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九十三章 敌袭

    五月中旬,安州以北的应州地界上一只两千余人的军队正在向北开拔,队伍蜿蜒行进旗帜飘扬长枪如林。

    这只军队的领头将领便是自称‘安州魔军三巨头’之一的‘夕阳人魔’宇文温,一干‘恶贯满盈’的爪牙簇拥身边。

    “气势呢?”宇文温骑在马上瞄了一眼默默行进的队伍很不满意,随即扯着陈五弟的耳朵大喊:“气势啊陈军主!”

    陈五弟赶紧传令下去,片刻之后士兵们齐声背诵着:“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

    许绍在一旁听着士兵们背诵的千字文哭笑不得,这千字文乃是蒙学里给儿童启蒙的读物,如今西阳郡公宇文温却拿来让不识字的新兵们背诵。

    新兵操练迄今已经进入第四个月,许绍跟着宇文温天天混军营操练新兵倒是熟悉了他那奇奇怪怪的点子,教授士兵千字文的先生还是他从乡学里请来的。

    这只军队是宇文温招募来的算是部曲又称私兵,所以饭管饱钱管够的情况下西阳郡公怎么操练怎么折腾士兵们都没意见。

    经过四个月的操练士兵们走起来有模有样,无论是默契还是纪律都让人印象深刻,此次的训练项目就是行军、扎营。

    这是第三次行军了,经历了前两次的各种手忙脚乱焦头烂额后此次行军已经变得有模有样,骑兵在队伍四周游走进行警戒,而其余士兵则步行列队前进。

    帐篷、行李等大型辎重都装在马车上,士兵们身着两当铠持枪佩刀背弓,五月初的天气还算凉爽可他们头上已经冒出细细的汗珠。

    让许绍十分在意的是马车,确切的说是四轮马车,这四轮马车前端的车轱辘通过一个小圆盘与车身连接转向十分灵活,有了四个轮子后马车的载重能力也高了许多。

    二月份宇文温让安州军器监的工匠们做出了这种四轮马车,经过将近四个月的试用不断进行调整后造出的改进车型如今已开始在安陆流行起来,而此次行军的十辆马车全是四轮形制。

    更多的是独轮车也就是世间流传的三国蜀汉诸葛丞相发明的“木牛流马”,一个独轮车由一名辎重兵推或者再加一名士兵拉。

    独轮车顾名思义只有一个轮子,由于只是单轮着地不需要选择宽的路面,所以羊肠小道、巷道、田埂以及乡间木桥都能通行。

    荆楚之地多水泽不像北方那样有大平原所以行军打仗时陆路输送辎重所用器具以独轮车为多,马车在官道上走是没问题但万一要穿山越岭走羊肠小道就麻烦许多了。

    “有没有挺不住的?走不动就举手可以上车歇歇!”一个军官高声喊着,随后又补充了一句话,“车不是白坐的,今晚要帮忙洗衣服!”

    话音刚落原本有些想上车的士兵赶紧缩回手大部队继续向北行进,许绍见状笑着摇摇头,昨日一早从安陆出发,士兵们全副武装行军到昨晚在半路安营扎寨,在野地里过了一夜继续前进。

    安营扎寨也是训练项目之一,如何最好最快扎好营盘安顿下来也是一支军队的实力之一,昨晚士兵们的表现比前两次明显进步了许多。

    安州州治安陆城到北面的应州州治永阳大约八十里地,正常行军的话一天多可以抵达,宇文温与众位将领商量过后决定等士兵们适应了正常行军速度后来次快速行军,争取以后的行军速度达到并稳定在日行六十里。

    如今队伍已经行进到永阳城外五里左右,宇文温正和陈五弟等人商量着到达后怎么折腾这帮‘饷虫’,忽然前方游走的骑兵回来禀告说永阳城外有点不对劲。

    “怎么个不对劲法?”宇文温有些奇怪,这应州为安州北面门户和豫州总管府的申州接壤,如今朝廷还没和安州翻脸哪来的不对劲。

    骑兵回禀永阳城外似乎有些慌乱,行人们纷纷往城里跑那城门很快就关闭了。

    杨济说这有些奇怪莫非是以为我等有问题故而紧闭城门戒备?可先前已经由总管府知会了应州刺史我们今日会行军抵达永阳。

    将近三千人的军队规模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宇文温这几次领着部队出行均在总管府提前报备以便其知会目的地官员。

