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十四章 乱军之中(上)

    安州军以轰天雷击溃朝廷的征南军,然而在随后的追击中落入对方陷阱遭到反扑,双方混战在一起。

    征南行军总管杨素率领着麾下两千骑兵冲入安州军阵奋力厮杀,安州军骑兵均在左翼(西翼)被征南军骑兵一部拦下如今他们面对的只是队形散乱的步兵再无人可挡。

    按照战前制定的计划,大部分精锐士兵均埋伏于宿营地后侧而打头阵的骑兵也大多是老弱病残和只能拉车的劣马,主力骑兵集结在战场西侧的丘陵后埋伏。

    为的就是防止安州军在两军对垒间使出什么威力巨大的东西导致局面崩盘,这是一个诈败之计就是要引得安州军光顾乘胜追击掉以轻心之时中途伏击。

    如果安州军没有什么惊人的手段只是和己方对阵厮杀的话也没什么,对方要是击溃了己方以征召兵为主的中央军阵也是要一路追杀届时一样中埋伏。

    万一安州军无能和己方征召兵们战得昏天黑地也无法击溃的话那么到了下午己方吃过午饭的战兵就投入战斗,到时看对方如何抵挡。

    作为分工,杨素率领骑兵从战场西翼切入阵中搅乱安州军阵型,有上万骑兵冲击就算敌军有十万之众也不过是土鸡瓦狗。

    “宇文亮果真是大手笔,也不知道他去哪里弄来的这种手段。”杨素望着南面的安州军帅旗嗤笑一声,突击安州中军的任务有别人做他只负责促使安州大军崩溃。

    扪心自问若是己方没有做出诈败的应对之策一上来就把精锐战兵顶在前边那么刚才那几轮爆\炸下来真的会全军崩溃,所以杨素对那爆\炸是如何引起的十分感兴趣。

    这和去年三月在长安城发生的‘隋国公渡劫’事件十分相似,那时杨素在附近亲耳听到了那惊天动地的动静,看见了袅袅升起的黑烟。

    那一幕和今日战场上所闻所见十分类似,杨素自然是对坊间传言得沸沸扬扬的‘渡劫’说法嗤之以鼻,他认为应当是某种丹药之方的效果。

    到了四月初天元皇帝遇刺身亡据闻当时也有雷鸣声在现场周围响起让附近前来救援的巡城兵马惊魂不定,刺客正是借着这机会潜逃得无影无终。

    对于幕后真凶到底是谁杨素无所谓,反正这宇文氏的天下他不准备效忠所以大周完蛋与否与他无关,他在乎的是建功立业享尽世间荣华富贵。

    若是能探得安州军手上的秘方如法炮制出许多这玩意到时横扫天下又有何难,皇帝他不做得但与国同体的世代勋贵那倒是可以争一争。

    所以他要在这里把安州大军击垮作为自己飞黄腾达的又一块基石,去年在荥州他阵斩了大周宗室、荥州刺史宇文胄凭着这份功劳挣得了清河郡公的爵位。

    今日杨素要再进一步凭着战功挣得国公的爵位,所以一切指望就在安州军主帅、杞国公宇文亮身上,他希望宇文亮能抗住己方骑兵的冲击逃得一命。

    那么他就有机会在乱军之中追杀宇文亮,如同去年追杀宇文亮的堂兄宇文胄一般将其逼到死路,然后自己亲手碾碎对方绝地反击的希望最后砍下其首级。

    冲锋间,杨素看见前方一名安州军将领正在组织士兵结阵,不用多想便弯弓搭箭将其射杀,即将组织起来的士兵们没了主心骨随即溃散开来。

    安州军侧翼遇袭有些慌乱但并未崩盘,突入阵中的征南军骑兵任务就是尽可能的制造恐慌阻止反击,那些试图召集士兵的安州军将士是他们首要的冲击目标。

    目的就是要制造雪崩,让一个队崩溃再让一个幢崩溃接下来是一个军崩溃,那些往身后逃的士兵会连带起其他人的恐慌情绪导致跟着跑的人越来越多,到最后就如同雪崩一般再也无法阻止。

    北朝军队骑兵很多这种战术用起来得心应手所以杨素领着三千骑兵在安州军大阵中冲起来得心应手直到前方出现了一片结阵前行的士兵。

    那军阵规模不大却是长枪如林,杨素对这情形很熟悉:那就是昨日下午硬抗了无数次围攻依然屹立不倒的安州军河西营寨守军长枪阵。

    本来可以在傍晚拿下的营寨因为对方表现神勇的缘故迟迟未能攻陷结果拖到了安州军主力到来便再没机会,他的五百精锐部曲为了攻打这个长枪阵却未待接近就全部当场阵亡,杨素很想亲自突破这个长枪阵把其主将首级砍下来当夜壶。

    “绕开长枪阵不要和他们纠缠!”杨素不是愣头青一见仇人就红着眼上去拼命,作为行军总管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骑兵冲透安州军大阵后还得跑上一段合适的距离然后调头继续冲阵。

