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八十二章 一家之主(下)

    重头戏即将上演:大妇尉迟炽繁面见小妇杨丽华,一家之主宇文温主持会议,当然某些禁忌台词已经重申了数遍。

    开场前大妇还想要精雕细琢打扮一番免得在小妇面前输了气势结果被一家之主制止,尉迟炽繁没耐何就以居家打扮抖起精神等着夫君把杨丽华带进来。

    这是她俩第二次见面,第一次是在今年二月底的皇宫酒宴上,杨丽华和其余三个皇后被重新册封,新婚燕尔的尉迟炽繁入宫庆贺。

    那晚尉迟炽繁被杨丽华丈夫宇文赟强行灌醉差点**,而宇文赟差点被尉迟炽繁丈夫宇文温干掉,双方丈夫都各有所图最后也都以失败告终。

    如今双方身份有了微妙的变化,尉迟炽繁还是西阳郡公夫人而杨丽华已抛弃了高高在上的大周太后身份甘做西阳郡公的侧室。

    当日杨丽华是君尉迟炽繁是臣,现在尉迟炽繁是大妇杨丽华是小妇,宇文温在一旁看着两位绝色不由得感概万千:妻子尉迟炽繁容貌没得说一等一,俏太后杨丽华容貌稍逊一筹但也是‘极品’,两位美人风情各异能陪伴自己左右当真是梦寐以求。

    不过在他看来,尉迟炽繁‘先发制人’要行臣下之礼被‘宫斗达人’杨丽华扶住,而俏太后随即‘防守反击’要行仆主之礼却被尉迟炽繁‘看穿’险恶用心制止。

    其实都是宇文温想太多,因为已经提前铺垫好有了缓冲双方见面没敢有什么‘过激行为’很自然的认了姐妹。

    只是作为正室的尉迟炽繁年纪要比侧室的杨丽华年纪小五岁这年龄颠倒的姐妹称呼到是有些不协调。

    眼见着场面缓和宇文温屏退左右让管家李三九进来,杨丽华并不认得这人只是听宇文温说起他曾是宫里的宦官名叫李三九后猛然悚立。

    二月底皇宫里皇帝遇刺连带的一个影响是西阳郡公夫人尉迟炽繁失踪,杨丽华听近侍禀报说是同时失踪了的小宦官李三九为刺客同党将其掳走,这李三九被认定为刺客同党。

    这种小宦官宫里多的是,作为皇后她没理由记得他的样貌甚至名字,现在见着销声匿迹许久的李三九正站在面前还成了宇文温的管家杨丽华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李三九也是有些战战兢兢,他曾是皇宫里一个身份卑微的小宦官,若是还在宫里那么昔日的皇后、如今的太后杨丽华只要一句话就能如同捏死一只蚂蚁般要了他的小命。

    他不知道郎主使了什么手段竟然将这高高在上母仪天下的贵人给带回来做小,若不是提前说明这猛然一见面自己怕是要跪下磕头。

    为了夫人郎主还和皇帝动刀,此次还把小公主都带来了,郎主到底还有什么不敢做的啊!

    未待杨丽华多想,宇文温当着二女以及李三九之面宇文温二月底那场宫宴上天元皇帝宇文赟强行灌醉尉迟炽繁意图不轨,小宦官李三九见义勇为将尉迟炽繁趁乱带出宫的事情说了出来。

