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六十四章 杨坚,纳命来!

    丞相、隋国公杨坚坐在马车里面色铁青,因为他已察觉到方才在赵王府情况不对。

    自己太托大了!

    杨坚一直不把宇文宗室诸王当回事,如今他已把京师和皇宫控制的如铁桶一般,宇文宗室没有兵权不过是羊圈里待宰的羔羊生死就在自己一念之间,更何况已经没人把他们放在眼里了!

    天元皇帝宇文赟只用了两年就把大周弄得人心涣散,以现任并州总管的李穆、已经去世了的郧国公韦孝宽等人为代表的世家、门阀、勋臣已经毫不犹豫的抛弃了宇文氏,不会有谁愿为宝座上的小皇帝尽忠。

    所以前几日收到齐王宇文招的邀请时杨坚并未放在心上,在他看来自己如同牙尖嘴利的雄狮而宗室藩王们不过是圈养在猪圈里的肥猪,一头雄狮到猪圈里做客有必要那么小心翼翼么?

    然而今日就真的差点阴沟翻船被宇文招刺杀,想想方才那把泛着寒光的利刃在自己面前游走无数次,杨坚后背不住的往外冒冷汗。

    “哈哈哈哈哈!”杨坚怒极而笑,怒自己托大身临险境而不知,笑他宇文招窝囊废一个!

    “想等掷杯为号让甲士来杀人么?你堂堂藩王手持利刃竟然连坐在面前的人都不敢杀,有什么资格问鼎天下!”

    杨坚猛然收起笑容面露杀气:“也罢,原本想稍后再动手,既然尔等寻死那就休要怪本公了!”

    “先从谁杀起?”他摩挲着佩刀刀把喃喃自语,如今大部分宇文宗室都被杨坚以各种借口留在长安城,在外领兵的荥州刺史宇文胄已经兵败身亡,如今还有能力威胁到自己的只有安州总管宇文亮和他长子宇文明。

    如今看来宇文亮也不过目光短浅的平庸之才而已,至于被相州总管尉迟迥扶持的宇文招幼子和自己外孙皇帝有什么区别?

    “无所谓了,宇文宗室全都是废物!”杨坚嗤笑一声满脸都是嘲笑。

    话音刚落马车猛然一停坐在马车里的杨坚不由自主往前一扑,与此同时车外传来刺耳的啸叫声,一股辛辣的气味弥漫开来呛得杨坚呼吸困难。

    “有刺客!”杨坚双手捂耳之前似乎听到车外护卫声嘶力竭的大喊着,还未起身就见身边的窗帘有鲜血洒在外面。

    那是护在马车右侧的护卫遇袭溅出的大量鲜血喷洒在窗帘上的效果,让人看了触目惊心,然而杨坚此时只顾得双手捂住耳朵,那莫名啸叫的声音刺的他脑袋快要爆裂开来。

    如同数万只鸣蝉在耳边奋力发声,这世间怎么会有如此让人难以忍受的声音!

    杨坚忽然心生警惕不由自主的向一边躲去,只见自己正前方车夫身影一晃随后一杆长枪透身而来掠过自己面颊往后边飞去。

    交错而过的那一瞬间他瞥见枪杆上鲜血淋漓,长枪来势汹汹又穿过车厢后壁飞出去。他暗道不好将车帘掀起向前看去只见对面有数个面具人双手持弩向自己冲来。

    眼睁睁看着他们举起手弩对准自己,杨坚松开捂着耳朵的双手将面前马车地板上准备好的木板举起挡在面前,那木板厚两寸安有两个握把,就是为了在遇袭时作为盾牌用。

    木板猛然一震,杨坚发现其背后数枚箭头微微透过木板定在自己面前,箭头乌蓝似乎淬有剧毒,他暗道不好猛然发力将左边车厢撞去。

    自从上次遇袭后杨坚为防刺客做了许多准备,马车车厢两侧木板可以从内往外打开方便逃生,故而他顺利的滚出了车厢跌落地面。

    抬头望去,原先马车前列开路的几个骑马护卫已倒地毙命,袭击自己的刺客带着面具距离不过十来米,他们扔掉手弩从腰间拨出长刀向自己冲来。

    四周很安静杨坚如同聋了一般听不到四周声音,他看见躺在血泊里的护卫支起头拼命的向自己大喊着什么,却只见其嘴巴张合一丝声音都听不到。

    一股恐惧感涌上杨坚心头,忽然身边人影憧憧数名护卫已来到自己身边,再看向前方那面具人已经冲到数米距离内。

    护卫们挡在杨坚面前,有两人面色焦虑的拉着他起身要往后边跑,杨坚刚站起来却发现眼前护卫们头上溅起了朵朵血花。

    他们歪着身子倒下,出现在杨坚面前的依旧是那几个面具人,当先一人手持一个奇怪的棒状物对着自己,一阵剧痛从左耳传来随后耳朵没了知觉。

    拉着自己的护卫猛然扑到面前,杨坚眼睁睁看着他的后脑勺爆出血花,温热的血液溅到自己面颊一股血腥之气窜入鼻孔让人作呕。

    杨坚被死去的护卫挡下致命一击,他以其为挡箭牌往后退去,又有数名护卫冲到自己身边,杨坚还未来得及高兴却见那些护卫头、胸纷纷溅出血花随后倒地。

    刺客到底用的是什么武器?