    “嗣宗,你怎么看?”宇文‘仁杰’问道。

    “郡公,其中必有蹊跷!”许‘元芳’回答得很干脆,陈五弟等人也点点头,几个人商议片刻决定让大部队停下休息注意警戒,骑兵们再往永阳城打探情况。

    经过四个月的操练选拔宇文温如今有了三百名骑兵,因为数量少故而平时行军时作为斥候游走大部队四周哨探,也是为了避免有半路‘伏兵’。

    成日里喜欢阴人的宇文温最防着的就是被人阴,就如同三国时最喜欢断人粮道的曹丞相也最防着被人断粮道。

    但他更怕‘猪队友’,自己军队以步兵为主万一战事胶着局面不利的话唯一的机动力量骑兵是突击翻盘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他不想到头来却是眼睁睁看着骑兵袖手旁观溜之大吉。

    杨济不知道什么是‘猪队友’但知道什么是‘卖队友’,身为明末人士他对一个战例刻骨铭心:大明天启元年浑河之战。

    是年建州**哈赤率兵数万进攻沈阳,大明辽东经略袁应泰派总兵陈策、童仲揆等率领川、浙两军数千援兵由辽阳北上增援,又遣总兵李秉诚、朱万良等率师从奉集堡北上支援。

    **哈赤在内奸的协助下一天就拿下沈阳,川、浙两军将士闻言大怒‘竟敢’主动求战!

    是的,川、浙两军将士不过数千人‘竟敢’对百战百胜的建奴上万大军主动求战,然后双方真就在沈阳浑河边战了个痛。

    原以为能快乐吃羊肉火锅的建奴八旗军啃到了硬石头差点跪了,先是杠上了泥腿子川军白杆兵结果八旗军伤亡惨重好容易把对方推过浑河,未曾想那帮川军和接上来的浙兵会合后‘竟敢再战’。

    浙兵是戚继光调教出来的戚家军的余脉,和首仗伤亡惨重但依旧热血沸腾的川军继续同八旗军对砍展开一场恶战打得天昏地暗不相上下。

    八旗军后援不断川浙两军将领觉得我也有援军啊所以向周围旁观的辽东明军骑兵求援:眼见着老奴就要玩完了兄弟们帮个手把他们推了!

    增援?辽东明军先前试探性进攻损失不小现在又被双方血战吓傻了连声说世界是美好的大家打打杀杀干什么一起撸管吧。

    于是这帮依然人数众多的辽东骑兵就眼睁睁看着川、浙这两只千里驰援辽东、大明最精锐的部队一点点被耗光血染浑河。

    然后他们感慨了一声“女真不满万,满万无人敌”就缩回老巢找朝廷要军饷‘练强兵’去了,吃了十几年空饷最后索性‘从龙入关’。

    每每说到这里杨济都恨得咬牙切齿,宇文温深有同感所以决定他的骑兵就算数量少也罢技艺不精也罢但一定要可靠,所以不要父亲送兵油子骑兵而是要自己练,练一只由心腹宇文十五领队死心塌地听自己命令的骑兵。

    宇文十五算是宇文家的家生子他父亲如今还在宇文温父亲宇文亮手下做亲随,其他不说若是宇文十五敢丢下宇文温不管跑路他爹第一个跳出来抽筋扒皮。

    宇文温如此要完全控制骑兵的‘险恶用心’很明白:我让你冲阵去送死你就得毫不犹豫的去送死!

    趁着斥候还没回来他们开始讨论永阳城会有什么情况,计较了半天认为最坏不过是北面的申州出兵进攻也就是朝廷翻脸,最好的情况大约是有山贼袭扰。

    应州北为桐柏山脉,住在山中的巴蛮可是不归官府管,真要是他们下山袭扰倒也是正常。

    宇文温不由得想起原来的历史轨迹:大象二年八月(也就是去年八月)安州总管司马消难起兵反杨后,桐柏山脉的巴蛮们推举渠帅兰雒州为首响应北面的尉迟迥亲信和南边的司马消难。

    兰雒州号称拥兵十余万自称河南王想浑水摸鱼结果被讨伐司马消难的行军元帅王谊分兵用了不到一个月时间平定。

    而如今的事实是去年七月王谊已经在襄阳和安州军交战中兵败身亡,桐柏山南麓的随城被安州军守得如同铁桶般山上的巴蛮们没有动静,如今怕是已经按耐不住要四处出击捞一把了。

    斥候随后带来的消息证实了这一点:不知何故桐柏山巴蛮骚动起来派出部众南下侵扰各州,应州刺史探得敌人将至立刻收拢百姓入城避难同时派出信使南下向安州告急。

    和斥候一同回来的几人就是信使,宇文温没敢耽搁便让他们赶紧策马南下,接下来他就面临了一个问题:打还是不打?

    离城不过四五里路只要进了城在城墙保护下等个几天援军就来了当真安稳得很,若是打的话自己这只新练出来还没见过血的军队能扛得住么?

    没有纠结多久宇文温和杨济、陈五弟等人达成共识:动手!

    我一个月军饷差不多三千贯消耗粮食是双人份养的可不光是饭桶,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