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七十二章 事后

    翌日,西阳郡公府邸书房内,宇文温和相府长史郑译正喝着小酒。

    昨日在郑译的‘努力’下西阳郡公洗刷了嫌疑还顺带揪出了七月底宫宴下药事件的真凶,着实立了大功在丞相面前又得青睐。

    今日郑译带着满车的‘赔礼’来到宇文温这里喝酒,那‘赔礼’是朝廷作为误信谗言导致西阳郡公受惊而送来给苦主压惊之用。

    宇文温主仆四人被关入大牢后,因为慎重起见大司寇未对宇文温用刑不过宇文十五等三个仆人就倒大霉,被狱吏伺候得遍体鳞伤如今包得如同粽子一般在府邸疗伤。

    好歹狱吏先得了招呼只让他们受皮肉之苦没有抽筋断骨,一帮积年老吏家传的手法将三人抽得死去活来却没伤到手脚、筋骨也没伤到脸,只是宇文十五恶了宇文智及被他花了钱唆使狱吏多打了一百鞭。

    宇文温被当堂无罪释放后官府换了笑脸小心翼翼的将主仆四人送回府邸,又派良医过来协助治疗鞭伤,苦吃得多压惊之物也给得多宇文温往后一段时间包括府邸的花销都不成问题了。

    但他不要这压惊之物反而要请郑译‘笑纳’,郑译起初还以为西阳郡公肚里憋着火正急着劝解却听得他说要调离皇宫不做那小左宫伯职务。

    “老弟这又是何苦?”郑译摸摸怀中那沉甸甸的‘意思意思’大惑不解,心里寻思着这小子不敢进宫莫非是以为太后的缘故?

    郑译想到了一个传言:昨日下午太后驾临官衙旁听审案时曾经怒不可遏的扇了刺父疑凶宇文温两耳光虽然都没扇中,莫非是这缘故?

    “老弟啊,太后也是一时不查情绪失控出手你可别往心里去,丞相还是很看好你哟...”郑译决定努力劝解一把,虽说一车的财物当真舍不得但作为收钱办事的‘业界良心’总得讲些信誉不是,万一答应下来办不到就是砸自己招牌。

    宇文温却说什么是太后情绪失控出手,我什么都不知道啊。两人相视一会心照不宣的笑了起来,郑译一咬牙说他尽力试一试,若是不行也别怨他。

    一大车财物哎,怎么着都要拼一拼!

    两人又吃了一会酒郑译告辞而去,宇文温送他出门后回来看着一车的财物有些心疼但随后一咬牙:

    魂淡,老子惹不起还躲不起么?两巴掌还好躲掉了,这太后我现在可招惹不起就算去做弼马温都比在她家当差好得多。

    宇文温一路想着来到偏房,宇文十五、林有地和张鱼全身被纱布包得像粽子一般躺在榻上动弹不得,分别有侍女在一边帮忙护理。

    见得郎主过来探望三人纷纷挣扎着想起来,宇文温示意他们不用如此:“好好养伤,十天半月也就痊愈了。”

    宇文十五和张鱼还好还互相聊天而林有地则失魂落魄躺在榻上一言不发,先前就是他的发小黄阿七再次出卖郎主招来横祸,这让曾经在郎主面前担保黄阿七可靠的林有地无地自容。

    黄阿七有问题这一情况宇文温已经在事前和宇文十五及张鱼交了底:黄阿七是耳目老子要下套反杀宇文智及!

    宇文十五的父亲还在安陆总管府邸跟着宇文亮,张鱼的嫂子和小侄子、林有地的三个好兄弟张乙满、胡三子、符有才也在安陆的宇文温府邸做事。

    有重要的把柄在宇文温不怕他们反水所以敢带着一起去刺杀杨坚,但不告诉林有地有关黄阿七的实情就是为了反杀宇文智及,因为杨济发现黄阿七入府做事后还和宇文智及私下来往。

    宇文温通过张鱼知道黄阿七入府后整日打听不该问的事情,与杨济合计后判定他是宇文智及安插在自己身边的耳目也不说破。

    刺杀杨坚时宇文温与杨济定下连环计让黄阿七找到自己的‘破绽’结果宇文智及果然上钩,在大堂对质时被他翻盘不说还被逼出了宫宴下药之事。

    宫宴下药之事宇文温也拿不准是否宇文智及指使不过是搂草打兔子,但宇文智及是一定要死的他不想留着一条毒蛇成日里要对付自己。

    唯一的遗憾是宇文化及竟然没有掺合进来否则他就可以双杀了。

    说了一会儿话强练到府求见,宇文温交代一些事项后便走出去迎接被世人称为强练的杨济。

    他俩站在院子中间攀谈,这座宅子是太后赐下作为西阳郡公在长安的府邸生活用品一应俱全,另外附送各类仆人只是其中不知有多少朝廷耳目故而他俩只能站在宽阔无遮挡的院子中间说话。

    “郡公好手段,属下原以为是以退为进之计,未曾想还是个计中计。”杨济换了身打扮如同文士般温文尔雅,一点也看不出是个刀法高手。

    “那宇文智及年纪小经不住吓,本公也只是随手牵羊而已。”宇文温却是摸着光洁的下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郡公先是用话语诱导宇文智及跑去和杨坚求情,随后诱使其拿起长刀往自己冲来让人误会他要刺杀杨坚,当真是好手段。”杨济昨日也在大堂之上,全程目睹了宇文温是如何一步一步将宇文智及引上绝路的。

