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十八章 反推

    史万岁放下手中强弓看着安州军长枪阵遗憾的叹了口气随即从人墙上跳了下来,方才那一箭差点就射杀敌军长枪阵主将。

    “史万岁,你不是自夸射术了得百发百中么。”身边一名队正冷笑着说道,“难道没射中?”

    “末将...在下失手了...”史万岁呐呐而言。

    “废物!”

    周围一阵奚落声传来史万岁握着强弓的左手上青筋暴露随后消失,他不住苦笑着:“末将...在下让大伙见笑了...”

    “史万岁,你现在不是大将军而是和我等一般是普通士卒,别成日里末将末将的!”队正抛下一句话就再未言语。

    对面安州军响起的号角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他们看见安州军开始向己方前进。

    “拦住他们,元帅有令敢退者格杀勿论!”督阵将领们高声喊叫着,他们见己方士兵明显对安州军的长枪阵有畏惧心理赶紧施压。

    “再顶一会,等大军骑兵破阵安州叛逆们就完蛋了!”

    史万岁将弓箭收好,拔出佩刀看着前方逼近的安州军战意满满,他看着长枪阵中军大旗默默下定决心:‘方才给你躲过了一箭,此番定要亲手砍下你的脑袋!’

    ‘然后就能凭着军功重新拿回爵位!’

    六月上旬史万岁的官职还是大将军、爵位太平县公,然而突如其来的变故改变了这一切:皇帝的岳父司马消难勾连‘伪周’丞相尉迟迥企图在长安城发动兵变要策应西进攻打洛阳的伪周军。

    兵变还在策划中就被丞相杨坚扑灭,这原本和史万岁没什么关联可他交往甚密的好友、大将军尔朱绩却陷了进去。

    虽然丞相手中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史万岁和谋逆事件有关但史万岁还是因此被夺官罢爵即将发配西域边疆做戍卒,恰逢朝廷任命老上司梁士彦为征南行军元帅他便上门毛遂自荐愿意作为军中普通一兵随军南下立功赎罪。

    梁士彦知道他的能力不错所以向丞相杨坚求情让其争取到一丝机会,但也就这一次南下平叛的机会如果没有建功那就老老实实去边疆喝西北风。

    史万岁不甘心,他并未参与谋逆却因此丢掉了军职和爵位所以想着要‘死灰复燃’。

    所以刚才鏖战之中他要施展百步穿杨的箭术射杀安州军长枪阵里的主将,因为此处是平地没有制高点到处都是人头攒动所以他好歹说得队正让几个同袍搭成人墙随后自己爬上去借机狙杀对方将领。

    但那也只有一瞬间的机会,长枪阵里随行战车上有弓箭手躲在车厢后四处瞄准专射己方出头鸟,史万岁运气很好刚一攀上人墙就看见长枪阵里几个将领模样的人围着中间一人。

    一百步的距离对于史万岁来说不在话下他毫不犹豫的瞄准对方面庞放箭结果被其身边一人推开功亏一篑。

    正走神间史万岁听得四周一片慌乱抬头看去竟然是安州军长枪阵内战车上的大弩发射许多奇怪东西在己方人群中冒起阵阵白雾。

    然后许多被白雾笼罩的征南军士兵们双手捂着喉咙面色痛苦的倒下满地打滚,对面的安州军随后擂鼓前进掩杀而来。

    面对着士气越来越旺的安州军他们已经快支持不住了尤其是那步步推进的长枪阵完全没办法突破,如今对方借着毒烟开路更加势不可挡。

    白雾很快便散去但已经把征南军士兵的士气消磨大半,安州长枪阵在两翼其他同袍的掩护下踏着鼓点步步前进将任何敢阻挡的人捅倒在地。

    但这不是退缩的理由在督战将领的监督下征南军士兵爆发出最后的勇气,弓箭手奋力拉弓和长枪阵内战车上的敌军弓手对射以一换一甚至二换一的代价压制着对方。

    更多的士兵找来盾牌连成一排组成盾阵迎向安州军的长枪阵,他们身后是手持短兵的同袍就等着贴近了长枪阵便冲上去肉搏。

    一时间聚集在安州军长枪阵面前的人越来越多,士兵们就等着一次大爆发用血肉之躯突破对方的长枪阵。

    就在双方即将接触时长枪阵先爆发了:十几名膀大腰圆身着两当铠的安州军士兵走出队列,他们将手中陶罐上的绳索扯下后立即将其向征南军人群中间扔去。

    十余朵火焰在人群中升起刹那间一个火海就这样出现在双方交战之地,蔓延开来的焚身之火之中无数人全身着火哀嚎着四处逃亡然后又引燃了其他人,密集结阵的征南军士兵瞬间被蔓延开的大火吞噬。

