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一百章 我到顺州来【求收藏求推荐】

    滴水寨主十分郁闷,先前下山攻占郡县掳得大量财物人丁牲畜的喜悦一扫而尽。

    前晚围攻顺州州治历城的几家寨主被人夜袭营地结果大溃败,八千多部众死伤惨重逃回来的就一百多人可以说是全军覆没,按说他应该高兴,因为这样的话等回到桐柏山中他就有机会吞并这几家的地盘变成数一数二的大寨主。

    可前提是能安全撤回山中,而南边历城派出的官军已于昨日下午抵达了自己所占据的县城。

    若是立刻放弃掳得的财物人丁牲畜领着部众逃回山里不是不行但滴水寨主做不到,此次下山他集中了麾下所有男丁攻打这个县城时伤亡不轻,若是就这般空手回去寨主的位子肯定是坐不稳了。

    所以他决定将战利品带回山里,只是这么一耽搁昨日下午官军竟然就赶到了真不知道带兵的将领怎么想的你累了一晚就不知道先休息个一两天么。

    现在他们就被官军围在县城出不去,眼见着走不掉滴水寨主便放出话来若是官军攻打城池他就要杀光手上所有的俘虏,不论男女老少杀个干净来个同归于尽。

    这个恐吓总算有了效果,今日上午官军射出书信入城说要派使者入城‘恳谈’解决问题,滴水寨主和心腹手下商议一番后决定先听使者提出什么条件再说。

    于是一番交涉之后官军派了两个人入城,以防万一滴水寨主让人仔仔细细的搜了一遍身就怕对方带了什么暗器之类的东西。

    不可不防,滴水寨主当年就是凭着装作使者带着礼物拜访另一个寨主,趁着对方不注意暴起发难用藏在头发里的利刃挟持对方才趁机兼并他的部众,所以这次他甚至让手下将使者发簪取下并仔细检查头发是否藏有东西。

    一切均已检查妥当,滴水寨主便在县衙大堂摆开阵势接见使者,与此同时在后堂布置下十余名勇士就等着情况不对冲出来将对方乱刀砍死。

    滴水寨主不懂官话便让一个手下充当通译,两边还站着几个心腹对眼前两人虎视眈眈试图从气势上压倒对方。

    使者看起来没什么威胁,一个是二十五岁左右年轻男子另一个是作为随从的少年,十四五岁年纪皮包骨,双方进行了‘友好而充分’的交谈对目前双方的价码进行磋商。

    滴水寨主要求带一半人丁牲畜回去,官军则要求人全部留下其他可以带走,争来争去还是不能妥协。

    “够了!”滴水寨主大喊一声,后堂埋伏着的勇士呼啦啦冲出来拿着刀围着两名使者。

    “就按本大王说的办,否则就同归于尽!”

    眼见使者告辞准备离开,滴水寨主冷笑一声让人将他两个围住:“一个回去就够了,你们谁留下来做本大王的下酒菜?”

    只见两个使者面露恐慌争着往门外跑情急之间甚至相互厮打起来,滴水寨主及手下哈哈大笑,就在这时那个皮包骨突然向他们扔出了个小玩意。

    尖锐刺耳的啸叫声猛然起犹如数万个夏蝉在耳边嘶鸣,突如其来的响声让滴水寨主及其手下面色痛苦的双手捂耳手中兵器纷纷落地。

    就在这时那年轻人猛然从地上爬起向滴水寨主冲去,他捡起地上长刀先是一道捅穿滴水寨主右腿随后一把将他挟持住。

    那皮包骨的少年则如法炮制挟持滴水寨主派做通译的手下,两人挟持着手中人质退出县衙大堂外。

    滴水寨主被突如其来的啸叫声弄得耳朵失聪听不见任何声音,腿上又挨了一刀鲜血流个不停,眼见着四周部众前来而横在自己项下的长刀越来紧他急得手舞足蹈示意部众退下。

    过了一阵听力总算恢复只听自己手下将对方的话通译过来:“马上投降,让官军入城饶你不死!”

    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他左腿又捱一刀,见对方如此穷凶极恶滴水寨主没耐何让手下去开城门,手下们闻言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这门一开官军一进来自己不就玩完了?

    滴水寨主眼见着又要捱刀气急败坏的咆哮着:“快开门,不然本寨主剥了你们的皮!”

    慌慌张张的部众们打开城门,官军似乎早料到他们会开门随即一拥而入将县城控制起来,桐柏山南麓巴蛮南下第一个落脚点重归顺州手中。

    县衙大堂,宇文温正听着手下报告此次‘刷副本’成果,堂内气氛十分压抑。

    陈五弟:“县城一片狼藉房屋都已被焚毁,男人们被杀了不少女人惨遭施暴,还有许多小孩和老人被杀死。”

    宇文温:“这帮王八蛋到底还有什么坏事没做的?”

    许绍:“郡公,请冷静...”

