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六十九章 你想打我?我爹都没打过我!

    宇文温拖着沉重的手脚镣铐被人推出大牢,多日不见的阳光洒在脸上刺得他睁不开眼。

    上午与郑译进行了一番牢中‘恳谈’后宇文温争取到了一次机会:他要和濮阳郡公次子宇文智及当堂对质。郑译效率很高敲定当日下午对质就开始。

    在回廊里走了一会待得双眼适应了光天化日他发现前面站着一群人,看清了为首之人后便再也无法向前挪动脚步,想要往后退却被狱卒顶住。

    那人一身素白宫装是个美女名叫杨丽华,是隋国公杨坚长女也是大周太后,也是他宇文温的克星。

    第一次见到杨丽华时是在皇宫,宇文温正在行刺意图对自己妻子不轨的天元皇帝宇文赟,宇文赟大老婆——天元大皇后杨丽华也在现场,原本能手刃昏君同归于尽却被杨丽华给搅了。

    第二次见到杨丽华是在天元皇帝寝宫——天台,他刚被宇文赟逼着观摩了一个让人流鼻血的现场直播,出来后不久被杨丽华撞倒两人差点抱在一起,宇文温几乎无端端要面对宇文赟的滔天之怒。

    第三次见到杨丽华是在安业寺,然后宇文温被她弟弟杨勇用刀指着差点玩完。

    第四次见到杨丽华是在皇帝赐宴上,随后在大殿外某角落宇文温差点被误饮药酒的俏太后强上。

    第五次见到杨丽华是在寝宫北门,宇文温为救人独力撑住惊马前蹄导致双臂重伤,然后发现救的人是杨丽华母女,接着脑袋撞地昏厥也不知道留下后遗症没有。

    毫无疑问杨丽华是宇文温的克星,每次见到她宇文温就要倒霉,而且越来越惨。

    然后现在是第六次,宇文温觉得自己此番非死即残,最大的可能就是见不到明日的太阳。

    杨丽华也认为宇文温该死,她今年十九岁没了丈夫变成寡妇,拉扯着已成为皇帝的庶子和亲生女儿过日子。

    面对着居心叵测的世家、勋臣和宗室唯一的依仗就是娘家人,确切的说是她父亲杨坚。

    然后宇文温丧心病狂的刺杀父亲想要毁掉自己已经不幸的余生,想要害得杨家上下家破人亡,所以此‘獠’必须死!

    她已经听近侍回禀说这西阳郡公宇文温数日前刺杀丞相证据确凿人证物证俱在,就等着今日过堂与一干附逆党羽确认罪行然后拉出去砍头。

    所以她想在宇文温尸首分家之前好好看看此‘獠’罪行水落石出时是什么表情。

    见着太后面若冰霜向自己走近,宇文温虽然被人押着却仍然不由自主想往后退,见着他如此模样杨丽华更加确定此‘獠’罪孽深重。

    先前她误饮药酒差点把宇文温强上随后被其打昏做了个荒唐梦,在梦里她和宇文温尽情放纵尽享人间极乐导致后来看见宇文温时总是不由自主心慌意乱,再加上宇文温为了救她母女双臂受伤也让杨丽华感激不已。

    然而这些让人纠结的思绪已经被其杀父未遂引起的冲天怒火焚烧殆尽,她冷冷看着面前阶下囚说道:

    “宇文温?”

    “太后,微臣...”

    未等对方说完杨丽华扬起手一巴掌甩了过去,用力之大几乎‘势不可挡’。

    然而手掌却落了空,因为宇文温早有提防,他原以为对方会踢自己子孙根所以十分警惕,区区一个‘施法时间太长’的耳光要躲那是很容易的。

    杨丽华没想到此‘獠’躲开自己一巴掌,恼羞成怒反手又是一甩,依旧被对方躲过。

    “无耻之徒!”杨丽华要保持‘凤仪’只能怒骂一声随即气冲冲地转身离去,身后宫女们均是面露鄙夷瞪了宇文温一眼随即快步跟上。

    宇文温躲过两个耳光却没法躲嘴炮被骂做无耻之徒,他目光呆滞的看着杨丽华离去的背影嘴角抽搐。

    无耻之徒?我又没对你做什么龌龊事干嘛骂我是无耻之徒?按剧情场景来不是应该骂我逆贼么?

