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二十章 胜利

    宇文温看着面前已被招揽的史万岁有点发呆被自己突如其来的好运气弄得有些不敢相信:史万岁,历史留名的猛将,隋初四大名将之一的史万岁被他招揽了。

    他差点喜极而泣仰天长叹:‘老天有眼,我这一仗烧了差不多十万贯钱总算有好收成了啊!’

    凭着后世的历史知识宇文温知道史万岁的来路:长于骑射,好读兵书,十五岁跟着父亲从军为大周效力。

    按照原来的历史轨迹史万岁因为受大将军尔朱绩谋反牵连被隋文帝杨坚罢官夺爵赶到敦煌当戍卒,先是给经常孤身一人深入突厥腹地抢劫的戍主看不起,然后他就单人去抢劫突厥部落用实际行动让戍主认同并成了好伙伴。

    然后两个好基友便经常快乐的结伴深入突厥腹地几百里去打劫,武力值之高吓得向来是去中原打草谷的突厥部落没人敢拦,史万岁用不断打劫突厥部落的行为打响了‘敦煌戍卒’的名号。

    后来隋军反击突厥由隋文帝的姐夫窦荣定为主帅,史万岁到军营前自荐得以随军效力,两军主力在大草原上‘追逐嬉戏’了几次后双方都有些撑不下去于是来了约定:单挑定胜负。

    隋军主帅窦荣定和突厥的阿波可汗都心痛手下伤亡于是约定双方挑一名勇士出来对砍以这次单挑结果定胜负,史万岁作为隋军勇士一上场就把突厥勇士秒杀,阿波可汗被其勇武震惊不敢再战随后双方议和。

    隋朝开皇二十年,突厥步迦可汗领兵南下袭扰中原与隋军主力撞上,步迦可汗探得隋军主帅乃大名鼎鼎的抢\劫犯‘敦煌戍卒史万岁’便惊恐不已立刻往回跑结果被隋军衔尾追杀伤亡惨重。

    光辉事迹很多反正很给力,关键点是史万岁后来在唐、宋两代是有资格配享武庙的历代名将之一。

    宇文温这只穿越蝴蝶扇起的风把原本应该到敦煌当戍卒打劫突厥部落的史万岁给刮到这荆襄之地两河口边,然后借着安州军击败朝廷大军的东风宇文温糊里糊涂的将其招揽到麾下。

    “在下因罪被罚原本是要被发配西域边疆,恰逢大军南下想着立功赎罪就如此了...”史万岁见宇文温许久不说话便主动打破尴尬局面。

    宇文温瞟了杨济一眼发现这‘同类’对于方才还被其‘调戏’的大汉竟然是名列史书的名将诧异不已,平日里总是一副世外高人荣辱不惊样子的杨济如今也是目瞪口呆。

    他也不想说什么‘获奖感言’点点头让杨济把对方‘接管’:“史将军暂且先跟着杨队主吧。”

    史万岁见对方称呼自己将军不由得苦笑:“在下已是白身,统军如此称呼当真是羞杀了。”

    “无妨,大丈夫能屈能伸嘛!”宇文温知道史万岁的一些事迹,这家伙能打并且能领兵打胜仗不假,但他不是完人也有缺点:略微贪财,在战场上洞察秋毫但为官上就太粗枝大叶了。

    史万岁十五岁从军跟着父亲上战场跟着周军和齐军交战,史万岁看了看战场形势后让左右拿来百姓衣服换上。换衣服意味着要跑路,当时两军交战正在不相上下之际所以别人觉得奇怪他便说此役周军必败。

    然后周军果然败了,史万岁及左右因为衣服换得早所以浑水摸鱼溜出战场保得小命一条,由此事可知其战场观察力之强可见一斑。

    隋朝平定陈国一统中原史万岁凭军功步步高升,云南一带蛮族反叛他领兵讨伐一路势如破竹蛮帅爨翫投降后为了保命便拿出大量宝物行贿,史万岁便‘笑纳’了宝物让爨翫留在当地而不是押送京城。

    也许是事情做得太糙走漏了消息,回军途中经过益州时史万岁笑纳的宝物被蜀王杨秀盯上要‘分成’,也不知史万岁是怎么想的竟然把宝物全都扔进江里来个一拍两散,杨秀面上没说却因此‘惦记’上了这个不识好歹的史万岁。

    第二年蛮帅爨翫复叛,蜀王杨秀趁机向父皇告发史万岁受贿之事结果隋文帝杨坚发飙要砍人后来经劝才将他削职为民过了一年后才恢复官爵。

    但是史万岁在官斗上还是不开窍最后招惹了妒贤嫉能的权臣杨素,隋文帝刚好废掉太子杨勇心情极度暴躁结果被杨素轻飘飘几句话撩拨起心中怒火将前来为同袍战功鸣不平的史万岁给咔嚓了。

    看着这个精通战斗却不通官斗的汉子宇文温倒觉得让他跟着自己有些屈才:“史将军,家父安州总管帐下正值用人之际,不如...”

    未待宇文温把话说完,史万岁行了一礼:“统军宽宏大量放过在下一条性命,愿效犬马之劳!”

