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六十五章 大周江山是我宇文氏的!

    宇文温手持匕首双目发红向十米外踉踉跄跄逃跑的杨坚冲去,他自动无视了即将冲到的骑兵视野里只剩下杨坚一人就想着和对方同归于尽。

    对方双眼暂时失明背向正是补刀的好机会错过就不会再有了!

    然而千算万算宇文温没想到自己身后的‘猪队友’——杨济不想让他这个‘创业团队核心’死在这里。

    杨济眼见着骑兵们速度已经起来快步上前一掌打到宇文温后颈将其打晕,随后让看呆了的宇文十五等人带着昏迷的宇文温撤退:“你们快带他走!我来殿后!”

    “要当心啊!”宇文十五说完便背着宇文温往路边一处店铺冲去,那里面设有隐秘侧门能到隔壁院子再从那院子后门转移。

    这是之前便准备好的逃跑路线,只是宇文十五不明白为何郎主如此执着不顾安危要结果杨坚?

    杨济看着宇文温跌落地上的长刀没有去捡独自一人持刀站在路中间迎向策马疾驰的骑兵们,从容的掏出两团纱布将自己耳朵堵上。

    他左手多了一个管状物大小长短如同人的中指一般,只见杨济将那短管某个机关拨了一下随即奋力将其向前扔去。

    那是宇文温特制的发音器可于短时间内发出刺耳的呼啸声美其名曰“惊蝉”,说是用什么压缩气罐连接竹哨制成。

    惊蝉脱手不久随即发出刺耳的啸叫声,冲来的骑兵们坐骑受惊有的马失前蹄有的撞向路边,骑兵们猝不及防间便损失大半,仅存几个扯住惊马原地打转剩下一人策马向按刀不发的杨济冲来。

    眼见对方长枪即将捅到自己胸膛杨济身形一晃只见白光闪过人马擦肩而过,杨济毫发无伤也不看身后骑兵如何将长刀空挥两下甩干血收刀入鞘。

    而对方冲出了十余米后鲜血飞溅人马变成两截俱是倒地当场毙命。

    “抓刺客!”步卒已经赶到杨坚身边有的扶起他更多的向杨济冲来,杨济转身跑开特地避开了宇文十五一行逃跑的路线。

    此处街道的变故迅速传播到整个长安城,一条震撼性的消息传得众人皆知:丞相杨坚遇刺身负重伤!

    杨坚党羽闻讯聚集隋国公府,城内人心惶惶而各位宗室藩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私下里派人来回串联。

    屈服于杨坚淫威数月的宗室终于熬到了尽头,只要杨坚一死他的党羽群龙无首成不了气候,藩王们屏气息声等着他咽气的消息。

    深夜,党羽们陆续从隋国公府离开,他们有的直接回府可有的却去了其他地方——比如说某藩王府。

    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次日上午长安城居民们发现局势变了,赵王宇文招和汉王宇文赞率领着大批人马从各自府邸走出向皇城方向冲去。

    路人纷纷躲避目瞪口呆的看着藩王耀武扬威,

    在统领皇宫禁军的左武伯卢贲带领下禁军打开了南大门,赵王宇文招和汉王宇文赞在随从的簇拥下穿过大门向寝宫进发。

    一路上宦官和宫女们见着他们如此模样大惊失色个个呆若木鸡不敢阻拦,有不识相的侍卫上前要阻拦被一个个打翻在地。

    “让开!”宇文招用手中佩刀指着护卫正阳宫的皇宫侍卫们,他身后站着黑压压一群亲兵,“本王乃大周藩篱特来保护陛下不受奸人把持!”

    “未得丞相手令尔等何故擅闯正阳宫!”侍卫统领指挥手下护住正阳宫大门不让赵王冲进去,正阳宫为皇帝宇文阐的寝宫为了牢牢控制这个小皇帝丞相杨坚任用心腹负责护卫正阳宫。

    “放肆!本王乃大周宗室藩王太祖之子,杨坚不过是大周臣子安敢挟持天子行谋逆之事!”

    “杨逆今日凌晨已死,尔等还不快快反正诛杀杨逆党羽!”

    侍卫们面面相觑,宇文招见状趁热打铁:“本王承诺,今日反正者既往不咎!”

    正当侍卫们人心动摇太后杨丽华牵着皇帝宇文阐出现在他们身后,一身素白的杨丽华环视在场众人面若寒霜:“皇帝在此,何人敢逼宫!”

    “杨丽华!你父女内外勾结乱我大周朝政,对得起先帝在天之灵么!”宇文招厉声大喝,看着眼前这孤儿寡母快意非常。

    “太后,还请交出陛下以策完全。”左武伯卢贲在宇文招身边附和着,他与杨坚有旧在其执掌朝政下被任命为左武伯掌握皇宫禁军大权,没曾想杨坚一出事便投靠到赵王宇文招那边。

    “诸位卿家,有什么事可以好好说...”小皇帝宇文阐语音颤抖明显是被眼前一幕吓得不轻,

    看着这个小孩子宇文招脸上闪过一丝不屑只是如今众目睽睽之下也得表现得大义凛然些,只是他的内心已欣喜非常。

    选择闭门等待果然是对的!

