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九十四章 首战【求收藏求推荐】

    宇文十五领着骑兵们游荡在旷野里,纷乱的马蹄下泥土飞溅,手中骑弓射出羽箭将尾随而来的蛮军骑兵一个个射落马下。

    他是第一次独自领兵作战虽然麾下不过三百骑兵但依然热血沸腾,郎主宇文温给他的命令是把袭击永阳城的巴蛮大军底细摸一下,顺便把巴蛮那少得可怜的骑兵有多少杀多少。

    按照安固郡公尉迟顺教授的经验宇文十五和手下们估出敌军约莫有四五千人按人头算是己方人数两倍,不过对方骑兵果然少得可怜就那么百人不到还是骨瘦如柴的劣马。

    依然是按照郎主岳父教授的经验宇文十五很容易的就用十几骑撩拨那些蛮军骑兵冲过来然后所有人围上去一箭箭将他们射翻,待得对方知道不妙后撤时已经损失大半。

    四个月时间宇文十五领着他三百下属苦练弓马虽不能和百战老兵比但也能有模有样了,况且此次面对的是如同叫花子般的对手。

    他已经瞧得明白蛮兵们衣衫褴褛手中武器也是五花八门甚至有农具滥竽充数,盔甲绝大部分人是没有的甚至许多人都是光脚。

    桐柏山巴蛮,这是根据一系列搜集到的消息后确定的敌军身份,他们平日里住在桐柏山里生活十分艰苦一般平民连个铁锅都要几家合用所以武器装备差甚至没几匹马都不出意料之外。

    眼见得没什么油水捞宇文十五唿哨一声领着骑兵们后撤,巴蛮军队也缓缓向他们的方向移动因为在宇文十五后撤的方向有大批军队出现了。

    巴蛮下山劫掠州郡意图出其不意直接进攻最近的应州州治永阳城,可他们没想到竟然会有另一只军队出现,如今他们东面是永阳城东南面是这只军队可以说是腹背受敌。

    永阳城已经做好了防备有城墙做依靠急切间攻不下来但守军兵力也不多,蛮军酋帅已探得应州的军队大部都在东面的武胜关、北面的平靖关、黄土关驻扎防御豫州总管府的朝廷军队。

    此时城内守军也就两千左右所以酋帅留下一千人防着永阳城守军,若是对方出来就先缠着等主力把另一只军队解决了再掉过头合击。

    先拿眼前这只人数明显不到自己一半的军队开刀,对方骑兵也不是很多,列阵走过来的步兵们拿的都是长枪似乎人人穿着两当铠,这样说来只要凭着人数多把对方一口气淹没近身肉搏就能获胜然后就能有铠甲装备自己的士兵了。

    这是个天大的好机会!

    酋帅如是想,宇文温也如是想,他看着眼前一大片经验值笑的眼都眯起来了,自己辛辛苦苦练的兵终于遇见一堆鱼腩可以尽情的刷副本了。

    护甲为零骑兵几乎为零,弓手什么的有些烦不过自己弓手不少每个方阵还有几十弩兵老子会怕你?

    所以领兵外出拉练偶遇‘桐柏山巴蛮来袭’副本开放的宇文温欣喜若狂,他的手下陈五弟、宇文十五、杨济一干人等俱是跃跃欲试。

    正好是个练兵的机会啊,此时不抓住机会难不成拖下去不开张然后一见血就是和朝廷的数万具装甲骑玩命?

    一切都按照方案来:三百辅兵们在幢主许绍的带领下将马车独轮车以及上面装着的辎重藏在隐蔽处守着,其余两千两百人作战。

    以四个幢组成的四个方阵为骨干,六百弓手掩护方阵前进,一百长刀兵提着藤牌随中军前进做救火队,骑兵骚扰完毕后收回阵后待命顺便做督战队。

    宇文温战前动员时杀气四溢:有谁敢往回跑做逃兵的立刻砍死或用马踩死,老子回去后还要把他做成肉干挂在安陆城头!

