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十五章 乱军之中(中)【求收藏求推荐】

    杨六领着骑兵游走在安州军长枪阵外围试图拖延对方行军速度同时将其他企图接近的安州军士兵驱散开,眼见着对方阵型开始向西北方向移动他命人跟上去用骑射骚扰。

    对付结阵的步兵若是用骑兵强行冲阵的话损失会很大而且效果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惯用的战术就是让骑兵在军阵外围游走逼迫对方保持阵型从而无法动弹。

    等到己方步兵清除了周围敌军之后再群起而攻之这才是取胜之道,若是对方人多人多势众也不用急,逼着他们在野地里蹲上一两日届时没有水没有粮军心大乱也迟早要散。

    对方若是派兵出击要是人数少就是送菜若是人多的话骑兵就远远跑开等得有破绽就冲上来咬一口,如此耗上数日对方被骚扰的烦不胜烦也就快要完蛋了。

    步兵和骑兵对战胜不能追败不能退只要有一次疏忽就会遭受灭顶之灾,陈国的军队就是这样一次次被大周的铁骑打崩。

    陈国大军喜欢集结在一起抱团取暖那么周军就会故意败退引得对方步步深入导致粮道冗长届时骑兵就去断粮道,若是陈国大军分路进攻就会被骑兵们一个一个吃掉。

    陈国没有强大的骑兵所以每次所谓的北伐到头来都以失败告终,陈国江北的城池就是这样一次次被大周攻下来,陈军野战完全抗不住周军骑兵的骚扰。

    杨六的任务就是缠着面前的长枪阵让他们无法及时支援安州军大阵,等得己方大军把安州军打崩了到时人潮一涌而上他们再能打也没用。

    现在对方开始移动所以骑兵们便冲上去用骑射骚扰,反正对方士兵密密麻麻结阵瞄也不用瞄直接往人群里放箭肯定能射中人,就这样不停的磨下去直到己方大军获胜。

    不光杨六如此想他麾下的骑兵也是如此想,但对面的安州军长枪阵却开始动作了,只见长枪阵中如林的长枪忽然放平随后马车上的大弩向他们射出许多物体撞在地上、人或马身上后散发出阵阵白烟。

    “一百多步的距离,这弩的射程好远。”杨六看着对方军阵马车上的大弩出了神,他是头一次见有人把大弩放在马车上使用。

    普通骑弓的有效射程也就四五十步,一般步弓的有效射程在八十步左右,对方的大弩有一百多步的射程那么己方骑兵的骑射似乎起不到什么骚扰作用。

    这大弩的弩臂看上去似乎很短也不知道这么短的弩臂怎么能有如此大的射程,他原以为对方会发射什么纵火之物可如今看来却是制造烟雾,莫非以为凭着烟雾掩护就能阻止己方骚扰?

    白烟弥漫开来被其笼罩的骑兵们起初还没什么可没多久就觉得不对劲了:双眼刺疼喉咙也如同火烧般疼痛难忍,似乎那白雾里有什么刺激性气味让人的眼睛睁不开每呼吸一下嗓子就一阵疼。

    就连胯下的战马也有些不对劲起来,它们不停嘶鸣着躁动不安似乎身上黏着什么让其难以忍受的东西,随着对方大弩不断发射的物体爆裂开白雾越来越浓。

    又过了一会许多骑兵痛苦的掐着喉咙或者捂着眼睛跌下马来,而战马们也愈发躁动不安有的不听主人驾驭四处乱跑有的则是四蹄一软直接倒地。

    “白烟有毒!”杨六第一反应便是如此,他想不通有什么东西毒性如此之大竟然能让人瞬间丧失战斗力,眼见着长枪阵里大弩不停发射这种奇怪的东西形成片片白雾他赶紧领着属下远远避开。

    距离一拉长安州军长枪阵便加快速度向西推进,杨六见状领着骑兵左右包抄却又被随着军阵移动的马车上大弩发射的东西熏倒一片。

    还没接敌己方就已经损失了将近一百骑,杨六眼见着对方越走越远心中焦躁一咬牙下令骑兵左右包抄用骑射阻止对方继续前进。

    他认为只要马一跑起来不在白雾里待太久那么中毒不会太深所以没什么不能忍受的,况且那些白雾持续时间不是很长只要凭着损失过半能将对方遏制住也没什么大不了。

    这一切到杨六坐骑中了一记大弩射来的东西之后全都变了,他切身体会到什么叫做痛苦同时也明白了这白蒙蒙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那不是什么毒药而是寻常可见的石灰,而且是生石灰。

    生石灰一碰到水就会发烫甚至能让水滚起来,杨六见过人不小心掉到生石灰池里的惨状也稍微吸入过少量生石灰粉尘所以对这种感觉有些熟悉。

    但是已经晚了,他的坐骑被那大弩射来的石灰弹打中虽然没有受到太大的直接伤害可随后喷出来的生石灰粉喷了坐骑和自己一身。

    战马跑动起来会全身出汗,汗水碰到生石灰立刻滚烫起来,杨六虽然身着铠甲可双眼是无法防护的还有呼吸是无法避免的,所以他和胯下战马全部中招。

    双眼火辣辣的再无法睁开,每呼吸一下嗓子就如同被刀割一般疼痛难忍,胯下战马痛苦的嘶鸣着忽然马失前蹄栽倒在地将背上主人向前甩出数米远。

    杨六挣扎着想起身却无法呼吸痛苦的掐着自己的脖子满地打滚试图要扯出个洞以便能顺利地呼吸,他不甘心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死去,不甘心这样屈辱的死去。

