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九十九章 夜袭(下)

    正在梦乡里的蛮兵还没回过神就莫名其妙成为刀下亡魂,杨济率领的长刀队作为全军先锋突入蛮军营地大杀特杀。

    作为冲杀在前的长刀队队正,陈米斗那骷髅面具上一片血红,这是被他砍死的蛮兵喷溅出的血液染红的,作为全军刀法一流的士兵没有一个蛮兵在他手下撑过一回合。

    练刀时杨教头反复重申战场上玩命时要快刀斩乱麻,什么花哨的刀法都是累赘,能一刀解决的不要两刀,能两刀解决的就不要费三刀。

    每多余挥刀一次力气就空耗一分,连番累积下来胳膊撑不了多久,所以陈米斗牢记杨教头的心得:三刀过。

    因为战场上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多纠缠一会就多一份危险,这可不是擂台比武一对一,谁知道什么时候你就被一群人围住到时刀法再厉害也没有用。

    数日前永阳城外自己两名属下就是一时杀得兴起孤身犯险被人围住丢了性命,所以此次陈米斗反复叮嘱属下士兵要尽量聚得进些一边能互相照应。

    作为队正他也不能光顾着自己痛快还得时时注意队形免得走散了被人个个击破,所以陈米斗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停下来喝令手下围过来。

    可如今这帮蛮兵实在不中用,刚一照面看见骷髅面具就吓傻了只要一刀就取了性命,有胆大的也被自己一刀荡开武器随即被第二刀砍翻。

    所以老子今晚要领着兄弟们杀个痛快!

    陈米斗回顾四周都是自己同袍,他们随着杨教头一路向营地深处杀去,沿途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跟着长刀队冲入营地的是长枪士兵,他们先是放火将营帐点起随后以小队(五十人)为单元跟着各自幢主随长刀队突进。

    新兵李石磨正精神抖擞地在什长指挥下随着小队推进,他这个什已经干掉了十个蛮兵,大多数都是还没近前便被自己和同袍一枪一个捅翻。

    长枪幢每个什的编制都是一样的:全员身着两当铠戴藤盔,八个用长枪配短刀随时切换,一个用斧戟,一个用弩。所以本什弩手引而不发就是要对付贴近的漏网之鱼。

    就算弩箭射偏了也没关系长戟兵也竖着斧戟等着砍人,那一戟砍下崩裂红白之物飞出来当真是痛快之极。

    苦练将近四月的枪法果然厉害,训练时还嘀咕的李石磨终于知道教官说的‘练兵千日用在一时’是真的了,眼看着那帮蛮兵在自己长枪刺杀下一回合就被放倒他信心满满。

    眼见远处营帐间有蛮兵向自己什跑来李石磨大声提醒同袍准备接战,可对方还没跑几步就听弓弦声响对方一一被射倒。

    他头也不回因为知道是随后掩护的弓手们在‘抢人头’,有这么多同袍在相互配合李石磨和其他人的战意越来越强。

    弓箭手们肆无忌惮的射杀一切非己方人员,又有一部分射出火箭将远处营帐点燃,渐渐燃起的大火也为随后突袭而来的骑兵指明了道路。

    宇文十五痛快淋漓的策马疾驰将面前一切敢挡路的蛮兵撞飞,他和骑兵们不时的扔出火把将所过之处点燃,按照战前计划骑兵们走右翼长刀兵们走左翼一同向大营深处突进。

    人多又如何?被己方趁夜突袭得手这帮乌合之众有什么好怕的!

    宇文十五如是想,骑兵们如是想,同在队伍里踏营的周法明也是这样想的。

    周法明原本认为西阳郡公没有魄力和实力用两千人突袭至少七八千人的敌军营地,然而对方真的就这么做了而且开了个好头。

    周法明懒得管那么多既然要做就要全力出击,他主动请缨随军出击也获得许可,如今夜袭成功正是他大开杀戒的时候,若是能一举斩获蛮军头目那就再好不过!

    他今年十九岁,二哥也不过二十五岁,眼见着二哥在自己这般年纪时就已立下赫赫战功他不甘其后。

    发动夜袭之前他和宇文十五商量了决定‘斩首’,因为他两个都注意到营地里某处有火光,黑漆漆的营地里那拉风的光芒让人不想去都不行,因为这十有**是某个酋帅的大帐。

    所以方才一帮骑兵冲进营地大部分按计划放火,小部分在宇文十五的带领下直接奔着那照亮迷途羔羊的‘明灯’就去了,果然冲到时看见一个头插野鸡毛的鸟人披着件兽皮拿着把刀慌慌张张走出来。

    然后周法明懒得拿弓放箭而是策马上前荡起骑枪准备捅人,结果宇文十五直接用骑弓‘抢人头’一箭射中对方面门。

    骑兵们在营地里践踏冲撞,营地外许多士兵则在装腔作势,他们背着早就扎好的木架上边点着五六只火把,远远远远看上去似乎有大片火把聚成的河流向营地涌来。

    原本就仓皇失措的蛮兵们看见这个情景下意识地认为是敌方后继大军来了,那一大片火把一看就知道是不下五六千人的队伍,如今四周一片混乱头领也不知道在哪里该怎么办完全没头绪。

