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二十七章 江陵城外(第三更)

    梁国国都江陵,城外大军围城。

    攻城战已经进行了半月江陵守军也苦苦支撑了半月,他们的伤亡越来越大而城外的陈军也越来越多,如今还保持着战力的是周国江陵总管府协防的军队。

    江陵城外南郊,陈军大本营中军帐内。

    陈军主帅、始兴王陈叔陵站主位睥睨着下首两边的陈军将领。

    “江陵内城还有多久能拿下?”他看着在场将领十分不满,围攻城池已经半月拿下了江陵外城却依然没能攻入内城。

    “大王,敌方守军十分顽强,尤其是西城协防的周军...”一名将领试图解释。

    “废物!”陈叔陵一声咆哮打断了他,“攻城半个月都拿不下来,尔等以为是在野游么!”

    “大王息怒,对方扛了半个月伤亡惨重加上外无援兵士气也撑不了多久了,末将认为西城周军确实有些棘手。”又有一名将领出言缓和气氛。

    那人四十岁左右年纪为陈国宣远将军、荆州刺史樊猛,陈国的荆州、信州就在长江南岸和梁国江陵、周国的硖州隔江对望所以此次作战都督荆信二州诸军事、兼任荆州刺史的樊猛也作为主要将领出征,先前水战击败梁、周水军也是他的手笔。

    江陵城内又分东西城,西城为大周在梁国所设江陵总管所在地有周军把守战力比梁军凶悍得多所以樊猛所说不无道理。

    樊猛曾在陈叔陵麾下处理军政事务算是老部下,陈叔陵见其搭话也没了继续发飙的兴趣于是话锋一转:

    “黄华那边形势如何?守将要上心莫要给安州军给摸了去!”

    黄华位于江陵城东四十里为江陵东面的要地,正是在那里陈军击退了梁国监利郡的援兵,但还要防着另一支重要的敌军:东面的安州总管府军队。

    从北面南下的梁军已被击溃,从西面硖州过来的周军已经被陈军挡在江陵西侧,只要防着这支敌军那么拿下江陵城就是瓮中捉鳖。

    “大王请放心,末将今日已派人前去督促。”右卫将军萧摩诃答道,他和樊猛均是陈国能打的将领之一如今协助始兴王陈叔陵进攻江陵。

    江陵以东与襄州总管府的郢州、复州接壤,这两个地方都在安州总管宇文亮的控制之下,安州军及其下辖的襄州军主力正在樊城以北和大周朝廷的征南军激战所以一时半会抽不出手从东边过来,这也是陈国拿下江陵的大好时机。

    四年前齐国为周国所灭,南边的陈国也趁势出击拿下淮河一线以及黄州总管府的江北各州兵锋一度直指黄河南岸可谓形势一片大好,然而接下来的几年在周军的攻击下接连失地,最后于两年前丢光了长江以北所有的州郡。

    周国的领土已经推进到长江北岸导致陈国的形势瞬间恶化,好歹老天有眼周国那英明神武的皇帝宇文邕病逝而继位的天元皇帝宇文赟荒淫无道弄得朝廷上下鸡飞狗跳,他压制宗室诸重用佞臣把有实力的藩王全部赶到外地结果登基没两年就暴毙导致周国政局矛盾瞬间激化引发内乱。

    周国内乱正是陈国的机会,可是他们没能把握住机会,去年六到八月连番出击却没有什么斩获,淮南各州均是久攻不下而黄州总管府的江北各州也只是攻下两州没能守住。

    眼见着形式越来越不利陈国上下也是忧心忡忡,然而现在北周内乱又起正是他们坐收渔翁之利的时候,梁国便是其中最有把握吃下的一块肥肉。

    “诸位,如今周国内乱又起正是我军机会,安州、襄州总管和周国朝廷对抗已不可能支援梁国。”陈叔陵面无表情的环视在场众将,“现在就剩困守西城的周国江陵总管府残军,尔等莫非要在城外住上一个月么!”

    对于陈军来说只要攻克困守西城的周军就能拿下江陵,若是周国朝廷或安州总管宇文亮派出大军来犯己方抵挡不住的话还可以把百姓们迁往长江南岸平白多得二十多万人口,怎么看都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传令下去,各部将士昼夜攻打不许停,三日内必须破城!”陈叔陵眼见没什么借口发飙也懒得废话,“破城之后大掠三日,但是三日之后破不了城孤就要杀人了!”

    “大王,大军出发之日陛下曾言若是破城须得安抚百姓不能纵兵...”一名将领小心翼翼的提醒主帅,他话没说完眼见对方那阴鸷的目光随即识相的住口。

    “三日内必须破城,破城之后大掠三日,但是三日之后破不了城那就十抽一以儆效尤!”陈叔陵冷冷的环视在场将领后定下命令,将领们见状只是默默点头再无多言。

    十抽一,每十个人(什)随机抽一个人出来杀头,这是十分残酷的军法也只有始兴王陈叔陵这般滥杀的人喜欢用。

    若是换做其他人做主帅的话将领们怎么着也要‘据理力争’一番可如今的主帅是陈叔陵那就别招惹免得祸及自身。

    始兴王陈叔陵为当今陈国皇帝第二子,残忍好杀多行不义,九年前十九岁的陈叔陵受陈帝任命都督湘、衡、桂、武四州诸军事弄得百姓苦不堪言。

    他来到湘州州治长沙就任之后不理政事只顾和妻妾们玩乐,有犯事或触怒他的一律扔进大牢几年都不管,州内只要是他看中的女子无论是婚嫁与否全部都抓到府内享用,就连左右手下、州郡官员的女眷都不放过。