    宇文温对李三九有恩,他眼见皇帝意图对恩公夫人不轨急在心里恰巧刺客来袭场面混乱,他为了报恩便带着尉迟炽繁混出宫投奔了一个失势被赶出宫的老宦官家里躲了起来。

    当然‘那晚刺杀你老公还把你丢在路边不管的是我’这种事就不可能说了,或暂时不可能说了。

    宇文温只是说李三九带着尉迟炽繁躲了将近一个月时间直到天元皇帝遇刺身亡才和宇文温联系。

    杨丽华对自己前夫宇文赟那晚的丑行了解得一清二楚,听完起身要向尉迟炽繁赔罪被对方扶住,这一页算是翻过去了。

    大妇见小妇平安收场,至于以后会否上演狗血宫斗剧那就走一步看一步了,安顿好一应事宜用完晚膳沐浴更衣之后宇文温便拉着尉迟炽繁回房详谈。

    一家之主抖起威风对大妇说你今日在夫君手臂上咬了个印子有什么说法没有,尉迟炽繁红着脸默不作声低着头栽入他的怀中。

    宇文温没有急着执行‘家法’而是搂着妻子说起了思念之苦,分离将近五个月的小夫妻互诉衷肠将各自这段时间的生活点点滴滴说了出来。

    一家之主将自己在长安的‘历险’一一道来:大殿上‘撩拨’杨坚的神经,送行宴上太后误饮药酒自己惊险脱身,当街刺杀杨坚的种种惊险以及功亏一篑。

    接踵而至的将计就计和苦肉计,如何逼得宇文智及在大堂上当场丧命,还有那不知悔改的卖主之仆黄阿七被砍头的下场。

    宇文温说得波澜不惊可尉迟炽繁却从中听出各种刀光剑影,听着听着不由得为夫君历经艰险回到自己身边松了一口气,愈发觉得自己理亏许多。

    说着说着小两口就缠在了一起,大妇欲迎还拒一番便遂了一家之主的意,两人一夜无眠。

    直到第二日中午腰酸背疼的宇文温以及略显疲惫却容光焕发的尉迟炽繁才走出后院,结果没走出去多远宇文温惊见小姨子尉迟明月在和宇文娥英嬉戏打闹,符有才满头大汗的站在旁边手足无措。

    听了符有才的禀告宇文温嘴角抽搐:“明月说要带她姐姐逃出我的魔掌?”

    小混蛋我在长安给你买了那么多东西结果现在都不念姐夫一点好!

    不过尉迟明月已经忘记今日冲进来是要做什么了,她刚进来没多久就被年纪更小的宇文娥英给缠住玩得火热变成‘大姐姐’了。

    得逃‘大难’的宇文温松了口气吩咐管家李三九安排侍女伺候好两位小姑奶奶,用完午膳后听尉迟炽繁‘汇报’府内事务。

    如今府里仆人总共有四百名其中有五十人在隔壁安固郡公府里做事,尉迟顺一家两老一小及两名老仆原本无须那么多仆人只是所住的宅子太大若人太少显得冷清故而孝顺女儿尉迟炽繁安排府里仆人过去伺候。

    作为女主人尉迟炽繁表现出色账目理得清清楚楚,她在李三九、张定发、刘彩云、符有才的协助下将府中上下调教的服服帖帖。

    西阳郡公府的收入有两项:一是俸禄二是刘彩云那边的琉璃工坊。

    俸禄指的是西阳郡公的西阳郡食邑内两千户赋税,大周实行均田制按灾年、丰年征收赋税,有家室者(户)每年纳绢一匹、绵八两、粟五斛。

    作为计量单位来说斛和石相同,所以两千户的赋税折算成粮食来说就是一万石。

    这年头的俸禄都是以实物发放居多,按北周官品国公、郡公的品级都是正九命禄秩为一万石正好和两千户赋税相同。

    这时代的米价受战乱、灾情的影响波动极大,一石米的价格从一百到五百钱甚至上千都有波动,像那种被围困的城池里一石米甚至飙升到上万钱。

    因为宇文温不习惯用实物来衡量自己的‘年收入’是多少,所以尉迟炽繁按五百钱一石普通米的价格换算了一下是五百万钱,一千钱为一贯那么自家的年收入(俸禄)就是五千贯钱。

    宇文温更喜欢按照一两银子一贯的价格换算成银两为单位,不过这个时代白银的流通量还不像千年后的明清时那么大,出去买东西要学武侠小说里用银两付账那是不现实的。

    西阳郡公的禄秩往常都是朝廷发放如今则由安州总管府承担了,禄秩都是以粮食为主兼有部分绢布、丝绸,而西阳郡公府邸的主要铜钱来源目前就是出售琉璃饰品所得。

    这年头到是真有西域琉璃制品流入中原像什么琉璃瓶、琉璃碗都是不算罕见,但宇文温用玻璃制作的‘琉璃制品’成本低所以利润也颇为可观。

    宇文温的岳父安固郡公尉迟顺一家三口来到安陆后,总管宇文亮作为亲家自然要进行‘经济援助’承担了府上的基本开支,不过其他开支则被尉迟顺的好女儿尉迟炽繁给揽了下来。

    如此这般扣除了双方的日常开支后每月平均盈余将近百贯其中包括等价物例如绢布、丝绸等,粮食则绰绰有余。

    因为粮价波动较大所以府里做事的仆人们都愿意用实物做工资,

    尉迟炽繁翻着账本认真的一项项念出来那认真的样子让宇文温看着看着不由得痴了,他仿佛看见一个戴着金丝边眼镜盘着发髻身着职业套装、一双长腿裹着黑\丝脚蹬高跟鞋的女总裁正在他面前高谈阔论。