    他被狱卒押着继续前行,走了几步微风拂面脑袋清醒了些猛然回过神来:

    我擦,差点被打了,差点被打脸了,差点被人当众打脸了,差点被一个女人当众打脸了!

    望着杨丽华离开的方向宇文温心中咆哮着:‘想打我?你想打我?我爹都没打过我!’

    “快走!”狱卒高声喝骂着推搡着宇文温往前走。

    宇文温被押着来到大堂,堂上一人身着官服端坐但他不认得,台阶两边站着几个官吏然后就是一群身着皂服的彪形大汉分列左右,看起来排场很大。

    不过宇文温无所谓,他被押到阶下站定后一名小吏近前大致说了一下情况,得此次是大司寇元孝矩主审后他倒是记起一些事来。

    元孝矩是西魏宗室出身妹妹为权臣宇文护之妻,周武帝诛杀宇文护后将他流放到益州喂蚊子。

    过了几年觉得元孝矩‘人畜无害’便任命其为益州总管司马,后来调回京师转任秋官府的司宪大夫。

    隋国公杨坚觉得元孝矩的门第很不错便让长子杨勇娶了元孝矩的女儿,也就是后来被杨勇气得犯了心疾去世的元氏。

    该事件在有心人的发酵下最终导致‘女权主义者’独孤伽罗认为长子杨勇是‘人渣’。

    年轻的元孝矩目睹了宇文氏取代西魏元氏进而建立大周曾要奋力一搏被兄长阻止。

    杨坚任丞相之后将儿女亲家元孝矩任命为大司寇(类似于刑部尚书),其用心不言而喻。

    元孝矩和宇文氏有仇又是杨坚自己人用来对付宇文宗室再合适不过,之前就是大司寇元孝矩特事特办将参与谋逆的赵、汉、越、腾、代、毕、陈王的儿子们定罪随即拉出去砍头。

    不过宇文温无所谓,他被押到阶下站定片刻之后又有几人被抬进来,宇文温转头看去眉头一皱,那几人却是自己三个爪牙:宇文十五、林有地、张鱼。

    三个人被打得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的躺在担架上,尤其是宇文十五衣衫褴褛看起来凄惨无比不成人形,旁边的张鱼好不到哪里去,林有地则是眼神涣散如同一名刚被施暴过的弱女子。

    ‘嗯,此番事了特许你三人去乐坊过一夜。’无良郎主宇文温如是想。

    惊堂木一拍,有关西阳郡公刺杀丞相谋逆一案正式开始审理。

    “堂下何人!”

    “本公大周宗室,西阳郡公宇文温。”

    “汝可知道...”

    “本公什么也不知道!”

    “汝可明白...”

    “本公...”宇文温学着某电影片段嚣张非常,“什么也不明白!”

    大堂左侧隔间,丞相、隋国公杨坚听着大堂处宇文温嚣张的对话眉头紧皱,旁边坐着的太后杨丽华面色愈发冰冷,而站在杨坚身边的相府长史郑译则有些难堪。

    上午他在大牢和宇文温嘀嘀咕咕的结果是:宇文温要和宇文智及当堂对质揭穿其恶意构陷的阴险真面目。

    回禀丞相杨坚时恰巧大将军元胄回禀已捉到重要嫌犯强练以及疑似幕后主使。

    强练已关入大牢可幕后主使被元胄直接带来面见丞相,见到那人之后杨坚的滔天怒火瞬间熄灭得无影无终,因为那是他亲弟弟竟陵郡公杨瓒。

    杨家五兄弟,杨坚同父同母的弟弟有两个,老二陈留郡公杨整老三竟陵郡公杨瓒。

    杨二在周武帝讨伐齐国时阵亡,所以杨坚对自己的亲弟弟杨瓒十分优待、宽容。

    他发誓要做个好大哥一辈子罩着弟弟。

    杨瓒和他大哥杨坚一样仪表堂堂,喜欢读书交往的都是名流雅士名头很响人称‘杨三郎’,他娶了周武帝宇文邕的妹妹顺阳公主是大周宇文氏的铁杆粉丝。

    所以他对大哥大权独揽的行为十分不爽,认为杨家两代受大周恩惠那就安安稳稳做富贵王公即可为什么要做权臣,他觉得大哥这样做会给杨家带来灭顶之灾。

    杨瓒要做大周宇文氏的忠臣杨坚心知肚明,那么杨三要对有篡位嫌疑的杨大动手也说得过去,但这样一来杨坚就谨慎了不少。

    很简单,就算杨瓒真是幕后主使他也不会问罪否则日后无颜面对九泉之下的父母。

    而杨瓒见到大哥后一脸不屑说他和奇人强练投缘,打造刀具比试刀法有什么奇怪的,那新打造的几把刀还被你手下抄过来大不了让铁匠铺的过来看看呗。

    还有那行刺现场附近的店铺,是小弟让强练买下准备做生意赚钱经手人是他有什么奇怪的,至于店铺内的隐蔽侧门,强练名声大怕人惦记留条逃跑后路不行么?

