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七十七章 风不平浪不静

    好容易结束值守从皇宫里出来,宇文温在府中每日作的事就是睡觉,前几日被杨丽华折磨得夜不能眠可得好好补觉了。

    然后就是写信,一封写给爱妻尉迟炽繁一封写给父亲宇文亮,写给妻子的信十分肉麻而写给父亲的信则老实了许多,因为宇文温又骗人了。

    他在安陆时极力说服父亲和兄长让自己作为人质来长安,其中一个关键理由就是滞留长安的诸位宗室藩王对杨坚不满必然要有动作,而他将参与其中力争借用藩王们的力量将杨坚干掉。

    但是当时说好的是宇文温藏在幕后谋划,结果现在是亲自上场还演了一回苦肉计,不解释清楚怕是回去以后老国公吹胡子瞪眼不让他出安陆城就玩完了。

    魂淡,这个阶段正是我事业的上升期,可别让老爷子坏了事!

    还有让父亲想办法和杨坚提条件让他回安陆,这里待得越久莫名其妙的隐藏任务触发得越多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七月下旬来长安时他就想着事有不妙就跑路,结果没多久就触发任务收了“大明热血男儿”杨济做手下。

    收了也就收了,刀术高手嘛路上遇见收买路钱的还能帮砍人,可如今这杨丽华就不妙了。

    宇文温觉得自己事业还没有着落莫名其妙就触发了“后宫任务”招惹了大周太后杨丽华,再这样下去怎么得了。

    时间过得飞快,宇文温觉得自己还没有休息够就到了换班入宫值守的日子了,沐浴焚香祷告一番后宇文温怀着‘不良动机’带着行囊进入皇宫。

    也许是太后杨丽华想通了或者是气消了再没有找他麻烦,宇文温直到换班出宫就再没见过杨丽华和她那个心腹女官阿奴。

    这让一心要‘搞定’杨丽华的宇文温惆怅不已,不过他不在乎因为到时候就由不得对方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宇文温的人质生活很快便又过了一个多月,转眼已是大象二年十月中旬。

    他已经离开安陆将近三个月了对妻子尉迟炽繁的思念与日俱增,时局也开始明了起来,相州总管尉迟迥站稳了脚步将其拥立的小皇帝——赵王宇文招幼子宇文乾铿称为正统,将杨坚辅佐的小皇帝宇文阐称为伪帝。

    大周击败北齐统一北方后不过三年,北齐故地又分裂出去成为另一个大周,就如同当年拓跋氏(元氏)建立的北魏一般,最后分为东、西两段。

    东西两个朝廷分别称呼对方为伪朝,与当年的东、西魏一般历史继续重演,当年北魏王朝元氏皇族被权臣高欢、宇文泰挟持分成两个朝廷。

    如今的大周也是如此被杨坚、尉迟迥各自把持的宇文氏皇族分成东西两个大周,各自声称自己是正统,而大周的命运似乎也将步北魏的后尘渐渐走向消亡。

    而杨坚清洗宇文宗室的步伐也加快了,先是从大周奠基者宇文泰的儿孙辈下手:

    八月底秋官府破获袭击皇城大案,酆王宇文贞谋逆未遂,连其子宇文德文一同被杀;他的弟弟宋王宇文实附逆,杀;纪王宇文湜谋逆未遂,杀;

    接下来是周武帝宇文邕的子孙:

    九月上旬秋官府破获勾连伪帝意图叛乱大案,秦王宇文贽谋逆未遂,连其子宇文靖智、宇文靖仁一同被杀;曹王宇文允,谋逆未遂被杀;

    九月下旬秋官府破获行刺丞相大案,道王宇文充谋逆未遂,杀,蔡王宇文兑谋逆未遂,杀;荆王宇文元谋逆未遂,杀。

    十月上旬皇宫爆发毒杀皇帝未遂案,谯王宇文乾恽连同他弟弟宇文緷、宇文綪谋逆未遂,杀;翼王宇文绚谋逆未遂,杀

    九月初大周皇族宇文泰一脉除了小皇帝宇文阐和他弟弟邺王宇文衎、郢王宇文术三人外还活着的十五个男丁如今全部被杀个精光。

    剩下的是大周宗室——宇文泰兄弟的子孙后代,宇文泰家中排行第四最小,有三个哥哥:大哥宇文颢、二哥宇文连、三哥宇文洛生,当然他们及其儿子已经过世了现存的是孙辈、曾孙辈。

    杞国公宇文连之子宇文元宝无后由宇文颢的孙子宇文亮(也就是宇文温父亲)过继嗣后,宇文洛生在宇文泰还没发家时就死了无后。

    故而如今皇城之外的宗室就是宇文颢之子豳国公宇文导一脉以及被尉迟迥拥立为帝的宇文乾铿,他是赵王宇文招幼子,远嫁远嫁突厥的千金公主是他姐姐。

    如今在外领兵的宗室只有宇文温父亲宇文亮而已,荥州刺史宇文胄已经兵败身亡被清河郡公杨素斩于马下。

    腥风血雨之下昔日高高在上的宇文宗室人人自危,心惊胆战的等着厄运临头,如今还敢在长安城里大摇大摆逛街的宗室只有一人那就是西阳郡公宇文温。

    也是唯一让丞相杨坚在长安城里稍微有所顾忌的宗室。

    此刻宇文温带着三个手下灰头土脸走在街上,方才宇文温到五叔宇文众府上拜访却吃了个闭门羹,

    宇文温祖父宇文导共有五子,长子宇文广承袭了他的豳国公爵位,现在宇文广已故由其子宇文洽继承豳国公爵位;次子宇文亮过继给他堂弟宇文元宝继承了杞国公爵位;三子宇文翼早逝无后由宇文亮次子宇文温承袭了他的西阳郡公爵位。

