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四十四章 您是个好人

    数日后,江陵城东枇杷门处一群士兵正在接受检查,为首骑马者便是率军驻扎枇杷寺的西阳郡公宇文温,他今日带人入城公干,队伍之中还有几辆马车。

    守门士兵核实身份后放行,宇文温带着人入城来到宽阔地马车停下接着数名女子从车内下来,她们向宇文温点头致谢后纷纷离开,这些人是宇文温从陈军魔掌中救下的妇女先前滞留枇杷寺今日回江陵。

    “萧姑娘,令舅吉人自有天相想必数日后便会回来,且在家中静候。”宇文温对着一名红斑女子说道,那女子便是先前在枇杷寺被他救下却又找不到舅舅的苦命丑女。

    陈军已退兵多日,待得城内局势平静宇文温便将枇杷寺里滞留的几名女子带回江陵与家人团聚,其他人都好说唯独这红斑女子除了那日失踪的舅舅外没有亲人在城中。

    “民女谢过将军。”这名女子对着宇文温鞠了个躬说道,她身着干净的旧布衣裙背着个包裹,只可惜面上红斑触目惊心让人见了第一眼就不想看第二眼,宇文温问过她的姓名对方只说姓萧。

    萧姑娘的舅舅在那日枇杷寺遇袭后便没了下落,宇文温当时便派人去找没能找到后来击退陈军后接着派人四处打听也未见周围村庄农户说有见过受伤的男子。

    眼见着这个苦命的女子背着包裹转身就要走宇文温关切的说道:“姑娘家在城中何处?不如本将派人送你回去。”

    “不,不用了。。”萧姑娘立刻拒绝且语气焦虑似乎是怕宇文温跟着去知道她家地址。

    ‘你都丑成这样了莫非还怕我看上你!’宇文温心里有些恼怒,他好心关照反倒被这丑女担心‘尾\行’当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身为两位绝色的夫君他哪里会对这丑中极品感兴趣。

    大战之后必有混乱,若在乡下则是无良乡绅趁着别人外逃霸占土地,若在城里就难免有人闯入空宅搜刮值钱的物件,若是这单身女子回到家碰到蟊贼或是恶邻欺负那可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她丑归丑好歹是豆蔻年华的女子万一给人掳了去卖到某个偏僻山村给老光棍做婆娘那可真是掉进火坑。

    眼见着宇文温被人误会有不良企图连一边的许绍都看不过眼了出言解释:“萧姑娘,城中经历战乱不知有多少泼皮蠢蠢欲动,姑娘家中又没有亲人宇文统军非有多想只是担心姑娘被城狐社鼠们欺侮。”

    “对不住。。”萧姑娘面红耳赤的低头道歉,宇文温挥挥手让张鱼领着几个人跟着她回去。一来是帮忙而来是壮壮声势让某些不怀好意的人知道这孤身回家的女子可是有‘后台’的。

    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宇文温这些日子来没少关照萧姑娘索性把最后一趟路也扶好免得刚一回去给人害了性命那就白瞎了一番好意。

    杂务处理完毕宇文温开始做正事:“嗣宗,押送粮草回去的事情就交给你了,仔细些点清楚莫要给人下套克扣。五弟,你跟本将去公干。”

    “是!”许绍和陈五弟答道,他们此次来可不是护送几个女子回家而是正经有事做。

    “姓萧,还有个舅舅。。忘记问他舅舅姓甚名谁了。。”宇文温似乎想起了什么,随后又摇摇头。对方脸上那么一大片红斑都丑成那样了还能如何。

    无论什么年代,审美观也许会有差异但也差异不到能把面有胎记当美人。

    “总觉得哪里不对头,肯定是昨晚没睡好,想太多了。”

    。。。

    江陵西城,原江陵总管府官衙后院书房内宇文温正和兄长宇文明闲谈,方才宇文温和陈五弟过来拜会宇文明商讨军务,公事谈完之后两兄弟继续谈私事。

    “你啊你,父亲的吩咐都忘了成日里就想着踏阵,这哪里是一军统帅的样子。”宇文明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说着,他开始履行兄长的职责对弟弟宇文温前几日踏营时不知深浅和敌将玩骑战结果差点玩完的事情进行训斥。

    “幸亏只是被打肿眼要是被戳到哪里弄得缺胳膊少腿的该如何是好?没那本事就莫要强出头了!”

