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三十三章 火烧江津戍

    江津戍,陈军大营辕门处,宇文温率领着麾下骑兵撞开门卫踏入营中,江边亮起的火光映红了他的面庞。

    方才宇文温领着骑兵们扮成陈军模样一路拔掉游动哨驮着‘妇女’们不动声色接近南边的江津戍,待得来到大营辕门附近面对守军盘查时那些妇女们突然发难。

    这都是长刀队士兵扮成的妇女,凭着精湛刀法三两下便砍翻拦在门前的陈军士兵,他们动作迅速的搬开拒马等障碍之物将试图关门的士兵们砍得落荒而逃。

    远远跟着的骑兵们策马冲来,猝不及防之下大营内的陈军士兵阻拦不及眼睁睁看着这些胆大妄为的敌军骑兵分成几股径直向大营深处冲去,而其中一股由宇文温所率领的骑兵目标正是大营中囤积着大量粮草的粮仓。

    “粮仓,去粮仓那里。粮仓在哪里?”突袭大门得手的宇文温兴奋地喊着,此次南下袭击的目标就是这江津戍,确切来说是江津戍里囤积的大量粮草。

    根据细作探得此次陈军攻打江陵其大军粮草大多囤积于江陵东南二十里处的江津戍,所以此次宇文温率军乘船从古运河南下的袭击目标就是这里堆积如山的粮草。

    江南军队历次进攻江北的江陵时其东南侧的江津必须拿下,无他,良港尔。

    江陵城南侧江岸也能靠船但是不便装卸货物例如粮草、马匹,江津是长江北岸有名的良港所以即使陈军在江陵南边‘抢滩登陆’奇袭之后也要拿下江津以方便输送粮草。

    有鉴于此,梁国于江津设江津戍驻扎守军,此次陈军袭击江陵拿下了江津戍便将其用作中转码头囤积着大量用船运来的粮草。

    “统军,粮仓在那边!”一名骑兵伸手指着某处,宇文温顺着方向望去眼睛一亮。

    粮草囤积之处很好认,十余座如同小山般的简易粮仓暴露了它们的位置,时值晚饭之际大营中士兵们都零零星星的聚在各自营帐外烧火做饭哪里反应得过来,宇文温领着骑兵一路冲杀转眼间便来到粮仓边。

    “放火,来个火龙烧仓!”

    粮仓乃防火重地。陈军大营别处亮起灯火可这粮仓一带连个火星都见不到可这难不倒宇文温等人,一名骑兵小心翼翼的掏出个瓷罐将其底部绳索扯下随后奋力一掷,那瓷罐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曲线随后落在一个粮仓上,还未滚落到地只听‘嘭’的一声瓦罐中爆出火焰瞬间将粮仓一侧点燃。

    ‘剩下的几个火油弹换这么多粮草也算值了。’宇文温欣赏着火油弹的威力心中感概。身边骑兵们纷纷从马鞍边布袋里抽出早就备下的火把策马向已经烧起来的粮仓冲去。

    正所谓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此时天刚黑下来乌云遮月东南风起正是杀\人放火的好时机,陈军士兵先是被江边燃起的战船吸引了注意力未曾想北面竟有胆大包天的敌人冲了进来,大家当兵无非是混饭吃第一反应就是躲结果让其直接冲到粮仓放火。

    火趁风威,风助火势。时值夏秋之际兼十余日来无雨四处干燥,火头一起借着风势立刻蔓延开来,宇文温领着骑兵在粮仓周围驱散着试图接近的陈军,眼见着火势已成再难以扑救他唿哨一声领着人往外冲去。