    他有一身力气和身经百战历练出来的武艺,有着精湛的骑术箭法以及和敌人同归于尽的决心,然而今日却连这可恶的长枪阵都没摸到边就倒下了。

    即将失去知觉前杨六忽然想起了昨日下午率领五百部曲徒步冲击长枪阵的杨七,他切实感受到了葬身火海的杨七当时的感受是怎样的不甘。

    ‘早知如此还不如直接策马冲阵划算...’这是杨六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

    “不要看了,那帮人倒地后就起不来了。”宇文温瞥了一眼被己方生石灰弹消灭了大部敌军骑兵冷笑一声,身边的陈五弟和许绍则是看着那一大片白雾目瞪口呆。

    他们知道生石灰遇水会发热却从没想过在战场上能如此用来杀敌,更想不通那生石灰弹怎么能如此迅速的形成一大片烟雾笼罩敌军迅速生效。

    将近七八百的骑兵被己方石灰弹袭击数轮竟然损失了三百多看样子也没心思继续袭扰,这时在河西营寨待命的宇文十五领着三百骑兵已经冲出营寨向他们杀来故而全都调转马头往西边撤去。

    征南军骑兵一直对身后的河西营寨有所提防只是未曾想己方将近千骑会被莫名其妙的白雾造成重大杀伤,如今腹背受敌加上主将阵亡无心恋战径直往战场西翼疾驰同己方骑兵汇合去了。

    “暂停射击!”宇文温看着几枚射空的石灰弹有些心痛,那玩意造价不菲自己花了好大力气才做出来,参战伊始可得省着点用。

    单纯的石灰弹打到目标身上不会产生太大的尘雾,宇文温是利用石灰弹里那不是很靠谱的压缩空气罐瞬间放气才达到了造雾效果增强杀伤力。

    人和马冲入生石灰雾中裸露而湿润的眼睛首先中招然后是呼吸道受到灼伤,剧烈奔跑中的马匹呼吸量大所以受损更加严重。

    原理简单做起来复杂生石灰粉要磨细压缩空气罐要给力,为了确保射出去的甲型弹每发必‘喷’还要有可靠的触发和延时双重机关。

    因为涉及到这些‘高科技含量’所以一枚甲型弹(石灰弹)平均造价一百贯,方才这一番开火少说有四、五十枚甲型弹被弩炮发射出去,换算成钱的话要有五千贯左右。

    所以缺骑兵的宇文温现在打仗就是在烧钱用一贯贯铜钱砸人,此次作战若是胜了还好可以用战利品来补偿要是败了自己可就破产了。

    特别是父亲宇文亮攻打樊城和方才在两军对阵中所用的轰天雷,效果惊人可费用也惊人已经花光了自己辛辛苦苦攒下的硫磺和硝石,换成铜钱的话将近五万贯。

    这半年来出售琉璃镜的收入瞬间又花得七七八八,宇文温比任何人都要期盼此次作战己方获胜否则这些花出去的钱就和扔到水里差不多。

    收拾心情后他站在战车上用千里镜环顾战场情况,看着看着眉头紧锁。

    “局势不妙,方阵继续前进。”宇文温面色凝重,己方大阵被数股敌军骑兵冲击已经开始不稳若是不尽早采取措施稳定军心怕是迟早要完。

    安州军右翼骑兵追着败兵冲得太快被对方营地的大火阻断一时半会回不来,左翼骑兵没办法阻止一拥而上的敌军骑兵袭击不要说支援就是自身也被纠缠着无法离开。

    已经有安州军士兵开始畏畏缩缩的往南退,眼见着再这样下去不行所以宇文温决定往北前进振奋士气。

    他们左翼由总管司马郑万顷率领的河西营寨守军已经擂鼓以壮声势告诉安州士兵们有援军加入战斗,许多队形散乱的安州士兵纷纷围拢过来以其为核心重组防线。

    “统军,是否让宇文幢主支援中军?”许绍忽然冒出一句话,宇文温闻言悚然立刻往大阵中军方向望去,只见一股征南军骑兵正向中军帅旗处冲去。

    “斩\首战术...”宇文温看着这一幕喃喃自语,中军帅旗下是安州军主帅同时也是他父亲宇文亮坐镇之处,若是被对方袭击怕是万事皆休。

    “传令下去让宇文幢主支援中军。”宇文温看了一眼中军方向下了决定,“方阵转向,往北面推进!”

    己方大部分是步兵距离中军又远乱军之中行进速度快不起来等赶到那里菜都凉了,宇文温决定下注搏一搏:父亲,你可要挺住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