    四子宇文椿受封永昌郡公,第五子宇文众受封天水郡公,这五人及儿子们就是现存的宗室了,除了宇文亮及其长子宇文明其余共十一人都在长安。

    待得朝廷对安州动手时他们谁都别想活,如此命运让宗室们将怨恨的怒火集中到了宇文亮父子三人身上,正好在长安的宇文温便首当其冲。

    宇文温到堂兄、豳国公宇文洽其府上拜访被管家‘礼貌’的挡在门外,昨日在四叔宇文椿府前吃了闭门羹,今日在五叔宇文众那里也讨不了好被管家打发出来。

    之所以受到如此待遇,是因为叔伯们认为因为宇文亮的目光短浅导致杨坚坐大,若是七月安州军能一鼓作气北上攻下东北面的荆州总管府,或是支援北面的申州刺史李惠夺取豫州总管府全境,那么杨坚何至于如此猖狂。

    一个月就把皇族的十五个男丁杀光留下他们这些旁支宗室充场面,宇文家的天下就是这样慢慢丢了,安州总管宇文亮难辞其咎。

    为了保住他那个总管位置却不顾大周江山,他日有何面目见列祖列宗!

    “王八蛋,那帮藩王一个个不成气反倒赖到咱家来了!”宇文十五一脚踢飞个石子,他跟着郎主总共五人就敢行刺杨坚还差点得手,而藩王们个个王府里都蓄养着几十上百护卫却没一个成事。

    宇文温连续吃了三次闭门羹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宗室们一个个不成器被人把屠刀架到脖子上能怪谁?

    天不助人自助,总想着靠别人的下场就是生死掌握在他人手里。

    按照历史轨迹杨坚是在大象二年下半年及次年分批次慢慢清洗宇文宗室,而现在因为和相州尉迟迥对峙不分上下他为了消除后患顾不得装矜持于是快刀斩乱麻。

    有权臣宇文护的下场为前车之鉴杨坚不会让宇文宗室有任何反扑的机会,小皇帝宇文阐的两个弟弟邺王宇文衎、郢王宇文术作为替补已经足够了。

    闲着无事宇文温索性去逛街,前几日父亲宇文亮派来的使者已经来到长安和丞相杨坚商谈放他回安陆的相关事宜,若是成了自己就能回家那么下次来长安也不知何年何月所以得再看看这“国际一流大都市”。

    从七月下旬到现在将近三个月时间安、襄、黄州三总管府已经用实际表现证明了罢兵的诚意,说实话光凭一个质子就想阻止对方动手那是不可能的,就像清初的三藩之乱平西王吴三桂的长子吴应熊在京城做质子也没能阻止他老爹起兵。

    所以宇文温不打算坐等已经在想办法自寻退路,若是能光明正大的离开自然好若是谈不拢那他就自己逃,反正已经在给父亲的信中提到这一点打了招呼,想必在得知自己‘失踪’一段时间内后能装聋作哑。

    然后还要把太后杨丽华也带走,她是我的女人了所以就要带走!

    走着走着宇文温忽然看见了一个熟人,一个按理说不该出现在长安街道上的熟人:太后杨丽华身边心腹女官阿奴。

    宫里人出宫也不是不行像李三九先前就经常独自一人出宫采买,可问题就出在阿奴这种高级女官却是孤身一人没带随从行踪可疑,宇文温瞥见她鬼鬼祟祟的拐进一家药铺里去了。

    宫中有御医要是生病头痛脑热什么的没必要出宫买药,像她这种太后身边心腹要开些好药也不是不行,那么问题来了:她为什么要出宫买药?

    要么是有什么病不能让御医知道,或者是要用什么药不能让御医知道。不能让御医知道的病莫非是什么见不得光的隐疾?不能让御医知道的药莫非是什么毒药?

    宇文温眉头紧锁在心里飞快的思索着关键所在,宇文十五等人见郎主发呆不由得面面相觑。

    。。。。。。

    阿奴提着几包药从药铺里出来,左右看看没什么可疑人物盯梢她便急匆匆离去,未曾想刚走了几步身边一个人影窜过手中一轻低头看去那几包药已没了踪影。

    抬头一看却是个小子抢了药往前边跑了,她张口想喊有人抢东西却生生忍住拔腿就追,那小子滑如泥鳅在人群中钻来钻去眼见着就要逃掉却一个趔趄差点摔倒,阿奴见状也未多想奋力追上前去。

    她一个女流之辈跑起来倒也快,紧跟着前面小子眼见着就要追到却总是差那么一点,在坊道小巷七拐八绕最后终于将他堵在一处死路里。

    “把东西交出来!”阿奴拔出匕首慢慢靠近那人,“把东西交出来可饶你一命!”

    小子犹豫片刻将那几包东西捧在手心似乎是要交出来,阿奴见状正要上前去拿却见他猛然一抛将那几包东西抛到自己身后。

    阿奴急了眼转身要去抢却发现身后出现了三个人将那几包药接住,当先一人缓步上前当她看清来人面容时不由得大惊失色脱口而出:“是你?”

    “是我”

    “你怎么来了!”阿奴感觉不妙。

    “我已经来了。”

    “你来干什么!”她紧紧攥住匕首。

    “机缘巧合呗。”

    那人正是宇文温以及身后两个爪牙。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