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七十八章 那就搞定你!

    “真是巧啊,姐姐今天怎么有空出宫采买?”宇文温皮笑肉不笑的走近,“买的是什么药?”

    阿奴年纪比宇文温大故而他戏谑的称其为姐姐,这个杨丽华的心腹平日里对他横眉竖眼从没好脸色,宇文温忍她已经很久了。

    “你,你想干什么!”阿奴将手中匕首挡在胸前却被身后那小子冲了上来一把打掉抢走跑到宇文温身后。

    “想干什么?你说呢,嘿嘿。”宇文温化身欲行不轨的恶少‘狞笑’着向她逼近,身边三个一看起来就不像好人的‘爪牙’面无表情。

    “说吧,是自己脱还是...呃,你买的是什么药!”宇文温差点说错台词。

    阿奴一咬牙冲上去就要抢药被几名‘爪牙’制住,宇文温问了几次见她守口如瓶便吩咐林有地去药铺让人查查这几包药到底是什么用途。

    “问清楚了你就去报官!说有宫女意图...”

    “不要啊!”阿奴一听说要去报官急了眼,拼命挣扎了一会见事情已经无法挽回服了软,“你让他们走开,我只和你说。”

    宇文温说你莫非是想挟持本公?本公乃大周良民遇见可疑之事绝不袖手旁观此番定要到官府见分晓!

    “不是我用的药!”阿奴咬牙切齿的迸出话来,她是太后心腹女官,这话里已经说得很明白就差直接捅破窗户纸了。

    眼见火候差不多宇文温示意三个手下拿着东西到路口放风,他待得阿奴起身问道:“太后怎么了?”

    阿奴冷冷的盯着宇文温满眼俱是仇恨,僵持了片刻怒火熄灭面色黯淡叹了口气回答:“太后有了。”

    宇文温闻言差点随了声:恭喜!好歹硬生生咬住没说出口,他愣愣的看着阿奴片刻才回过神来:太后有了,杨丽华怀了我的孩子,我要作爸爸了!

    阿奴见他目瞪口呆的样子冷笑:“你不问问太后怀的是谁的孩子么?”

    此时的宇文温沉浸在巨大的喜悦之中哪里听得到对方说什么,他满脑子就是自己抱着襁褓中的婴儿变成奶爸的样子。

    不行,赶紧得买纸尿裤,买奶粉买小宝宝的衣物用品,还有婴儿床,得是实木的那种千万别有甲醛...

    奶粉是买国产的还是进口的?要不要请金牌月嫂?对了还得联系好医院免得到时后没床位啊!

    话说回来是去市妇幼还是省妇幼孕检?魂淡,双方都没做过婚检不会有什么不得了的遗传病吧!作孽喔千万别有什么地中海贫血症!

    他满脸喜悦思路飞速扩展已经在考虑自己那还未出生的孩子将来要读公办还是私立幼儿园了,穿越到这个时代大半年他的思维还是二十一世纪水准。

    “你知道长安哪家幼儿园师资雄厚有双语教学么?”宇文温‘回过神’开始问起阿奴来,他觉得自己对长安不熟也不知道各处幼儿园的水平优劣如何不如问问别人。

    看着喜笑颜开的‘人渣’宇文温在自己面前走来走去喃喃自语,阿奴怒火中烧一把扯住他领口骂道:“你这么高兴做甚么!你有什么资格笑!你可知道太后被你祸害成什么样子了么!”

    被对方扯着领口摇啊摇加上几声大骂宇文温总算回过神来:“太后?对啊太后现在如何了?有没有御医开药安\胎...”

    话说到这里他猛然回过神,上月他和杨丽华阴差阳错间那啥了这种事怎么能见光?先帝驾崩到现在已经半年,然后让御医给怀孕月余的太后看病是嫌死得不够快还是怎的。

    还安胎,怕是她老爹杨坚气势汹汹带兵上门捉拿淫\贼也就是自己拉去千刀万剐。

    “带我见她,现在,立刻,马上!”宇文温决定承担起男人的责任,事不宜迟如今该面对的就要面对,躲在旁边让她一个人承担所有压力算什么男人!

    “你想干什么?你嫌太后还不够伤心么?”阿奴恶狠狠的瞪着宇文温,自家太后清白之身被眼前这个‘禽兽’玷污却无法惩罚,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忍气吞声装聋作哑以求时光冲淡一切。

    她支支吾吾的说出了事情真相:太后发觉九月应该来的月\事没有来,原以为是延后可等到了现在也就是十月中旬还是没有来!

    最后一次是八月下旬,这一推算麻烦就大了!

    宫里有御医但不可能让他们来诊脉,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就算太医不会透露给文武百官但不可能不告知大权在握的太后父亲,到那时太后有何面目面对父母?

    “所以,你买的不是安\胎\药。”宇文温满脸的喜悦褪去,双目通红看着眼前女子:“你是在买打\胎\药!”

    “不打掉还能如何,那就是个孽...”

    话未说完阿奴喉咙被宇文温死死掐住:“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敢动我的孩子?没有人可以伤害我的孩子,没有人可以伤害我的女人!

