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九十七章 你们能突袭?

    应州上明郡地界,周法明领着几名家仆护送着一辆马车在官道上向东南的永阳方向前进,身后一群蛮兵紧追不舍。

    周法明是原顺州刺史周法尚之弟家中排行老三,二哥周法尚月前调任黄州总管府任职,半月前在黄州安顿好后让留在顺州的弟弟护送母亲搬过去。

    收到信后周法明带着一百家仆护着母亲乘坐马车从顺州出发经东南方向的应州南下安陆,未曾想走到半路刚到应州的上明郡地界就遇到了下山袭扰的桐柏山巴蛮。

    还好对方只是数股小部队周法明硬着头皮突围之后且战且退如今身边就剩得十来人,道路崎岖马车走不快而蛮兵们依然紧紧徒步跟着。

    “早知道就该南下走随州。”周法明有些懊恼,可世间没有后悔药吃,再往前至少二十里都没有什么像样的城池,光是些村落怕是顶不住蛮兵的冲击。

    除了马车他们都是步行,马匹和其它马车已经在先前的几次突围中损失殆尽连箭也射光了,巴蛮长年生活在山中走山路如履平地这脚力不是他们能比的,再这样追下去怕是没到应州就完了。

    路两边都是山林影影绰绰风吹过去有些草木皆兵的样子,若不是身后蛮兵跟得紧周法明就想领着一行人躲进山林待得风声过后再出来。

    正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马车颠簸了几日后终于支持不住一个车轮断裂,周法明急得满头大汗将母亲扶起让几个得力家仆护着赶紧跑,他转身拔出刀大喝一声领着其余家仆向蛮兵迎上去试图争取时间。

    本以为能护得母亲周全未曾想竟然就陷在此处,那便战死罢了!

    就在他几人即将飞蛾扑火时忽然路两边破空之声大作,许多羽箭呼啸而来将蛮兵们射倒在地,有侥幸未死的被随后冲出来的士兵用长刀一一砍翻。

    一眨眼的功夫四十多追兵就这样全军覆没了,大难不死的周法明感激的看着那些从路两边突然冒出来的士兵片刻后回过神赶紧跑到母亲那里查看情况。

    “都小心着点别给巴蛮偷袭了!”几名队正指挥着士兵警戒,周法明四周望去却见这群士兵个个身披盔甲精神抖擞,相互之间还不停笑着:

    “李大缸你得意什么!有本事战场上拿稳弓射箭别到时放箭又给风迷了眼!”

    “得了把熊幢主你们幢动作这么慢就算抢屎都抢不到一口热乎的!”

    周法明顺着蜿蜿蜒蜒的官道看去,又有许多士兵及马车、独轮车现出身形往这边过来,其中数名将领打扮的人正策马走在队伍前列。

    “在下周法明,卸任顺州刺史周法尚为家兄,不知贵军是?”周法明眼见对方走近赶紧迎上去自我介绍顺便打听来路。

    当先一人掷鞭下马走上前来回了个礼自我介绍说是西阳郡公宇文温,操练新兵行军至此见有蛮兵过来便设下埋伏,周郎君这模样莫非前方有巴蛮祸害?

    周法明点头说是,巴蛮已经围攻顺州人多势众郡公请慎重况且山路崎岖一路上也不知道蛮兵设下多少埋伏

    “本公率军一路过来就是要去支援顺州。”宇文温直接表明本意免得对方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期望,他和周法明交谈了片刻大概说明了如今局势。

    他们在应州州治永阳协助刺史打败来袭巴蛮五千人,随后往西北方向进发意图支援土州顺便帮沿路郡县击退蛮兵,土州刺史已经击退蛮兵所以他们继续往顺州去。

    截止今日已是第三天,一路过来小股的蛮兵均已被清剿干净。

    两千多人军力紧张无法分兵送周郎君几人去应州永阳,人派多了自己这边吃力派少了还不如不派,宇文温巧舌如簧试图说服周郎君与他母亲等人与其一同行动。

    周法明纠结了片刻又和母亲商量了一会决定随军同行,他这边就剩下几人若是独自上路再遇见哪怕小股蛮兵就玩完了。

    宇文温见对方做了决定心中有些兴奋,因为他觉得这次碰面肯定会触发什么隐藏任务。

    这周法明可不是简单人物同他二哥周法尚都有两把刷子,是史书上留名的历史人物。

    周法尚,祖孙三代都是南朝将领相当能打,两年前周法尚被诬陷谋反走投无路带着继母和弟弟渡江北上投奔北周被任命为顺州刺史,在原来的历史里杨坚以隋代周后周法尚得到重用。

    他历任巴州刺史、黄州总管,封谯郡公在隋灭陈时经略江南,灭陈之后在岭南平定多处蛮夷作乱官至武卫大将军。

    唐朝初年,他儿子周绍范作为皇宫禁军头目接应秦王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随后又立下赫赫战功受封谯国公当真是虎父无犬子。

    周法明,隋末天下大乱时占据黄州静观局势变迁后来投唐被封为黄州总管,一次平叛时不慎被暗杀身亡。

    这都不是重点,周法明和他哥在顺州住了两年对周边地形应该很了解,宇文温要‘奇袭’攻打顺州的巴蛮就需要他这种‘带路党’。

    那日在永阳城宇文温不顾应州刺史挽留执意要去支援顺州,从对方那里软硬兼施找了几个熟知地形的官吏做向导马不停蹄的循着官道往西北方向行军。

    动作不快不行,万一走晚了被老爷子派来的人给叫回安州那还怎么刷副本!

