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八十三章 奔跑吧许郎君!

    次日,安州总管府邸,总管宇文亮正在书房中吹胡子瞪眼。

    宇文温陪着笑听父亲训斥,他在长安不按事先和父亲约好的计划亲自出手刺杀丞相杨坚,虽然未能成功但自己也安然脱身并将个中详情用书信告知父亲,可老总管今日还是发飙了。

    “你连个儿子都没有却成日里行险,越来越不像话了!”

    “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妻子怎么办?为父怎么向你娘交代?”

    “到时你三叔的香火怎么办?”

    宇文亮三弟宇文翼早逝无后,故而宇文亮次子宇文温按宗法过继到他名下继承香火和西阳郡公的爵位。

    宇文亮本身也是如此,他的堂叔宇文元宝被北齐高祖高欢杀死无嗣便过继到其名下继承了杞国公的爵位。

    眼见得父亲火气烧得差不多了宇文温嬉皮笑脸说吉人自有天相这不就安全回到安陆了么,如今大周权臣当道宇文氏的江山岌岌可危,正所谓上阵不离父子兵儿子也是为大局着想。

    “还好让你回来了,再待下去莫非你还想挟持杨坚么!”

    “老老实实待在安陆,想出去先让家里妻妾都怀上了再说!”

    宇文温已将带了个女人回家的事情告知父亲,他没有把实情透露只说是在半路偶遇看对了眼就把母女打包带回来了,宇文亮到不以为然毕竟男人三妻四妾再正常不过,至于那女人还带着个女儿也不算什么事。

    此时可不是后世朱程理学盛行的年代,女子再嫁、改嫁司空见惯,没有强迫女子从一而终守寡几十年立贞洁牌坊的观念。

    见火候差不多了宇文温神秘兮兮的捧出一个木匣说有宝贝献给父亲可别被吓着,宇文亮微微一笑说自己活了几十年什么宝贝没见过臭小子不要装神弄鬼。

    结果当他在木匣中看见一个能清晰照出自己面容的奇异镜子时话都说不出,抖抖索索的指着那镜子问是什么宝物。

    宇文温又开始骗人说是在长安时遇见西域番商偶得,想回报父亲养育之恩。

    “二郎又胡诌,你留着给自家媳妇用吧,为父又不用化妆。”老总管如是说却明显的爱不释手。

    “实不相瞒儿子大概摸到了制作这镜子的诀窍,不敢说多但弄出几面到是可以的,到时再赠与兄长和自家媳妇即可。”

    宇文亮将镜子小心收好笑得合不拢嘴,宇文温则说这镜子因为制作工艺限制平时需要放置阴凉通风之处保存,平日里使用时频率不要太多否则易坏。

    开玩笑,微量汞哎,东西是好东西可不能祸害自家人。

    “二郎莫非又想去哪里折腾?”宇文亮总算回过神来,这次子无事不登三宝殿怕是又有什么古里古怪的想法,“老老实实待在安陆,先...”

    “先让家里妻妾都怀上了再说。”宇文温笑眯眯接过话茬,眼见父亲态度软化赶紧凑上来叽叽咕咕。

    他要募兵扩军还要有个地盘需要父亲大力支持,宇文亮听完点点头说这是理所当然你就是不说为父也要你去做只是改日再详谈。

    宇文温大喜正要告退却被父亲留住:“今日还有一事,有客要见你。”

    他闻言有些疑惑:这安陆城里能有谁要见自己?莫非杨坚派人过来找女儿了?

    片刻之后一名中年男子领着个年轻人进来,宇文温认不得那中年人却一眼就认出年轻人是许绍许嗣宗,待确认无误之后心头狂喜。

    莫非今日你是来履行诺言裸\奔的?不对,看样子那中年人是你老爹,肯定是来说情的!

    “原来是许郎君,这五月一别本公可是十分想念。”宇文温先发制人起身行了个礼,见许绍还礼立刻‘捅刀’:“许郎君果然言出必行,也罢,今日本公便现场见证许郎君履行赌约吧。”