    阿奴被掐得喘不过气双手抓着宇文温的手试图扯开力气却不够,对方发觉其喘不过气已经快不行了赶紧松手。

    她站立不稳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吸着气,刚刚缓过气便抽泣起来:“郡公,求您别再逼太后了!”

    “带我去见她。”宇文温还是那句话。

    “郡公,奴婢求求您别再逼太后了,她这几日...”

    “少废话!”宇文温一把扯起阿奴,“带我去见她!”

    。。。。。。

    皇城,太后寝宫内,杨丽华愣愣看着眼前食案上的一碗汤药。

    那药是昨日她让心腹女官阿奴悄悄出宫买回来的,为的是将自己腹中刚刚怀上的孩子解决掉。

    九月初和西阳郡公宇文温荒唐了一场而自己当月以及这个月的月\事没有来,按理需要找御医来把脉才能最终确定是否怀孕,但她不可能让御医知道自己的状况否则一切大白于天下她再无容身之地。

    也没办法独自出宫私下找外边的医生诊断,杨丽华只能根据自己的经验来判断:月事没来这就是怀孕的征兆。

    这个孩子不能来到世上,要在肚子明显变大前就解决掉。

    这是杨丽华哭了数日之后做下的决定,然而昨夜当药水摆在自己面前时她犹豫了,怔怔地看着案上的药就这样呆了一夜最后还是倒掉了。

    她是孩子的母亲,所谓虎毒不食子又怎么能下狠心将亲骨肉害死。

    然后今日又接着哭,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再过几个月肚子大起来的时候是瞒不住的,她要如何面对父母面对小皇帝?

    所以方才杨丽华还是让女官阿奴将药熬好,就等着一饮而尽斩断祸根以全自己的名节。

    可药一端上来她又犹豫了,这一犹豫就是半个时辰,正纠结间眼前人影晃动阿奴带着一个宦官进来,杨丽华看清了宦官的面目心中一惊立刻将那碗药送到嘴边就要喝下。

    来人正是宇文温他看见了杨丽华的动作却没有上前阻止,只是慢慢走到面前静静的看着对方。

    玉碗在嘴边僵住杨丽华还是无法下口,大滴泪珠顺着脸庞落入碗中,拿着碗的手颤抖片刻还是没能稳住,手中碗跌落地面药水洒得到处都是。

    她双手扯着衣襟强忍着不哭出声随后被宇文温揽在怀中:“为何不告诉我?”

    杨丽华双肩抖动只是不说话,宇文温用一只手轻轻捏着她的下巴将凄美的面庞抬起,两人四目相对。

    “对不住,是我不好,早该将你接出来好好照顾。”

    话音刚落手臂上传来剧痛宇文温倒吸一口冷气,却是杨丽华一口咬住他手臂不放直到哭出声无法用力才松口。

    “禽兽,禽兽!”

    “你害了我,都是你害了我!”

    “你让我怎么办,让孩子怎么办...”

    杨丽华说道最后已经泣不成声,宇文温紧紧搂着让她将脸埋在自己怀中痛哭:“跟我走,我带你回安陆。”

    “安陆?不可...唔唔唔”杨丽华话未说完一阵长吻袭来许久才结束,她挣扎着又要说话结果继续被袭击,连续几次过后已经无力反抗只是不住的啜泣:“你到底要如何!”

    “差点被你打了两耳光,所以我要带你回安陆算账,算一辈子账!”

    折腾了片刻杨丽华回过神来,她没有将自己有身孕的事告诉宇文温那他是怎么知道的?

    宇文温不等她训斥一旁的阿奴便抢先发话,说他昨日去药铺买跌打药正好撞见阿奴在里边买安\胎\药,不过药店掌柜拿错打\胎\药故而被他训斥一番。

    得知太后有喜他一股脑儿买下药铺最好的安\胎\药让阿奴拿回来,因为没轮到他入宫值守于是费了一番周折才混进宫来

    “这一碗都要一贯钱下次可得拿稳了,昨晚你喝了觉得味道如何?”宇文温装疯卖傻,昨日他就逼着阿奴带自己混入宫中准备行事。

    为了避免杨丽华做傻事他将药草换成滋补药材,出乎意料的是昨晚杨丽华愣是没下口。

    “安\胎\药?”杨丽华愣了一下,随即苦笑数声:“安什么胎?再过数月还怎么瞒...”

    “再过数月你就在安陆那边安心保胎了为什么要瞒?”

    杨丽华闻言紧张起来,听宇文温话里的意思他要将自己带走,且不说走不走得成的问题,自己女儿宇文娥英怎么办?小皇帝宇文阐怎么办?

    她正要争辩却被宇文温打昏,旁边一直沉默不语的女官阿奴见状大惊失色上前扯住他:“你想干什么!”

    “带她走!”宇文温将杨丽华拦腰抱起.“我要带她回安陆!”

    眼见对方要拼命他也目露凶光:“老实些!否则我让全天下人都知道什么叫做禽兽不如!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