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七十三章 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九月初,宇文温的手臂恢复得差不多于是复职回到宫里值守履行小左宫伯的职责。

    虽然是个样子货,但朝廷看来不想让宇文温过得太舒服在家睡觉就能拿俸禄,派来的御医仔细查看他的双臂情况后下了结论:痊愈,故而宇文温想装也装不了。

    受委托提供‘技术服务’的郑译努力了几日也未能说动丞相杨坚调整宇文温的职务,他还得在皇宫里宿卫除非离开长安。

    值守官署内,无所事事的宇文温从行囊里掏出一封信看起来,那是远在安陆的妻子尉迟炽繁所写的家书,由驿使一路带过来昨日刚收到。

    信中洋洋洒洒上千字写满了妻子对自己的思念之情,与之相比上月宇文温那两个字的信就有些缺乏‘诚意’了,昨日他反反复复看了一宿依然看不够索性随身携带以便不时瞄上一眼。

    妻子在信中详细介绍了家中近况,她的父母一家已经平安抵达安陆在府中住下如今已适应了江南气候,府中一切正常有家公(安州总管宇文亮)的关照没人敢上门骚扰。

    因为同朝廷达成协议休兵,安州和黄州、襄州三处总管府正在休养生息,因为宇文温出使有功兼之在长安留任(做人质),总管宇文亮又赏下送来财物牛羊若干奴仆数十人。

    长兄宇文明被任命为襄州刺史不日即将带着幕僚赴任,待得那边安顿好就把家眷接过襄州州治襄阳居住,空下的院子就留给弟弟的岳父一家居住。

    妹妹尉迟明月不依不饶要和姐姐尉迟炽繁同住,父母拗不过答应了同时也好让独守空房的大女儿有个伴。

    刘彩云近日汇报说那什么玻璃镜有了突破最迟年底能见到成品,亲兵陈五弟禀报说三百亲军每日均按先前定下的内容训练如今已有模有样。

    家中一切安好勿忧,盼君早日归来。

    看着皱巴巴的信纸宇文温心中一片难过,也不知信纸被妻子多少滴泪打湿才会皱成这样,想必她是边哭边写的吧。

    “作孽啊,炽繁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宇文温摩挲着信纸喃喃自语道,张目四顾发现左右没人他将信纸放到鼻下轻轻嗅着,似乎能从其间闻到妻子那淡淡的香味。

    翻来覆去又看了几遍,宇文温恋恋不舍的将家书收到行囊,自己一身臭汗可不想把信中的淡香弄没了,入宫宿卫值守要持续数日不能出宫故而宇文温是用行囊装着换洗衣物‘上班’的。

    时辰到,令人胆战心惊的例行巡视开始,今日没有朝会不需要穿着白银套装值班故而宇文温身着轻便的官服佩刀公干。

    九月的天气依然炎热无比他倒是佩服起一身盔甲在宫内各处值守的侍卫们,一路巡视风平浪静宇文温从寝宫南门转到北门都没遇见什么突发事件。

    接下来要到皇城北侧的皇家寺庙巡视,自从上月下旬丞相杨坚遇刺‘身亡’汉王宇文赞冲入宫内来到寺庙,意图对两位出家的先帝皇后不轨未遂之后,对皇家寺庙的值守加强了一些以免两位法师再受人惊扰。

    对于汉王宇文赞入宫不去争夺皇宫处控制权却先去抢女人的行径宇文温十分不齿,这宇文宗室藩王们一个个都不着调也难怪丞相杨坚会有想法,谁特么愿意对一帮酒囊饭袋称臣效忠啊!

    宇文赞是先帝宇文赟的弟弟,如此德性看来和他那昏庸好色的哥哥不相上下,难怪他们的‘阿耶’周武帝宇文邕也头痛无比:朕知道宇文赟不行,可其余的儿子更加不堪,不传位给宇文赟怎么办?

    怎么办,玩完呗,作为父亲要把基业传给亲儿子就算是熊孩子宇文赟而不是贤能的弟弟齐王宇文宪谁都可以理解,所以你儿子两年就把大周玩完了,自己励精图治打点得蒸蒸日上的江山便宜了亲家隋国公杨坚。

    以宇文赞的德性要是做了皇帝,宇文温觉得自己如花似玉的妻子尉迟炽繁搞不好也会被其惦记上,所以对其所作所为都没什么好感。

    在寺外走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异常,宇文温听着寺内隐约传来的诵经声心情渐渐平静下来。

    很好,今日没有遇见女克星,希望以后日日如此。

    刚想到这里宇文温瞥见远处一队车驾近前不由得感到一种不好的预感,硬着头皮站在寺庙门口与其他侍卫肃立。

    车驾近前停下,上面下来一名雍容华贵的女子宇文温瞥了一眼发现正是太后杨丽华,他心中暗暗叫苦随即低头行礼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地面数蚂蚁。

    魂淡,每次见到杨美女都没好事,待会赶紧走人老天保佑今日不要出什么幺蛾子!

