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十三章 诈败

    大周朝廷派遣的征南军在和安州叛军决战中被对方的‘杀手锏’击溃,兵败如山倒。

    征南军中央军阵的步兵们吓破了胆丢盔卸甲往北逃,身后是如潮的安州军在追击,安州军主帅、安州总管宇文亮在中军处看着局面十分满意身边将领们也是喜上眉梢。

    这什么轰天雷果然厉害!

    三日前安州大军兵临樊城下将城池围的水泄不通,第二日上午直接就用轰天雷攻破了两处城墙,回想起那日的动静许多人还是记忆犹新。

    巨响过后砖瓦横飞原先完整的一段城墙瞬间就变成残垣断壁城墙上的守军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安州军从缺口蜂拥而入遭到城墙后的箭楼袭击一时间进退两难还是靠着轰天雷一下把几个扼守要道的箭楼拔掉。

    城内各处守军刚开始还想负隅顽抗结果被轰天雷吓得魂不守舍,当最初几个小堡垒被清楚后大部分守军都投降,安州军凭着轰天雷的威力大军只花了一日时间便将樊城拿下。

    拿下城池后将领们在城内四处巡视不由得为其备战准备工作佩服不已,对方把城内改成一座座小堡垒若是没有轰天雷帮忙那不光伤亡大增就连拿下樊城最快也得一个月以上。

    樊城水军没想到战事变化的如此快还没来得及和襄阳水军对阵老巢就被端了,如今整条汉水上已无路可去没耐何只得一起投降。

    江南岸的襄州军得了信号立刻渡江北上与主力汇合,昨日将俘虏们分别看押后安州军主力立刻拔营北归结果正好碰上征南军抵达两河口西岸。

    对方进军速度如此之快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同时也让人为己方差点濒临绝境捏了一把汗,若是大军围攻樊城久久不下而两河口浮桥又被征南军主力切断到时陆路粮道断绝,水路因为樊城水军的存在又无法接济江北到时就真的不战自溃了。

    虽然能争取在两河口抢搭浮桥但上游的征南军也不会坐视不理,到时在河西岸拉锯战弄上数日都没得进展的话军心也会大乱。

    安州军将领们觉得这轰天雷真是个好东西,不光攻城厉害就是野战也犀利无比,方才征南军中央军阵被轰了三轮就崩溃己方只要一路追杀过去就能大获全胜。

    将征南军主力大军一举歼灭后荆州总管府各州哪里还有能力抵抗,届时安州大军兵临城下怕是对方都不战而降了。

    安州总管宇文亮对轰天雷的表现也是颇为满意,从而对次子和陈国做生意的事情也没那么不安了。

    今年一月中旬次子宇文温找到他说要和陈国商人做生意希望总管府这边能通融通融,刚开始宇文亮是十分排斥的,边将们手脚不干净和江南陈国有来往赚些小钱他知道,只要是做的别太过分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可家里老二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也要和陈国商人做生意,宇文亮作为襄、安、黄三洲总管府的实际控制者要对边禁做个表率结果自己家人却犯禁这事情传出去总是不好听。

    宇文温信誓旦旦说会有惊喜宇文亮便要看看是什么惊喜,于是某日在郊外真就被‘惊喜’了,那就是轰天雷。

    眼见着一座瓦房被其中点燃的木桶炸成一片废墟后宇文亮第一想法就是拿来攻城,有这玩意在那些一般州郡的城墙肯定不堪一击。

    因为这木桶里的什么火某药成分里需要大量硫磺还有什么硝石,而宇文温一直强调说可以找陈国商人进货所以宇文亮为了这‘轰天雷’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因为他控制的三州总管府地界上的硫磺和硝石产量很少只能从外地购买。

    只要能不断攻城略地取得军功那手下有什么看法也是微不足道的了,将领们需要一个能带来胜利的主帅,刺史们需要一个能保住他们地盘的总管,所以被人腹诽‘知法犯法’也就无足轻重了。

    ‘那小子脑子里到底还有什么鬼点子?’宇文亮时常心里嘀咕。

    “总管,大局已定不如全军压上,多抓些俘虏总好过让他们逃回州郡负隅顽抗。”将领们积极请战希望一鼓作气将征南军全歼,对方人数众多怕是荆州总管府的大部兵力都在里面只要这里一口气解决了剩下那些守城的老弱病残就不足为惧了。

    宇文亮听得手下将领的提议有些意动但他总觉得敌军的表现似乎有些不对劲,他们的表现太弱了虽然己方的震天雷确实够厉害但也不至于连最起码的组织抵抗都不做就全军溃败。

    行军元帅梁士彦是宇文亮的老相识所以他不觉得这个元帅是个样子货,方才他用千里镜粗略看了下征南军大阵发现对方被轰天雷轰了三轮后说崩溃就崩溃,各部将领似乎没怎么阻止反击任由士兵们向后逃去。

