍拍对方肩膀示意没事。

    宇文温自问要是让他自己一个人在这里面对眼前一幕怕是要吓得不行,还好有一群火气旺的厮杀汉随行要不都不知道如何失态了。

    郑通惊魂未定的抹抹额头上冷汗领着人继续前行,宇文温经过那名女子身边时劝道:“姑娘。有什么过不去的要自寻短见,正所谓。。”

    “将军?”那女子抬起头来望向他随后问了一声,语气里充满惊讶和不可置信。

    “未请教?”宇文温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便低头望向对方,然后他愣住了:那女子竟然是前些日子在自己协助下入宫认亲的萧姑娘!

    “萧姑娘。怎么回事?”他弯下腰用双手紧紧抓着对方双肩问道,语气先是惊喜然后是惊讶然后是愤怒。

    宫中生变,乱兵之中,披头散发,自尽。。无数画面从他的脑海里呼啸而过连成某种少儿不宜的剧情:寝宫里萧姑娘正在对镜梳妆忽然外边喧嚣声起。数名样貌狰狞的男子冲了进来将她拖到角落不顾哀求辣手摧花一遍又一遍,被折腾得不成人样的萧姑娘万念俱灰来到这凉亭自缢。

    我相中的白菜被人拱了,有人拱了我相中的白菜,有人竟然敢拱我相中的白菜!

    “那些。。那些禽兽在哪!在哪里啊!”宇文温双眼发红,今天自己差点被刺客秒杀,兄长入宫赴宴结果生死不明,现在自己相中的白菜又被人拱了,这是怎么了!

    莫非以为我不敢拔刀乱砍血流成河么!

    “都是我,都是我不好,是我克死了阿耶。都是我。。”萧姑娘泣不成声,宇文温闻言却愣了一下:阿耶死了?梁帝萧岿死了?

    “统军,这下有些棘手了,若是。。莫非场面失控或者幕后主使另有他人?”杨济在一边说道。

    先前入宫时众人商议定主谋是梁帝萧岿,可眼下主谋死了或是另有主谋那可就要小心应对了,往好处想莫非宇文明已经控制局面也说不一定。

    杨济和宇文温、张鱼都知道这萧姑娘的阿耶是梁帝萧岿所以有这么个念头,其余人等却有些莫名其妙不知所云‘阿耶’是谁,当然郑通也想到‘阿耶’是萧岿,联想到先前宇文温‘问姻缘’再看看双方认识而那女子又被称作萧姑娘基本上就想通了。

    “萧姑娘,方才你说阿耶。。克死了阿耶是怎么回事?”宇文温好歹算冷静。他捕捉到对方话语中的可疑之处:克死。

    萧姑娘哭哭啼啼的说了一些,宇文温从中好歹听出了重要信息:梁帝在竹林堂宴请宇文明等人结果出事,萧姑娘听外面宫女传梁帝已经遇害而安平王做了皇帝,她觉得是自己克死了阿耶所以悲痛欲绝跑来附近这临水斋本想投湖可自己会水便到映月亭自尽。

    “没事。这年头不会有谁被克死!”宇文温看着对方那一双水灵灵的眼睛说道,“外。。外边乱的很,本将要去救兄长,萧姑娘莫要胡思乱想切,莫再自寻短见了。”

    萧姑娘愣愣的看着他随后点点头,情绪稍微平静了些。

    “张鱼。你带着几个人照看好萧姑娘。”宇文温吩咐道,得知对方是因为误信传言才自寻短见总算是稍微松了口气,“其他人随本将继续往竹林堂去!”

