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七十九章 以理服人

    下午,某处院子房间内杨丽华正在发飙,女官阿奴伏地不起泣不成声。

    昨晚宇文温将杨丽华打昏并喂了草药让其迷迷糊糊一睡不起,随后‘禽兽’宇文温用了少儿不宜的手段逼着持有进出皇宫腰牌的阿奴协助于今日上午顺利带其离开皇宫并将她主仆二人安置在这座院子。

    此处为上月宇文温让杨济秘密盘下作为‘狡兔三窟’之一的据点,原本预备着逃命所用现在变成‘金屋藏娇’。

    昏迷了大半天的杨丽华醒来后被怒火点燃,她视阿奴为最可靠的心腹可如今却帮助一个‘禽兽’将自己掳出宫外囚禁起来,阿奴在她面前跪了许久都未得原谅直到宇文温进来。

    宇文温铁了心要将怀了自己孩子的杨丽华带回安陆为了说服对方决定‘以理服人’,所以一上来没有寒暄走过场立刻讲‘道理’:

    首先你是我的女人还有了我的骨肉所以安陆你不去也得去,我是来告诉你不是来征求意见的!

    其次你要是敢玩什么花样自尽例如嚼舌、吞金、投缳、绝食、投水、撞墙、抹脖子什么的弄出一尸两命我就和杨家同归于尽。

    还有你要是敢把肚子里的孩子弄没了我要你生十个来赔!!

    大周太后杨丽华听完愣住面色惨白无话可说,僵持了许久才泣不成声说不能丢下女儿宇文娥英、不能丢下小皇帝、不能丢下父母和你去什么私奔。

    宇文温继续‘以理服人’:

    其一,你女儿有杨丞相还有那个母老虎...不,是丞相夫人罩着谁敢乱来。

    其二,你那庶子性命就在他便宜外公一念之间,是生是死与你何干。

    其三,杨丞相大权在握是成是败你帮不上什么忙。

    其四,作为大周宗室我看你老爹杨丞相不爽想动手已经很久了,你要是敢乱来我就敢乱来!

    其五,你那亡夫二月底要对我夫人动手动脚,现在是还债的时候了!

    杨丽华越听面色越差听到第五项却目瞪口呆,今年二月底宫宴上她亲眼目睹当时还在人世的宇文赟强行灌醉西阳郡公夫人尉迟炽繁欲行不轨却不敢声张,现在西阳郡公嚷嚷着要算账她还能说什么?

    眼见着对方歪理一串串自己驳无可驳杨丽华悲从心中来进入暴走状态,眼眶发红喊着要回宫起身想夺门而出却被宇文温紧紧搂在怀里无论如何挣扎都没法脱身。

    在一边听傻了的阿奴见宇文温做了个手势才回过神起身离开将房门关好,杨丽华随即在他怀中哭起来一发不可收拾。

    平日里那高傲不可亵渎的太后光环被宇文温无情打碎之后杨丽华现出原形:她也不过是个弱不禁风需要关心的小女子。

    待得对方哭够了宇文温宇文温切换模式展开柔情进攻:“你想扇我两巴掌那就要用一辈子来还,现在是第一个还有第二个第三个...”

    杨丽华却说怀上这孩子只是意外大家都不想的,生下孩子后她要回去不要再苦苦相逼了。

    “大家都不想?”宇文温微微一笑,随后轻轻捏着杨丽华的下巴将她漂亮的面庞抬起来看着自己:“那日禅房里后来药劲已散为何你还要继续?”

    大家都不是傻瓜就不要再装了!

    听得对方这么一说杨丽华面红耳赤想要将脸别到一旁却未能得逞没耐何支支吾吾否认说她也不知道。

    宇文温紧追不舍二连击:“那为何我继续的时候你还装?”

    那日禅房里一场荒唐,宇文温到后来已经清醒也感觉到杨丽华已经清醒,可两人还是假装‘不由自主’的继续了几回合。

    宇文温是破罐子破摔想着临死前好歹快活够,可他想不通杨丽华为什么也这样,当晚他没敢说出来怕刺激对方暴走如今再无顾忌直接挑明。

    “别说了...”杨丽华低着头声音越来越小,宇文温毫不留情的将她心里秘密说破:她那日恢复神智后不知怎的也没有阻止对方继续‘动’。

    “一起回安陆,我答应将小公主带回安陆与你团聚。”

    杨丽华点点头但随后便说:“你发誓,要带娥英来我身边。”

    “我不发誓!”

    见对方耍无赖杨丽华急得正要挣扎却见他放开自己随后大声向外喊道:“要看金鱼的小丫头呢?”

    片刻之后房门被阿奴打开一个小女孩跑了进来,待得她看清房内人物便径直撞进了杨丽华怀中。

    “二娘!”杨丽华喜出望外紧紧抱着女儿许久才放开,未等她说话女儿便奶声奶气的问道:“阿娘,金鱼呢?金鱼在哪里?”

