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九十一章 练兵(中)

    许绍看着眼前一群新兵在做什么‘拓展’训练觉得十分新奇,这是西阳郡公宇文温想出来的花样说要锻炼新兵们的‘团队意识’还有什么‘河蟹人际关系’。

    河蟹不河蟹的许绍不管他自幼读书涉猎甚广从未见过如此操练士兵的,看着各类名目繁杂的训练项目他对训练效果十分怀疑。

    年前在总管宇文亮的说合下许绍摆脱了‘脱\光衣服绕安陆城跑三圈’的厄运,用‘围绕校场跑一圈定胜负’的方法让宇文温出了口气。

    当然承了对方一个情许绍也不想趁机溜之大吉西阳郡公虽然不着调但还算是个‘好人’,许绍和父亲商量之后决定找宇文温看看有什么能帮上忙的。

    恰逢年后对方招募新兵来到岳州许绍正好可以帮忙,然后他就被宇文温那种苛刻的选拔条件给吓到了:不就是当个兵这么多条件有必要么?

    宇文温也不客气直接让他参与各类筹办事宜从平整场地规划营房到那个什么练兵大纲‘宣贯’,许绍对这个西阳郡公到底能练出什么样的兵越来越感兴趣。

    比如现在见到的这个‘拓展’训练就是一例。

    首先是什么“信任背摔”,新兵们按什为单位各自进行这个训练,内容是搭起一人搞得木台,什中一人站在台上向后倒下,其余九人在台下分成两排面对面将手臂打在对方肩上形成一个人臂网保护倒下的同袍。

    木台总共搭了十个可以让十个什共一百名新兵同时进行这个训练,看着一个个新兵胆战心惊的站在高台上就是不敢向后倒下还是由队正一把推倒,许绍觉得有些不以为然。

    “这有什么好怕的?”许郎君如是想。

    于是宇文温就满足了他的要求让其站在木台上,然后领着陈五弟、宇文十五、张鱼等人在下边搭手臂准备接着。

    许绍站上木台转过身后心里就开始嘀咕了,他总觉得宇文温会整人:万一我向后倒下时他们收手了怎么办?

    那个尖嘴猴腮的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还有那个排骨精弱不禁风的样子确定能接住我?

    正纠结见只听到宇文温大喊许郎君莫非是怕了,他闻言一咬牙闭上眼向后倒去,那一瞬间只觉得心被人悬空提着没有底随后背上得到了可靠有力的支撑。

    他被接住了。

    就这么一下过后许绍看着尖嘴猴腮的宇文十五都顺眼了许多,也真正体验了一把什么是‘信任度’。

    接下来是围观另一个训练项目:牛粪阵。

    许多新鲜牛粪零零星星的洒在地上,每队新兵两人一组,一人用布条蒙眼另一人牵着他的手往前走经过这一坨坨牛粪,全程约三十步。

    引路的可以和被蒙着眼的人交谈告诉他要怎么跟着自己走躲开牛粪,两人走到对面后交换角色,原来引路的蒙上眼让那个原来蒙眼的领路。

    全程有什长监督避免有人使坏,也不知道宇文温去哪里弄来这么多牛粪足足准备了十套也是可以让十个新兵队同时进行‘拓展’。

    过牛屎阵没有设定什么谁输谁赢,只要能正常速度走一个来回就行,新兵们训练的不亦乐乎,有担心自己踩到牛粪胆战心惊的,有看见别人踩到牛粪哄堂大笑的,有跃跃欲试等着轮到自己上场表现的。

    看着热火朝天的踩牛粪大战宇文温笑笑,领着许绍又走到下一个地点看新的训练项目:人椅。

    一什共十人环绕成圆圈,每个新兵将自己双手搭在前一个亲兵肩膀上,听得号令起每个新兵缓缓坐下正好坐在后边新兵的腿上,这样人椅就完成了。

    两个什的新兵同时进行比赛哪个什先撑不住哪队就算输,输的什当日要帮赢的什做杂务。

    “这办法郡公是如何想出来的?”许绍有些佩服宇文温,这训练似乎真能促进新兵们的团结和相互之间的同袍之谊。

    宇文温说他不是天纵奇才练兵只能一步步来,不光要操练技能还要增加队伍凝聚力。

    “兵法有云:人即专一,勇者不能独进,怯者不能独退,此用众之法。”宇文温显摆的把孙子兵法军争篇里的一段话亮出来。

    他认为两军对垒要想获胜靠的是团体力量,而要有效发挥团体力量除了军纪严明外士兵间的团队意识也很重要。

    士兵要有团队意识,在古代军队中要么是靠同乡要么靠同宗,大家平日里左邻右舍乡里乡亲又或是堂兄堂弟叔侄舅甥自然相互间信任度就高,局势危急时愿意奋力一搏。

    然而这也有弊端就是容易抱团排挤外人甚至连上级都会架空,宇文温不想自己麾下军队将来变成一个个小团体相互排斥充满斥力,这样的话打顺风战还好万一局势不妙恐怕就就会争先恐后卖队友。

