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五十二章 空穴来风

    荆州总管府上宛郡上宛城,安州军攻下城池第二日,原上宛郡守官衙内安州总管宇文亮正和麾下将领商讨军务。

    “昨日破城之时,行军元帅梁士彦、行军长史郑译率军突围,我军奋力拦截却未能将此二人拦下。”总管司马郑万顷正向在座诸位将领汇报战况,“之前领兵在外围袭扰的行军总管杨素接应二人北逃。”

    “杨素,若不是他领着数千骑兵成日里袭扰我军,这上宛城月初就能拿下了!”一名将领咬牙切齿的说道。

    自从六月底两河口大战分出胜负后,安州军席卷荆州总管府南部各州势如破竹,可就在拿下州治穰城开始向北面的上宛进军时麻烦来了:朝廷征南军行军总管杨素领着从两河口之战全身而退的骑兵开始袭扰安州军。

    他们专找薄弱处例如信使、运粮队、官道沿途驿站落脚点、小股安州军哨骑甚至桥梁守卫等等,骑兵们来无影去无踪如同狼群一般撕咬着安州军后方让人无法安心前进。

    为了清剿这几股敌军骑兵安州军花了大力气却收效甚微,他们本身骑兵兵力就捉襟见肘没办法广撒网去捕捉这可恶的狼群,就因为如此甚至差点被对方翻盘:策反!

    一些原先已投诚的郡县在杨素的策反下竟然趁着安州军主力不在附近揭竿而起再度投回朝廷怀抱,所幸安州方面处置迅速分兵将刚刚燃起的烽火扑灭稳定了局势。

    “穰城到上宛也就一百里出头的路程,就为了防备杨素我军直到中旬才围了上宛,又因为要防着他领着骑兵袭击连累攻城器械再晚了几日才抵达,着实可恶至极!”

    “杨素如此为那奸相卖命,先帝当年为何不一刀砍了此人!”

    杨素,弘农杨氏之后,其父杨敷为大周汾州刺史,当周武帝宇文邕诛杀宇文护时杨素在其手下任职故而受到牵连被罢官,杨素父亲在周军和齐军交战时阵亡却未得朝廷追封他为此再三上表申诉激怒了周武帝,宇文邕原先想要杀了他却惜其才作罢并拜其为车骑将军、仪同三司。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杨坚不一样背弃大周行那大逆不道之事!”宇文亮冷笑一声,“如今上宛已破,立即加固城防,北边的洛阳怕是要派军南下了!”

    “莫非是尉迟惇丢了虎牢关?”有将领问道。蜀国公尉迟迥拥戴赵王宇文招幼子为帝成立朝廷和隋国公杨坚分庭抗礼,他儿子尉迟惇如今正率领大军在虎牢关和‘伪周’朝廷大军拉锯战。

    “北面消息闭塞,只是细作们断断续续探得蛛丝马迹。”宇文亮沉吟片刻说道,“空穴来风,事出有因。诸位要早做准备。”

    靠着另一位安州总管司马、安固郡公尉迟顺在应州牵制豫州总管府兵马,安州军终于在豫州、洛阳这东、北两处朝廷大军反应过来之前吃下了上宛,截止今日荆州总管府过半地盘已入安州囊中而随后面对的就是如何守住这战果的问题。

    攻守易势,以安州军目前的兵力也只能维持目前状况不能再贪心继续进攻,杨素那千余骑兵就搅得己方头痛不已要是北面洛阳或东面豫州派出大批骑兵南下/西进若不提前做好应对准备可真是要崩盘的!

    “犬子昨日来信,江陵已在我军控制之下,梁国君臣已和奸相划清界限,诸位可以放心于此处和敌军周旋。”

    虽然已从各自渠道得知这个消息可宇文亮当场说出口时在场众人闻言俱是喜上眉梢,梁国既然已经站到己方这边那可真是称得上‘形势一片大好’了,只要能守住眼前地盘那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对于在场的许多人来说拼死拼活的就是为了荣华富贵。只要跟着的老大能打能不断胜利就有了指望,如今的老大杞国公宇文亮控制了安、黄、襄州三总管府以及过半荆州总管府地盘连同傀儡般的梁国,局面打开了大伙的心就定了。

    有了能打家业的老子那最好有能守家业的儿子,如今杞国公世子宇文明表现出色作为一方主帅拿下梁国看来是有能力继承国公的家业,继承人优秀那跟着打天下的伙计也放心许多免得到头来还得换东家。

    至于那次子么。。最近有消息说这宇文温淫\乱梁国后宫那真是让人侧目,虽然紧接着的消息澄清了事实真相可许多人却浮想联翩毕竟黄段子是男人都喜闻乐见。

    散会后,宇文亮在后衙和一众心腹谈话,说到‘宇文恶狼淫\乱梁国后宫’的事情宇文亮当众拍了书案:“那个小兔崽子尽惹事!”

    话是这样说可哪里有暴跳如雷的样子,心腹们若是连着这点眼色都没有就没资格位于此处议事了,总管司马郑万顷笑着说宇文统军一把火烧了江津戍。想来是陈贼恶意诽谤。

    “大郎老是护着他,都被宠惯了!”宇文亮嘴上是这么说可心里却是颇为欣慰,两个儿子都出色作为父亲哪有不高兴的道理。

    梁国公主?就算二郎真要了那萧氏做小又如何,我宇文亮的儿子莫非没资格做你梁国便宜驸马?