    要赶在对方骑兵上来阻止前回冲锋直到把安州军击溃,所谓兵败如山倒就算这长枪阵再能打区区千余人的规模还能力挽狂澜不成。

    破空之声响起一波箭雨向杨素及其率领的骑兵泼来,尽管骑兵人马均着甲但还是造成了伤亡。

    “对方结阵前行的时候还能有大批弓手掩护?”杨素喃喃自语随后定睛一看却见长枪阵里簇拥着许多马车上面站着弓箭手正不停向己方射箭。

    “原来如此,也算是煞费苦心了。”杨素身上插着几只箭却不以为然的笑笑,他穿着的铠甲可不是那么容易被射透的,虽然对方有些让人恼火但没必要纠缠。

    所以他依然决定绕开因为麾下的骑兵没时间和对方死磕,在其命令下骑兵们分成左右两股要绕开面前的长枪阵。

    就在征南军骑兵们分成两股要从长枪阵两翼绕过去的时候阵中马车上的弩炮开始发飙,他们射出的火焰弹将左右两翼骑兵的头阵点亮,一股大火瞬间在骑兵群里烧起来。

    后继骑兵眼见前方同袍连人带马烧起来纷纷向旁边跑去,有的骑兵靠长枪阵近了些结果被长枪兵突前几步一枪捅下马来。

    骑兵们绵延不绝的从长枪阵两边掠过被阵中弓箭射倒不少人时不时爆起的火焰又将骑兵们点燃,待得他们掠过长枪阵来到旷野处准备掉头时已经损失了将近上百骑。

    “郎主,这些长枪阵若是放任不管万一让他们进到军阵里怕是会借机组织人手结阵,到那时战事胶着恐怕...”杨素身边一名面上有道狰狞伤疤的部下小心翼翼的提议。

    “嗯。”杨素看着长枪阵目露寒光,方才他一心立功不想和对方纠缠如今看来不解决是不行了。

    要是让长枪阵聚拢起安州士兵就会越聚越多最后变成一大坨,到时就算己方大军压过来也是一时间难以取胜。

    己方诈败之计是以损失过半战斗力为代价实施的,先前被安州军手段弄得魂飞魄散的士兵一路狂奔没那么快收拢,再组织起来投入作战效果也不一定好。

    征南军如今反扑用的是五、六万的战兵人数上不占优势所以必须阻止对方结阵重新收拢士兵,杨素看看安州军大阵内其余几股冲阵的己方骑兵咬了咬牙做了决定。

    “杨六,你领着八百骑在长枪阵周围袭扰。”杨素说完停顿片刻,“不要让他们前进,也不要让其余士兵向他们靠拢!”

    “得令!”被称作杨六的刀疤脸丝毫犹豫领命策马离开去召集属下。

    “等到大军杀到时倒要看看尔等如何招架!”杨素看着长枪阵面露狰狞,他认为这长枪阵厉害可为了对付骑兵还不是得老老实实停下来结阵。

    有骑兵在周边骚扰他们要时时提防就别想动,只要把其他士兵驱散开来长枪阵也没办法聚集起更多的人防止局面崩盘。

    杨素带着余下千骑继续冲击安州军大阵,杨六则率领八百骑兵开始在长枪阵附近游走。

    。。。。。。

    站在阵中战车上的宇文温将千里镜从面前拿开随即冷笑一声:“敌军骑兵分出一部分似乎是想缠着我军。”

    “他们以为我等结阵只能原地固守。”军主陈五弟闻言不以为然。

    “方阵前进,向西继续前进!”

    号角声响起随后各方阵中号声此起彼伏,结阵的长枪兵们开始向西移动,结阵移动这是新军平日里天天练的科目所以实战时移动起来不但速度快也能保持阵型。

    新军排的是空心方阵所以不光弓箭手还连同杨济率领的长刀兵也一同囊括在阵中,至于宇文十五率领的三百骑兵则是留在河西营寨里待命。

    游走在外围的敌军骑兵见长枪阵移动后开始蠢蠢欲动,他们策马做出要冲阵的样子想迫使面前方阵停下脚步防御,而然此时新军方阵里的马车开始有了变化。

    “弩炮准备!”

    每个方阵里簇拥着的马车上辅兵们纷纷将车上的一座座扭动力弩炮上弦,这是宇文温特地打造的车载弩炮为的就是随军移动提供‘远距离输出’。

    和去年用马鬃制成扭力弹簧的弩炮相比这批车载弩炮的扭力弹簧是用动物肌腱制成所以威力更大,当然价格也更贵。

    “传令宇文十五,骑兵上马随时准备出战。”宇文温下完命令后望向阵中旗帜发觉都是低垂不展,于是扭头问了一句:“一直都是静风?”

    “启禀统军,末将方才一直观察确实是静风。”幢主许绍在一旁说道,他和宇文温一般全身披挂相互之间也以军职相称。

    这是他第一次身处大阵之中上战场而且一上场就是‘大场面’,看着四周一片人潮无数厮杀声响彻天际许绍不由得热血沸腾。

    这才是金戈铁马,这才是男子汉大丈夫建功立业之地!

    宇文温见他神情激动呼吸急促兴奋不已只是微微一笑随即大喊一声:“上甲型弹!”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