    “十五那混蛋竟然来兄长处告状了!”宇文温毫无悔意反倒是咬牙切齿的痛斥心腹仆人宇文十五‘卖主’的行为。

    “我问他他怎敢隐瞒。再说他这才是忠心总不能由着你胡来!”宇文明也是拿油盐不进的弟弟没办法,“如今梁国局势表面平静可实际上暗潮汹涌,你我可得多个心眼仔细提防。”

    陈军退走,大军如愿以偿控制了江陵把‘保护’梁国的重任揽在身上,宇文明信守承诺让原本守城的周军自由选择去路,他们大部分都跟着副总管崔峻放下武器离开江陵西去投奔大周的信州总管府。

    这样一来原本不明显的矛盾便浮出水面:如何处理和梁国的关系。

    此次南下能够做到不露痕迹很大程度上是得到了梁国内部势力的协助,譬如宇文温从汉水南下经梁国汉津入古运河时汉津守将之所以不做抵抗原因就是宇文明给了他们上级一个明确承诺:

    若是能赶走奸相杨坚的势力那么安州方面就给梁国更大的自主权尤其是不干涉梁国内政。

    “他们的目的怕是不简单,铁定是想浑水摸鱼两头吃。”宇文温不是傻瓜大约也能猜得出梁国内部支持和己方联手的势力心中想的是什么。

    宇文明点点头:“那是当然,大将军陈世武便是这一势力的主要人物之一,他协助我军南下夺取纪南城目的就是希望套在梁国脖子上的锁链能松些。双方是盟友关系而不是上下级。”

    “灭掉梁国也就是三四万人花上一两个月的事情,在边境防备梁国却得布置五六万人日夜提防,协助梁国帮忙击退外敌就得要将近七八万人四处布防还得用上水军,这买卖不划算啊。”宇文温算起账来也是算盘打得噼啪响。

    “二郎还没算上日后平叛所消耗的时间和兵力。如今我军兵力不足不可贪多求全,只要能稳住梁国那么安、襄二州总管府就少了掣肘可以全力应对北面之敌。”

    宇文温见兄长提起北面便询问如今战况如何,宇文明大致说了一下情况基本上就是胶着。

    洛阳的朝廷大军依然在虎牢关和‘伪周’的大军拉锯战,安州军已经围住了上宛相信不日便能攻克唯一担心的就是北面洛阳是否会派出援军南下偷袭。

    至于上宛东面豫州总管府的兵力有一部分已经被南边安州总管司马尉迟顺率领的东路军牵制,余下兵力最多只能往一处方向增援而最大的可能还是向北支援洛阳从侧翼攻打占据荥州盘踞虎牢关的‘伪周’大军。

    总的来说战局对安州略微有利。可大部分兵力都撒了出去若是稍有不慎被某处冒出来的奇兵从某处突破了也会有瞬间崩盘的可能。现在唯一能调动救火的就是黄州总管府的军队,然而陈军从江陵撤退之后很可能袭扰黄州总管府地界作为报复所以局势还是很紧张。

    “城中鱼龙混杂,兄长作为大军主帅出入须得小心莫要给人以可乘之机。”宇文温十分关心兄长的人身安全问题。

    “为兄自然省得。安州派来的援军不日就能抵达江津戍,届时二郎便到江陵东门扎营协防,大军至少要驻扎月余时间方能牢牢控制局面。”

    宇文温见兄长事务繁忙于是又闲聊了一会起身告辞,待得出了官衙只见陈五弟和一众护卫候在门口却未见张鱼等人回来。

    “在衙门里待了半个时辰怎么他们还没办完事,莫非是迷路了?”