    “还是那句话,宇文智及年纪小而已。”

    “郡公,接下来如何动作?”杨济很关心这个问题,那日行刺眼见着宇文温疯了一般要和杨坚同归于尽他真有点担心接下来又是不依不饶的刺杀。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如今杨坚已经有了提防再难得手了。

    “放心,本公不会胡来的。”宇文温还是失望了一把,此次来长安他有三个任务:

    主线任务:出使京城,完成谈判后伺机摆脱软禁逃离长安,安全返回安陆。逃命路线已经规划好,任务算是完成一半。

    支线任务:拯救岳父尉迟顺一家,已经完成。

    隐藏任务:刺杀杨坚,已经失败一次。

    他在安陆说服父兄的理由就是长安城里几位宗室藩王肯定不会坐等杨坚篡位,他到长安便私下勾连以便一击而中将杨坚干掉。

    宇文温的信心来源于历史上真实发生过的赵王宇文招刺杀杨坚未遂世间,当时他拿着佩刀刺瓜果给杨坚,刀锋就在杨坚面前晃啊晃却不敢下手,结果时间一长被杨坚随从元胄给坏了好事。

    于是宇文温来到长安后的第一打算是毛遂自荐让赵王宇文招安排自己在酒宴上侍奉左右,你赵王天生高贵是吧?那老子亲自动手!

    结果未能如愿,赵王宇文招也看不上他一个小小的西阳郡公,几次到王府拜访均被管家打发掉。

    既如此就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吧!你们一帮废物肯定成不了事,老子就在府外埋伏!

    到处是耳目盯着于是自己及手下没办法做火某药,他又不想让杨济去冒险万一出个意外来个‘轰隆隆’的话这个比较给力的帮手就木有了。

    正好压缩空气的科技树已经初步点开,于是宇文温又想了个新花样把哨子接上小气罐如此一来只要一按动机关将气罐里的压缩气体放出吹哨就能惊吓马匹。

    实际效果很好这个叫做‘惊蝉’的小玩意甚至让杨坚及其护卫们暂时失聪,也亏得自己几个当时塞住耳朵要不也有得受。

    结果还是功亏一篑伤了杨坚却未能要他的命,可笑的是自己就五个人和杨坚车队护卫战做一团时,不远处的王府里那么多亲兵结果赵王宇文招却不敢冲出来放手一搏。

    你死了又如何,只要大周还是宇文氏的天下你的儿子最不济也能做个逍遥王公,活该一个个被杨坚反杀!

    “不知郡公昨日在大堂上所说的‘机发自鸣演奏虫’是否与西洋音乐盒类似?”杨济来自明末,对西洋事物倒是有些了解。

    宇文温说是,原本想着弄几个出来卖钱补贴家用后来索性用来给黄阿七下陷阱,还有那几副铁背心就是用来做胸甲的,至于用来骗黄阿七让他以为强练受伤倒是后来才想到的计策。

    杨济和杨坚弟弟竟陵郡公杨瓒有交情因此特地拿他来当幌子,虽然历史上杨瓒确实对哥哥杨坚篡权不满数次谋划刺杀,但此次宇文温没有让他知道计划只是借他的身份来抵挡杨坚有可能爆发的怒火。

    “杨兄的刀法果然精妙,一人独力打败十余护卫当真了得。”宇文温开始相信杨济先前所说能够单挑打败建奴白甲兵的事情了。

    杨济只是黯然神伤,光一个人能打又如何满清最后还不是入主中原了。

    明末已经是个火炮为王的时代,攻城的火炮几炮轰下去城墙就塌了如潮的建奴从缺口冲进来自己再能打又能挡得了多少?

    他曾和宇文温讨论为何不造出火炮来帮助安州军攻城掠地,宇文温实话实说安州地盘小人力物力都比不上杨坚、尉迟迥甚至江南的陈国,现在真要弄出火炮怕是安州造一门别人造五门。

    再说万一给突厥学了去怕是中原再无安宁之日,一切都要等到自己有了地盘有了实力才能实施,包括火铳。

    “是啊,建奴以十三副盔甲起兵时也没有火炮...”杨济怅然若失,不过随后又打起精神来:“没有火器可按着戚少保的《练兵纪实》练兵亦能横行天下。”

    话题转到如何离开长安方面,宇文温说一时半会也急不来,安州那边也需要时间调整自己既然都来到长安便尽量多争取一些时间,再说相州总管尉迟迥那里形势不错杨坚也顾不得为难安州。

    “本公身边到处是耳目,既然杨兄才干出众就有劳了。”宇文温一锤定音,想了想又补充道:“路径本公早已定好,只是需要安排可靠护卫届时一路护送。”

    “所谓狡兔三窟,还要另外置下一处宅院以防不测。”

    “敢不从命。”杨济行礼告退。

    临跨出大门前杨济回头望了望宇文温,脑海里又回想起当日行刺时对方那不要命的表现,想想当时不远处赵王府的鸦雀无声他摇摇头走了出去。

    若是尔等能有宇文温一半勇气,这大周的天下哪里会给杨坚夺了去!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