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生牛犊 第二章 开战

    大定元年六月上旬,安州总管宇文亮发布檄文声讨大周丞相杨坚把持朝政屠戮宗室,点起麾下安、襄两州总管府兵力号称二十五万大军北伐讨杨!

    但这只是当月第二大新闻,它完全是被本月第一大新闻引爆的。

    因为就在六月初,和‘伪周’丞相杨坚对骂了半年的‘东周’丞相尉迟迥开始动手了,一动手就是大手笔:

    接替父亲任相州总管的尉迟惇率兵十五万南下渡河进攻占荥州看样子随后便要西进攻打洛阳,南边的豫州总管府被尉迟迥策动的桐柏山巴蛮牵制得暂时无法动弹。

    青州总管尉迟勤率兵十万围攻毫州总管府所在地小黄,东周控制下的徐州总管府继续压迫南边还在朝廷手上的吴州总管府。

    重头戏是北边的突厥,佗钵可汗娶了千金公主成了已被杨坚杀掉的赵王宇文招女婿,不知是枕边风还是东周尉迟迥许下了什么好处又或者是去中原打草谷的季节到了,突厥游牧大军共二十万扬鞭南下。

    突厥大军大致分两路,佗钵可汗亲自率军进攻关中狼旗直指长安,另一路围攻并州州治太原免得并州总管李穆对相州方向捅刀子。

    闻得尉迟迥有动作丞相杨坚动作也很快,正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手下兵强马壮也不是好惹的主:

    首先是防:北边突厥方向,命并州总管李穆严防死守,调动援军支援长安北面各路要道关卡顶住突厥大军南下。

    安州、襄州方向,命令荆州总管吐万绪整军备战提防南边宇文亮捅刀子,命令监督梁国的江陵总管贺拔仲华整军备战防御东面安州总管宇文亮和北面襄州总管杜士峻。

    接着是攻:任命蒋国公梁睿为行军元帅率领关中兵出潼关连同洛阳附近军队共计大军二十余万准备迎击尉迟惇。

    在此期间破获了一桩谋逆案:小皇帝宇文阐的岳父司马消难连同宗室宇文椿意图做东周的内应发动兵变,还好被‘长安群众’及时发现并举报,丞相杨坚当机立断采取措施扑灭了这股邪火。

    然而还是出了意外:大周太后杨丽华不幸被奸人所害中毒身亡。

    事件的处理结果是,宇文椿连同其五个儿子谋反未遂被押上刑场砍头,宇文宗室人数减六;司马消难侥幸逃出长安城下落不明,随后皇帝宇文阐下诏将其女儿也是自己的皇后——司马令姬废为庶人。

    得了以上确切消息安州总管宇文亮自然不会善罢甘休立刻动手。

    兵锋所指荆州总管府,安州大军共分三路:东路军五万由安州总管司马、安固郡公尉迟顺率领进抵应州准备进攻北面的豫州总管府。

    中路军十五万由安州总管、杞国公宇文亮亲自率领出随州进攻西侧的蔡、昌二州,之后便西进攻打襄阳之北的樊城。

    西路军五万由襄州总管杜士峻于襄阳坐镇待中路军拿下樊城后渡江北上,随后作为侧翼随同中路军一同北上进攻荆州总管府。

    襄州刺史宇文明率领其余部队留守襄阳,防止梁国及江陵总管府北上偷袭。

    杨坚知道东面的尉迟迥一动手东南面的宇文亮肯定也会动手,所以杀了宇文亮兄弟宇文椿一家自然是早有准备:任命郕国公梁士彦为行军元帅率兵马出武关进抵荆州总管府,与荆州总管府麾下兵力将近十五万对付即将发难的宇文亮。

    豫州总管府清剿桐柏山巴蛮之外还要提防南面的安州军北上,驻守梁国的江陵总管贺拔仲华则便宜行事,因为一要防梁国君臣脑残乱来二要防江南的陈国趁机偷鸡摸狗。

    各方兵力刨除了水分之外真正能打的有多少只有领兵将领知道外人无从知晓,但世人可以确定的是沉寂了将近一年的中原大地终于掀起了新一**战。

    。。。。。。

    随州以西,唐州州治下溠城。

    西阳郡公、统军宇文温领着麾下两千多兵马兴冲冲的向西行军,随行还有大批运粮队。

    不久前也就是本月初,大周太后,呃,是侧室杨丽华给他添了个儿子,于是无良的西阳郡公便以此为‘要挟’找他父亲——安州总管宇文亮要‘项目’。

    我有儿子了,你有孙子了,三叔有嗣孙了,好歹给个项目吧!

    宇文亮的三弟宇文翼早逝无后,次子宇文温过继到其名下作嗣子延续香火和继承西阳郡公的爵位,所以先前宇文亮总是以“你没儿子就上阵玩命万一死了怎么办?你三叔那一脉怎么办?”

    宇文温嬉皮笑脸的贴上去磨,老总管添了个孙子笑逐颜开于是大手一挥:“那就按说好的,你去黄州总管府治下巴州赴任做刺史吧!”

    一心想要刷“荆州大战”副本的宇文统军不干了:“说好的?什么说好的!现在准备打仗哎父亲!荆州总管府还没拿下来,十几万朝廷大军拽得跟什么似的要不儿子凑个数当个添头顺便跟着大军去跟他们死磕?”