    “莫非是出了什么事?”跟在身边的李石磨口无遮拦。完全就是好心说错话的典型代表。

    一行人回到先前女子们下车的地方四处打听然后根据江陵群众的线报在一名热心人的带领下走到一处街坊,只见一个院子被人围得水泄不通大家似乎在看热闹。

    宇文温原想着自己挤进去结果还真就挤不进去,没耐何他对李石磨使了个眼色一帮满身臭汗的糙汉们便大大咧咧的往里钻,有围观群众不耐烦的回头一看他们这些凶神恶煞的样子便自动向一边让开。

    “军爷饶命啊,小的们再也不敢了!”一个尖嘴猴腮的男子哭喊着跪在院子里,与他一同跪的还有两人,张鱼和几名同袍在一边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而旁边站着几名官差,那个面有红斑的萧姑娘则躲在张鱼等人身后。

    “李老三,平日里你偷鸡摸狗也就罢了如今入室盗窃事发之后还敢暴起伤人,你当本官手中刀是拿来耍的么!”官差里一名头目模样的人用刀指着这三人大声呵斥着。

    “怎么回事?”宇文温在护卫的簇拥下踱入院中。围观群众见状纷纷伸长脖子准备欣赏新一轮好戏。

    张鱼和几名护卫迎了上来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原来他们护送萧姑娘回家时果然出事了。

    一行人来到院门口萧姑娘便致谢请他们留步独自进了院子,目送对方进房他们便掉头回去,张鱼多了个心眼在外边等了一会似乎听到房里有动静便向萧姑娘喊话。

    房里传出萧姑娘的声音说没事但张鱼听出语气中有惊慌之意,他心思缜密觉得不对头便指挥同袍左右包抄翻墙入院随后冲入房中。

    “这三人在房里行窃未曾想萧姑娘回来情急之下竟然将她挟持,想等着我们走了后杀人灭口!”

    幸得张鱼等人身手灵活在对方反应过来前三两下便制服救下被挟持的萧姑娘,期间动静较大惊动了周围街坊最后引来了官差。

    “这官差一进来就不分青红皂白说我等闹事。。”张鱼愤愤不平的正要继续说下去却被官差头目插话打断。

    “误会啊军爷。。啊不,将军!”那头目满头大汗的作揖,“卑职见先前这几位眼生原以为是兵痞闹事。。这都是误会,卑职定然把这几个泼皮绳之以法!”

    ‘误会?我看是蛇鼠一窝吧!’宇文温心中冷笑,他一进来就发现跪在地上的三人看向官差的眼神不对双方像是在演戏。再听张鱼所说对方一过来就不问缘由判定是他几人闹事这就明摆着是包庇了。

    就算是二十一世纪,维持治安的猫养偷鸡摸狗的老鼠都是屡见不鲜所以宇文温可没那么好糊弄:“误会?本将前几日杀陈贼没杀够,不如几位现在试试宝刀锋利否?”

    “将军息怒啊!卑职一定秉公办理揪出幕后黑手!”几名官差见惹怒了军中将领心知不妙,吓得面色惨白就要下跪磕头。

    “罢了。尔等既然有心那这几个泼皮自己带回去审问。”宇文温似笑非笑的看着那几人,“本将过几日便率军驻扎枇杷门外,尔等用些心若是萧姑娘少了根头发便到军营里当箭靶!”

    “是是是,卑职自当。。”

    “滚!”

    眼见着官差带着三个泼皮闪人张鱼依旧忿忿不平,宇文温知道他再想什么便提醒了一句:“萧姑娘还得过日子,你总不能在这里守一辈子吧。”

    城狐社鼠都是些见风使舵的性子而包庇他们的官差向来欺软怕硬。既然知道萧姑娘有后台罩着日后也不会有哪个不长眼的上门寻衅滋事。

    一边的李石磨被围观群众盯着十分不舒服便扯开喉咙喊着:“散了散了都散了,又不是捉\奸一个个看得眼都直了!”

    “民女谢过将军。”萧姑娘怯怯的上前行了个礼,她此时才明了宇文温派人送她回来是好心。

    “萧姑娘不用担心再有人来为难,若是有什么苦处过几日可到枇杷门外军营找。。张鱼即可。”宇文温点点头说道,眼见此间事了便要领着人离去。

    “将军,多谢将军这几日的照应。”萧姑娘郑重地鞠了个躬,“您是个好人。”

    “呃。。还好,还好。”宇文温闻言愣了一下应了几句随即转身离开。

    天地良心啊!我不求回报帮你做了这么多好事结果无缘无故送我一张好人卡是怎么回事!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