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八十章 一关又一关

    太后杨丽华和小公主失踪,丞相杨坚对宇文温起了疑心。

    先前调查线索时有宫女反映说九月初太后在宫内寺庙接见过宇文温,两人在禅房里呆了很久才出来。

    杨坚觉得十分可疑,不过深入调查后发现那日太后也是偶然想起召见宇文温,那宇文温似乎是因为之前差点被太后扇了两个耳光的事情耿耿于怀躲了许久才不情不愿的面见太后。

    况且第二日太后也在禅房里召见了其他嫔妃也是谈了许久才出来,这看起来没什么大问题。

    所以杨坚觉得这是纯属巧合,自己女儿和她母亲一个德性怎么会做出与人私通这种不知廉耻之事。

    至于有宫女上报说随后几日小左宫伯宇文温夜里都不在值守官署歇息而是被人发现在宫殿旁抱着柱子说梦话喊夫人,杨坚第一反应认为这是活该。

    不过据寝宫侍卫说那段时间有几日夜里女官阿奴将太后寝宫的宫女都打发得远远地还带着个宦官入内,那时也是这小子在宫里宿卫晚上跑到外边发梦话的时间段。

    前后联系起来看这就真的可疑了,可太后失踪期间据西阳郡公府仆人中的耳目禀告宇文温并无异常成日里潇洒快活看不出什么问题。

    到底是不是宇文温做的并没有确凿的证据,这真的是个问题。

    但更让杨坚头疼的还有一件事:安州总管宇文亮派来使者要求让宇文温回安陆。

    说实话杨坚不认为凭一个质子就能让安州老实本分,何况自己已经熬过了最困难的三个月那宇文温留不留在长安都无所谓了。

    但他就是看宇文温不顺眼!这小混蛋在朝会时激得他差点爆血管当真是可恶至极,不为难为难怎么咽得下这口气,何况又跟自家女儿失踪有关系总要调查清楚才能放人。

    当然这个理由不能说出来,故而当安州使者说宇文温妻子远在安陆而西阳郡公迄今都没有一男半女时杨坚回了一句话:“那就让他在长安纳妾吧!”

    谁知这句话不知怎的就传到自己夫人独孤伽罗耳朵里了,那晚回府后他差点跪搓衣板母老虎的吼声现在依旧回荡在耳边:

    “让人纳妾?莫非夫君也想纳妾么?嗯!”

    那嗯字带着尾音扎得‘妻管严’杨坚心惊胆战再没什么心思为难宇文温了,对方掳走自己女儿的证据不是很确凿加上安州的交换条件不错,所以杨坚打算捏着鼻子认了。

    不过那小子当真有些可疑啊!

    。。。。。。

    数日后的上午,长安南郊,大队人马正徐徐向东南方向走去,他们是先前抵达长安的安州使者,今日护送安州总管宇文亮次子、西阳郡公宇文温经由武关古道翻过秦岭回安陆。

    经过三个月的人质生活宇文温终于能回家了,至于安州和朝廷为此事达成又交换了什么筹码就不为外人所知了。

    他们刚走没多远城内忽然赶来一大队骑兵,当先一人为丞相杨坚亲信大将军元胄,他领着手下将车队拦下。

    元胄直接找到安州使者问宇文温在哪里,对方说西阳郡公思家心切已经领着几个随从快马加鞭先走了,元胄冷笑一声问宇文温此次带着女眷出城不知人在何处。

    安州使者说西阳郡公的女眷就在车队里只是不便男子打扰,元胄随即让同行而来的几名宫女上前去查探那女眷真面目。

    他受了丞相杨坚的命令今日就是专门来截宇文温的因为安排在其府邸的耳目探得今日宇文温带着两个女子和一个小女孩上路,

    丞相判断这定然是失踪数日的太后杨丽华、小公主宇文娥英以及女官阿奴故而让元胄领兵突然袭击,原以为此次出其不意能抓个正着未曾想随行的宫女上前认人后说不是太后和小公主以及女官阿奴。

    元胄的随从私下说西阳郡公当真重口味连一个带着拖油瓶年纪三十多岁的寡妇都要纳入门,当真是色中恶鬼。

    沉默了片刻元胄对安州使者行了个礼便领着手下向东南疾驰进入武关古道去追赶‘先走一步’的西阳郡公,安州使者微微一笑示意车队继续向武关古道前进。

    “郡公好眼力,杨坚果然派人来查探。”他以微不可闻的声音喃喃自语,随即抬头望向西面:“下官预祝郡公一路顺风。”

    长安西郊十余里外,十几名护卫簇拥着两辆马车向西行驶,车队身后有几个骑士策马而来,待得近前当先一人一声唿哨引得第一辆马车窗帘掀开。

    “叔叔~~~~”一个小女孩露出头来挥着手向着他喊着,她正是宇文娥英,将其搂在怀中的则是杨丽华。

    “走,叔叔带你看金鱼!”那人朗声大笑正是西阳郡公宇文温。

    他喜欢阴人所以也防着被人阴,故而选择南辕北辙绕远路从长安西侧的陈仓古道去梁州的汉中郡汉中城,然后沿着汉水一路东进而经过金州安康郡、丰州武当郡进入襄州地界再前往安陆。

    按计划此次旅途全程超过两千六百里路,是从武关古道去安陆路程的两倍有余,考虑到一路上栈道颇多山路崎岖一个半月能到家就是阿弥陀佛了。

    从长安翻山越岭去西南方向的汉中有几条路,最近的是大名鼎鼎的子午道最远的是陈仓道,宇文温决定事情要做就要做好:说绕路就要绕最远的路,出来混不讲信用怎么行!