    昨日杨坚从王府逃出去后在不远处的街道遇刺,他当机立断闭门自守坐收渔翁之利,后来听他说杨坚重伤弥留之后便决定出手。

    先是联系了陈王、代王、越王还有滕王统一了意见,虽然此次杨坚不是按五王计划所杀但为了稳妥起见还是按最初的方案瓜分权力。

    就凭你个弱女子也想螳臂当车,小皇帝归我控制了!

    宇文招环顾在场众人一圈随后振臂大呼:“诛杀妖后者,封国公!”

    与此同时,随着宇文招入宫的汉王宇文赞则带着随从来到宫城北侧新扩建好的皇家寺庙,那里面有三位先帝的皇后出家修行。

    原天左大皇后如今法号‘华光’的陈月仪,原天右大皇后如今法号‘华胜’的元乐尚身着缁衣匆匆行走在庙内回廊。

    她们自从丈夫宇文赟四月初遇刺身亡后没多久便削发为尼在安业寺出家,前几天皇家寺庙扩建完毕才搬来此处,二人本就情同姐妹如今一同出家每日晨钟暮鼓却也是苦中作乐。

    方才隐约听到皇城南面喧嚣声起正疑惑间住持说有贵客要见两位法师,她俩跟着一名比丘尼来到到一处禅房外,刚走进去发现房内已有一名锦衣玉带的年轻男子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小王见过华光法师,见过华胜法师。”

    “原来是汉王殿下,贫尼/贫尼有理了。”陈月仪和元乐尚认得这人,他是亡夫宇文赟的弟弟宇文赞,是她们的小叔子。

    只是他来干什么?

    陈月仪和元乐尚很反感这个汉王宇文赞因为这小叔子每次看向自己的目光都不怀好意,先帝在时还算老实只是偷瞄,如今此时此地目光却愈发的放肆起来。

    两位妙龄法师虽然已剃去三千烦恼丝然而容貌依旧艳丽,缁衣宽大仍掩不住窈窕之态。宇文赞看着两位美人不由得喉结一动。

    房中弥漫着淡淡的香味这是他寻来的西域奇香有助兴之效,今日带了两个是专门为了面前美人准备下的,如今先点一个等得大战一番休息过后再点另一个。

    那个大权在握的杨坚完了,今日凌晨通过不同渠道传来消息他重伤不治已经断了气,所以大周天下即将回到宇文宗室手中,那么分享胜利果实的时候到了。

    权力他不感兴趣也抢不过,作为先帝宇文赟的弟弟、如今小皇帝的皇叔他觉得金钱美女才是人间最美好的两样事物。

    所以此次他是专程来享用眼前这两位‘战利品’的,事不宜迟赶紧下手先品尝一番然后带回王府好好疼爱,也免得夜长梦多被哪个藩王给抢了去。

    “小王今日诸多不顺,还请两位法师高抬贵手帮帮忙。”他的一双眼睛不停的打量着两位前皇后全身。

    陈月仪眼见宇文赞越发放肆心中不悦:“贫尼已出家,还请王爷不要打扰。”说完转身就要推门离开,可那房门似乎已经被人从外边锁住。

    ‘无耻之徒!’陈月仪心中怒骂,她知道宇文赞此次将自己和元乐尚叫来这里是想干什么了,正要高声呵斥却见元乐尚被其一把抱住狂吻起来。

    “小王沉沦浊世苦不堪言还请法师舍身布施!”

    眼见着好妹妹被凌辱陈月仪怒不可遏挥起拳头对着宇文赞一阵乱锤然而她一介女流那有什么力气伤人,元乐尚被宇文赞上下其手已经是衣衫不整只是不住哭喊着姐姐救我。

    陈月仪急得拼命撕扯宇文赞试图帮好妹妹解困却觉得呼吸急促浑身发热,正惊疑不定间被宇文赞一把揽到怀里:“听说两位法师精通二凤戏龙之法,小王今日要讨教一番!”

    房外,宇文赞带来的护卫们听着房内动静相视一笑,默契的将寺内人等挡在远处不让接近。

    与此同时,隋国公府外,越王宇文盛、滕王宇文逌指挥亲兵将府邸围得水泄不通,府内人声喧杂,想来是杨逆两个儿子指挥家仆在催死挣扎。

    “里面的人听着,越王、滕王有令,诛杀杨勇、杨广者封侯!”

    “家父乃大周丞相奉诏辅佐朝政,尔等围攻府邸是要造反么?”听声音是杨坚长子杨勇。

    宇文盛冷笑一声拔出佩刀命令撞门,亲兵们抬起一根粗大的树干只撞了两次便破门而入,滕王宇文逌面露喜色高声大喊:“如有反抗者格杀勿论!”

    终于等到这天了,该死的杨坚本王要把你杨氏一族灭门,男丁全部杀光女子全部打入乐坊任人把玩!

    想起昨日眼睁睁看着杨坚逃离王府时自己那绝望的心情,再看看如今的场景宇文逌不由得为昨日自己的决定感到庆幸。

    幸亏当时没有去帮刺客的忙,否则本王哪能有命亲眼看见这杨坚家破人亡!

    这大周江山是我宇文氏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