    “总管。那些被杨素挑唆反叛的州郡官员该如何处置?”一人问道。

    “本官当日兵临城下时有言在先既往不咎,如今他们言而无信本官依旧信守承诺不杀人,全部迁往安陆待事后处置!”

    “还有,组织人手准备秋收,莫要误了农时!”

    。。。

    “郎主,你看他。宇文恶狼的名头都传到安陆来了!”阿奴抱怨着,杨丽华正坐在窗边看着账目听得自己贴身侍女这么一说便放下书卷说道:“不是‘他’是‘郎主’,再让吾听到你不恭敬就要吃鞭了。”

    “是,郎主。。是夫人。”阿奴闻言面色一变赶紧低头谢罪。

    “你啊,若不是夫君脾气好换作别家早就往死里打了!”杨丽华恨铁不成钢,自从她随着宇文温来到安陆被纳为侧室后贴身女仆阿奴总是和新郎主较劲,私下里提到宇文温从来都是‘他’而不是‘郎主’。

    “奴婢知道了。。”阿奴也知道自己没大没小,可她就是不服那口气,自己郎主好端端的大周太后却给他祸害了变成小妾,怀胎十月生下长子没多久他如今又去祸害梁国公主了!

    “那消息不是有了澄清么,夫君不过是送人认亲鲁莽了些。”杨丽华心不在焉的把玩手中镇纸。似乎有些言不由衷。

    “空穴来风,事出有因。。”阿奴低声嘟囔着。

    “娥英呢?”

    “正和主母的妹妹学做女工呢。”阿奴说起这个话题来了兴致,“郎主。。夫人,小女郎如今跟着尉迟家四娘学女工学得有模有样的!”

    杨丽华闻言欣慰的点点头。女儿能找到个好伙伴她这个做母亲的总算是能放心了,现在正室尉迟氏还有月余就要临盆故而府里事务分由数人承担而她手上抓着的是最紧要的钱粮账目可不能松懈。

    “鹊哥睡了么?”

    “小郎君睡了。”阿奴一说到小家伙也是满脸喜悦,自家郎主生下的这个小郎君胖嘟嘟的可爱至极。

    主仆正闲谈间有侍女来报说郡公派人回来探望女眷,主母请她到后院一起面见,待得杨丽华来到后院同躺在躺椅上的正室尉迟炽繁说了几句话后‘满脸悲壮’的宇文十五近前问安。

    “郡公如何了?”尉迟炽繁慵懒的问道。眼见着还有月余即将为人母她满心想的就是未出世的宝宝。

    宇文十五因为擅自透露郎主伤情被赶回安陆送信,他将郎主宇文温的近况用最啰嗦的语句描述了一遍,眼见着主母和侧夫人稍微放了心他便转入正题:“主母、侧夫人,坊间所传郡公事迹多有不实还请莫要放在心上。。”

    ‘欲盖弥彰!’这是尉迟炽繁和杨丽华心里不约而同冒出的想法,尉迟炽繁因为夫君去年底回家就弄了个太后做小还抢先生下个儿子本就郁闷非常,结果自己正大着肚子在家里受苦夫君又在外边沾花惹草。

    杨丽华感受类似,自己一个多月前刚给宇文温生了个儿子结果没多久他就在外边招惹梁国公主,她这才刚做小没到一年夫君似乎就要有新欢了那心里的滋味可是难受得紧。

    “她。。样貌如何?”尉迟炽繁作为大妇自然得面对现实,那冤家拿住了自己软肋怎么闹都没用。

    宇文十五本想着装疯卖傻装作不知道说的是谁可在两名夫人如刀的目光下还是如实招供:“主母问的是那日之前的样貌还是之后的样貌?”

    尉迟炽繁和杨丽华闻言面面相觑她们只知道自家夫君看中了什么梁国公主‘意图不轨’哪里知道具体情况,宇文十五见状心知有戏便‘声泪俱下’的将实情一一道来。

    各种蜿蜒曲折自然要说但宇文十五把重点放在枇杷寺陈军禽兽是如何欲对女子们不轨。萧姑娘脸上红斑是如何狰狞,梁国皇宫门外萧姑娘寻亲受阻哭得是如何撕心裂肺天地为之变色,郎主是如何为此情此景所感面对禁军刀枪悍然不惧强行闯宫,梁帝及皇后和萧姑娘认亲场面是如何感人等等。

    他说得口干舌燥极尽煽情之能事把两位得知真相的夫人说得一愣一愣的连同原先还藏在心里的委屈之意也渐渐烟消云散了,看着两位夫人默然的样子站在一旁的李三九暗地里给宇文十五竖了个大拇指。

    眼见着火候差不多宇文十五抹了抹眼泪让人捧上两个木盒:“郎主让小的带来礼物,请主母、侧夫人查验。”

    翠云将盒子打开后捧到自家夫人面前,尉迟炽繁从盒子里拿出一个木雕刚看了看便红了眼眶:那木雕有拳头大小上面刻着自己的头像,如同宝镜里映出的样子分毫不差。

    阿奴将盒子打开后先是一愣随后默不作声的捧到自家夫人面前,杨丽华从盒子里也拿出了一个木雕同样看过之后眼泪水在眼眶里打转:那木雕上刻着的是自己、娥英和鹊哥的头像,分毫不差。

    木雕刀工精细丝毫没有仓促赶工的样子看起来是花了许多时间在上面。再看看点点斑驳血迹想必是用刀时误伤留下的,看着这凝聚着夫君心血的木雕,尉迟炽繁和杨丽华无语凝噎:

    冤家,这辈子都被你吃定了。。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