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八十九章 乐极生悲

    正月十五过后,三百亲军陆续赶在假期结束前回营,跃跃欲试的杨济跟着宇文温和陈五弟去安陆周边招募新兵忙里忙外。

    原有兵员三百现在要扩充到两千五百人故而要招募两千两百名新兵,安州总管府承担这些人的粮饷开销。

    安州总管宇文亮曾想直接从自己麾下军队调人给次子或者任其挑选,但宇文温决意自己选兵自己练,他带着陈五弟还有杨济在总管府派来协助的官吏下到周边各州招兵。

    正如同明末人士杨济所知,宇文温用类似明代抗倭名将戚继光的选兵要求衡量眼前兵员是否合格:市井油滑之人不要,老兵油子不要,细皮嫩肉小白脸不要,在官府做过事的不能用。

    就是要傻大胆、身强体壮、老实巴交害怕官府的乡下人当然有矿工也不错。

    宇文温四处激发隐藏任务的‘恶行’终于有了收获:到岳州募兵时那刺史之子许绍来找宇文温说要帮忙,他先前打赌输了幸得西阳郡公宽宏大量方才免去脱光绕安陆跑三圈的厄运。

    “本公向来为非作歹不干人事,许郎君来帮忙不怕被人戳着脊梁骨骂?”宇文温说完瞥了一眼对方。

    许绍自幼熟读经史子集有点不习惯宇文温这种说话风格,原本腹中那套客气话被这么一噎完全用不上来只能苦笑着说愿效犬马之劳。

    宇文温心想怕是你那官场老油条的老爹见身为总管之子的我要大有作为便让你过来搭顺风船吧!

    他也没说破反正本就对许郎君‘不怀好意’眼见对方自投罗网连客气话都不说直接让他带着在岳州附近招兵,除开俏太后杨丽华还有那个莫名其妙的杨济(强练),许绍是宇文温来到这个时代成功招募的第一个史书留名的历史人物。

    初唐一代军神李靖起初被大唐开国皇帝李渊猜忌,一次带兵路过硖州时恰逢夷人作乱耽搁了行程,李渊不明真相起了杀心密令时任硖州刺史的老同学许绍动手‘除奸’。

    许绍知道事出有因以及爱惜小李的才华数次为他向李渊求情终于留住大唐双龙之一李靖的性命,后来许绍在领军平叛途中病故李渊得知后哭得稀里哗啦。

    许绍一家从他祖父许弘开始就担任岳州(原称楚州)刺史可谓岳州的地头蛇,在他的帮助下募兵工作倒是顺利了许多,岳州各地淳朴的农民知道老刺史的孙子带人来募兵都二话不说让自家儿子出来应征。

    许绍在安陆乡学读书有许多同学,那未来的唐高祖李渊就不说了还有很多本地豪族出身的年轻人,这种关系网宇文温决定慢慢发展。

    在安陆周边郡县以及不远的岳州、环州、沔州、温州转了一圈,因为开出的军饷比其他将领高故而来应征的年轻人比预料中的多,只是宇文温征兵的门槛有些古怪所以到后面是勉强凑够两千两百人。

    宇文温和杨济在去年年底就把练兵大纲草拟出来,让陈五弟等五个傻大胆根据具体情况提出意见修改数次定稿,具体细节他让满腔热血的杨济和陈五弟等人商讨。

    陈五弟、梁定兴、陈七斤、田正月、郝大胆这五人是去年五月和宇文温到黄州总管府治下北江州“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五个傻大胆,也是操练三百亲军时的得力干将。

    杨济、许绍连同亲军里表现出色的士兵以及这五人一起成为了宇文温新建‘草台班子’的军官团,宇文温眼见着事业即将进入一个新阶段兴奋不已大手一挥把练兵准备事宜交给他们处理。

    。。。。。。

    黄州总管府治下巴州,州治西阳城东郊外巴水边。

    宇文温站在岸边风中凌乱的看着所谓的巴州水军:岸上那些叫做营房的木板房破破烂烂感觉刚被强\拆过,水里的十几条小破船据说是战船。

    巴州以及黄州总管府下辖各州四年前还是齐国地界,后来齐国被大周吞并而这江北各州被长江南岸的陈国趁机攻占。

    一年多前大周安州总管宇文亮率军一路东进席卷黄州地界把江北各州纳入周国统治范围,半年前陈国趁着安州军和大周朝廷派来的襄州军、荆州军对砍之际渡江偷袭,巴州虽然守住了可城外的水寨被烧得一塌糊涂。

    短短四年巴州就历经三次战火巴州水军也被折腾得只剩几条破船,宇文温摇摇头领着随行人员往西阳城里走去心中不断吐槽:

    这是渔船吧,这是渔民吧,这不是水军吧!特么就靠这些玩意能渡江攻打对面南岸的武昌县抢铁矿山?

    小破船放多几颗震天雷怕都要沉了!

