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四十三章 进退

    江陵西城,空气里血腥味弥漫,无数尸体横七竖八的铺在城头,方才陈军冲上城墙已无退路的守军们拼着最后一口气好歹顶住没有崩盘如今援军已到对方没耐何退了下去。

    城外援军和陈军交战局面占优,原以为数量众多的援军可以一路南进将陈军逼到江边大营可随后战局的发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援军竟然停下追击的脚步任由陈军撤回大营,随即陈军营地一片喧嚣大量士兵登上江岸边早就停泊着的战船开始撤军了!

    北面的援军止步不前在江陵城外不远处停下来任由陈军匆忙的撤退也未见动作,陈军将营寨大门紧闭戒备森严见对方没有攻打的意思渐渐的加大了撤退的速度。

    但江陵守军们也没什么心思想其中的蹊跷,方才眼见着城池即将失守却在千钧一发之际获救,幸存的军民喜极而泣,许多人虚脱地倒在地上伏地大哭。

    遍体鳞伤的江陵副总管崔峻在士兵搀扶下艰难地走在伤员之间巡视,他全身盔甲多处崩坏破口里渗出鲜血,头上原本戴着的兜鍪早已不知去向。

    “副总管,我等终于守住了!”许多士兵见到他都热泪盈眶,持续了半个月的守城没日没夜的苦战让他们的许多亲朋好友丢了性命,如今江陵城守住了也算是对的起那些同袍的在天之灵。

    崔峻挤出笑容挥手向两边的士兵致意心里却如同打翻五味瓶:援军来了,可却不是意想中的援军,对方勉强称得上是周军可却是与敌军无异的安州叛军。

    自家事自家知,崔峻作为江陵副总管他的职责是守住江陵城而江陵总管贺拔仲华的职责是保护梁帝及皇室、重臣,如今西面大周信州总管府的援军已被陈军击退,那么对于贺拔仲华来说江陵城守得住最好守不住也不会拼尽全力救援。

    现在援军来了而兵力规模也出乎崔峻的预料之外,他很快便判断出这援军是先前一直提防着的安州叛军,具体来说是安州总管宇文亮麾下的襄州军。

    “副总管,方才有队骑兵接近北门射来一封信。”一名部将跑来气喘吁吁的说道,崔峻从他手中拿来信展开后仔细看了一遍。

    “信上说的什么?”有心思缜密的人壮着胆子问道。这援军似乎有些古怪不像是预想之中的援军,有这种想法的不止一人可没人敢细想下去。

    是不是又如何?现在守军已经无力再战,若不是对方及时抵达的话现在大伙怕已是变成死人了,反正对方好歹也算周军不是?

    “传令。。”崔峻只说了两个字却顿住了。他面色纠结似乎是在做一个艰难的决定,拿着信的手紧紧捏着那张纸似乎有千钧重量。

    环顾四周,崔峻发现人人都在看着自己,那目光中包含各种情绪有喜悦、疑惑、期盼以及哀求,众人的心思很明了再无纠结的必要。他深吸一口气说道:“传令,打开北门!”

    “副总管有令,打开北门!”

    “快,快把堵门的砖石搬开!”

    。。。

    长江北岸,密密麻麻的陈军士兵正在督将们的呵斥下排成一列列队伍登船,昨夜仓促搭起的栈桥踩上去摇摇欲坠不足以支撑这么多人同时经过所以很多队伍都是直接涉水走向一艘艘战船。

    他们走到齐腰深的江水里来到船边在船上水手的帮助下爬上甲板,满载人员的战船缓缓划入江中向南岸移动而空出来的位置又不断有空船靠过去。

    登船的士兵们表情不一,有茫然的有沉默不语的也有唉声叹气的但更多的是松了一口气,大军围攻江陵半月眼见着就要拿下却功亏一篑,对他们来说虽然期待中的‘大掠三日’没了可保住一条命倒也算是值得庆幸的事情。

    还未登船的士兵却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他们就生怕时间久了北面的敌军再度南下进攻那就再也走不成。若不是有将领在一旁监督怕是要争前恐后的抢上前去登船。

    “不许撤,不许撤!”一名面缠纱布的男子口齿不清咆哮着,他不顾身后人的阻拦拔出佩刀向排队乘船的士兵们冲来。

    “孤乃主帅,孤未下令撤退尔等便不许撤!”

    那人便是始兴王陈叔陵乃此次攻打江陵的陈军主帅,方才他领兵从江津戍出发支援江陵城下大军时半路遇袭,自己面门中了一箭侥幸未死单骑逃到江陵城外亏得右卫将军萧摩诃救援及时才逃得一命。

    军医把那只钉在脸上的箭拔了下来并做了包扎,伤势不轻的陈叔陵听闻副主帅樊猛下令全军撤退便不顾阻拦冲到江边试图阻止。

    “不许撤,谁敢撤就按阵前脱逃论处!”陈叔陵疯狂的挥舞长刀在人群之中跑动,“回去再战,去攻城。去攻城!”

    “江陵城还没攻下来谁也不许撤!”

    眼见着这个杀星双眼通红许多士兵纷纷避让有倒霉的躲闪不及被一脚踢到地上,陈叔陵接着一脚踩在那人胸膛挥刀就要砍下却被人紧紧扯住手臂。

    那人正是副帅樊猛,眼见着陈叔陵失去理智他面色凝重的低声说道:“大王,体面些!”