    “金鱼在很远的地方,叔叔带你和娘去看好不好?”宇文温化身‘金鱼佬’,弯下腰笑眯眯的看着她。

    “好~~~~”宇文娥英十分高兴,今日上午阿娘身边的阿奴姐姐要带她出宫起初还有些不乐意,不过见到眼前这个叔叔就答应了。

    小丫头觉得叔叔一个人顶住那可怕的马救了自己和阿娘是个好人,阿奴也说跟他走不会错,再说叔叔要带她去看漂亮的金鱼那怎么能不去呢?

    天真无邪的宇文娥英如是想,宇文温看着小女孩憧憬的表情不由得心生愧疚,他决定回到安陆后马上养一池金鱼免得对方说自己骗人。

    宇文娥英在母亲怀里温存了没多久就被宇文温拿出的布偶吸引过来,他将布偶交到阿奴手中让她带着小女孩出去玩耍。

    见着杨丽华满脸疑惑宇文温坐下握着她的双手说昨夜要带你出宫时阿奴要拼命,说小公主不能没有母亲于是我便‘厚颜无耻’的要挟她将小公主一同带了出来。

    杨丽华手足无措:“你怎么连娥英都...”

    “这个嘛,我向来都是禽兽,打算等过了几年娥英长大就来个‘禽兽不如’把她笑纳了让你母女共侍一夫!”

    “你无耻,她可是你的...你的...”杨丽华刚开口就发现中了宇文温的圈套,她又急又羞不敢继续说。

    宇文温诡计得逞连连追问小丫头是什么,杨丽华支支吾吾了半天才红着脸说以后会是他的继女,也就是承认自己愿意做他的夫人哪怕只是个侧室。

    “恨我么?恨我的话就做不要脸的小妾回安陆,到时打扮得花枝招展惹得夫人一发飙我就得跪搓衣板受罪那你就能报仇了。”

    杨丽华噗嗤一下笑出声,宇文温这话让她想起了小时撞见父亲跪搓衣板给母亲认错的场景。只是一提到了夫人她便想起了宇文温的夫人尉迟炽繁。

    若不是随后有刺客挟持了皇帝这西阳郡公夫人恐怕那晚就要被皇帝‘临幸’了。

    尉迟炽繁自那晚后消失了一个多月最后不知怎的又和宇文温相聚,这期间有没有受过什么苦、受了多少苦没人知道。

    所以杨丽华对尉迟炽繁有愧疚,再加上现在即将成为她丈夫的侧室更是有点惴惴不安,曾经傲视群臣的大周太后如今竟患得患失起来。

    “炽繁和你都是我的女人。”宇文温面露坚定,“因果我来承担,你们就好好过日子不必多想。”

    已变成小妇人的杨丽华点点头但又说出了另一个担心:她父亲执掌朝廷大权迟早要和安州刀兵相向,届时宇文温父亲安州总管宇文亮肯定不是对手,若是朝廷大军攻入安陆到时怎么办。

    “不会有那一天的。”宇文温冷笑一声再不多语,他可是立志要攻入长安的男人啊!

    杨丽华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父亲若是派大军攻入安陆自己只要亮明身份可保性命无虞只是宇文温怎么办,自己为他生下的孩子怎么办。

    “这几日好好休息,差不多要回去了。”宇文温也没多说什么,杨丽华闻言想开口却又忍住了,她搞不清楚宇文温为何如此有把握带着自己回安陆。

    父亲会让他离开长安?

    。。。。。。

    大象二年十月中旬长安城皇宫内传出消息:太后杨丽华突患恶疾一病不起,丞相杨坚命人把守寝宫未经他许可任何人包括小皇帝都不得入内探视。

    可只有少数人知道实际情况是杨丽华连同其女儿宇文娥英以及女官阿奴失踪了,第一嫌疑人就是女官阿奴。

    昨晚太后心腹女官阿奴吩咐说太后身体微恙需要静养不许人打扰,今日上午又说太后要见小公主宇文娥英将其带入寝宫。

    不久阿奴让宦官备车从寝宫里运了些东西要出宫,她是太后心腹中的心腹平日里就是凭着腰牌在皇宫通行无阻,太后父亲隋国公杨坚如今大权在握于是没人敢检查也不敢多问便让马车出了宫。

    同车出宫的还有一个面上长着麻子的宦官他们这一走就再没回来,宫女是当日下午才发觉不对的:寝宫内太后和小公主没了踪影,寻遍皇宫各处都找不到。

    杨坚下午一收到消息立刻封锁寝宫将所有知情人软禁起来,对外则声称太后突患疾病需要静养不得打扰,私下则调动所有可靠力量追查太后杨丽华和小公主的下落。

    杨坚和一众心腹认定阿奴是受人指使坐下如此大逆不道之事,她是孤儿自幼便在隋国公府里陪着杨丽华长大又陪着郎主入宫一直被视为绝对可靠的心腹。

    所以那个与其一同驾车出宫的宦官有问题,事后查询发觉宫内并没有脸上长麻子的宦官,所以问题来了:那人或者幕后主使是谁?

    杨坚实在拿不出确凿证据证明谁是幕后主使,不过综合种种迹象让他想到一个人:西阳郡公宇文温那个小混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