    最恐怖的是那一个个全身鲜血的‘骷髅人’,他们手中长刀每挥动一次就带走一条人命,没有人敢上前阻挡因为那模样让人见了就走不动更别说反抗了。

    蛮军扎营没有什么章法,各类大小营帐一座接一座,突入营地深处的骑兵到处放火将整个营地点燃,今夜正好刮南风,火借风势、风助火威,燎原之势已成蛮军大势已去。

    东南方向,许绍用一个名叫‘千里镜’的神奇宝贝看着远方那火光冲天的军营,他听父亲提到过去年六月安州同朝廷大军交战时,镇守随城的总管长子宇文明手上就有一个‘西域异宝’如同千里眼般。

    当时他还认为是无稽之谈可如今真的是服了,也不知道宇文温是从哪个西域番商里接连弄来这种宝贝的。

    眼见着夜袭大获成功蛮军迟早要完许绍兴奋得手舞足蹈,在一旁的宇文温就完全相反铁青着脸一副不爽的样子,张鱼在一边像防贼般盯着郎主就怕一时兴起要策马冲阵。

    战前宇文温大手一挥决定要夜袭,结果方案定下来自己却没份众人强烈要求他和辅兵幢主许绍一起领着三百辅兵守辎重。

    “你们在那里开无双让本公在这里数蚂蚁!”宇文温恨恨的把叼着的叶子吐出来,原地来回走动急得抓耳挠腮。

    这巴蛮就是一群肉鸡此时不去冲阵耍威风难道要等几万具装甲骑在大平原上对冲时自己才上场?

    “来了来了!”有名哨兵兴奋得一路小跑回来传递消息,他们这帮看守辎重的还有另一个任务就是截杀有可能往东南方向跑的蛮兵,眼见着出战的同袍大获全胜正眼红时翘首以待的巴蛮溃兵竟然真有往这边来的。

    “稳住,都给本公稳住不要吓跑人家了!”宇文温与一干新兵喜出望外,这袭营的同袍吃肉现在总算轮到自己喝汤了。

    他们原本就没有点火把探得有溃兵来便屏气息声埋伏在路两边,只见人影晃动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跑过来,那帮人前头的正跑着忽然被地上的绳索绊倒后边的来不及躲避纷纷撞倒。

    “放箭!”听的一声令下路两旁埋伏的弓手纷纷射箭将对方射成一只只刺猬,待得第一轮箭雨结束长枪兵一拥而上如同恶狗抢屎...不,是饿虎扑羊般向敌军冲去。

    火把亮起,新兵们就着火光一次过将能喘气的蛮兵全部捅翻,只是人数太少不够分还有几只枪捅在一个人身上的事情发生。

    自从前几日的永阳之战后大家都见了真刀真枪玩命的场面,都知道自己平日里苦练的技能十分有用,加上连续几日清剿小股蛮兵渐渐不再怯场故而新兵们求战**很高。

    不过这波溃兵也太少了吧?怎么还不见后继的跟过来?

    一帮人翘首以盼又等了一会还是没见什么人影往己方过来不由得催头丧气:不过瘾啊!

    宇文温和许绍计较了片刻判定方才这帮人怕是慌不择路误打误撞跑过来的,对他们来说偷袭营地的敌军正是从东南方向过来,正常情况下怎么可能逃命的时候又往敌军来袭方向跑。

    看着西北方向已经燃起的冲天大火宇文温等人不都得望‘火’兴叹。

    。。。。。。

    历城墙头,顺州刺史和一干将领正惊疑不定的的看着城外那已经烧成火场的巴蛮大营。

    这几日他们给突然下山攻城的巴蛮弄得焦头烂额,白天要刀刀见红的守城晚上要防着对方偷袭,原以为南边的随州会派出援军北上支援可今日收到消息说随州也遭到巴蛮袭扰,援军稍后才能派出来。

    蛮军兵力大约八千,以现有三千兵力把历城守上那么十天半月也还勉强,可如今是怎么回事,是哪里来的援军夜袭巴蛮大营?

    事发时城头哨兵已经发现情况赶紧上报,顺州刺史急匆匆赶上城头观察敌情,刚开始还认定是蛮军自导自演让己方以为援军到出城接应,结果现在这熊熊大火一烧起来傻瓜都知道是真的援军来了

    火光跳跃也不知道援军有多少人,不过看目前情况局势对己方大为有利,那就是守军出城接应的时刻到了!

    忽然有数名骑兵手举火把策马来到城下大喊:“使君,我等乃应州援军,如今袭营大败蛮军还请使君出城助战!”

    “是周使君的弟弟周三郎!”有人认出城下骑兵内一人正是前任顺州刺史周法尚弟弟周法明,这下顺州刺史再没犹豫立刻打开城门全军出击打落水狗。

    “多亏了贵使君出兵相助。”一名将领出城后和那几个骑兵交谈,这次夜袭干得漂亮历城之围可一战而解,他顺便问起此次援军有多少人。

    他觉得既然是援军怎么着都要有四千人吧。

    “此次夜袭兵力两千。”

    “什么,才两千?”那将领闻言有些不可置信。

    两千破八千?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