    周法明:“郡公应该问他们到底有没有做好事。”

    杨济:“百姓们强烈要求把这帮人杀了。”

    宇文温:“把那寨主带进来,杨济、陈五弟、许绍、周郎君你们留下其他人出去。”

    片刻之后五花大绑的滴水寨主被押进来,见上首疑似官军头领的年轻郎君面色不善怒发冲冠他赶紧跪下叩头乞求饶命。

    见着巴蛮头目到,宇文温随即不由自主玩梗切换到咆哮模式:

    我到顺州来,不是游山玩水的!

    你们好好的在桐柏山里看风光不好么?下山个屁啊!

    东搞西搞要搞去搞桐柏山东北麓的豫州总管府啊,那么嚣张往西攻打荆州总管府啊!!

    你们称自己为寨主,不就是占了个破山头没人管么,信不信把你们一招带走啊!

    一直以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想吃饱肚子自己种粮食,下山抢毛啊抢!

    你以为你们是谁,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以为是公厕么!

    杀了那么多人还让我饶命?死掉了的百姓怎么想?没死掉的百姓怎么想?

    你知不知道要是没有你们乱搞百姓们就不会耽搁农时就能有个好收成了!

    去年怎么没见你们下山,今年局势稳定了就想起来当搅屎棍了,嗯?

    废物!从一开始安州总管就不应该留着你们!你们这是对安州上下的背叛!

    出来混迟早都要还,自选的路自己跪着也要走完!

    自挂东南枝吧!

    眼见着宇文温暴跳如雷在场众人不敢吭声,等着宇文温喝水润喉杨济方才小心翼翼的说道:“郡公,这寨主听不懂官话,还得让他手下过来解释郡公说的是什么意思。”

    噗的一声宇文温口中水一下没含住喷了出来,他悻悻然环顾在场众人一圈后艰难的开口说道:“也就是说他听不懂?”

    众人默默的点了点头。

    宇文温颓然的挥挥手:“全都拉下去砍了,让百姓们观刑,诸位还有什么意见?”

    “没有!”众人也是同意将这帮祸害百姓的混蛋斩首示众,不严惩怕是以后还会下山袭扰郡县。

    昨晚夜袭一举击溃蛮兵后,杨济、陈五弟、宇文十五等人强烈要求再战,周法明拍着胸膛保证往北追击定能将滞留县城的巴蛮包圆,被掳掠的百姓肯定还滞留县城没被抓入山中。

    宇文温先是和许绍嘀咕了一下,随后和顺州刺史商量半天,对方最后同意派出一千士兵随他们北上攻打盘踞这县城的蛮兵,历城之战俘获甚众还得派兵看守故而只能抽出这些兵力。

    不过宇文温身份特殊,顺州刺史亲自领兵同他一起出发免得出什么意外,大军昨日上午略作休整即刻北上到下午时抵达县城果然将这什么滴水寨主堵在城里。

    滴水寨主连同其他残兵败将手上也就千余人,被这么一围逃是没办法逃了便以城中百姓为人质做要挟,这时‘诡计多端’的宇文温心生一计要人扮作使者入城趁机挟持寨主开门投降。

    这计策刚说出来一帮人抢当使者强破了头,就连口口声声说“只是带路”的周法明都腆着脸说要去,不过众人异口同声否决了宇文温亲自入城的提议最后总算是有了结果:让杨济和张鱼去。

    杨济的身手没人质疑,张鱼身手还行关键是看起来弱不禁风不会找人怀疑,之后的结果就是成功挟持滴水寨主不费吹灰之力拿下县城。

    顺州刺史入城后忙着安抚百姓还有善后事宜,只有军职的宇文温便越俎代庖处置了滴水寨主及其一帮部众:全部斩首示众!

    先是‘逛街’让遭受祸害的百姓砸石头出气,然后一个个咔擦把首级拿到城外堆京观。

    官军在县城住了一夜,第二天顺州刺史带来的一千兵马留守县城而宇文温带着刷完副本的新兵们南下返回顺州州治历城,顺州刺史亦随同南归。

    袭扰顺州的巴蛮被清剿干净,应州那边应当不会再有巴蛮敢来,回到顺州后收到土州传来消息说袭扰州城的巴蛮已经退走危机解除,安州北侧地界的巴蛮们应该是吃到苦头回山里看星星去了。

    至于随州,州治随城可不是连盔甲都没有的巴蛮能啃下的。

    “不对,随城危在旦夕,本公自当率领本部人马南下支援才是!”

    听得西阳郡公这番大义凛然的话顺州刺史哭笑不得,只能派出五百骑兵护送他们一路南下,而周法明也带着母亲及家仆随行搭个顺风车去随城。

    宇文温及一帮手下兴冲冲的来到随城得知袭扰随城的巴蛮也被打疼缩回西南面的大洪山里看星星去了,然后随州刺史还转告了安陆总管宇文亮的话:

    “马上带兵回安陆,敢乱来粮饷就没有了,以后也不会有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