    眼见着是杨家兄弟俩的‘爱恨情仇’大将军元胄识趣的溜了,而郑译却来了精神觉得宇文温要求的当堂对质有戏,他开始用三寸不烂之舌鼓动杨坚‘速战速决’来个痛快是杀是放今日就搞定。

    宇文智及到了这一步虽然对丞相弟弟卷入此案有些吃惊却觉得证据确凿也愿意和宇文温对质,于是杨坚同意下午就让双方在大堂上见个高下。

    太后杨丽华不知从哪里听来这消息也赶着过来要旁听,于是父女二人在大堂隔间就座准备欣赏‘此獠’宇文温的垂死挣扎表演。

    郑译眼看着身边两位贵人对外头宇文温的嚣张态度越来越不满也是忐忑不安,只得心中不住祈求这不着调的‘金牌客户’能来个大逆转了。

    没多久宇文智及便飘飘然来到大堂上和宇文温一左一右站在台阶下,看着脚上套着镣铐的宇文温他心里痛快非常,而那个被自己抽了一百鞭如今已是奄奄一息的宇文十五更是罪有应得。

    哥哥还是太谨慎了,我宇文智及有仇必报,什么君子报仇十年未晚见鬼去吧!

    看着自己左手掌心的伤疤宇文智及又想起上月底在安固郡公府受辱的场景,那宇文温扇巴掌不算还用刀刺穿了自己的左手掌,导致现在握紧拳头都困难。

    还有他那个仆人宇文十五,竟敢把自己吊在树上抽鞭子,如今遭报应了吧!

    虽然不知道宇文温怎么和丞相三弟搭上关系的,但宇文智及认为自己已经捉到了足够的把柄致其于死地,就算丞相看在亲弟弟的面上免了死罪,可活罪也跑不了。

    丞相迟早要对安州动手,他已下定决心届时要说服父亲争取到随军出征的位置,到时他也跟着一起去,待得大军攻破安陆之时他冲入西阳郡公府将宇文温的夫人尉迟氏玩个够!

    正当宇文智及在脑海里幻想着如何蹂躏尉迟氏之时,出首指认郎主宇文温的仆人黄阿七也来到大堂,经过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林有地时他心里不停鄙夷:

    夯货!给脸不要脸,你这么向着那人渣宇文温就陪着他一起去死吧!

    黄阿七认为自己没有错,那宇文温本就是弑君未遂自己举报内容句句属实,宇文温后来出钱给他母亲治病是因为做贼心虚。

    最可恶的是明明有那么多钱可以把母亲治好他却不肯出,让母亲的病情一再拖延导致最后病故。

    ‘你害死了我娘就要你偿命,所以我做的一切都没有错!‘黄阿七如是想。

    看着那即将被拆穿罪行随后押上刑场一刀过人头落地的宇文温,他心里痛快非常。

    二郎君答应事成之后许一座大宅子给他,到时候就能过人上人的日子,有许多仆人伺候自己,也会有婢女‘伺候’自己。

    还有夫人的味道也能尝一尝了!

    黄阿七一直忘不了西阳郡公夫人尉迟氏的样貌,今年二月下旬郎主宇文温娶的这个夫人当真是让人神魂颠倒。

    那是他不过是西阳郡公府邸一名卑微的仆人没资格接近夫人,原以为自己永远没机会能得偿所愿可现在就有机会了。

    二郎君说了等朝廷大军攻打安州时濮阳郡公肯定也要去,到时二郎君也会去,还会带着自己去。

    待得攻破安陆时他也能分一杯羹尝尝那尉迟氏的味道了!

    想着想着黄阿七不由得痴了,宇文温面无表情的瞥了他一眼,一丝冷笑稍纵即逝。

    眼见人都到齐了,元孝矩将惊堂木一拍:“把物证抬上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