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四十五章 跟我走!

    七月下旬,历经战火的江陵城经过十余日终于恢复了以往的平静,此前一直暂居纪南城的梁帝萧岿带着皇族于今日返城回宫。

    江陵城有十二门均依故梁都城建康旧名其中北门曰万胜,梁帝一行从万胜门入城亦有吉兆之意,此次领兵南下救援梁国赶走陈军的周国襄州刺史宇文明亦同一班将领于万胜门外接驾。

    梁国为周国的藩属国,周国为主梁国为属,宇文明身为周国宗室、正八命州刺史以及江陵城的实际控制者当着梁国文武百官依外臣觐见他国天子之礼给足了梁帝萧岿面子,萧岿自不会忘乎所以也是亲下玉辇还礼。

    君臣一番例行寒暄之后御驾入城浩浩荡荡的往城东皇宫前进,沿途江陵百姓万人空巷都聚在主道旁围观天子车驾,梁国是小国但在百姓看来天子怎么着也算是条小号真龙所以都企盼着沾沾龙气,当然顺便看热闹也是很重要的。

    “我说这周国的宇文使君当真是一表人才啊。”有注意点不同一般的人赞道。

    “宇文使君?他们不是叛军么?”有傻乎乎的人问出声来。

    “叛军?你这般说话莫非活腻了?管他谁是叛军,反正谁在西城驻扎谁就是周军!”

    “来了来了,玉辇来了!”

    “什么是鱼黏?”

    “是玉辇!陛下和皇后坐的车子,龙凤之气足着呢!”

    “我跟你们讲,这玉辇据说是玉石打造饰有许多珠宝连轱辘都是纯金的。。”

    “扯谈吧金子这么软哪里能做车轱辘。。”

    围观群众眼见着传说中极其高大上的玉辇近前纷纷踮着脚伸长脖子要一睹风采,一时间人潮涌动而沿途维持秩序的士兵、官差则奋力拦着。

    一名年轻姑娘低着头挤在人群里试图要靠向路边,她好容易挤到内侧探出头去正好看见开路禁军策马走过随后一辆装饰华贵的马车缓缓驶来。

    车厢窗户有薄绸窗帘遮挡,阳光映照下似乎能看到里边坐着一男一女,那姑娘见状面色焦虑似乎是在纠结着什么,眼见着御驾就要来到面前她终于鼓起勇气就要往外冲。

    “做什么!尔等再往前走老子就要拔刀了!”一名官差压着声音喊道,“大伙街坊邻居的莫要闹得场面难看,都往后退!”

    “惊了御驾可是要砍头的!”

    他并不是仅对身边姑娘发话而是针对一群为了看热闹已经跨线的百姓,那姑娘被这么一吓好容易鼓起的勇气瞬间消失得无影无终只得停住脚步再不敢往前走。眼睁睁看着御驾从眼前经过扬长而去她急得眼角闪现泪光却无可奈何。

    “是太子的车驾来了,还有几位皇子的。”百姓们又找到了新看点。

    “这车子有香味,莫非是公主的车驾吗?”

    。。。

    次日上午,江陵东城。皇宫大门外。

    张鱼和李石磨等人牵着马在街边树下发呆,长刀队主杨济则是抱着长刀靠树闭目养神,今日宇文温入宫觐见梁帝他们作为护卫随行因为随从不得入宫故而在此等候。

    “他们不让我等进去万一要对统军不利那怎么办?”口无遮拦的李石磨忧心忡忡,他就担心宇文温独自入内万一给人害了性命。

    李石磨自从入了新军愈发的喜欢起在宇文温麾下当兵,管饱、军饷充足又不会被将领欺负这在他看来这都是宇文温赐予的所以不想统军出事。

    张鱼瞥了眼这一根筋的糙汉随后低声说道:“有宇文使君在。统军在宫里安全得很你莫要乱想了。”

    “不过出了宫走在街上时大伙可得睁大眼莫要让人有机可乘。”

    “那是当然!”李石磨和同什的几个士兵把胸膛拍得啪啪响。

    “小鱼儿,你跟我过宫门那里看看是怎么回事。”杨济忽然睁开眼说话随即动身前行,张鱼闻言望向宫门只见有一名年轻女子正和守门禁军争辩着什么。

    “李大哥你们几个在这里候着,仔细些。”张鱼说完快步跟上。

    “吾乃方才入宫觐见的大周西阳郡公宇文温护卫,不知出了何事?”杨济来到宫门后单手按刀轻声问道,他觉得事情有些不对。

    估算时间,宇文温入宫觐见也差不多要出来了,可就在此时一个女子来到宫门外和禁军纠缠,杨济从中间闻出了阴谋的味道。

    他莫名其妙从明末来到这个时代附身一个小乞丐,沉沦了十余年后杨济万念俱灰就在去年遇见了自称‘重生’的宇文温。在杨济看来追随宇文温平定天下让百姓们安居乐业是他在这个时代活下去的唯一信念故而绝不想对方出意外。

    “这位姑娘说要入宫寻亲要见皇后还拿出个什么玉佩说是信物,可这,这。。”一名禁军将领认出了杨济随后解释着。

    “大哥求求你,只要你把这玉佩交给皇后就行了。。”那名姑娘苦苦哀求着。

    ‘寻亲?’杨济眉毛一扬看向那姑娘,然后他愣住了。

    随后而至的张鱼也是警惕万分,他回顾四周确定没有什么可疑人物接近后便靠了上来恰巧听见那名禁军将领的话,眼见着一群人在宫门纠缠不是个事便开口说道:“诸位大哥就是帮忙递个东西又是怎的,人家姑娘求了这么久。”

    张鱼发觉杨济走神心中觉得奇怪随即转头望向那女子,然后他也愣住了。

    “怎么了这是,莫非见着美人了?”