    “郎主,郎主!”宇文十五领着三百骑兵策马近前大声嚷嚷着,他完成了宇文温所交付保护中军的任务回来复命,顺便争取命令去抢人头。

    “说了多少次在战场上要叫军职,是统军!”宇文温训斥了一声,他见宇文十五猴急猴急的要跟着大军去追杀大溃败的征南军便想起了重要的事情。

    “那宝贝呢,全部交上来才能去抢人头,总共二十杆要是人在铳没了你就自挂东南枝!”宇文温决定保险起见把骑兵铳都回收,这帮家伙是人来疯抢起人头来不顾一切万一弄丢几杆那就亏大发了。

    其他的什么火油弹、甲型弹都是一次过的用品唯独骑兵铳能重复使用,虽然故障率高得惊人但好歹能修。

    见着骑兵们把骑兵铳如数上交宇文温放了心,因为没钱配多一个储气罐的缘故这气动力骑兵铳算是打完十五发铅弹就哑火的东西所以现在也用不上了。

    宇文十五对于骑兵铳的威力很满意,听得宇文温问起效果如何他和一干手下说的是天花乱坠其中颇有夸大之词:什么一铳过去人马俱烂,什么铳声犀利活活把一匹马吓死之类当真是耸人听闻。

    “也就是说敌军骑兵前排的二十来骑被你们撂倒然后把后边的骑兵给绊倒,有小部分骑兵被拖车喷出的白雾弄倒吓得后边的原地打转才给我军士兵扑上去活撕了的?”宇文温知道自己心腹仆人德性所以说出的话一针见血。

    眼见着宇文十五不好意思的嘿嘿干笑他又问道:“有多少杆坏了?”

    “只有一杆是好的...”

    “去吧,别光顾着砍人又给什么莫名其妙的伏兵给劫了。”宇文温无力的挥了挥手让骑兵们去杀敌,兀自郁闷的靠着马车思索着科技树点歪的问题。

    ‘二十杆,每杆十五发铅弹一次过结果还给我坏了十九杆。’他好容易高涨的情绪深受打击,气动力骑兵连珠铳这种实战时高达95%的故障率怕是离实用化还有很远。

    借着水力钻床林有地等人花了一个月成功做出了长铳管于是宇文温让他们赶工生产了二十杆配给骑兵用,现在实战过后看来要大规模列装不过是一场梦。

    这东西果然是实验室产品没可能大规模运用,主要是结构复杂容易出故障而且没有橡胶导致漏气问题一直存在。

    因为气罐漏气问题解决代价惊人导致所有的甲型弹、能喷生石灰烟雾的拖车造价昂贵可靠性又差,甲型弹是靠气罐把生石灰粉吹成雾的石灰弹原理和拖车类似,这两个玩意平时存放时都要提心吊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发作。

    甲型弹和造雾拖车使用有限制必须在敌人处于风向才能发威否则被风吹过来自己要完,他这大半年折腾出来的东西在理想状态下威力还行但隐患也很大。

    但是宇文温别无他法,这年头骑兵才是王道可荆襄之地四面皆敌又没有什么产马地好的战马不是想买就能买到的,所以为了能在短时间提升战斗力只能花钱买‘挂’。

    现在是运气好没有在运输、存储途中出意外可运气永远不会站在自己这边,所以经过这一场价值数万贯的战地试验宇文温出了一个残酷的结论:大部分的‘高科技’武器都不适合批量投入实战,继续烧钱毫无意义。

    望着疾驰而过的己方骑兵他喃喃自语:“骑兵...奈何没有产马地啊...”

    宇文温决定停止制作不稳定的火油弹、反骑兵战车和气动力骑兵连珠铳,那沉甸甸的铜钱还是拿去买马练骑兵,数万贯钱砸下去足够练出来近千骑兵,这可比‘高科技武器’能做的事情要多得多。

    这年头一匹堪用的马少说万五钱也就是十五贯还未必是战马,一般的战马至少在二万钱也就是二十贯以上,上品的战马要数百贯若是极品的千里马等神驹级别的要数千贯,而那种四、五千钱的劣马是没办法用来充数做战马的。

    按一匹马二十贯来计要有一千骑的规模买马费用为两万贯,考虑到伤病、战损或者要玩什么昼夜日行疾驰三百里突击的骑兵战术得配副马也就是备用马,按一比一翻倍要有一千匹副马总共两千匹也就是四万贯。

    这只是先期投入,每匹马每日消耗粟米可不少,骑兵的军饷和粮食消耗也要算在内,要是想玩高大上的具装甲骑光是一副马铠的费用就不菲。

    钱能赚可战马有钱未必买得到,上述各类战马的马价对于无马源地的安州军来说还是有价无市,说来说去不想买‘挂’还是得想办法去弄马。

    “统军,我等是否需要追击?”军主陈五弟请示道,他见己方已经获胜局势大好可统军宇文温却在走神便有些担心。

    宇文温看了看战场形势随后下了决定:“就让辅兵幢去吧,好歹热热身。许幢主你可得盯紧点别让那帮家伙乱杀俘虏。”

    “末将领命!”许绍也不废话激动的领着麾下那些辅兵提着武器打落水狗去了,接连两日大战辅兵们都作壁上观如今好歹有机会狐假虎威也是兴奋异常。

    “其他人都仔细些,别又给人翻盘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