    “夫君?”尉迟炽繁发觉夫君愣愣的看着自己不由得面色一红。

    宇文温见佳人羞涩便将其揽入怀中轻轻说道:“昨夜是为夫说错了,三娘才是一家之主。”

    他有几个月时间不在家若是夫人软弱无能这个家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联想到昨晚见杨丽华又举止得体落落大方,有这样一个貌美如花又能操持家务的妻子宇文温觉得自己所为之奋斗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小两口偎依着气氛渐渐暧昧尉迟炽繁猛然回过神红着脸慌慌张张的逃了出去,宇文温收拾心神叫来一帮骨干听取‘工作汇报’。

    管家李三九、护卫头领张定发、玻璃作坊刘彩云、张乙满、胡三子分别汇报各自负责方面的情况,总而言之一切正常。

    一手建立起的小团队表现出色宇文温很满意,特别是张定发私下拍胸膛保证夫人去庙里烧香时没有被和尚纠缠,也没有和尚腆着脸上门为夫人祛灾‘送子’什么的,宇文温算是彻底放下心来。

    听张定发说八月他被宇文智及构陷给杨坚捉起来的消息传到安陆时夫人繁面色惨白,随即在母亲王氏和刘彩云的陪伴下到寺庙烧香许愿为丈夫祈求平安。

    张定发谨记郎主宇文温吩咐全程带护卫跟着没发现有什么隔壁姓王的和尚纠缠夫人。

    更大的好消息还在后头,刘彩云、张乙满、胡三子已经把玻璃镜做出来了!

    用掉了无数材料耗费了许多心血后终于做出了三面成品,镜面俱是巴掌大小用上好的材料装裱,都好好封存等着郎主宇文温回来处置。

    “刘掌柜估计这镜子能卖多少钱?”

    “不低于三千贯或等价物,这还是出货价,转手到了贵人家里怕是要翻数倍。”刘彩云想起第一次看到镜中自己毫发俱现的面容时那吃惊的模样,张乙满、胡三子也是十分激动。

    他们竟然做出这世上最神奇的镜子来!

    宇文温闻言也是兴奋不已他觉得自己的年收入折算成币值好像也就五千贯左右的样子,这镜子一面就能卖三千贯的话和开个金钱挂没区别。

    他没有商路把镜子直销到大周都城长安或陈国都城建康这两处消费能力爆表的大都市所以只能卖给中间商,但真觉得一面镜子能卖这么多钱是赚大发了。

    兴奋之余宇文温赶紧问做一面镜子出来要多久,刘彩云和张乙满、胡三子商量片刻给出一个确定时间:按每一批三到五面来算,一批差不多要花三十日。

    当然并不是说每月就只能做一批镜子,考虑到保密因素作坊里就他们三人负责制作玻璃镜制作所以速度快不起来产量也没办法一下子提高。

    他们上月下旬和本月初分三批做了几面镜子,这三面是第一批,第二批、第三批大约年后能成型。

    平板玻璃的成品率有待提高,他们制作玻璃镜的工艺最近才确定下来:在平板玻璃上放一张锡箔然后在之上倒水银(汞),汞会溶解锡箔形成锡汞混合物——锡汞齐紧紧的粘在玻璃上成为一面玻璃镜子。

    要让整块玻璃均匀的贴上锡汞齐需要大半月时间,这也就是宇文温所知道的锡汞齐法。

    用锡制作浮法平板玻璃是张乙满试出来由刘彩云改进的,用锡汞齐法则是胡三子想出来的。

    “很好,留下一面本公要送礼,其它两面卖掉。”

    刘彩云闻言惊呆了,那镜子让她爱不释手,可价值上千贯的东西她原以为郎主只会留一面送给夫人另两面拿去出售,没想到竟然一面都不留给夫人。

    “这东西再做不就行了,新年就要到了总得置办东西不是?”宇文温摸摸光洁无须的下巴,“此次立下大功每人赏一百贯,以后每售一面均有提成。”

    三人俱是喜出望外,他们日夜绞尽脑汁不停实验做出的成果终于有了丰厚回报。

    “不过这锡汞齐有微毒你们记得戴口罩,做出来的镜子平日要存放于通风之处。”

    刘彩云试探着问宇文温要将镜子送给谁,在她看来郎主对夫人极好难以想象第一面镜子会送给别人。

    “自然是家父了,这往后的前程还得老总管关照不是?”宇文温似乎是想着什么事情双目发光。

    这个阶段可是我事业的上升期!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