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九十八章 夜袭(上)

    顺州州治历城外,乌云遮月,攻打城池的巴蛮们正在营地里休息。

    营地里黑灯瞎火几乎所有人都在呼呼大睡,不多的哨兵也只是在城池一侧警戒,至于外围的哨兵就几乎没有了。

    此次洞主们带着部众突然下山袭击各处郡县纷纷得手,官军还没反应过来就给围在城中一时半会组织不了有力的反击,别处的援军也不可能这么快过来所以没必要警戒外围。

    几乎所有的巴蛮都是这样想:等明日再努力一把将州城攻破到时候把城中人丁牲畜钱粮掳掠一空回山,就留个空城给那帮迟到的官军吧。

    营地内一处大帐漏出昏暗灯光,帐内草席上飞来寨主满身大汗地用力‘耕耘’着身下女子,那女子披头散发神情痛苦被堵着嘴在其身下微微扭动着。

    这是飞来寨主前几日带着部众下山劫掠郡县时抢来的小娘子,和山里那帮又黑又瘦的婆娘比起来这小娘子细皮嫩肉让他爱不释手,每晚都要好好‘耕耘’一番。

    这还是普通州郡里的平民女子,等攻破旁边的历城后里边的富家小娘子怕是更加让人**蚀骨,所以飞来寨主对拿下历城的**十分强烈。

    粮食、钱财、女人、牲口、半大不大的小孩全部带回去,男丁杀一半留下听话的带回去做奴隶,老人幼儿全都宰了免得浪费口粮。

    这是飞来寨主和其他几个同行寨主的决定,他的实力最大所以被尊为主帅,等着攻破州城劫掠一空就赶紧回山不跟官军纠缠。

    女人只要是还能生的年纪全部都带走分给部众,有了女人就能繁衍出更多的后代,而半大不大的小孩最好调教,人多势大到时跟别的寨子抢水源抢地盘也更有把握些,所以这数万人口的历城一定要拿下!

    飞来寨主正在主账爽翻天,营地东南侧有了变故。

    营地外一个放哨的蛮兵正在野地小解,完事后抖了抖转头正要和等在后边的伙伴说话却发现没了人影,还没来得及反应被人从后边捂住嘴巴随后脑袋被人猛地一扭脖间一疼失去知觉。

    蛮兵没了气息,杨济将他放倒地面四下张望了片刻发现没动静便向后招招手,无数黑影晃动慢慢向他靠近,听杨济低声吩咐几句后分成小组散开慢慢向不远处的蛮军营地摸去。

    又前进百米他们停下来,四周一片寂静只听见草丛里无数虫儿的鸣叫声,片刻之后他们原先待过的地方有大批人马跟过来。

    人衔枚马裹蹄黑压压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他们个个披坚执锐趁着月色朦胧默默前行,在和先头部队回合后几个人凑在一起嘀嘀咕咕。

    “诸位,前边左侧临河土壤松弛,一会骑马要靠右边走,就是那个大石头右边”

    周法明低声和几名将领交代这附近的地形,打头阵的长刀队主杨济、尾随其后的军主陈五弟、骑兵幢主宇文十五、长枪幢主熊大、谢老三还有弓箭幢主田正月、郝大胆都在列。

    军主陈五弟分配各人职责:“一会由杨队主带长刀队打头阵走左翼,熊大、谢老三带各自那一幢方阵跟着分左右进去点火,田正月、郝大胆带着幢内兄弟跟在旁边放火箭。”

    “本将领着梁定兴那幢方阵在后边压阵,陈七斤那一幢方阵在外围接应,宇文幢主和周郎君领着骑兵踏营放火走右翼。”

    “一路往北推,不抓俘虏不留活口把蛮兵都往北赶!”

    陈五弟说完见大家没意见便示意分头行动。

    一炷香时间后,杨济领着手下摸到了营地外围。

    “在头上绑好白布条,把面具带上!”