    那么多经验值在等着新军们去刷结果现在你让我去长江边钓鱼?再说巴州水军又不给力你让我怎么刷‘长江水战’副本啊!

    对于儿子要跟着自己去和朝廷大军对砍这种要求宇文亮齐起先是不答应的,他觉得这次子没有儿子时就不老实,现在有儿子有后了肯定更加不老实。

    于是有了择中方案:让宇文温领着兵去安州北部的应州同他岳父尉迟顺一起‘北伐’豫州总管府。

    宇文温不是傻瓜,自家岳父领着五万东路军在应州州治永阳憋着哪里是什么‘北伐’豫州总管府,真实目的有三:其一,防止豫州总管府解决桐柏山巴蛮后趁机南下突袭应州给安州腹部捅一刀。

    其二,牵制豫州总管府兵力不让其西进支援荆州总管府。

    其三,万一中路的安州主力‘样衰’被人抄后路(随州西侧门户唐州下溠城),驻扎在随州东侧的应州七万大军就是救火队。

    谁要做救火队,我要去荆州新野郡放火,刘皇叔就是火烧新野把曹丞相折腾得灰头土脸的!

    两父子嘴炮间宇文亮已经带着大军西出随州经过己方控制的唐州下溠城攻打西面的蔡、昌二州了,宇文温麾下两千余人被‘软禁’在安陆城动弹不得他为了赶时间便心急火燎的追上大军去和父亲理论。

    理论了许久终于说通宇文亮让其带兵随大军出征,于是他派人昼夜兼程赶回传信安陆而自己等在下溠与部队回合,耽搁数日直到现在宇文温终于领着新军出征,正好同行的有大军的运粮队他们就兼职当起护粮军一同出发。

    安州中路军十五万人兵分两路从下溠西进,在“跨时代之长射程重力式抛射砲”帮助下只用了三日就同时攻破昌州治广昌以及西北面的蔡州州治蔡阳,昌、蔡两州其余郡县望风而降。

    按照大军离开下溠的时间看不过五日就拿下昌、蔡两州全境,然后中路军按计划西进渡过两河口进攻汉水边上的樊城。

    襄州总管府的西路大军按计划应该也是从襄阳渡河北上攻打汉水北岸的樊城,待得拿下樊城两军互为掩护就能径直北上进攻荆州新野郡郡治棘阳,也就是三国时新野城附近。

    攻克棘阳再往西北五十多里就是荆州州治穰城,也是荆州总管府大本营所在地,按这样推断双方大决战要么在新野附近要么在穰城附近发生。

    搞不好连樊城都拿下了,不过现在出发还来得及,宇文温已经和士兵们说了此次大战一定要努力表现争取搞出个‘大新闻’!

    说到荆州,如今的荆州可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荆州,北朝的北魏设了三个荆州:治穰城之荆州,治安昌之南荆州,治比阳之东荆州,合称三荆。

    “关云长大意失荆州的荆州现在叫江陵,是大周属国——梁国的国都,朝廷为了方便监视也为了保护梁国设了江陵总管府。”宇文温卖弄嘴皮,“所以关于荆州的问题大家不要搞错了!”

    作为明末穿越人士杨济到是听得懂宇文温说的是什么意思,许绍自幼读书也知道是什么意思,可其余人跟在宇文温身边的将领就莫名其妙了:荆州本来就是州治穰城的荆州啊谁会把江陵当成荆州,听不懂哎!

    “咳咳。”宇文温觉得自己是对牛弹琴,不过好歹有两个牛听得懂,“行了,前边就是两河口,大伙加把力过河”

    宇文温一行人面前是昌州以西八十余里处的两河口下游过河处,一条浮桥横跨河流浮桥两旁驻扎着军队。

    他们是安州中路军由东往西渡河后留下来看守浮桥的部队,大军渡河后沿着宛襄故道进攻西南方向的樊城,待得拿下樊城后与襄州方向的西路军会合再折返回来北上进攻荆州新野郡治棘阳。

    守军在浮桥东西两段搭起了营寨,一来便于驻扎而来防止荆州军偷袭。

    浮桥上游一里拉着两道铁索为的是防止上游新野郡的荆州军放火船下来烧浮桥,这个浮桥很重要是整个中路安州军的陆路粮道咽喉所在。

    十余万大军的粮草从随州运过来都是要通过这处浮桥过到西岸,襄阳北面的汉水上有朝廷水军袭扰光靠襄阳那边用船运粮有些不稳妥。

    所以安州军为了保护浮桥下了血本:两万军队在桥两端扎营守护,不惜在浮桥北面拉起两道铁索保护同时两岸设置着许多巨弩就是要防上游的敌军放火船烧桥。

    如此安排就如同去年七月攻打襄阳时在汉南浮桥上设置的防线一般,那一次可是让襄阳水军差点有来无回。

    守军的任务很简单,等过几日大军主力攻克西南面四十多里的樊城后就会重新北上,到时不怕朝廷军队偷袭便能完成任务了。

    宇文温领着麾下军队来到东岸营寨与守将见过面后获得许可上桥过河,不过当他来到河边时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嗣宗,你怎么看?”宇文‘仁杰’看着河水眉头紧锁。

    “郡公,此处定有蹊跷!”许‘元芳’也是面色凝重。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