    郑通干咳一声说宫里乱作一团光是张兄弟几人怕是不能护得萧姑娘周全,方才石洞里安全些不如先到那暂避等事态平息了再出来如何。

    “也只能如此了,张鱼,你带着人将萧姑娘送到石洞先等着。”宇文温说道,他一行人是来宫里‘救火’的带着萧姑娘去打打杀杀不合适丢下不管怕也不行确实不如先到来时的石洞里躲着,那里还有己方留守的同袍定然不会给乱兵祸害了。

    “大伙抓紧时间去竹林堂,不要耽搁了。”他领着部下继续向预定目标竹林堂前进。

    。。。

    竹林堂外,两群士兵正在对峙,竹林堂内,两帮人也正在对峙。

    左民郎中蔡允祥指着面前的安平王萧岩破口大骂:“安平王,你图谋不轨威逼陛下有何脸面说忠于大梁!”

    他身后十余名禁军正护在梁帝萧岿周围,蔡允祥为已故梁国司徒蔡大宝之子他二人先后效忠于萧詧、萧岿父子,今日萧岿安排他在宫中值守,方才听闻竹林堂有变便组织禁军赶来保护官家与安平王策反的部分禁军对峙。

    “蔡郎中,那宇文亮父子反叛大周朝廷,我梁国为大周属国自当和叛逆划清界限,安平王拨\乱反\正有何不对?”一名中年男子反驳道,他正是梁国鸿胪寺卿柳庄。

    “官家,微臣并无恶意,安平王也绝无不轨之心。”柳庄向着萧岿行了个礼,“周国杨丞相素来与我国亲善,宇文亮父子嘴上说得好听可要是将满城百姓迁走那就悔之晚矣。”

    “请官家决断,若是能驱除豺狼还我大梁一个安宁,微臣愿领罪!”

    “宇文使君呢,现在如何了?”萧岿无奈的看着柳庄问道,若是宇文明死了那也就只能顺水推舟走一步看一步,若是不能压住安州军的反扑那他也只能带着皇室落荒而逃。

    傀儡皇帝没了弹丸江山逃到周国怕也就只能做个富家翁,不过做个富家翁也没这么多心烦之事了。。

    “宇文明逃往宫门,就在刚才凭着内贼接应出了宫。”安平王萧岩面露遗憾的说着,不过他随即又抖起精神:“臣弟在宫外也布置了人手定能将其格杀!”

    他身后站着一人彪悍异常一双虎目巡视着萧岿身边护卫,单手按刀正是蓄势待发之势。

    “安平王,你口口声声说杀了宇文明之后有办法压制安州军,你哪里来的那么多兵力?”蔡允祥依旧咬牙切齿,“安州军足有数万之多江陵哪里能镇得住,届时他们杀入宫中你让官家和殿下们如何是好?”

    蔡允祥实际上对梁国站在宇文亮或是杨坚哪一边不感兴趣他只担心梁帝的安危,宇文明若是死了安州军群龙无首有可能就此溃散但更大可能是攻打皇宫复仇,届时区区守卫皇宫的千余禁军哪里挡得住。

    “只要皇宫再坚守一会援兵即到,还请官家静候佳音。”柳庄说完又行了个礼,萧岩闻言转头有些疑惑的看着他随即脸色大变:“你,你引了周军来!”

    “官家,此次宇文亮再掀叛旗势不能久还请官家莫要被人引入歧途,周国信州总管府数日前已调集精兵准备东进协助梁国驱除豺狼,援军乘船顺水而下如今已到江陵城外了!”

    “不可能,不可能!”萧岩面色苍白的喊着,他不是不知道柳庄的立场也不是不知道对方在鼓动他发动兵变再来个黄雀在后,可他也暗自提防对方故而私下里组织死士还重金聘下好手行事,今夜决定动手也是提前了几日防的就是柳庄通知周军。

    可现在还是被对方算计了!

    怎么办?萧岩心乱如麻,他费了许多心思策划的计谋原以为能让梁国摆脱牢笼有机会重整河山可现在看来却还是又落入别人的掌控之中,那他忙里忙外是为了什么?

    正在这时堂外传出厮杀声似乎又有一群人在冲击这里,隐隐约约听到对方在高声喊:“安州军诛杀叛逆,拦路者死!!”

    安州军?宫门都关得死死的这群安州军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