    杨坚经过短暂的惊慌之后浑身热血沸腾,他将用来挡箭的护卫扔开手按佩刀径直向当面的面具人冲去。

    我沙场征战数十年,就算死也要死的轰轰烈烈!

    眼见那人亦是手按佩刀冲到眼前,杨坚猛然拔刀向其砍去,两道寒光撞在一起随后杨坚只觉虎口作痛自己的佩刀已经断作两截。

    眼角瞥见对方调整姿势一刀向自己捅来杨坚热血上涌不退反进,略略躲开刀锋向那人挥拳打去,两人撞在一起杨坚只觉得左肋一疼而对方也躲开自己拳头。

    看着眼前那狰狞的面具杨坚用头猛然撞去,双方头颅相撞他头昏眼花而对方也被这一撞踉踉跄跄的往后退,杨坚顾不得弯腰去捡地上的刀剑,挥舞双拳向对方扑去。

    不是只有刀剑才能杀人!

    仿佛回到了三十多年前,那年杨坚第一次上阵却逢全军溃败,他带着亲兵在乱军中突围一路砍翻不知道少人,亲兵全部战死他被打落马下,一名敌军向手无寸铁的少年杨坚扑来。

    没有刀没有剑可还有牙齿!少年杨坚被求生**刺激着与对方抱作一团,生生用牙齿咬破对方喉咙随即昏死过去,幸好己方随后反击取得胜利,打扫战场时士兵将把杨坚救了回来。

    眼见着杨坚疯狂扑来那面具人将手往怀里掏去随后奋力往杨坚脸上一撒,一片粉末迎面飞来杨坚双眼一阵刺疼再也看不到东西。

    此命休矣!

    这是他被对方一脚踢中肚子向后倒时唯一的念头,就在身子后倾时被数人从后边搀住,这应该是又冲上来的护卫可他双眼一片黑什么也做不了了。

    与此同时,赵王府。

    赵王宇文招和滕王宇文逌正在纠结,因为刚才让丞相杨坚逃出去后不久其所去的方向突然传来刺耳的啸叫声,派出的家将打探回来的消息是:杨坚的车队遇袭。

    这不是此次计划的一部分,肯定是别的势力策划的刺杀,那么问题来了,自己要不要奋力一搏出去补刀?

    只要杀了杨坚,就能力挽狂澜拯救宇文家的天下。当然,有可能为王前驱先被闻讯赶来的杨坚心腹将领砍死享受不了胜利成果。

    因此会在史书上会留名:大象二年八月某王宇文某率死士若干当街格杀权臣杨坚挽大周于大厦将倾之际,惜为权臣党羽剁成肉泥。

    大周宇文氏天下的福气肯定是无缘享受了,不过每年太庙供奉的冷猪肉肯定有一份,或者自己的特写肖像画也会挂在太庙里供后世凭吊。

    所以滕王宇文逌当机立断带着随从冲出了赵王府往反方向疾驰而去,有那个不知死活的刺客招惹丞相杨坚他可不想掺和。

    此次在赵王府谋刺丞相杨坚失败,待其回过神来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若是刺客成功了自己可以坐享其成若是失败了自己可不想做替死鬼。

    望着绝尘而去的王叔宇文贯急切的看着父王:“父王,机会难得啊!”

    刺客弄出这么大声响看来杨坚非死即伤,而自家王府里也有数十甲士只要一鼓作气冲过去补刀那杨坚就算躲过刺客也躲不过自家突袭。

    接下来只要能坚守王府一日那么局势就会大变,诸位王叔一起举事定然能将杨坚党羽铲除。

    “把大门关好谁也不许出去!”宇文招终于下定决心。

    时机不对,巡城兵马不久就会赶到就算能杀了杨坚自己也抗不下杨坚党羽的反击,没必要为了别人冒险,这次袭击会把杨坚注意力吸引过去,自己在府中预谋刺杀的事情说不定能搪塞过去。

    日后再找机会反击,机会以后还会有的。

    。。。。。。

    大街上,尸横遍地一片狼藉。

    “郎主,事已不济快撤吧!”戴着面具的杨济看着眼前疾驰而来的骑兵焦急的说道,“机会以后还会有的!”

    “以后?哈哈哈哈!”宇文温大笑着一把推开杨济,向眼前不远处挣扎起身的杨坚冲去,“可杨坚就在眼前!”

    方才宇文温带着宇文十五、张鱼、林有地和杨济刺杀从赵王府逃出的杨坚,已经贴身肉搏将杨坚捅伤,未曾料杨坚也是个‘热血大叔’不逃反冲索性用生石灰粉糊了他一脸。

    正要抖起精神反杀时杨坚随从们奋不顾身扑上前来纠缠,宇文温、杨济、张鱼奋力将他们一一解决可杨坚已被扶着往后跑了一段距离。

    就在这段时间巡城兵马的骑兵已经赶到现场如今正想着他们几人冲来。

    宇文温此次抱着必死决心行刺,估摸着自己能在骑兵冲来前干掉杨坚便不顾杨济劝阻奋力向其冲去。

    他双臂受伤无法有力挥刀,方才捅杨坚时也是臂力不足出刀缓慢导致杨坚堪堪躲开导致功亏一篑。

    “只要能解决他,死又如何!”宇文温拔出一把匕首向双目紧闭在一名护卫搀扶下踉踉跄跄往后跑的杨坚冲去。

    “杨坚,纳命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