    宇文温站在禁军身后问道他从宫内走出刚好来到门口。因为要入宫面见梁帝的缘故他今日打扮得‘冠冕堂皇’看上去可称得是俊俏郎君,眼见着杨济和张鱼呆若木鸡的样子他十分奇怪。

    “臭小子你是怎么。。”

    他话还没说完便停住了,因为他看见面前一个女子。

    ‘好漂亮!’这是宇文温心里唯一的念头,面前女子眉目如画容色晶莹如玉。一双水灵灵的眼睛似有泪光闪现,双颊晕红嘴若樱桃,虽然身着粗布衣裙却依然遮挡不了那出众的容貌,这女子就如同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般纯净不可亵\玩。

    然并卵,宇文温只是稍微走神便将视线移开他对绝色佳人好歹有些免疫力可不会像张鱼般手足无措,面前女子的容貌怕是要超过侧室杨丽华可最多和正室尉迟炽繁在伯仲之间。他的两位佳人可是貌若天仙什么旖旎风光没见过绝不可能因为现在又见到一个绝色馋得挪不动脚步连话都说不出来。

    “怎么回事?”宇文温开口问话,禁军将领还未开口那女子却如见到救星般喜出望外:“将军?将军!求求您帮个忙。”

    “你认得本公。。本将?”宇文温觉得奇怪,他觉得面前女子似乎在哪里见过可又想不起来,正疑惑间旁边的张鱼结结巴巴开口问道:“萧。。萧。。萧。。萧姑娘?”

    “萧姑娘?”他又望向对方。这女子面上没有红斑哪里是先前的那什么萧姑娘,不过再仔细看看这身高、说话语气确实很熟悉。

    没有了那碍眼的红斑仔细看去过确实眉目间和先前的萧姑娘有些相像,宇文温之前光注意对方脸上红斑倒真是没看清对方面貌。

    “她原先面上是没有红斑的,昨日不知怎的就红了半边脸!”

    宇文温回忆起那晚在枇杷寺其他女子说的话此时才猛然醒悟:对方化了妆故意扮丑!

    “将军,民女那日是为了躲兵灾。不是有意欺骗将军的。。”萧姑娘眼见宇文温面色变幻不定忐忑不安的解释着,自从那日在枇杷寺被陈军围住她便抹红了脸扮丑直到回城。

    兵荒马乱的时候如此出众的样貌对于一个弱女子来说可不是好事,宇文温倒也也能理解所以没放在心上,他看看萧姑娘继续问道:“姑娘在宫门外喧嚣是要做什么?本公。。本将有什么能帮忙的?”

    领军时宇文温坚持让属下称呼自己为‘统军’,他的自称也是‘本将’故而时常有称呼混乱的情况发生。

    “这位姑娘说要寻亲,拿着块玉佩让卑职转交皇后。”禁军将领哭笑不得地解释,这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要入宫寻亲当真是笑话,宫里都是皇族贵胄他一个区区禁军小头目哪里敢拿着块玉佩去叨扰贵人。

    “姑娘,令舅莫非姓张?”原本处于走神状态的杨济冒出一句话来,宇文温听得这句话刚想吐槽杨济装神弄鬼却愣住了。随即心脏猛然一跳:

    姓萧,跟着姓张的舅舅过日子,父母不在身边,再加上这般年纪。。

    “令舅莫非姓张名轲,为安平王僚属?”宇文温艰难的从嘴里迸出问题。

    “正是,将军原来知道阿舅么?”萧姑娘见对方说出舅舅名讳不由得惊讶起来。

    “呃。。”宇文温干咳数声掩饰着,面上表情镇定可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因为他发现自己溜掉了一条大鱼!

    萧氏,梁明帝萧岿与张皇后之女萧氏,她身为公主却由国舅张轲抚养在民间长大,按照历史轨迹再过半年隋国晋王杨广将迎娶这名大他两岁的梁国公主为晋王妃。待得二十二年后杨广登基他的妃子萧氏也有了一个新头衔:皇后。

    隋炀帝杨广的皇后萧氏史称萧皇后,不知何故没能留下具体名字,她是一位容貌出众名载史册的皇后,一位在野史里传说被六位帝王疯抢的绝色美人。

    “将军。民女。。阿舅一直未归。。民女无依无靠再熬不下去。。民女父母在宫中。。阿舅说凭着玉佩可与父母团聚所以才。。”萧姑娘急得眼泪直流。

    她跟着舅舅和舅母生活了十几年,舅母过世后就剩下舅舅和她相依为命,如今张轲生死不明家中已无生活来源她昨日想在街上拦御驾凭着玉佩认亲却没能成功,已经走投无路的萧姑娘失眠了一夜后便在刚才鼓起勇气到皇宫寻亲。

    “将军,民女所言句句是实,父母确实在宫中。请将军再帮帮忙民女感激不。。”

    话未说完她只觉得有人抓住自己的手腕抬头看去抓手之人却是宇文温,萧姑娘窘得正要挣扎之际却听得对方说道:“跟我走!”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