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八十一章 一家之主(上)

    十二月中旬,柳絮般的雪花纷纷扬扬从天而降,地上、树上、庭院里、屋顶上到处都是一片白雪皑皑。

    银装素裹的安陆城里,西阳郡公府外停着三辆马车。

    离家数月的西阳郡公宇文温终于回来了,管家李三九领着人帮忙卸东西,府内众人有事没事都往大门外挤在李管家的指挥下帮忙没有哪个敢留在府内尤其是后院附近,谁都知道一场大风暴即将来临。

    因为郎主今日还带了女人回来。

    夫人尉迟氏得知消息后已经面无表情几日没离开后院了,刘姐刘彩云也放下手中事务日日在府里陪着夫人,现在郎主到来眼见着就要天地巨变自然是人人自危。

    一炷香时间以前,宇文温派心腹宇文十五先行赶到府邸和管家李三九交代诸般注意事宜:

    首先,一会来的母女二人要安顿好,万一夫人发飙你得拦住,两边人都不准弄伤否则郎主要砍人。

    其次,夫人要是打郎主你和所有人都要装作看不见也不许拦,打得惨了再说,后院有未经许可入内者格杀勿论。

    第三,隔壁的安固郡公一家尤其是那个尉迟明月要冲进府里时一定要拦住但不许伤人。

    第四,随行人员要安顿好,特别有位姓杨的是郎主朋友要用心。

    第五,若是平安过了今日府里人人有赏!

    听得郎主前三项如此惨烈的安排众人不由得心里捏了把汗,现在郎主让李管家带着侍女从马车上扶下杨氏母女,细心交代相关事宜又和杨氏母女交谈片刻后立刻往府里冲。

    众人知道风暴即将来临没人敢靠近后院,符有才苦着脸带着几个侍女站在自家府邸大门和隔壁安固郡公府邸大门之间,他的职责是拦着那个叫做尉迟明月的小魔头发飙。

    宇文温心急火燎的冲到后院却见刘彩云连同翠云站在院口,看向刘彩云只见她耸耸肩又看向翠云只见她低头不语,再往里看去房门轻掩似乎有无尽杀气溢出。

    不管三七二十一他径直走上前来到房门外同时大喊一声:“我回来了!”

    见房内没动静宇文温便推开门走了进去,一股暖意迎面而来随后他看见尉迟炽繁端坐榻上静静的看着自己,佳人素颜未施粉黛随意挽了个发髻,发髻上未见步摇花钿。

    尉迟炽繁一身素袍面色哀伤双目无神的看着归家的丈夫,宇文温心中一痛他冲上前去将妻子揽在怀中:“三娘怎么了?”

    佳人任由他揽着却是不动也不说话如同一尊木雕般,宇文温只是不住亲吻着她的额头:“要打要骂好歹说句话。”

    尉迟炽繁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夫君。”

    还未等宇文温接话她笑容一敛随后冷冷的冒出四个字:“休了我吧。”

    听得妻子面无表情说让他休妻,宇文温想都没想就回答道说好。

    尉迟炽繁闻言浑身一抖随后双眼化作两汪清泉,可未等她夺门而出却听得夫君说道:“然后我再敲锣打鼓来娶三娘过门。”

    宇文温说她娘家就在隔壁正好立刻接她回来拜堂,若是还生气就再休然后再接过来拜堂直到消气为止。

    “你负了我!”尉迟炽繁泪如泉涌拼命挣扎却被宇文温紧紧揽在怀中,她挣扎不过便一口咬在夫君的手臂上。

    前日夫君让人报信说他就要回到还有封信给自己,尉迟炽繁满怀喜悦的打开信一看内容却如同五雷轰顶:

    夫君在信中说此次回来将太后杨丽华一同带来了具体情形请听他回来当面解释。

    原本满心欢喜等着与夫君团聚的尉迟炽繁万念俱灰,她苦守空房数月日夜思念的夫君竟然喜新厌旧,结婚还没满一年就带女人回来还有了身孕。

    曾经的甜言蜜语山盟海誓瞬间灰飞烟灭,先前那封写着“想你”的信变成儿戏一般,自己在安陆苦等可夫君已经在长安有了新欢!

    那一刻尉迟炽繁只觉得自己的心已经死了,唯有青灯古佛晨钟暮鼓才是自己的归宿,什么白头偕老长相厮守一辈子都是骗人的!

    宇文温强忍着剧痛说是我负了你,尉迟炽繁松开口泣不成声好容易把话说完:

    “我等了你那么久,你却带个女人回来!”

    “你听我解释...”宇文温如同混蛋老公说出经典台词。

    “我不听我不听你说的都是骗人的我不听...”尉迟炽繁进入发飙状态开始接台词。

    宇文温说他被人下药陷害与太后荒唐了一场,若不是太后委屈求全守口如瓶他怕是已经被杨坚千刀万剐晾在长安城头风干了。

    “知道什么是千刀万剐么?啧啧把人捆在柱子上然后用锋利的小刀一刀一刀把肉切下来整整切个三天...”