    。。。。。。

    “突袭?”

    周法明听了宇文温的意图后眉毛一扬,对方和他打听顺州州治应城的周边地形说若是时机合适计划偷袭围攻应城的巴蛮军队。

    对于这种想法周法明觉得若是他做领兵官带的是自己调教的兵肯定会去偷袭,因为那帮巴蛮就是一群垃圾不过仗着数量多而已,可若是宇文温手下这帮兵的话就不行。

    因为他觉得这帮兵比垃圾好不到哪里去所以不断腹诽着。

    什么‘锐士’方阵什么步骑通杀,什么超长枪一出谁也近不了身,还有可笑之极的长枪推进,这西阳郡公莫非飞鹰走狗多了以为打仗是闹着玩的?

    不敢贴身肉搏妄想凭着远远拿根破枪捅就能打胜仗这是哪个混蛋教你的?你这样练兵你爹怎么不管?

    周法明的祖父周灵起是南朝梁的车骑大将军,父亲周炅仕途历经梁、陈二朝,如今黄州总管府下辖的江北六州当年就是他父亲从北齐手上打过来归入陈国版图然后一年多前给大周安州总管宇文亮攻占。

    他就是不服一口气:若是我父亲那时还未病故你父亲怎会这么容易拿下江北六州!

    周法明有出身将门的傲气,他母亲是陈高祖的公主是周家续弦所以和大哥、二哥为同父异母的兄弟。但他很佩服二哥周法尚。

    周法尚从小随着父亲南征北战兵法了得,周炅去世后周法尚继承了周家所有的部曲私兵,两年前被长沙王陈叔坚诬陷谋反朝廷立刻动手先捉了周家大郎周法僧。

    周法尚无可奈何带着继母和弟弟渡江投奔北周,陈国追兵衔尾追杀结果周法尚略施小计就将其打得落花流水俘虏数千人,如今周法明就恨二哥离任早了一个月否则周家的部曲在顺州的话那巴蛮就算来两万人都不在话下。

    周家三代戎马生涯积累下的部曲个个是百战老兵,岂是你西阳郡公手下这些样子货能比的?

    什么突袭,说来说去不就是夜袭,你那帮兵有几个能走夜路的?莫要自己人砍起来就阿弥陀佛了!

    周法明腹诽不已只是面上没表现出来,他今年十九岁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可能让自己的想法显露在脸上。

    然而‘实际年龄’二十四,不,是二十五岁的宇文温已经看破了这小子在想什么,眼见着对方不认为突袭能成功他也不争辩,周法明虽然质疑自己新兵战斗力但还是把应城附近地形详细的告诉了他。

    宇文温和手下们一合计觉得有戏,桐柏山巴蛮那帮鱼腩仗着人多围城一下子也攻不下来肯定要扎营,正所谓兵贵神速围攻顺州的巴蛮不可能知道应州这边大败未必会提防有援军突然出现。

    己方抓紧时间行军一定能杀得巴蛮一个措手不及,如果来个夜袭就神作了!

    夜间行军也是宇文温操练新兵的一个科目,但首先碰到的问题就是夜盲症。

    夜盲症俗称‘雀蒙眼’,现代有一种说法是古代平民百姓穷,营养不良也吃不起各类动物肝脏导致维生素A严重缺乏大部分都患有夜盲症,所以历史上的古代大规模夜袭战例大多数都是假的。

    这种看法认为能进行夜袭的基本上都是长期好吃好喝供养的亲军、精锐部曲和家丁,只有营养不缺才不会患上夜盲症所以夜袭只能由小规模精锐部队进行。

    可是宇文温发现自己招来的士兵里就有许多平日里吃野菜充饥的人但却没有患上夜盲症,想来想去可能是那些野菜里确实含有维生素A。

    不过喜欢烧钱的宇文温不管那么多,只要能买到鸡蛋、动物肝脏就加菜让这帮饭桶吃,然而夜盲症没有了可夜间行军依然压力山大。

    因为晚上行军真的太难指挥了,一百个人放出去再收回来那就天晓得能找回几个,所以宇文温发现夜袭最大的问题不是夜盲症而是大规模夜袭不方便指挥只能由精锐小分队进行。

    那么两千五百人的规模算不算精锐小分队呢?宇文温用各种少儿不宜的操练方法将这个问题的答案变成毫无疑问。

    眼见着对方一帮人不知轻重当真要策划夜袭周法明不由得心里发急:他们要去送死就请便,可自己带着母亲只能跟着大部队走万一这帮鸟人玩夜袭玩大了全军覆没怎么办?

    我自己留下看你们作死可以,好歹给几匹马让我安排家仆护着母亲跑路啊!

    “想要马跑路?想要就去牵呗!”宇文十五认定这厮怕死不敢随军行动而是想带着母亲溜号,“到了安陆就说这马是捡的莫要说见过我等!”

    周法明闻言血往头上涌,他觉得被一个十四五岁的小混蛋看扁了有损周家名头:“在下未曾说要临阵脱逃!”

    “我等夜袭可是要去送死的周郎君有几个脑袋够砍?”宇文十五的嘴炮愈发像郎主宇文温了。

    “给在下一匹马一件盔甲和武器!”十九岁的周法明被小他几岁的宇文十五用激将法成功点燃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