    不远处被部曲环绕指挥作战的征南军元帅梁士彦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大火,先前被包围的安州军残余士兵连同包围着他们的征南军士兵亦是哑口无声的看着那冲天大火。

    就连安州军长枪阵两翼的士兵们也看着这场或发愣,单就火势而言这还比不上之前营地里那场截断安州军的大火,但葬身火海里的人却要多上许多。

    因为那些征南军士兵正在密集结阵准备硬抗长枪阵已经到了人挤人的地步,这一把火下去不知道有多少人化作灰烬。

    火势渐渐消去一阵阵让人恶心的气味迎面扑来,无数人看着眼前惨状又闻到这股焦味更是控制不住干呕起来,

    “想吃人\肉么?”宇文温看着面前恶心一幕面无表情,身边的许绍和陈五弟面色惨白的看着他摇摇头。

    作为一手促成如此惨状的罪魁祸首宇文温丝毫没有后悔,没有后悔将火油弹全部用掉,没有后悔用如此残酷的手段取了上千人性命,没有后悔面对眼前的一个个人形焦炭。

    方才在阵中那一支差点得逞的冷箭射醒了他,让他从患得患失中醒悟过来,宇文温想起了长安城里因为患得患失导致行刺杨坚失败的赵王宇文招。

    猎物还没到手就想着怎么个吃法,自己没有这个资格东想西想!

    此役万一安州军败了就全完了,朝廷大军一路南进那些昔日笑面迎人的安、襄、黄三州官员迟早要翻脸,其他人皆可降唯独宇文亮、宇文明、宇文温父子三人不能降。

    去年二月底在大殿上要和昏君宇文赟同归于尽的勇气哪里去了?五月到北江州刺史衙门杀人夺权的勇气哪里去了?八月在长安街头要和杨坚同归于尽的勇气哪里去了?

    赚了几个小钱就放不下了,莫非要等着家破人亡、妻子沦为他人玩物再后悔么?

    宇文温对于自己先前的患得患失感到极度反感所以他决定全力以赴:“擂鼓,全军突击。”

    “不投降的杀,敢反抗的杀,挡在军阵前的全部杀掉!”

    鼓点声响起,长枪阵应声而动,长枪兵们踏着鼓点声缓缓前进,挡在枪阵前的征南军士兵被他们毫不留情的捅翻在地。

    征南军士兵方才与这密不透风的长枪阵交战先是被诡异的白雾弄倒一片,又被那让人心惊胆战的纵火手段烧得七零八落如今对方径直反推过来他们再也抵挡不住了。

    朝廷赢也罢输也罢和他们再无关系,反正无论是谁掌权还得靠他们这些当兵的卖命,自己毫无意义的死在这里那家中老小怎么办?

    长枪阵突破重重阻截前进带动了两翼的安州军士兵,整个战线仅仅是刚开始遭到了征南军的凝滞随后便在长枪阵的率先前进下全面突破。

    兵败如山倒,督阵的将领们再也阻挡不了士兵们的溃逃,他们在安州军的逼迫下溃不成军调头向北跑去。

    征南元帅梁士彦声嘶力竭的指挥部将们阻止颓势,他想不明白这安州军到底有什么高人指点能弄出如此多的手段来。

    今日决战为了防止对方可能存在的大威力军械他和总管们定下诈败之策,起先一切进展顺利把安州军追兵前锋连同其右翼的骑兵截住动弹不得。

    随后投入的两万骑兵开始进行第二步:斩首和搅乱安州军大阵,用一万骑缠住安州军左翼骑兵后另有精骑分数股冲入安州军大阵搅得天翻地覆,然后就是两千骑分左右两路直接冲击安州中军斩杀敌军主帅宇文亮。

