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六十三章 一群废物!

    赵王宇文招拿着佩刀将瓜果切片随后刺了一块挑到丞相杨坚面前,门口处杨坚的随从杨弘、元胄等人见状差点起身要往里冲,然而丞相却接过瓜片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杨坚就在眼前,宇文招的刀尖从他面前挪开刺了一块瓜放到自己口中,随即和其继续谈笑风生。

    千载难逢的机会,那厮没有防备!可难道要自己亲自动手么?

    宇文招心中纠结着,不由得想起先前和陈王宇文纯、越王宇文盛、代王宇文达、滕王宇文逌私下商议的结果:在王府设宴款待杨坚,掷杯为号让预先埋伏好的甲士冲出来将杨坚及其随从砍死。

    如今自己就拿着刀坐在杨坚面前,只要挥刀砍去那杨坚死路一条,但自己真要冒险么?

    他举棋不定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杨坚聊天,心里不停计较着得失:此次谋划是自己牵头,亲兵们就在寝室后等自己发信号冲进来,杨坚的几个随从坐在门口其余护卫均在大院中他的人头可谓囊中取物。

    有必要自己动手么?砍死了杨坚他坐在门口处的随从肯定发难,首当其冲的就是自己这个‘凶手’,他们肯定比比自己的甲士先冲到面前,到时就算旁边的两个儿子和心腹策应也免不了死伤。

    不值得!把杨坚干掉后自己可是要做摄政王!这可是四个兄弟都应允的,可万一自己有了个三长两短怎么办?

    宇文招认定今日杨坚难逃一死,所以纠结的是解决杨坚后如何利益最大化的问题,他和四位兄弟密议结果是诛杀杨坚后由他来做摄政王,其余四位各自分得一块‘肥肉’。

    这大周的天下是宇文家的,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嘛,甚至有人动起了已经出家的元乐尚、陈月仪两位先帝皇后的心思,宁要美人不争权做逍遥王爷。

    而觊觎太后杨丽华的也不是没有,毕竟诛杀了杨坚那么他一家也自然要斩草除根,按例家族男丁全部杀掉女眷充作奴仆或侍妾,杨丽华这样一个才十九岁的绝色自然也不能浪费。

    先帝宇文赟荒淫无度看中的女人就要弄到手,连他叔叔齐王宇文宪的妃子都不放过,随便按个谋逆未遂的罪名将宇文宪和他的几个儿子砍头,接着便将宇文宪那几个有姿色的妃嫔纳入后宫。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你肆无忌惮的对别人妻妾下手,那就别怪他人对你的妻妾起心思了,到时对外宣称太后暴病而亡然后再将美人悄无声息的弄到自己榻上尽情享用岂不快哉?

    宇文招对女色没兴趣,他只关心自己和儿子们的将来。只要作了摄政王将小皇帝捏在手心,那么他家的地位就稳固了。

    过得几年和其余藩王们谈好条件,自己取而代之坐上那宝座君临天下也不是不可能!

    想到这里宇文招心情激动,杨坚见他面色兴奋不由得奇怪:“王爷是否想起什么趣事?”

    宇文招收拾心情继续与杨坚饮酒吃瓜,他用手中佩刀刺瓜一次次在杨坚面前划过,就是没有往他喉咙砍。

    对,没必要冒险自己动手,杨坚死定了没必要以身犯险便宜了那几个兄弟!

    说得好听唯赵王马首是瞻,万一自己死了儿子们哪里争得过那几个叔叔,到时宗室瓜分权力大餐自家几个儿子怕是连汤都没得喝。

    还有宗室里那些酒囊饭袋平日里就知道吃喝玩乐飞鹰走狗,凭什么要把自己冒着巨大风险得来的胜利成果让这帮废物抢了去!

    可眼下只要一刀过去这杨坚就完蛋了,到底要不要叫甲士们动手?

    宇文招又开始纠结了,他站在左右的两个儿子宇文员、宇文贯也有些焦虑,看着父王的佩刀在杨坚喉前屡次晃过就是没下手也没见掷杯为号两人心急起来。

    这次诛杀杨坚的行动他们已提前知道,很害怕但也十分兴奋,只要杀了杨坚父王成了摄政王那么他们兄弟的好日自己就要来了。

    可如今父王既不像事先约定好的掷杯为号召唤寝室后的甲士冲进来,又不挥刀手刃杨贼这是怎么了?只要杀了杨坚他两个和身边父王心腹肯定拔刀拦下门口那几个随从,只要僵持片刻后边的甲士冲进来便大局已定。

    想归想但父王没见动静他俩也不敢乱来,握着佩刀的手汗出如浆。

    心烦气躁的不光他们,丞相杨坚的陪同人员——大将军元胄也开始坐不住了,因为他发现情况不对。

    此次到赵王府赴宴丞相没有把他‘小心提防’的意见放在心上,除了自带酒菜之外出行人员如平时一般没有特意加强,即便是大部分随从被留在院子只有他和几个心腹入寝室喝酒吃菜也欣然就座。

    元胄坐在寝室门口看着赵王宇文招的佩刀在丞相面前晃来晃去心都要跳出来,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更何况他察觉寝室后面有人!

    元胄常年领军作战老于行伍,坐在寝室外边却警惕着四周,结果他听见了盔甲甲片撞击的声音,这是人身着盔甲走动时常常会发出的响声,元胄心想事情不妙了:后边有身着盔甲的伏兵!