    如今方阵兵列出四个方阵成‘凸’字形向东面的蛮军缓缓移动,前、左、右三幢是作战主力,中间的一幢算中军宇文温以军主陈五弟等军官就在其中。

    士兵们手持两丈长枪踏着鼓点保持着队列前进,他们身着黑色军服个个身着两当铠头戴藤盔,面色有些紧张却按照各自方阵的鼓点以及队正们的喝骂保持阵型。

    经过了将近五个月的变态训练士兵们条件反射般服从着鼓点号令,缓步走了三百米阵型依然保持得不错,左右翼各一幢弓箭手快步向前越过前阵摆开队形。

    对面的蛮军就要进入弓箭射程了因为敌军骑兵几乎没有所以弓箭手们可以不用提防骑兵突击,每幢三百人分三排站好,随后新兵们听幢主一声令下个个转头望向领箭手。

    领箭手是郡公从总管府里请来的老兵箭法娴熟每幢各三名,他们分列每排之首抽出一支彩翎箭摆开姿势弯弓搭箭随后射出。

    破空之声响起,左右翼共六只彩翎箭划出一道优美的曲线落入蛮兵群众激起六朵血花,新兵们在领箭手的大声喝骂下按照角度、力度开弓射箭。

    初次临阵许多人还是有些紧张动作变形力度控制不好,三排弓箭手一次放箭过后还是有羽箭射偏了,不过第一轮抛射的箭雨过去大部分羽箭都落到了冲上来的蛮兵弓箭手群中。

    蛮兵弓箭手的弓明显不行得要靠近些才能放箭这刚一上来就被射翻一片不由得有些慌乱,他们一个个放缓脚步向后退却被督阵的头领喝骂着继续向前。

    俗话说临阵不过三箭,这说的是面对骑兵冲击时弓箭手也就只有短短的三次放箭机会,如今新兵对面全是步卒压迫性不是很强所以从容了许多。

    但还是有人双手微微发抖,平日里他们弯弓射箭不知练了多少可那终究是训练,射不好无非被罚吃鞭子但不会没命可如今是真刀真枪对战少有差池真的会死人的。

    “怕什么!想想每月那么多军饷拿回家,全家老小都吃饭吃撑的样子!”队正们纷纷呵斥责任,“放个箭都手抖军饷莫非不要了?”

    听着队正们的训斥新兵们的慌乱好歹缓和了些,在领箭手的指挥下接连放出了三轮箭,对方可怜兮兮的弓箭手才来得及放出两轮箭就死伤惨重。

    因为新兵方阵里的弩手也前出上来帮忙了,每个方阵以横竖十六人列阵也就是共有二百五十六人,剩下的四十四人当然不能闲着按作战要求他们拿着强弩出来掩护。

    弩箭破甲蛮兵们连甲都没有只有更破,蛮兵弓箭手被羽箭射得七零八落好容易靠得近了又被对方弩箭趁着间隙直射数轮下来全部玩完。

    弓箭手射完一轮箭后中军号声响起,他们闻声纷纷后撤而弩手则上好弩箭蓄势不发掩护同袍,第二轮号声响起弩手放箭将已经逼近的蛮兵步卒射翻一片随即转身拔腿就跑。

    和弓箭手是退到阵后不同弩手是退回各自所属方阵,待得他们跑回本阵时身后蛮兵也接近冲到阵前,

    眼见着就要接敌肉搏酋帅兴奋不已命令号手拼命吹号,他要凭着优势让手下们撞入长枪阵中贴身近战,到那时蚁多咬死象一切就结束了。

    然而对面方阵的气势惊人只听一阵号响过后迸发出惊天动地的齐声大喝“杀敌!”随后密密麻麻如林矗立的长枪放平对着自己这边。

    血光溅起冲在最前面的蛮兵纷纷被两丈长枪捅翻,有身形灵活的躲过第一波刺杀刚要顺着枪杆贴近却被随之而来的长枪刺中。

    血腥味弥漫开来,蛮兵被这密密麻麻向自己捅来又次次夺命的长枪震慑,然而同时被震慑的还有对方。

    新兵们出枪迅速刺杀准确却被眼前血腥一幕惊呆,活生生的人就在自己枪下面目扭曲地挣扎,无数血沫迎面而来让人作呕,那些敌人临死前绝望、哀伤、怨恨的目光让自己触目惊心。

    人一犹豫动作就慢,动作一慢节奏就乱,节奏一乱配合就散,配合一散对方就贴上来了。

    对于蛮兵来说反正在山里穷得响叮当指不定明日就饿死了所以此次下山抢钱抢粮抢女人抢到什么都是赚的,反正不是在阵上被杀死就是待在山里饿死。

    所以他们要拼了,只要冲到敌军方阵里肉搏就算是用牙咬、用拳头砸、用脚踢都能有机会杀人,现在机会就在面前,只要冲过五六步的距离就行了!

    眼见着情况不妙枪兵头次见血导致发挥失常配合失误就要被人近身,宇文温命令中军发号督促各方阵将领把手下从‘晕血’状态中拉回来。

    “入你娘!又不是回到家发现婆娘偷汉子愣什么!”

    “王八蛋再捅不到人老子抽你们一人一百鞭!”

    “回去不想罚跑十圈的都给我认真捅人!”

    “对面的猴子连衣服都没有你一身盔甲抖什么!”

    “捅人都不会以后怎么‘捅’婆娘!”

    随着各处什长、队正、队正的大骂新兵们想起了五个月来让人作呕的训练强度,想起了皮鞭,想起了跑断腿的往返跑,想起了阴森的小黑屋。

    还想起了一碗碗米饭,想起了一吊吊铜钱,还有家中老小等着自己扛米回家的期盼目光。

    站在前方阵第四排的李石磨也回过神了,所以他看见一名蛮兵冲到第一排的队正面前就要挥刀时心随念想将平靠在前排同胞肩膀上的长枪捅了出去,一击命中对方面庞。

    ‘真简单!’李石磨如是想,他原以为会被安排到方阵第一排当‘替死鬼’可未曾想自己还不够格,能到第一排的都是表现最好的士兵,他一个刺杀术中等的士兵还没那个资格站在第一排。

    大家聚在一起结成方阵前后左右都是人,李石磨从一开始的慌乱中平静下来,有同袍在身边心就定,心定了发挥自然就正常了。

    其他人亦是如此,经历了最初的不适后精神开始亢奋渐渐地不再害怕捅大活人了。

    “一群怂货见血后枪都拿不稳,上点猛料给他们提提神!”宇文温在中军看着三个方阵的一帮饭桶差点给无甲的鱼腩蛮兵贴近本阵肉搏面色发狠。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