    但是现在全部失败了,率先冲击中军是他的部曲头目梁默率领的一千骑兵,梁士彦远远看见他们在不要命的冲击已经攻入中军帅旗下最后却没了动静。

    然后是荆州总管吐万绪的左路一千骑兵,还没冲到中军时就莫名其妙的被一阵白雾挡住随即溃散。

    行军总管杨素等人领着数千骑兵冲入大阵里四处搅动效果刚才是还不错,可自从河西营寨守军出动后局势就变了。

    他们将慌乱的士兵们聚集在一起,原本即将奔溃的安州军大阵如今又重新稳定下来,那个长枪阵更是一路北上试图支援那些被包围的安州军士兵。

    长枪阵在进军途中己方骑兵不停骚扰企图迫使对方停下脚步,结果其阵中随行的战车上大弩发射出的东西制造出大量白雾导致骑兵损失数百无心恋战。

    他们一路进军一路凝聚大量士兵随行,己方骑兵压力巨增被慢慢逼出了安州军大阵,而长枪阵逼近到这里后不但聚集了被大火和己方死士搅得人心涣散的士兵更是一举将伏兵们打得伤亡惨重。

    “宇文亮,你到底还有多少手段没使出来!”梁士彦不甘心的看着远处模糊不清的安州军帅旗喃喃自语,他不甘心就这样败在武略平平的庸才宇文亮手上。

    若是没有这什么白雾,没有这层出不穷的纵火手段他怎么会面临如此局面,虽然现在看起来双方杀得难分难解可作为一名老将梁士彦知道己方败了。

    诈败之策就是险中取胜,如今己方所有手段都用尽却未能一举击溃对方那么接下来的反扑就无可奈何了,因为对方应该还有襄州那边来的援军。

    双方混战在一起而己方不能取胜也无法后退,对方的援军再投入战斗己方就必败无疑,

    行军总管杨素领着骑兵在安州军阵左突右冲却渐渐被将领凝聚起来的安州军士兵挤出外围,眼见着安州军大阵渐渐稳定他不由得急躁起来。

    回头看看北面只见己方伏兵已经溃不成军,罪魁祸首就是那个长枪方阵。

    “早知如此,方才就应该当机立断!”杨素咬牙切齿的喃喃自语,之前由他的部曲杨六率领的骑兵骚扰长枪阵失败,对方竟一路北上去支援安州军被伏击士兵。

    昨日就是这个长枪阵让自己损失惨重,未曾想今日又让这个长枪阵坏了好事!

    杨素已经注意到这只队伍打出的旗号,其上‘宇文’二字赫然可见,安州叛军里姓宇文的只有三人:宇文亮及其长子宇文明、次子宇文温。

    他知道安州总管宇文亮坐镇中军所以长枪阵应该是宇文明、宇文温其中一人率领,按说就任襄州刺史的宇文明不该在此所以应该是那个不成气候的宇文温在阵中。

    宇文温去年七月底到十月中旬在长安滞留,杨素听坊间传闻此人成日花天酒地、放浪形骸兼之说话不过脑行事不着调成日里惹是生非,此时此地实在难以置信是这个废物在领军。

    “总管,总管!”一名骑兵面色惊慌的向杨素大喊着,“安州的援军到了!”

    杨素闻言抬头望去只见安州军左翼后方扬起了大片尘土,那是骑兵集群奔跑时常见的景象,只是犹豫了片刻他便下达命令:“全军撤退!”

    “可是未得元帅命令就撤退,事后军法...”有骑兵小心翼翼的提醒着,未听号令就擅自撤退这可是大罪。

    “有什么事本总管一力承担!”杨素当机立断,一名合格的将领必须在战局已经明了的情况下就做出决定没必要等到最后输得一塌糊涂才后悔。

    对方的援兵已经来了己方必败无疑,他认为在己方必输的情况下留在战场上继续厮杀是毫无意义的,既然败了那就要尽可能把精锐兵力保住尤其是骑兵。

    在杨素的喝令下骑兵们离开战场调转马头向北疾驰而去,就在此时征南军中军处响起了撤退的号角声,看来行军元帅梁士彦也与杨素有着同样想法。

    回望安州军的援兵,杨素苦笑一声仰天长叹道:“本来,是可以在敌军援兵赶来前解决宇文亮的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