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二十六章 战局(第二更求推荐)

    第二更,第三更稍后

    荆州总管府重镇上宛郡上宛城(南阳),官衙议事厅内气氛凝重,征南军行军元帅梁士彦正和一干官员将领商议御敌事宜。

    梁士彦率领的征南军在两河口一役溃败,丢失了大量辆的辎重和步卒只有数千骑兵随着他和行军总管杨素等主要将领撤回荆州州治穰城。

    但穰城是守不住的,先是两河口战场以北八十多里的新野郡郡治棘阳城面对如潮的安州大军不战而降,棘阳城位于穰城东南五十多里大军行军一日即可到达。

    梁士彦不认为穰城能在这么短时间内组织起有效的城防对付安州军层出不穷的攻城器械所以当机立断率领骑兵北撤来到东北一百多里外的上宛组织守城。

    上宛自古乃兵家必争之地城防设施比穰城强出一截,安州军要进攻上宛也要先把周边州郡拿下所以能有喘息的时间,而随后的事态发展让守军们稍微有了点时间。

    荆州州治穰城被安州大军围困,穰城守将在安州军主帅宇文亮承诺不伤害百姓不杀害官员将领之后开门投降,穰城西北的要地修阳城也被襄州总管杜士峻率领的西路军拿下,至此长安前往荆楚的武关古道出口被安州军堵住。

    浙州州治、浙阳郡的修阳城是武关古道的东南面出口,从长安跋山涉水而来的大军要想进入荆楚之地必须从这里通过所以是兵家必争之地。

    安州军现在没多余兵力进攻长安但是堵住了这个狭长通道的出口那么长安的杨丞相要派兵进入荆州总管府只能从洛阳这边南下。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也在意料之中,但对方这一折腾下来上宛守军已经抓紧时间昼夜赶工加固城防从周边城池征来州郡兵协助守城,转眼间已到了七月。

    “方才有使者从洛阳传来军情,突厥大军撤退了!”梁士彦将一个惊天的消息公布出来,在座将领官员闻言俱是一愣哑口无声。

    突厥此次南下气势汹汹哪里是一时半会能够打退的,如今朝廷的应对之策是北守东攻凭着各处关隘城池防御突厥大军的进攻和对方耗,主力大军先把东边的尉迟惇和东南的宇文亮打退了再说,可现在这突厥大军竟然就撤军了?

    “领兵南下进攻长安的佗钵可汗在行军途中病逝,突厥各部头领急着争可汗之位所以都带兵回草原去了。”梁士彦见众人将信将疑的样子便把内幕透露出来,众人这才回过神。

    “当真是天助我也!”元帅长史郑译举手加额,他从两河口战场‘侥幸’逃生后很快便和元帅梁士彦等人汇合,也是极力主张在上宛城坚守待援的人之一。

    众人对这个平日里有些怕死的长史竟然在大败之后有如此勇气刮目相看,当然其中蹊跷就不为外人所知了。

    好消息不止一个,梁士彦又公布了另一个刚收到的军情:“豫州总管府已平定桐柏山北麓巴蛮叛乱,数日前便派兵北上支援洛阳。”

    洛阳是重中之重,荆州总管府就算全境沦陷也比不上洛阳还在朝廷手里重要,豫州总管府不救西面的上宛而先派兵北上增援洛阳也是理所当然。

    “如此一来攻打洛阳的尉迟惇是待不了多久,洛阳解围指日可待。”行军总管杨素随即判断出战局即将出现的变化,这是一个对己方十分有利的变化。

    “正是,洛阳之围一解大军即可分兵南下支援上宛,只要我军固守定能坚持到那一日!”梁士彦开始给在座诸位打气。

    面对着安州军那威力巨大的攻城器械在座将领们没什么信心能扛多久,那个以坚城闻名的襄阳城也就守了几日就陷落了上宛怕是好不到哪里去,不过如今己方有了盼头怎么着也要顶上十来天,届时北面的援兵一到安州军也只能撤退了。

    洛阳的大军才是精锐中的精锐以骑兵为主,他宇文亮有几个胆子敢在上宛城外旷野和数万精锐骑兵对战,再说那么多骑兵光是袭扰粮道就能让安州军完蛋。

    “诸位,安州叛逆覆灭之日为期不远,还请诸位和上宛城共存亡,若是有谁敢私通叛逆者斩立决!”郑译发挥长史本色开始给众人‘提醒’,让那些想投降安州总管宇文亮的人掂量掂量局势可别一时想不开乱来。

    看着众人俱是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郑译点点头心里却不以为然,他已经在安州总管宇文亮这边有了保险就算上宛被攻破也一样能全身而退回到长安所以漂亮话怎么好听怎么说,当然上宛能守住最好。

    ‘恐怕还是守不住吧...’郑译脑海里浮现出某人那人畜无害的样子,心中叹了一口气。

    。。。。。。

    两河口,一座浮桥连接东西两岸,浮桥守军河西营寨某处军帐内气氛凝重,宇文温和手下一众将领正在开会,新归附的史万岁也在列,他是作为新入伙的‘俘虏头领’参与到新军里来。

    先前大战后没人要的渣滓俘虏如今已被宇文温顺利地用足额的伙食以及军饷吸引来,方法很简单:让他们和新军士兵们一起吃饭聊天,让他们知道宇文温的招牌是‘诚信’。

    征南军少部分顽固不化的战兵俘虏在大战当日或次日就已经被安州军‘处理’掉,能被各部将领吸收补充兵员的也早就跟着大军北上,剩下的这些百来个能打却不讨喜没人要的俘虏被宇文温废物回收。