    ‘诈败’这是宇文亮当时脑海里闪过的一丝念头,但他随后又否认了这一点觉得对方也许真是被轰天雷吓破了胆,如今在身边将领急切的目光下宇文亮终于做出决定:“全军出击。”

    不过他稍微慎重了些让各部将领注意不要光顾追击还得防着对方设下埋伏,同时还留下一只骑兵作为后备以防不测。

    中军号响,安州大军全部压上追击溃败的征南军,一胜一败间相互追逐厮杀。

    追击的先头部队已经穿过征南军营地,那里满地都是钱粮布帛但追兵们不屑于顾因为战前将领们三令五申不许贪图钱财贻误军机。

    等得约有三分之一的安州军穿过营地后忽然两边火箭纷飞落入征南军营地随后燃起冲天大火将安州军一前一后断开,前方左右丘陵后边突然出现大批伏兵一齐杀来将前端的安州军围住。

    营地中的许多安州军士兵葬身火海后续的安州军被火海阻挡救不了火海北面的同袍,许多士兵从着火的营地里往回跑其中一些人竟挥刀向四周同袍乱砍。

    “有奸细,他们是征南军的奸细!”这帮假冒伪劣一边砍人一边大声嚷嚷着,火光冲天晃花了许多人的眼睛被这些人混在人群中贼喊捉贼导致后续赶来的安州军士兵也被误导。

    双方本就是大周官军身着黑色军袍所以初一看上去没什么区别,被这些人突然一搅加上面前的冲天大火导致安州军开始混乱起来。

    被砍死的假冒伪劣很多但被自己同袍误伤的安州士兵更多,原本士兵们对各自什的兄弟很熟悉但追击途中难免各什各队混在一起就多了许多生面孔,加上有居心不良的人混在人群中到处指着人说对方是奸细于是一场大混战爆发。

    最先挑起纷争的征南军士兵已经伤亡殆尽可他们造成的混乱却蔓延开来,许多安州士兵目睹同袍被人砍死便红了眼想当然以为对方是从火海里冲过来的敌军于是挥刀相向。

    火海前安州军士兵们开始自相残杀乱作一团,在后督阵的安州总管宇文亮见状命令各部将领赶紧上前镇压他认为这不过是一场意外导致的混乱只要应对得力就能平息。

    但是当一名将领慌慌张张的跑来汇报一件事时宇文亮发觉事情有些不对劲:战场上刚缴获的战马中大部分都是拉车的劣马,就连被击毙的许多敌军骑兵都是老弱病残。

    “有陷阱!”宇文亮回过神来,他想到突然冒起的大火将己方大军截成两段、说溃散就溃散也不组织反击的大军,对方似乎是在诈败!

    安州大军左翼丘陵地带忽然号声连连,原本已经溃败的征南军骑兵如潮般向安州军左翼冲来,宇文亮在中军看得清楚随即面色凝重:“果然是有后手,不过尔等休想占得便宜!”

    安州军左翼涌出大批骑兵向来袭敌军冲去双方先是骑射最后两股洪流狠狠撞在一起激起无数尘土,漫天尘雾中有更多的敌军骑兵从冲出来径直向安州军步卒碾去。

    因为全军出击追杀败兵的缘故安州军如同一只咬住猎物的大蛇全身拉直,如今咬着猎物的脑袋被大火截断而其余的前半段身躯发生混乱又遭到敌军骑兵的突袭。

    猝不及防之下安州军士兵没能组织起有效防御被撞得东倒西歪人砍马踏之下血肉横飞,这一股骑兵如同一把利刃般捅到安州军的要害处将其拦腰斩断。

    安州军左翼骑兵仓促间无法阻挡越来越多的敌军骑兵只能眼睁睁看着又有数股骑兵冲入己方侧翼,征南军骑兵在队形因为追击而散乱的步卒中如入无人之境肆意冲杀,其中最先冲阵的一股骑兵竟然已经从安州军左翼杀到右翼透阵而出。

    就在他们准备再跑出一段距离再掉头继续冲杀之时迎面撞上一波箭雨被射得人仰马翻,幸存者定睛一看竟然是战场东翼的安州河西营寨守军列队出击。

    “大新闻哎!”宇文温站在长枪方阵中军的战车上看得清楚不停冷笑,方才众人都以为大局已定之时没想到会有如此逆转的情况发生。

    征南军在诈败,引得安州军追击后突然发难焚烧营地将追兵断做两截随即反扑。

    一直在战场东翼的安州河西营寨守军随即在主将郑万顷指挥下全军出击支援己方军阵,其右翼由宇文温指挥的长枪方阵得以独自行动。

    四个空心长枪方阵成凸字形排列其中有许多四轮马车并驾齐驱,上面站着的弓箭手借此在不用出阵的情况下向四周放箭。

    “一路向西,推过去!!”宇文温看着迎面冲来的敌军骑兵大声下令,号角声响起箭如雨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