    听着一声令下,长刀队队正田小七从怀中掏出早就准备好的白布条绑在头上,然后将一个骷髅面具戴上,这面具是西阳郡公特意打造的除了用来当面罩保护脸之外还用来吓人。

    想想夜间操练时那帮新兵被自己一帮人吓得屁滚尿流田小七就觉得爽快,郡公折磨人的花样层出不穷整得新兵们欲仙欲死。

    别的不说,接连几个晚上半夜突然敲锣打鼓搞夜间紧急集合就折腾得新兵夜不能寐,到后来还组织夜间行军绕安陆城走圈。

    田小七等长刀队士兵被派去装神弄鬼吓那帮怂货,就是一帮人带着面具站在城外个个低着头沉默不语,等后边拉练的怂货经过时转头看向他们。

    为了避免闹出人命每个领队的什长在队伍即将接近他们时会大声提醒练胆开始有人扮鬼作怪,但即便如此还是有许多新兵吓得瘫倒在地。

    四个月里不知如此这般折腾了多少个晚上大家对夜间行动已经没什么恐惧,而现在正是让人热血沸腾的摸营。

    从前几日的永阳城之战开始又陆续清剿了小股蛮兵,连番几次见血已经让大伙适应了血淋淋的战场,出枪也不晃了射箭也拿的稳弓了,挥刀砍人的感觉也越来越惬意。

    此次不能输给猪肉陈了!田小七如是想。

    长刀队队主杨济精选一百人教授刀法田小七和陈米斗是其中佼佼者故而被任命为左右队正,他俩也是每次比武时的死对头,刀法比武第一名有猪肉吃,陈米斗第一拿得最多猪肉也吃得最多故而人称‘猪肉陈’。

    田小七心中想着抬头四顾看到的却是一个个‘骷髅人’,此时此地被一群鬼气森森的人环绕,饶是已经适应了骷髅面具的田小七还是心中猛地的跳。

    他觉得这面具也太渗人了,郡公的想法真让人猜不透。

    另一处,身着铠甲带着骑弓箭壶手提长枪腰间佩刀的周法明翻身上马,相同装束的宇文十五及一众骑兵已经严阵以待。

    周法明看着黑压压一大片往巴蛮营地摸去的自己人心生感慨:西阳郡公到底是怎么将这帮兵练出来的!

    周家的部曲也能夜袭,但那都是大浪淘沙的百战老兵,是在无数次生死搏斗之中熬出来的,可面前这帮新兵据说四个月前就是连饭都吃不饱的苦哈哈,周法明想不通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竟然能把夜间行军做到这个地步。

    先前开始夜袭时周法明留意这帮胆大妄为意图夜袭的菜鸟是怎么夜间行军的,结果也不出意外:每什一根草绳上面扎有十个宽松的绳结所有人把绳结套在手上跟着打头的什长行军。

    一群人牵着绳走夜路可以防止士兵走散,绳结很宽松遇到紧急情况可以很快褪下免得遇袭时一条绳上的人一起倒霉,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的是为什么这帮人个个晚上视力都不受影响,也就是说没有‘雀蒙眼’,而且走起夜路来没什么畏首畏尾似乎习以为常。

    周法明心里嘀咕着这是要喂多少米肉才养出来的?莫非平日里就经常操练夜间行军?

    安州总管宇文亮两个儿子的事情周法明多有耳闻,去年六、七月朝廷派王谊为行军元帅统领襄州军、荆州军进攻安州,宇文亮长子宇文明带着一只大军在随州州治随城据守。

    行军总管崔彦穆领着数万大军围城攻打了十几日损失惨重,后来襄阳被围崔彦穆没耐何撤军回援,时任顺州刺史的周法尚领兵南下支援宇文明进军,周法明也一同随行。

    看着完好无缺的随城,看着城外的一片狼藉周法明有些佩服守城的宇文明,不过他对那跟着大军混资历的西阳郡公宇文温就没什么想法了。

    后来听说宇文温随作为使者入长安和朝廷‘握手言欢’顺便做质子,周法明愈发觉得宇文温在总管手下也就只有这点用了。

    可现在看起来这宇文二郎还真有点意思!

    。。。。。。

    营地内,一名蛮兵睡眼惺忪从破破烂烂的营帐里出来正要去小解,因为不许点灯所以四周黑漆漆一片,他晚上视力变差看不清周围只能摸来摸去凭着感觉走。

    远处泛着朦胧的灯光,他扭头看去依稀记得是寨主的大帐,营地里不许点灯只是对他们这帮小兵管用可寨主们不管这么多。

    想着那日攻下县城后寨主们不但占了大院子个个还扛着一名小娘子进房间快活他就咽了一口口水,山里生活贫苦不要说媳妇就连女人都不够分。

    自己父亲和叔叔就是共娶一名女人也就是自己母亲做媳妇,所以他对到底哪个才是自己真正父亲有点纠结。

    他已经下了决心此次攻打州城尽量表现好,若是立了大功说不定寨主会赏个女人给他,不管长得如何不管年纪大小只要是女的就行!

    没由来一阵冷风吹过,他哆嗦了一下惊疑不定的往往四周却依旧是黑蒙蒙看不清楚,心中涌起恐惧感他想回营帐可尿快憋不住了。

    若是在营帐边撒尿怕是要被头领抽鞭子,他硬着头皮继续向前走结果没走几步迎头撞上一帮人,待得看清来人面目时瞳孔一缩小便**瘫在地上:对面都是面目狰狞的骷髅人!

    巨大的恐惧感压得他牙齿打架连话都说不出,随后只见眼前一花脖子一疼便再没知觉。

    片刻之后。

    “有鬼啊!!!!!!!”凄厉的嚎叫声刚刚响起便嘎然而止,营地里无数黑影闪动,点点火光随后在各处营帐亮起。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