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十六章 乱军之中(下)

    安州大军中军处,主帅、安州总管宇文亮看着向自己冲锋而来的敌军骑兵屹立不动,身边士兵层层环绕准备迎接敌军冲击。

    宇文亮不打算躲也不能躲因为他身边就是帅旗,帅旗在军心在帅旗倒军心散就算是他战死在旗下只要能保住帅旗那战局还有翻转的可能。

    经过初期的慌乱后宇文亮冷静下来,对方用诈败之计引得己方上当攻势受阻可付出的代价也是过半兵力溃散,要收拢溃兵得花时间就算再次将他们投入战斗效果也未必好到哪里去。

    所以己方只要站稳阵脚顶住敌方伏兵的反扑那么局面依然能够扭转过来,因为对方能投入反击的兵力也多不到哪里去。

    同为大周官军各自军队的构成都差不多:作为骨架的战兵加上凑人数的征召兵。此次交战双方都号称有十几万兵力可实际上能打的战兵也就五到六万左右,其他的不过是临时征召的庄稼汉。

    对方敢用诈败之计那么作为诱饵的肯定大部分是征召兵,能投入反击的无非是五万左右的战兵其中至少过半是步卒,宇文亮看见了北面大火知道是对方纵火将己方先头部队隔断所以在那边埋伏的应当是大部分的步卒。

    依次推断向安州军本阵冲击的就是一到两万左右的骑兵,只要能抗住冲击就能稳住局势伺机反攻,但这一切都有一个前提:中军仍在。

    确切的说是中军帅旗仍在。

    战场上厮杀士兵们都是看着旗色行动特别是战况不利的时候中军帅旗屹立不倒是士兵们最大的士气支撑,战况胶着之际若是本军帅旗倒了或是后撤了那么对士气的打击将是灾难性的。

    五年前大周发兵攻打齐国拿下重镇晋州城随后齐国皇帝高纬率领大军反扑围城,守城周军情势危急周武帝宇文邕也率领八万援兵及时赶到双方展开大战。

    齐军初战不利前线士兵稍微后退了些结果齐帝高纬这个昏君见状要先行撤退结果前线齐军瞥得大旗后退士气瞬间瓦解全军奔溃,周军乘胜追击一路追杀势如破竹最后齐国没挺上几个月就完蛋了。

    宇文亮当时就在军中目睹了齐军的溃败过程所以记忆犹新,作为常年带兵作战的将领他也知道中军大旗不可轻动的道理于是决定要坚守阵地。

    他知道己方左翼骑兵不过是暂时被对方骑兵纠缠住而士兵们经过了初期的恐慌后也会站住阵脚,对方只有用骑兵冲击中军阵要么击杀自己要么砍断中军帅旗才有一锤定音之效。

    甚至自己死不死都不要紧他们只要把大旗弄倒就能造成安州军士兵全面恐慌:敌军已经攻下中军阵大势已去了!

    如果此时自己上马撤离不光帅旗被放倒也跑不了多远,对方骑兵速度已经上来自己就算策马想跑也跑不掉了。

    “本总管誓与帅旗同存亡,诸位奋力杀敌!”宇文亮下定决心大喝一声随即拔出佩刀向迎面冲来的敌军骑兵一指,围绕在中军外围的弓箭手不顾即将冲到面对前的骑兵拼命拉弓放箭。

    奋力冲阵的征南军骑兵冒着箭雨疾驰而来,他们有的中箭坠马有的马前失蹄倒地身亡但更多的依然奋勇向前以血肉之躯撞向挡在面前的安州军士兵。

    他们要为身后的同袍开路即便面前的是挺着长枪列阵的步兵也丝毫不惧,最先撞阵的骑兵被长枪捅中却依然凭着惯性连人带马数百斤的重量冲到阵中将安州士兵撞得血肉横飞。

    羽箭射在身着重甲的骑兵身上除非命中要害否则无法阻挡他们冲锋的脚步,悍不畏死的先锋骑兵一个接一个冲入安州军阵型中激起腥风血雨。

    冲锋而来的征南军骑兵用了数百骑的代价生生将数千步兵密集布阵的安州中军撞出了一个大口子,后继而来的骑兵循着缺口踏阵眼见就要冲到帅旗下却被奋不顾身扑上来的安州军士兵用身躯组成的人墙拦住。

    突袭的征南军骑兵不怕死但护卫中军的安州军士兵也同样不怕死!

    骑兵很厉害是不假但只要能把对方的速度粘滞下来就有反扑的机会,作为护卫中军的士兵同样有着必死的信念,一个个士兵们奋不顾身的向对方战马扑去尽管随后就被马蹄踏成肉酱也毫不犹豫。

    只要能黏住骑兵,同袍们会为自己报仇的,只要大军获胜总管会重重抚恤自己家人的!

    他们是安州总管的精锐部队,总管府优先分给他们田地免去家里的劳役,只要总管在那么家人就依然能过上好日子,如果总管死了大军败了那么所有的一切就没有了。

    以生命为代价,安州军士兵硬生生的扯住了征南军骑兵的冲锋速度,骑兵们眼见着速度慢下来骑在马上根本无法抵挡两边涌上来的步兵也红了眼拔出佩刀下马肉搏。

    安州军帅旗就在二十步开外,对方主帅就在二十步开外,此时不拼命更待何时!