    正所谓越怕什么越来什么,杨丽华下车后在宫女的簇拥下往寺里走去原本是不会注意到两边的侍卫,可她瞥见其中一人头压得特别低似乎是生怕被人认出,所谓鹤立鸡群故而多瞥了一眼随即心跳加快了许多。

    ‘是他!他怎么会在这里...’杨丽华一愣随后释然,宇文温是小左宫伯有巡视各处侍卫的职责,这增强皇家寺庙守卫工作的旨意还是她本人的意思对方巡视到这里也理所当然。

    前几日传闻宇文温是刺杀父亲的真凶她气急败坏之下试图打对方两个耳光全部落空,如今当面碰上想想也是有些尴尬,杨丽华没有停下和宇文温说话的想法,对其视而不见径直走入寺庙内。

    眼见着克星入寺自己毫发无损宇文温松了一口气,待得她的随从们都入内后赶紧转身走人寻思着回值守官署里喝杯酪浆压压惊。

    还不够,午饭时要加几碟小菜庆祝一下,遇见杨美女没出事这可是破天荒第一次哎!

    然而还没走多远便隐隐约约听见身后有女子不停喊着小宫伯,宇文温心中一凛随后装作没听见越走越快,结果左右随从不识好歹的善意提醒有人在喊他。

    “听错了听错了,本官内急赶紧走着!”宇文温装聋作哑领着随从一路疾走最后都小跑起来。

    那女官被甩得老远又追不上一跺脚转身回去复命了,寺庙里太后杨丽华正和已经出家的朱满月谈话,听得女官回禀不由得哑然。

    方才她寻思着好歹对先前扇耳光未遂的事情表个态便让女官去传宇文温过来谈话让他不要往心里去未曾想其竟然躲得如此迅速。

    ‘看来真是对那未遂的两耳光很介意啊’杨丽华如是想,随即让女官继续传召宇文温来寺庙见自己。

    为了这点事情专门在宫殿召见宇文温没必要反而让人觉得自己低声下气有损皇家威严,可要是在寝宫里召见那就不像话,杨丽华觉着今日在这寺庙里倒是很合适也不会显得很刻意。

    她先和如今法号为法静的朱满月说了一下如今小皇帝宇文阐的情况,原本面色平静问一句答一句的朱满月听起亲生儿子的近况好歹有了些变化,紧缩的眉头也松了许多。

    朱满月原为宫女负责照顾当时还是太子的宇文赟,结果太子一次酒后将其临幸后来便有了身孕最后产下如今的小皇帝宇文阐,宇文赟对这个大自己十二岁的女人没什么感情只是看在儿子面上给了个名份。

    杨丽华虽然被冷落但好歹还有过新婚燕尔的一段时光,朱满月除了那次被酒后临幸从头到尾都没有得到过什么宠爱儿子宇文阐可以说是她唯一的指望。

    和朱满月谈了一会杨丽华起身告辞去和另两位前姐妹陈月仪、元乐尚‘座谈’,这两位法师十余日前差点被突然闯入寺内的汉王宇文赞强占如今尚是惊魂不定中。

    该见的人见完可杨丽华派出去找宇文温的女官还未见回来便和住持攀谈起来,可谈来谈去话都要说完了还是不见人来。

    杨丽华柳眉一皱正要起驾回宫随后想了想让住持腾出一间禅房让她使用,寻思着要化解一下宇文温对那两耳光的怨气。

    以太后的尊贵地位本不用如此小心,只是宇文温先前舍命在马蹄下救了她母女二人可没多久又差点被她打了两个耳光想想也是有些过意不去。

    再说也不想让父亲为了宇文温的事情烦恼,那家伙憋了一肚子气若是在宫外乱来父亲就有得头痛。

    在住持的指引下杨丽华带着贴身女官阿奴走进禅房,阿奴在房内走了一圈发现摆柜里放着个造型别致的小香炉便将其拿出发现里面放有香料,征得太后同意后便将香炉点起来随即退了出去将房门关好。

    淡淡清香弥漫开来,杨丽华觉得这香味有些奇特不是自己曾经用过的任何熏香类型,她起身去看那小香炉发现形制亦非中原常见似乎为番邦物品。

    ‘这寺庙里怎会有如此异香?’杨丽华有些疑惑,因为靠得香炉近了觉得身子有些异常可异常在哪里却说不上来。

    就在这时门外宫女禀告小左宫伯到,杨丽华坐好后让女官阿奴将其领进来其余人等退下。

    宇文温面无表情的向太后杨丽华行礼,他看着面前的‘克星’心里打起了鼓:魂淡,怎么躲都躲不掉你今日又想怎的!

    因为觉得会有大事发生所以他下定决心一不喝水二不吃东西,免得让什么奇怪东西下肚弄出事就玩完了,还有万一待会地震雷劈或是房子塌了先保住自己小命要紧莫要玩什么英雄救美。

    上次躲了两巴掌,这次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