    他们有实战经验但是有性格不满军营的各种黑暗面,面对诸如克扣军饷之类将领们喜闻乐见的手段敢出声叫骂所以不讨人喜欢。

    但宇文温的新军没这种问题,所以经过了几次和新军士兵的‘深入交流’后这帮俘虏们开始遮遮掩掩的想投效不做苦力或杂务,至于期间那些形迹可疑不停介绍新军诸般好处的‘托’是谁派来的那就天晓得了。

    能餐餐管饱、有质量过硬的衣袍鞋子穿、不克扣军饷军法严明赏罚公正,渣滓们决定卖命给西阳郡公了。

    眼见着火候差不多了宇文温便让军主陈五弟安排各幢来挑人,首先是长刀队把刀法好或者身体素质不错的选走大约占了过半人数。

    接着是骑兵这边选骑射娴熟的只是人数不多也就十来个,加上头天由史万岁帮着新招纳的两百多俘虏总共将近三百人与己方已有的三百骑混合后重新分成两幢让宇文十五、史万岁分别率领。

    史万岁是带过兵打过仗的人作为大将军统领过数千人的军队所以各项军务门清,宇文温也不忌讳对方是新降之人一咬牙把一幢骑兵让史万岁管。

    如果说宇文十五那三百骑兵是宇文温的防身匕首那么史万岁的三百骑兵则是专门砍人的刀。

    剩下箭术出众的便补入弓箭手而力气大的去做长戟兵,然后就是每日例行的操练、比武,尤其是步弓和骑射是重中之重。

    史万岁弓马娴熟骑射技能点满所以平日里训练时作为总教头对骑兵们进行指点,另一个玩命练的则是长刀队,队主杨济手下多了将近六十人兴奋不已成日里言传身教不厌其烦的训练。

    眼见着战力补充完毕众人热血沸腾就等着和朝廷大军再战个痛,刚刚去和总管司马郑万顷商谈军务回来的宇文温却给在座众人转述了安州总管的最新命令,那命令对于众人来说如同当头棒喝。

    “总管让我等回安陆?!”众人听了这个消息一个个都急了眼,他们厉兵秣马休整了十来日就等着北上和朝廷大军战个痛结果被主帅赶回无战事的安陆去数蚂蚁这谁接受得了。

    “明日拔营,南下到樊城之后坐船沿着汉水继续南下到郢州长寿登岸。”宇文温面无表情的说着。

    “郎主!不不,统军!您得和老郎主...老总管说说啊!”宇文十五急得语无伦次,他和手下憋了许久就等着再上战场砍人眼见着己方参战的机会就这样没了实在是不甘心。

    “本将去大营说什么?你阿父正琢磨着战事结束后给你说门亲事莫非要本将去参谋一二?”宇文温瞥了宇文十五一眼似笑非笑。

    “那老鬼折腾个什么劲,婆娘什么时候没有啊!”宇文十五被郎主一句话带歪开始纠结自己父亲张罗亲事的头疼问题。

    杨济瞥了一眼宇文温见他脸上似乎没有什么异常心里一嘀咕觉得有问题,他知道宇文温‘狡诈多端’似乎是在卖关子随即有了主意:“南边,南边也不是风平浪静嘛。”

    许绍也回过神来望向宇文温想说话但最后还是忍住了,他知道宇文温喜欢卖关子就不去踩陷阱了,其余人等这是面露期待的看着主将。

    “还是杨队主沉得住气!”宇文温眼见着气氛酝酿的差不多了便挑开话题:“陈国那帮王八蛋不安分开始动手了!”

    在座众人松了一口气:有仗打就好!砍朝廷大军也是砍,砍陈国的军队也是砍,反正都是砍人谁在乎战场是南是北啊!

    帐内气氛为之一松,陈五弟想了想又冒出个问题:“统军,我军这一路赶去黄州总管府路程遥远会不会来不及?”

    他的这个问题也很实在,江南的陈国袭扰黄州总管府的江北各州打的是抢一把就走的主意就怕己方赶到的时候陈军已经溜之大吉坐船回长江南岸了。

    面对属下们询问的目光宇文温不可置否:“肯定赶得上。”

    史万岁看看宇文温思索片刻后惊疑不定,纠结了一会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莫非...莫非是梁国那边出事了?”

    梁国为大周属国,位于襄州南侧、安州总管府以西,国都江陵位于长江北岸时不时会受陈军袭扰。

    “嗯,史万岁猜得没错,是梁国被陈军袭击了弄得鸡飞狗跳。”宇文温揭开谜底并把具体情况娓娓道来。

    陈军突袭梁国国都江陵差点得手,把梁国水军打得狼狈西逃如今正在围攻江陵城。

    梁国西侧大周的信州总管府治下硖州有周国的水军,他们和梁国水军汇合之后再度东进和陈国水军决战结果大败,如今陈军控制了长江正在调兵加紧围攻江陵。

    硖州派出的陆路援军被陈军挡在江陵以西,梁国其他援军南下救援时被陈军围点打援击溃,江陵城如今已算得上是孤城了。

    因为朝廷和安州总管宇文亮翻脸正在决战所以往常以襄州军为强力后援的梁国不可能再向襄州求援只能硬扛,不过宇文亮决定急人之所急‘主动帮忙’。

    “兄长...呃,襄州刺史宇文明已经率军南下,我军的任务便是协同作战。”宇文温点出了任务,“此事不可宣扬,在樊城上船之前谁要是敢走漏风声就自挂东南枝!”

    梁国是大周属国,安、襄二州将士身为大周官军自然是要拔刀相助义不容辞,至于趁火打劫什么的根本没那回事嘛!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