    此次他和安州总管府连同黄州总管府派来的官吏一起到巴州西阳郡实地勘察,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更加让他无语的是州治西阳城,

    这个时代的城池面貌不符合宇文温的卫生要求,随地大小便司空见惯而猪粪、牛粪、马粪到处都是,苍蝇蚊子到处飞地面裸露排水又不好一下雨就是满地泥泞污水横流。

    安陆还算好些其他的州郡城池却是没有最差只有更差如今这西阳城就好不到哪里去,别人对此习以为常但宇文温看在眼里却是心惊肉跳。

    江南多雨城内那乱七八糟的排水有和没有差不多,大户人家所处地势高还好些可平民聚集区就差了很多,万一内涝闹什么瘟疫蔓延开来那真是全城死光光。

    改,统统给我改!这是宇文温捏着鼻子在西阳城里才转了一圈就下的决心。

    按官吏介绍西阳城户数约六千左右按平均一户六人计就是三万六千人上下,这西阳城乱糟糟臭烘烘也不知道何时会爆发瘟疫,莫非你让我做亡灵统帅带着一帮亡灵大军为祸人间?

    这种卫生条件怎么敢让一家人过来住,我大小老婆可是绝世美女哎让她们住这种地方?

    。。。。。。

    上午,睡在躺椅上的杨丽华睁开眼睛,一旁的宇文温赶紧将她搀起来。

    她的腹部隆起越来越明显行动也逐渐不便,宇文温每日白天有空的时候都要来陪着她说话时不时侧耳贴在肚子上试图倾听胎儿的动静。

    有孕在身杨丽华愈发的慵懒了此时便是在宇文温的陪伴下在后花园小憩,不远处宇文娥英和尉迟明月正在比赛荡秋千。

    虽然这年代是没有高脚坐、卧具的但宇文温还是让木匠制作了一个木制躺椅让不便跪坐的杨丽华使用,有了四个多月身孕的杨丽华倒是很快便习惯了这个夫君送的礼物。

    但她更愿意偎依在夫君的怀里享受温馨的感觉,看着每天笑逐颜开的女儿靠着夫君温暖的胸膛她觉得这才是最幸福的人生。

    在冰冷的皇宫里独自一人守着空枕默默流泪孤独终老了却此生,杨丽华曾经认为这是她余生的写照直到那一日和如今已是夫君的宇文温有了一场情缘一切都变了。

    尉迟炽繁则心神不宁的坐在一边,方才她得知夫君和小妾在后花园便以看住尉迟明月不让她乱来为由也坐到夫君身边装模作样看账本。

    宇文温知道夫人吃醋但不介意,有美人陪伴左右他求之不得,甚至还厚颜无耻的一边照顾杨丽华一边和尉迟炽繁手拉手,起初杨丽华有些尴尬但见夫君表情自然不似作伪便也厚着脸皮撒娇。

    装模作样了一会尉迟炽繁也觉得自己这点小心计没意思但还是没离开,如今她已不是介意夫君搂着小妾而是在纠结,因为她近日觉得身子不适心里隐隐约约有了期待却不敢确定。

    她的月事已经延后将近一个月都没来了,最后一次是十二月上旬而现在是一月底已经过了将近两个月。

    宇文温察觉到了夫人的这一异常随后扶着杨丽华坐在躺椅上躺下便过来问候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待得尉迟炽繁支支吾吾说出实情后两眼放光。

    他让管家李三九派人请大夫过府来为夫人把脉,在一旁站着抓耳挠腮看大夫为妻子把脉等了一会终于听到好消息:“夫人有喜了。”

    “恭喜郡公。”大夫拱手行礼,话音刚落一粒将近一两的银子拍到他手里,眼见着小两口抱在一起欢呼雀跃他摸摸不常见的银子笑着点点头告退离开。

    ‘真希望西阳郡公多纳妾到时月月有钱拿了。’大夫如是想。

    宇文温笑眯眯的搂着妻子看着她面露笑容轻轻摩挲着肚子心里松了口气:老天爷,再怀不上腰就要断了。

    “二郎,谢谢你。”她将头靠在宇文温怀中轻声说道,小两口从十二月中旬宇文温回到安陆后就没日没夜的折腾如今总算有个结果了。

    “是为夫该谢谢你,为宇文家又添一丁。”

    “还不知道是男是女呢。”尉迟炽繁幸福地喃喃自语,她朝思暮想就盼着为夫君怀上骨肉为此几乎什么姿势都从了,夜夜都折腾得欲仙欲死如今终于如愿以偿。

    “三娘好好休养,家中事务就交给小九了。”宇文温想了想补充了一句,“一定要多吃补身子哦。”

    “嗯。”

    正所谓乐极生悲,又有道过河拆桥,刚高兴没几天继侧室杨丽华之后宇文温被妻子尉迟炽繁当成了一团用过的抹布无情地扔到了垃圾堆里。

    因为两位夫人都有了身孕所以宇文温变成了专业‘**’,午休陪杨丽华晚上陪尉迟炽繁,结果两人都‘反感’夫君陪着陪着就不老实起来,不光动手动脚又亲又抱的连那祸根都‘蠢蠢欲动’。

    按她二人的话来说是为了保住肚里的孩子不能和夫君共眠。

    即将开始大半年光棍生活的宇文温满腔悲愤无处申诉便将熊熊怒火烧向了即将开练的新兵营:

    “颤抖吧饷虫们,老子要把你们操练得生不如死!”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