    他行事向来果断也不管失礼径直走进寝室向丞相行礼:“丞相,事务繁忙还请快些回去。”

    “你是何人敢如此放肆!”宇文招大声呵斥,他的的美梦被人惊醒回到了现实:杨坚还没死,想那么多干嘛!

    元胄单手按刀走到杨坚身边站着,宇文招心道不妙让儿子斟酒给他:“将军何故如此?莫非以为本王要对丞相不利?”

    “不必如此,先退下吧。”杨坚微微一笑挥手让元胄退出房外,完全没有察觉自己身处险境。

    然而元胄依然按刀站在他身边,双目紧盯着宇文招。

    宇文招心中叫苦,方才他患得患失已经失去了诛杀杨坚最好的机会,不过只要把埋伏在寝室后的甲士叫出来依然可以挽回局面。

    他假装不胜酒力要吐想要转到后边却被元胄服住:“王爷勿急,稍坐片刻就好了。”连番数次都是如此,宇文招心急如焚,他想掷杯为号可元胄按刀站在面前,届时杯子是扔了但自己也会被这家伙一刀砍翻。

    宇文招不甘心,如今局面大好诛杀杨逆即将得手他还要留着一条命做摄政王,两个儿子站在左右则是心急如焚。

    “本王口渴,将军到后厨取水来。”宇文招想出个调虎离山之计,他决定了只要元胄一出门口就挥刀砍死杨坚,不能再拖下去了。

    “王爷,还请仆人去取吧。”元胄不为所动。

    此时外边仆人通传说滕王宇文逌已到王府,杨坚问言起身向门口走去:“滕王驾到,礼数可不能失。”

    元胄紧跟着杨坚走到台阶处轻声低语:“丞相,情况有变请赶紧离开吧。”

    “将军过虑了,稍安勿躁。”杨坚不以为意,站在门外台阶上迎接迟到的滕王宇文逌:“王爷迟到,可是要罚酒三杯。”

    腾王宇文逌看着站在面前的杨坚吃了一惊,心中暗道王兄怎么还没动手?

    他和宇文招等几位约定今日邀请丞相杨坚在赵王府喝酒期间发难将他击杀,按计划他也和宇文招一起和杨坚喝酒,可今日却故意来晚了为的就是避开那血腥场面。

    开玩笑,本王还等着事成之后分享权力呢,凭什么要亲临险境以身犯险?

    宇文逌的小算盘打得噼啪响,他故意迟到就是想让宇文招和杨坚对决,若是成了自己晚来也不碍事,若是不成自己也不会被杨坚当场反杀。

    不,不可能失败,王兄已经准备好伏兵只要一发号齐齐冲上去乱刀之下谁能活命?

    来时路上宇文逌还想着另一种可能:宇文招和杨坚同归于尽。那么摄政王的位置他可就有机会了!

    所以当他进入王府看见杨坚完好无损的站在台阶上时差点脱口而出:“你怎么还没死!”

    杨坚将滕王迎入寝室正要跟着进去,元胄面色焦虑的在他耳边低语:“相爷,请赶快离开吧,情况不对!”

    “有何不对?”杨坚眉毛一扬不当一回事,这帮宇文宗室藩王都是酒囊饭袋没一个是做大事的料,没必要放在心上。

    他径直走回座位:“本相敬滕王爷一杯,腾王爷迟到可要自罚三杯喔!”

    宇文招和宇文逌尴尬一笑,互相对视一眼满是忧虑,元胄再也不想等死了直接上前拽着杨坚便往外走:“丞相事务繁忙怎能饮酒误事!”

    “放肆,你什么身份敢如此行事!”宇文招急了眼追上前去想要接近杨坚随后抽刀砍人,然而却被元胄挡在门口:“王爷请继续喝酒!”

    门外杨弘、元胄的弟弟元威、陶彻已经查觉不对,将面露愠色的杨坚围住往大门外快步走去,宇文招和宇文逌眼见着杨坚越走越远心急如焚,可元胄挡在门口却无法冲破,此时再让甲士冲出来砍人已经晚了。

    “二位王爷,方才下官冒犯了.”元胄皮笑肉不笑的行了个礼转身离开。

    宇文招、宇文逌等人急匆匆跑到大门口时丞相杨坚已经乘坐马车离去,他两兄弟面色惨白的看着对方满是绝望之色:错过了这次就不会再有机会了!

    “呜啊!”宇文招悔恨得大吼一声,用右手不断锤着墙壁流出血来,方才他患得患失把一个天大的机会放跑,杨坚这一走只怕是就要对宗室们痛下杀手了。

    真是猪油蒙心!只要杀了杨坚自己死了又如何?只要大周还是宇文家的天下,自己儿子就算没有权力也能衣食无忧做个逍遥王公啊!

    其余众人也是失魂落魄,此次一切准备就绪那杨坚也没有防备却失败了,等他回过神下次上门的就是灭门的禁军了!

    赵王府外大街上,杨济看着疾驰而来的马车冷笑一声:“宇文宗室果然是一群废物!”

    “本公也是宗室哟。”宇文温带上一个面具。

    “是在下失言了。”杨济微微一笑也带上个面具,身边宇文十五、张鱼、林有地同样戴上面具。

    宇文温看着护卫环绕的马车,面具下的双眼冰冷无情:

    “动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