    “大王。事已至此再不撤就晚了。”右卫将军萧摩诃赶上来在一旁劝道,其余将领也是围上来不住劝导。

    江津戍遇袭粮草被烧已经没法和敌军对峙了,要攻城也没有时间因为敌军兵力比己方还要多些如果强行攻城只能是顾头不顾腚,好在对方无意硬磕而己方有舟船之利若是不当机立断马上走人万一待会对方改了主意那就悔之晚矣。

    大军北上围攻江陵花了半月还是没能拿下也就只能如此,消耗的粮草折损的人员没了就没了只要能把大军带回去至少能保住实力不会伤筋动骨。

    陈叔陵又岂能不知这个道理可他不甘心,这次北伐他费了很大功夫才争得主帅之位就想着攻克江陵立下大功可如今功亏一篑又哪里能甘心。

    在他看来士兵没了可以再征反正都不值钱。粮草没了可以再运谁敢不运他就杀人,可机会没了就不会再有了!

    父亲的健康每况愈下眼见着就没多久好活,他还要靠此次攻下江陵的大功争太子之位,他还要把持军权待得回京之日发动兵变夺位,若是就这样撤了他哪里还有机会!

    “不许撤,全都回去攻城啊!”陈叔陵不断挣扎着却被一众人等架住江边一艘船上送。

    “大王奋力杀敌身负重伤需要好好医治休息,闲杂人等不得打扰!”

    “继续登船。快!”

    。。。

    江陵城北侧,宇文明手持千里镜正打量着南边陈军大营里的动向,虽然有寨墙挡着可他依然能看见其后那密密麻麻的桅杆。

    “可惜水军实力不济,若是能将陈军战船烧毁那他们就别想走!”他喃喃自语着。身边将领闻言也是面露遗憾。

    兵法有云:围三阙一,南下增援江陵守军的‘周军’主帅宇文明决定放陈军一条生路免得对方困兽斗,此次作战他的兵力也就比对方多一些若是打成混战即使最终获胜怕也是伤亡惨重。

    江陵城南边数里外为长江可岸边却无良港,船舶近岸停泊后可以上下人却不方便装卸大宗货物,唯有东南二十里外的江津才是要津。如今大量船舶停在江陵南侧岸边想来就是用于装人撤退。

    对于宇文明来说,拿下江陵是重中之重所以在己方兵力不足的情况下只要陈军想跑就让对方跑,万一心大想吃下陈军结果逼得对方来个背水一战最后弄个两败俱伤那么江陵还能否‘拿下’就两说了。

    “昨夜那江津戍一把火怕是烧得陈军够呛,可惜我国水军先前惨败若是能击退陈国水军扼守奉城那光是耗就能耗死陈军。”梁国大将军陈世武在一边也是颇为惋惜。

    一阵欢呼声从江陵城北传来众将看去却是北门已经打开,原本等在城外的骑兵们策马进入这座被围攻了半月的梁国都城。

    “陈将军,请贵军也一同入城维持秩序,毕竟梁国百姓对我军不是很熟悉免得发生不必要的误会。”宇文明收起千里镜转身对陈世武说道。

    待得陈世武领着梁军骑兵离去身边再无梁国将领,宇文明吩咐将领们注意事项:“一会本官率主力入城,尔等驻扎北门以作策应。”

    “若是梁军有异动无须征得本官意见诸位可自行决断,一切以控制江陵为第一要务!”

    “传令下去。入城后严守军纪不得扰民,有违反者定斩不饶!”

    昨夜,宇文明在梁国大将军陈世武的接应下除掉监管梁帝的江陵总管贺拔仲华及其党羽,梁帝萧岿在他承诺‘不改变现状’的情况下决定同安州军合作驱除奸相杨坚的势力。

    宇文明此次率军南下的首要目的就是把梁国从被杨坚把持的周国朝廷手中抢过来,这个大周的属国北可进攻襄州东可进攻安州必须牢牢控制在手中,加之梁国南临长江又有几处重要的港口所以对于安州总管宇文亮来说是志在必得。

    他们南下的第一敌人是攻打江陵的陈军,第二敌人是盘踞梁国多年的江陵总管府军队,而接应自己南下、以大将军陈世武为首的梁国势力则需要周旋至于其他梁军将领则要提起十二分精神防范。

    宇文明要对付的可不止陈军一个敌人而己方兵力不足以吞下对方,江陵城之围一解原先同意协助的梁军是否会起别的心思那就很难说,有鉴于此他并未对陈军穷追不舍而是让对方有机会乘船南撤。只要自己手中大军还在那么其他人就别想翻起什么风浪。

    “使君,宇文统军麾下的史幢主已带到。”一名部将带着个大汉近前,那人正是宇文温麾下马军幢主史万岁。

    “史幢主好本事,方才在阵中和敌将斗了数十回合最后还夺下马槊当真是精彩。”宇文明看着面前这位猛将赞许不已。“那陈将无人可挡却被史幢主击退,可计一功。”

    “承蒙使君谬赞,史某奉宇文统军之命追杀敌将未得手安敢称功。”

    “史幢主,回去后通知你家统军,一切依计划行事。”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