    这个路线宇文温在七月下旬去长安之前就已经定为日后逃离长安的后路,并且已在九月给父亲的信中透露出来,故而此次宇文亮向长安派出使者的同时已经秘密安排人手到汉中等候以策万全。

    陈仓道蜿蜒在秦岭山脉之间路途遥远道路崎岖长途跋涉真是让人叫苦连天可小丫头宇文娥英不这么想,她自从出了长安城就如同猴子上了桃树那叫一个痛快!

    每日里有看不够的山水风光,有许多人陪自己玩,什么捉鱼捉鸟抓蝴蝶,还有很多很多漂亮的花朵、树叶,这都是在皇宫里看不到的。

    平日里就是在太液池玩都束手束脚,陪玩的大姐姐们成日里唠叨“这个不能碰那里不能去”十分扫兴,如今跟着叔叔出来想玩什么就玩什么,母亲也只是笑着不阻拦。

    好久没见母亲笑得这么开心了!

    宇文娥英心思很简单:自己高兴母亲就高兴,母亲高兴自己就高兴,母亲自从和叔叔在一起后天天都是笑眯眯的,叔叔不光救过自己还会讲故事,那什么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的故事从来都没听过当真有趣得紧!

    眼见着女儿和宇文温玩得高兴杨丽华十分欣慰,看着似乎一天天隆起的肚子她憧憬着未来美好的生活喃喃自语:“这就是缘分么?”

    听得宇文温在耳边说这是‘孽缘’杨丽华羞得无地自容只得任由对方搂着自己亲昵,有了关心自己的人嘘寒问暖一路上的颠簸也不再觉得难受了。

    一行人来到汉中,在城里宇文温顺利的与父亲派来接应的人马汇合

    他们随后一路向东顺汉水而下长途跋涉进入襄州地界,途经襄阳城时宇文温的兄长、如今已任襄州刺史的宇文明为他接风洗尘,宇文明一家已搬到襄阳定居原来安陆那座宅院送给宇文温岳父尉迟顺一家居住。

    酒宴上两兄弟喝的酩酊大醉,听弟弟说起长安之事宇文明唏嘘不已,谁曾料大周宇文氏的江山半年时间竟变得岌岌可危宗室男丁被杀得七零八落,他们父子三人怕已是宇文宗室的最后希望了。

    千里跋涉一日未停,此次来到襄阳自家地盘宇文温便让大伙在城中休整一日,同时派出快马向安陆通知自己已到襄阳让父亲和家里有个数。

    当然要预先通气,此次自己带回来的‘小三’可非同寻常:大周太后杨丽华。府里认得她或她认得的人不多,夫人尉迟炽繁是一个,管家李三九算一个还有‘影后’刘彩云也算一个。

    将尉迟炽繁从宫里救出来的小宦官李三九,在皇宫和宇文赟出演‘现场直播’后被杨丽华赶出去的刘彩云,这两人宇文温不知道杨丽华还记不记得住所以要打预防针。

    尤其刘彩云还在宇文温和张定发协助下干掉宇文赟,这夫妇俩肯定要先通气免得应对不当引起杨丽华疑心。还有其他参与刺杀宇文赟和杨坚的心腹们都要提前知会。

    正所谓那啥一时爽全家那啥场,作为将杨丽华变成寡妇又意图刺杀他老爹的主谋宇文温如今将这俏寡妇娶回家总得把破绽修补一下不是?

    对于杀死天元皇帝宇文赟这个混蛋宇文温没有任何愧疚,因为他该死,不说别的就说这混蛋想对尉迟炽繁动手就该死。

    若是自己和杨丽华没瓜葛他也无所谓让其知道自己是幕后真凶,毕竟连你老爹都想杀迟早大家战场上战个痛。可现在就有些棘手:因为宇文温真心想和杨丽华过一辈子。

    所以他打算找个合适的时机将实情一点一点的透露出去,当然这是以后的事。

    最头痛的是妻子尉迟炽繁,万一正妻和狐狸精小三的战争爆发妻子突然冒出来一句“你那死鬼老公想非礼我所以被我老公也就是你现在的老公砍死了!”又或者是“你父亲遇刺是我老公也就是你现在的老公做的!”那就真要见人命了。

    还有岳父一家住在隔壁,两老知道轻重再不爽也不会当面发作,那小姨子尉迟明月万一要为姐姐出气扑上来咬人怎么办?

    说来说去宇文温即将为那日在禅房里的一场‘爽翻天’付出沉重的代价,他想想还真是觉得哭笑不得:真是女人越多麻烦越多,摘花之路一关接一关。

    不过那又如何?我乐意!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