    尉迟炽繁闻言愣住了,先前夫君给他的信里并没有说到这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眼见着妻子稍微冷静下来宇文温说长安城里他棋差一招被人暗算才有如此情况,尉迟炽繁抽泣着说为什么要去长安做人质,她只想和宇文温长相厮守什么功名利禄都不在乎。

    现在好了,夫君从长安回来立刻多了个女人进门还是个太后!

    她张口想说些什么,可什么也说不出来。

    “我宁可一个人在长安冒险也不想让你有丝毫危险!”宇文温开始发力。

    “天下虽大已没有宇文氏容身之地,他日安陆城破我不想让你沦为他人玩物!”

    “除非我死了,否则没有人能够把你抢走!”

    看着双目发红的夫君尉迟炽繁不知道该哭该笑,夫君为了她杀了昏君为了绝地反击不惜玩什么“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更是为了安州上下主动请缨去长安做人质。

    临走前夫君告诉自己此次去长安要刺杀丞相杨坚力挽狂澜,结果八月底得知夫君因为刺杀杨坚一事被打入大牢之后差点晕倒。

    好歹紧接着就有消息说是误会夫君已无罪释放,否则她差点投缳自尽要随着夫君一起共赴黄泉。

    接着又陆续有消息传来说丞相杨坚屠戮宗室,断断续续已经杀了四十几个宗室男丁,每次消息传来她都祈祷里面千万别有自家夫君名字。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杨坚夺了帝位肯定不会任何一个宇文宗室,到时丈夫难逃一死自己也会沦为战利品...

    宇文温见妻子沉默不语赶紧加把火说:“那日以后太后有了身孕...”

    话未说完尉迟炽繁听得他说太后有了身孕瞬间变作女汉子哭着起身要往外冲,宇文温眼疾手快好歹扯住她一把搂在怀中。

    她哭得梨花带雨说自己嫁进门后不知努力了多少个夜晚肚子都没得动静夫君在长安就把别人肚子搞大了还说只有那一次!

    夫君不是要杀奸臣杨坚么怎么把他女儿招惹上门了,肯定是见色起意什么误中奇香身不由己都是骗人的!

    “发生这种事情大家都不想的...”宇文温不由自主又说出经典台词,

    尉迟炽繁想怀孕想到几乎都要走火入魔抽泣着说都是那些奇奇怪怪的姿势让自己没得动静,夫君光顾着自己快活完全不顾及她的感受。

    “那是谁说‘还要的’?”宇文温只用了一句话便‘拆穿’了夫人自欺欺人的奇谈怪论,对方被这一击秒杀满面通红说不出话。

    他见状继续说太后有了身孕却瞒着他,哭了数日最后要买药打胎被他意外撞见情急之下潜入宫中直接将其带走,他做不出始乱终弃的事便承担责任要照顾她母女。

    接着挑明想法:我既舍不得你也舍不得杨丽华和肚里的孩子,索性来个纳妾。

    “我不许!”尉迟炽繁一个劲撕打着对方,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可她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就算无理取闹也咽不下这口气,“她还有了,这不作数!”

    她觉得自己是夫君明媒正娶的妻子还没有一男半女结果那个太后不好好守寡招惹自家夫君居心叵测。

    “宇文赟想强占你,我抢他老婆有何不可,还要她为我生下许多孩子!”宇文温很霸道,“三娘要生更多!”

    尉迟炽繁被气得哭笑不得不知如何接话,自己在宫宴上被昏君灌醉差点**亏得夫君不顾一切救人才逃过一劫如今还能怎么接过话茬。

    “谁是一家之主?”宇文温夫纲大振。

    “是夫君。”尉迟炽繁低声答道。

    “谁是大妇?”宇文温步步紧闭。

    “妾身...”尉迟炽繁低眉顺眼,方才情绪激动口口声声‘你’‘我’,现在恢复常态说‘妾身’。

    “那大妇现在就见小妇呗!”宇文温乘胜追击。

    “...”尉迟炽繁绞着手不出声结果一不留神被夫君抱起向卧榻走去,对方不容置疑的说今晚就按着图上的姿势抓阄抓到什么就是什么,不过那个‘坐上来自己动’是免不了的。

    宇文温还说今日没人救得了你求饶都没用如今可是有三个月的存货要交差!

    眼见着就要被白日宣\淫尉迟炽繁羞得无地自容,求饶说好歹等用过晚膳沐浴更衣再行事,火气一过她又重归羞涩小媳妇状态。

    “那大妇现在就见小妇呗!”

    “嗯。”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