    军营里严禁拉帮结派一切均以上级唯命是从,军官不得无故打骂虐待士兵每日伙食不得克扣,有谁敢违反的西阳郡公花样教做人。

    光靠个拓展训练就能将士兵们凝聚起来是妄想,但宇文温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能聚沙成塔。

    。。。。。。

    新兵们开练后一个月就要过去,总管宇文亮安排在新兵营旁边的一千士兵也无所事事了一个月,他们守在这里就是防止新兵们受不了练三日休一日的训练强度哗变以便就近镇/压。

    宇文温以及他的‘军官团’对新兵的表现很满意,所以接下来就要开始选兵分练了,宇文温事前已经参考时下的军制折腾出了自己新军的编制,准备由各主官选兵。

    北朝基层军制有新、旧两种,新指的是新兴的府兵制,旧指的是传统军制。

    府兵制是随着西魏大统十六年(三十一年前)八柱国系统的形成而兴起,八柱国中丞相宇文泰是西魏实际上的老大,广陵王元欣作为西魏宗室是做样子给大家看的,所以在外带兵的就是六柱国。

    柱国督两名大将军,每名大将军督两名开府将军(开的府就是府兵的军府),每名开府督两名仪同将军,每名仪同将军领兵一千人。

    故而六柱国(正九命)辖十二大将军(正九命)、二十四开府将军(九命)、四十八仪同将军(九命),每仪同领兵一千共二十四军兵力将近五万。

    三十年后,军府已经不止二十四个,但仪同以上军职需朝廷任命,各总管府总管只能任命仪同以下军职,仪同之下分团、旅、队,分置各级督将:大都督(八命)、帅都督(正七命)、都督(七命)。

    府兵制开军府需要朝廷批准,仪同以上任命也得朝廷来下诏,虽然安州自成一体但宇文温是募兵所以没有走府兵的编制而是按传统来。

    传统的军队以队、幢、军三级为基本编制,主官分别为队主、幢主(正三命)、军主(四命),大约百人为一队,三队一幢三百人左右,三幢一军所以一军也就一千人左右。

    军主再上面是统军(正六命),领军三千人左右,总管府可以任命仪同(九命)以下军职,所以宇文温从父亲宇文亮得了个统军这个军职,下辖兵力两五百千人将近三千。

    十人为一什,主官什长;五什为一小队共五十人,主官队正;两小队为一队共百人,主官队主;三队为一幢共三百人,主官幢主;三幢为一军共九百人,主官军主。

    这种‘不伦不类’的编制是宇文温绞尽脑汁想出来的,他原本想按近、现代军制来个三三制成军分成班、排、连、营但想想还是算了。

    一来谁知道班、排、连、营长是什么东西而来父亲也不好给军职,这年头幢主、军主可是正经军职有官品的你那个营长是什么东西能吃么?

    所以宇文温招募的军队就是如下编成:

    方阵兵一千两百人为一军,军主陈五弟下辖四幢每幢就是一个方阵,每幢兵员三百人及配套旗手、护旗手、号鼓手等,幢主分别为梁定兴、陈七斤、熊大力、谢两斗。

    骑兵三百人,设一幢分三队有幢主为宇文十五,弓箭手有六百人设两幢分六队,幢主为田正月、郝大胆。

    长刀兵一百人,设一队分两小队,队主杨济;辎重兵等辅兵三百人外带闲杂人等将近四百,设一幢,幢主许绍。

    宇文温的草台班子总算是搭起来了,其中大部分是普通人只有三人例外:‘异常人类’宇文温、杨济,‘历史名人’许绍。

    陈五弟、梁定兴、陈七斤、田正月、郝大胆这五人是去年五月和宇文温到黄州总管府治下北江州“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五个傻大胆。

    他们之前就是军人上过阵杀过人见过血是真正的老兵,也是宇文温操练三百亲军时的得力干将。

    宇文十五从小和宇文温飞鹰走狗骑术不错要比新兵好很多,熊大力、谢两斗是三百亲军里表现最好的两位,又称熊大、谢老三。

    新兵练了一个月可以按照这个框架以及先前订好的方案填人:先让长刀队主杨济选一百练双手刀,然后骑兵幢主宇文十五在宇文温岳父尉迟顺的帮助下选三百骑兵。

    安固郡公尉迟顺带兵的经验不比亲家翁宇文亮少,他年轻时就跟着父亲蜀国公尉迟迥南征北战数十年一样练过无数兵,本着发挥余热的想法宇文温便请岳父来为选骑兵把把关。

    尉迟顺自从去年八月中旬来到安陆后在亲家翁安排下担任总管府司马,如今听得女婿有求自然是爽快的答应帮忙选人甚至后边的‘调教’也一起应承下来。

    接下来是六百弓箭手,幢主田正月、郝大胆连同总管府派来的十几名老练弓手一起选人、训练射术。

    余下的一千五百人中挑出表现稍逊但力气不错的三百人做辎重兵、伙头兵等辅兵,除了队列、识别旗帜、军号还有长枪刺杀保持一般训练强度外加练力气。

    最后的一千二百人作为方阵兵宇文温亲自督练,他这个被两名夫人‘抛弃’的怒汉会让这帮兵知道什么是‘地狱’!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