    “统军,我们去做什么?”一名骑兵跟在身边问道,眼见着此次袭击的目标达成他也是兴奋异常。

    “做什么?踏营!”宇文温面色通红的说着,这一把火成功点起来后江津戍堆积的粮草肯定要完,他要打草搂兔子连同营地一起点了。

    。

    史万岁策马疾驰在陈军大营,手中马槊挥舞如风将一切挡在面前的士兵挑飞。

    他自幼习武弓马娴熟尤其擅长骑战对用槊颇有心得,身后紧随着的骑兵有他开路压力少了许多一路冲去将躲闪不及的陈军士兵碾得血肉模糊。

    ‘可惜。杨队主不擅骑战而我步战差他太远。’史万岁稍微分了神,脑海里想起那个浓眉大眼的长刀队主杨济。

    两河口一战征南军大败,逃跑不及的史万岁躺在尸体里装死意外暴露,情急之下他拔出匕首意图挟持安州长枪阵主将宇文温却被手持长刀的杨济来了个猫玩老鼠败得一塌糊涂。

    投降宇文温之后史万岁也曾私下找杨济比试刀法却毫无例外的惨败,实力差距之悬殊让从军征战多年的史万岁对自己的武艺几乎失去信心。

    原以为杨济是武技无双的人物未曾想对方竟然不擅长骑战,不说用槊就是骑射也差的让人不忍直视,这一长一短比较下来史万岁总算是找回了信心。

    “幢主,前方有敌军骑兵!”一名骑兵在他身边喊道,史万岁闻言望去大叫一声来得好,他也不躲避领着麾下骑兵来了个对冲。

    一槊荡开对方马槊随即槊杆一扭。槊头一抖划过对方喉咙,人马擦肩而过对方随即跌倒地面,史万岁拍马前行又是一槊格开接踵而至的马槊随即槊尾回旋一扫将对方打落马下。

    手中马槊势头已衰,眼见着第三名骑兵挥刀冲到眼前史万岁侧身让过随即右手拔出佩刀就势一划。血光溅起对方化作两截。

    鲜血溅了史万岁一身也激起了战意,他一手持槊一手握刀引领着麾下骑兵继续前行将匆匆拦到面前的敌军砍得人仰马翻。

    四周喧嚣声越来越大,大营南侧火光冲天,史万岁转头望去只见粮仓处已经燃起熊熊大火,此次奇袭已然得手,粮仓被烧围攻江陵的陈军主力必然军心大乱。

    “诸位。杀个痛快!”史万岁高声大喝领着骑兵向大营深处冲去,粮仓已烧,接下来就是要碾碎陈军的胆子!

    。

    宇文十五领着骑兵数量比己方多得多的敌军士兵惊慌失措的四处奔逃他痛快异常。

    “可惜,马槊使得不利索要不就能像史幢主般四处冲撞耍威风了。”宇文十五拿着骑弓一箭将一名试图制止士兵溃逃的将领射杀。

    他是宇文家的家生子从小陪着郎主宇文温长大,飞鹰走狗什么的再熟悉不过也称得上是弓马娴熟,郎主以前同一干贵族子弟外出打猎也时常需要他这个‘心腹仆人’助阵压一压对方随从的气势,可宇文十五从来没练过马槊故而骑战用的是较短的长枪。

    郎主以前也练过马槊技法毕竟身为宇文宗室不练骑战武艺难免为别家所讥,不过自从见识过了新归降的史幢主所使出的槊法后宇文十五觉得郎主的槊法也是半桶水。

    若不是那混蛋天元皇帝乱来然后遭报应暴毙,按惯例郎主迟早要出镇地方带兵作战,届时集发小、仆人、部曲、心腹为一身的宇文十五自然也要护卫左右,按这步骤来说本来是有大把时间练习马槊。

    手持马槊驰骋于万军之中撞破军阵直取上将首级这是宇文十五的梦想,如今时间仓促没耐何只能先把还算熟练的骑射加强,万军之中一箭射死上将也是威风无比但比起近身一槊将其戳翻还是逊色了许多。

    想到骑射宇文十五不由得联想到府内护卫头领******,这人马匪出身有一手好箭法尤其那连珠箭神乎其神,宇文十五苦学了数月好歹学得连珠三箭命中靶心,可比起张头领相同时间内连珠五箭后一支劈掉前一支的箭法来还差得太远。

    准头且不论光说这射箭速度当真惊人,按照郎主的说法:这手速都能比得上单身宅男搓火球了!

    宇文十五不知道什么是宅男什么是搓火球但是当真佩服张头领的骑射,正走神间忽然听得旁边人提醒:“幢主,统军过来了!”

    抬头望去火光冲天的粮仓那边一队骑兵策马过来,领头之人正是他的郎主宇文温,骑兵们汇聚成势陈军士兵们无人可挡。

    “张鱼一把火烧掉了江边战船,对面沙洲奉城的水军无法过来靠岸救援,你这边如何了?”宇文温问道。

    “郎主。统军,前方有个大帐里边说不定有哪个敌将。”宇文十五斗志满满,马槊用不利落可用刀一样能砍人。

    “走着,那厮要是没跑本将就捅他个对穿!”宇文温哈哈一笑从随从手上接过马槊领着骑兵们向远处的大帐冲去,第一次踏营就有机会杀敌大将当真是老天开眼。

    今年六月杨丽华给他生了个儿子后好歹有机会单独领兵出征,桐柏山巴蛮是鱼腩不值一提,两河口接连两日大战他身处步兵长枪阵里‘防守反击’也没得策马杀敌,如今总算有了机会放无双了!

    身先士卒是宇文温一贯宗旨所以此时他一马当先提着马槊领着骑兵踏营,宇文十五知道自家郎主骑战半桶水怕出意外紧紧跟在身边护卫。

    就在宇文温秒杀了几个杂兵感觉良好之际只见对面大帐边冲来数骑,当先一人披头散发光着膀子连盔甲都没有手提一杆马槊杀气腾腾的策马向他们疾驰而来。

    感觉良好的宇文温判断对方是仓促应战的什么大将心中一喜突前迎战:“陈贼,纳命来!”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