    今年五月中旬,宇文温和许绍为了左丞相杨坚会不会杀掉赵、陈、越、代、腾王五位宗室藩王打赌,若五王活不过今年算许绍输。

    而这五位藩王连今年八月都没捱过故而许绍需要履行赌约脱\光绕安陆跑三圈。

    话音刚落那中年人和许绍面色尴尬,尤其许绍面色通红双拳紧握一副如厕不通的样子,宇文亮见状出言安抚说当日不过戏言二郎不得无礼。

    “郡公,下官岳州刺史许法光,犬子嗣宗五月言出无状还请郡公高抬贵手。”中年人领着许绍向宇文温行礼,

    来人便是许法光、许绍父子,五月中旬得知儿子脑袋发热和西阳郡公打赌后许法光坐立不安,后来见得顶头上司安州总管宇文亮似乎不知此事便静观事态发展。

    后来安州迎击朝廷大军获胜甚至和左丞相杨坚握手言和吃下了襄、黄两州总管府,宇文温作为人质留在长安他还以为这事就此结束无须担心。

    结果八月底杨坚真把赵、陈、越、代、腾王五位宗室藩王以谋逆罪杀掉了,这谋逆罪到底是真是假没人关心反正人是死了,未曾想总管宇文亮后来还派人去长安将宇文温弄回来了。

    儿子输了要脱\光绕安陆跑三圈许法光当然不可能让这种事发生丢尽许家脸,十一月初听闻出使长安的使者回来他便心急火燎的带着儿子去总管府拜访请总管宇文亮帮说和说和。

    未曾想宇文温并未随行不知跑哪里去了,宇文亮问清楚缘由后哈哈一笑说等次子回来定当说和,只是其半路有事要到十二月中旬左右才能回到安陆了。

    前几日总管府派人传信说西阳郡公即将回到安陆,许法光便连夜带着儿子从岳州来安陆府邸住下等着,今日一早总管府派人通知宇文温已到府上他二人便紧随而至,为的就是让总管帮忙说和宇文温不要把赌约当真。

    安州总管如今势大许法光不敢招惹他父子三人,毕竟全家基业都在安陆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怕是要遭殃,只是万一宇文温犯浑那就棘手许多自家儿子怕是要吃大亏。

    宇文温望望父亲见其点点头于是心里有了数,其实当日立下赌约也不过是两个年轻人斗嘴而已。

    也罢,场面搞太僵也没必要,更何况父亲出面摆酒‘话事’,再说这小鲜肉玩坏了就不好了...

    想到这里宇文温起身回礼:“使君客气了,本公那日不过和许郎君开个玩笑罢了。”

    许法光闻言面露喜色未曾料他儿子许绍倔脾气来了:“郡公,那日在下确非开玩笑,在下服输了!”

    见许绍如此重诺宇文温心中暗喜:哟呵,上次在长安和我对顶的宇文智及已经被玩死了你小子莫非不服?

    “许郎君说得是,愿赌服输,今日本公心情好便和许郎君一同跑吧。”

    “二郎莫要胡闹!”宇文亮见自己儿子开始不着调有些哭笑不得,宇文温却说父亲想哪里去了,儿子不过是想和许郎君比一比脚力罢了。

    “到校场上跑一圈看谁第一如何?”宇文温瞥着许绍不住冷笑,心想这细胳膊细腿的小子怎么可能跑得过他。

    “在下奉陪到底!”

    眼见着两个傻小子较劲双方父亲无奈的笑了笑,十几岁的年纪想当年他们也经历过啊。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他两个说跑就跑立刻来到城中军营校场比试脚力。

    “许郎君,追不上不要勉强这万一扭着脚面上就不好看了。”宇文温摆出个玉树临风的造型笑眯眯说道。

    “郡公千里跋涉前日才回到安陆,是否要多休息几日再比试?”许绍不甘示弱。

    宇文温嘴炮发动说要不要让你十步,许绍说郡公还是先休息几日莫要到时输了就赖没睡好觉。

    嘴炮热完身两人只听旁边宇文十五一声喊便撒丫子开跑,宇文温刚开始还冲在前头可慢慢发觉不对了:我的腿怎么软了?还有那腰怎么回事这么酸?

    直到这时他才想起来前日和昨日连续两晚同妻子尉迟炽繁通宵大作战玩花样玩得尽兴,按说前日折腾一夜昨晚自己怎么着也要收敛一些可是却依然坚挺如初现在想起来着实可疑。

    现在想这些已经没用他眼见着许绍已超过他领先两三步心中不由得发急,终点线就在前方自己要是输给这细胳膊细腿的小子以后可没脸在安陆混。

    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还是差一许绍半步,眼见着就要到终点线许绍忽然一个趔趄差点扑倒在地,宇文温趁势超了过去夺得第一。

    “郡...公是在...下输了。”许绍上气不接下气对着宇文温说道。

    “许郎...君你...故意放...水啊!”宇文温气喘吁吁地说完拍拍他的肩膀。

    许绍不好意思的笑笑说多谢郡公高抬贵手日后有何差遣还请不要客气,宇文温闻言倒是对他又高看一筹:这小子看来也不完全是愣头青嘛。

    “这个呢,李渊同学因为打赌的事和我有些小误会,许郎君你微信圈发个消息如何?”宇文温一直对未能成功和未来唐高祖李渊搭讪成功耿耿于怀。

    许绍闻言迷惑不解,他听不懂‘微信圈发个消息’是什么东西不过大意是知道了,反正不过一封信的举手之劳。

    送走了许绍之后宇文温骑上马往府邸方向走去,刚走出去没多远便不由自主的揉揉腰思索着‘夜战’疑云,走着走着他忽然恍然大悟:

    魂淡,尉迟炽繁小娘子竟然认为夫君‘不行’,难怪遮遮掩掩的把那么一大碗甲鱼汤端到我面前!

    宇文温抬头看着蓝天悲愤得心中大喊:我有那么不中用么?你今晚别想睡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