    他们疯狂的步行冲击面对安州士兵迎面砍来的刀锋不躲不避,任由对方砍中自己随即反手一刀砍向对方用一命换一命的方式保持突击速度。

    他们开始冲击安州军大阵前就抱着必死决心: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了!

    没有时间纠缠没有时间犹豫,只要在对方周围士兵反应过来救援之前能杀掉对方主帅砍断帅旗那么全军覆没于此都是值得的,凭着这股悍勇之气下马肉搏的征南军骑兵们继续向着近在咫尺的安州军主帅突进。

    当先一人身中十余创满身是血披头散发却双目发红奋力砍杀,宇文亮看着那人颇为意外因为他认得对方。

    梁默,行军元帅、郕国公梁士彦麾下精锐部曲头目也是一名勇冠三军的猛将,随着梁士彦征战十余年无论是攻城先登还是冲锋陷阵都是身先士卒。

    一名安州军士兵挥刀砍向梁默肩膀刀锋却顿在其铠甲上无法动弹,梁默也不多话直接用头猛地一磕将其脑门撞得血花四溅。

    又有两名士兵一左一右挥刀向他砍来,梁默任由对方砍向自己肋部凭着铠甲硬生生吃下两刀随即舒展猿臂将两人脖子扯住往面前一撞双双头部受到重击即刻昏死过去。

    眼见着手中长刀已经砍断梁默一把扯过一名安州军士兵当做石头举起来砸向围上来的其他士兵,在他的带领下马步战的征南军骑兵突破了安州士兵的包围向帅旗下的宇文亮冲来。

    “连你都派来,郕国公算是下血本了。”宇文亮哈哈一笑随后大喝一声:“把梁默的人头砍下来!”

    话音刚落宇文亮身边的精锐部曲投入战斗,他们是郎主的私兵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梁士彦有精锐部曲同样的宇文亮也有精锐部曲。

    “挡我者死!”梁默状若疯癫面对一名敌人袭击不躲不闪硬吃了一刀之后猛然弓着身躯抱住对方的腰将其当做盾牌用肩膀抵着奋力向前推进。

    不管对方有多少刀砍在背上,不管身上铠甲已经多处受损即将崩裂,梁默以必死之心奋力突进。

    护卫宇文亮的部曲们挡在郎主面前奋力挥刀向这头人形凶兽砍去,数把长刀透过铠甲砍在对方身上却依然阻止不了其前进脚步。

    借着梁默吸引火力其余征南军士兵奋力冲上前和护卫宇文亮的部曲们战成一团,双方人数越战越少而距离宇文亮也越来越近。

    梁默的左手手臂被砍伤创口见骨却借此将对方一拳打倒,他的面前再无别人只剩下提刀冲来的安州总管宇文亮,任由长刀刺进自己腹部之后梁默面露疯狂扯住宇文亮握刀的手随即一个头槌撞向其头部。

    砰的一声血花四溅,梁默额头撞破鲜血淋漓宇文亮带着头盔却被撞得头昏眼花

    “郎主让我砍下你的首级!”梁默大喝一声将刺进自己腹部的长刀拔出高高挥起就要向半坐在地上的宇文亮砍下,旁边忽然冲来一个中年人将宇文亮撞开随后替其承受了那一刀。

    梁默见一刀落空要抽刀再砍却被那人用双手紧紧抓住刀身,其人年纪颇大虽然力气不如梁默却不顾双手被割将刀身一扭硬生生从梁默手中夺下长刀。

    “想要过去得除非我死了!”

    眼见梁默要扑向旁边的宇文亮那人大喝一声随即抱住对方双腿将其扯倒在地滚作一团,趁着机会宇文亮起身后退被两名赶上来的士兵护在身后。

    梁默左臂没力肉搏处于下但他疯狂的用口生生咬下中年人手臂上一块肉,趁着对方手劲一松又是一个头槌要将其撞得头昏眼花。

    然而中年人同样疯狂他自知力气不如对方竟然不躲不避也用头与其对撞,数个回合后终于体力不支被梁默一把掐住脖子。

    满脸是血头昏眼花的梁默因为被中年人纠缠错失先机,宇文亮已得到赶来支援的士兵保护再无法靠近。

    身后同袍伤亡殆尽赶来中军增援的安州军士兵越来越多其他骑兵还未冲入中军,如今已不能将宇文亮首级砍下更是不可能全身而退那么梁默决定再杀一人陪葬。

    “老狗,去死!”他双目猩红手上就要用力把中年人喉咙捏碎。

    破空之声响起,梁默只觉得脑袋一痛随后全身力气散去,视线偏转他看见一群安州骑兵向自己所处中军冲来当先一人手持骑弓似乎是刚射完箭的样子。

    那人约十五六岁年纪与这个差点被自己捏碎喉咙的中年人面貌有些相近。

    “就差一点点...”梁默倒在地上不甘的喃喃自语,就在即将失去知觉前恨恨的望了一眼被士兵簇拥着的安州总管宇文亮。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