    四州官民怨声载道朝中重臣却没多少人敢吭声这都是因为当今皇帝十分溺爱的缘故,十几年来他为非作歹坏事做尽却安然无恙依旧步步高升,犯下诸多恶行被告到御前都是用一些无足轻重的处罚轻轻带过。

    所以没人愿意招惹这个凶神免得无端倒霉,以其在皇帝心中的地位就算当场砍杀在场将领怕也只是赔钱厚葬了事。

    “智武,这可如何是好。”萧摩诃站在樊猛身边看着陈叔陵离去的背影忧心忡忡,也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和对方交谈又低声说道:“真不知陛下为何派他做主帅...”。

    “元胤慎言,小心隔墙有耳。”樊猛回顾左右随即低声和萧摩诃交谈着,陈叔陵此次作为伐梁主帅涉及到皇位之争不是他们这些将领所能掺和的。

    樊猛字智武而萧摩诃字元胤,两人交情不错故而交谈时称呼对方表字。

    “那万一要是攻破城池...”萧摩诃还是对那‘大掠三日’耿耿于怀,他觉得这种行为和杀人放火的流寇没什么区别,此次江陵要是能拿下来并守住就是陈国的国土而城中百姓便是陈国的子民如此放纵士兵怎能保得民心。

    “届时再见机行事吧...”樊猛叹了口气摇摇头离开,这位始兴王可是什么事都敢做的主,他贪财贪到打起了盗墓的主意,湘州境内所有上规模的墓地全部被他派人挖了为的就是要那些陪葬的财物,甚至还拿着骸骨回家玩耍或者摆出来让人‘鉴赏’。

    两年前,陈叔陵的母妃去世他到风水极好的梅岭寻找下葬地,最后竟然把东晋时名臣谢安的墓地挖开把这位淝水之战晋军总指挥的棺椁扔到一边然后将母亲下葬来个鹊巢鸠占。

    相比这种事情什么纵兵大掠三日已经算不上什么了。

    。。。。。。

    江陵以北十里的纪南城,城头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城外兵马环绕。

    城内行宫里,梁帝萧岿正和张皇后说着话,他们是半月前陈军袭城后由江陵总管领兵护送着逃到这纪南城避难。

    大周天和三年(十三年前),陈军进攻江陵突破外城,当时即位六年的萧岿便是在江陵总管的‘护送’下逃到纪南城避难,待得周军击退陈军后方才回城。

    “陛下,战局如何了?”张皇后忧心忡忡的问道,方才萧岿在外和大臣们议事讨论的就是江陵战局见其回来便打听起来。

    “贺拔总管说再等几日,说是暂时不利可能要往西去。”萧岿苦笑着对自己的皇后说道。

    “那江陵怎么办?”张皇后闻言面色惨白,这一走何时才能回来。

    萧岿摇着头颓颓然坐下,他双目无神望向南面天空沉默不语,梁国已经小的不能再小连国都江陵都丢了这那就是国不成国。

    南朝梁经历侯景之乱国力衰败宗室们相互讨伐兄弟叔侄们杀得血流成河,二十七年前西魏攻破江陵把投靠魏国的梁国宗室萧詧扶植为傀儡皇帝在江陵即位仅辖江陵周边之地。

    南梁经此一劫再无回天之力没过两年被大将陈霸先取而代之建立陈朝,萧詧的这个只有弹丸之地的梁国(史称西梁)沦为西魏的属国。

    陈军数次渡江北上攻打江陵弄得梁国上下都已经习以为常,这期间西魏变成北周其设在江陵监视梁国的江陵总管府承担起了保护责任将陈军一次次打退。

    然而这次不一样因为陈军势大而周军势弱,原本可为强力后盾的安州、襄州总管府已成叛军,梁国被陈军、叛军南北夹击已无回天之力。

    “叛军也会攻打江陵么?”张皇后又问道。

    萧岿想了想回答:“不可能,截止今日午时基州守将还通传叛军无异动。”基州为抵挡叛军南下或西进的要地,既然一切正常那就不必担心叛军会突然出现在江陵或者纪南城下。

    此次陈军来袭,按照惯例江陵总管贺拔仲华‘护送’梁帝一干皇族以及梁国重臣来到江陵城以北的纪南城避难,现在贺拔仲华已经决定若是战事不妙的话就往西撤退进入梁国治下的平州,再不行就撤向更西侧的大周信州总管府。

    反正就是不能让梁帝落到陈军或者安州叛军手里至于江陵满城的百姓那就不是考虑的重点了,这是梁国的子民不是大周的子民,贺拔仲华作为大周总管无须对此负责。

    萧岿作为一个傀儡皇帝只能无助的看着别人在自家国土上交锋眼睁睁看着臣民生灵涂染而无可奈何。

    “至少,你我二人还有儿女们都能逃得大难。”萧岿强打精神安慰着皇后。

    “可是还有一人不在此处啊。”张皇后单手捂嘴呜咽着,“再怎么不吉利,她也是我们的女儿...”

    “她...”萧岿想说什么却没法说出口只能拍拍皇后的肩膀,“国舅会照顾好她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