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五十八章 喜忧参半

    宇文温突袭未遂被杨济空手入白刃,正要拼命时却被杨济捧刀单膝下跪表明心迹的举动弄迷糊了。

    “本公不收,你走吧。”他动武打不过只能动嘴炮了。

    “若是在下要报官或投靠隋国公早就去了。”杨济依旧保持着这个姿势,“在下愿追随郡公实现自身抱负。”

    宇文温收刀入鞘让杨济起身随后问道你要实现什么报复?你怎么知道本公想要做什么?

    杨济依旧保持单膝跪地的姿势,他说功名利禄皇图霸业不过是过眼烟云,他要让中原大地再不受边疆蛮族的袭扰,再不让中原百姓如明末般承受边虏的烧杀掳掠。

    “郡公所图无非江山美人,君临天下之后无非‘兔死狗烹’。”杨济面露坚毅,“封侯非吾意,但愿海波平。”

    这是明代抗倭名将戚继光写下的诗句,宇文温见着杨济又要说话便出言打断:

    “你连本公的底细都不知道就贸然投靠,万一本公如同那宇文赟一般荒淫无道,甚至做出强占人妇之事到时你怎么办?”

    杨济自嘲般笑笑说他已无法说服自己独自在这个时代活下去了,好容易有个有共同语言的‘同类’不如就试一把,若是成了也不枉老天给他新生的一番心意。

    “若郡公当真是宇文赟第二,那就是杨济瞎了眼!”

    宇文温听着他的话觉得不爽:谁要跟你有共同语言了!我只和自己女人有共同语言!

    “也罢,随便你吧,反正本公如今在长安做质子你愿意倒霉就来吧。”

    杨济起身坐下向宇文温敬了一杯酒,随后问他到底是‘何方神圣’,宇文温计较片刻便将‘实情’透露出来:

    他就是宇文温,是前世那个被昏君杀头夺妻憋屈死去的倒霉蛋西阳郡公宇文温。

    大象二年二月底,闻得妻子尉迟炽繁入宫后被昏君强占他又气又怕却无可奈何,传信给在外领军的父亲宇文亮结果父亲困兽一搏失败身亡,昏君趁机以附逆罪名将自己砍头。

    那日他在刑场上化一缕冤魂盘桓不去,眼睁睁看着昏君将妻子召入宫中临幸先封贵妃后封皇后而无能为力,冲天怨气化作‘伏地魔’意图找哈利波特...额,是宇文赟复仇却心智不全反倒残害生灵,后来被天神以无上法力压在喜马拉雅山下。

    五百年时间他终于化解心魔明白了上天的良苦用心,化作游方行者走遍天下受尽人间苦楚,又用了整整五百年时间为自己犯下的罪孽赎罪。

    这期间他目睹了时代变迁王朝更替,到得大明灭亡满清入主中原时上天宽恕了他的罪孽给了一个改变自身命运的机会,于是他重回大周再度做回自己——西阳郡公宇文温。

    “努力数月好歹救下妻子和父兄性命,只是如今却在长安做质子也不知能否逃出。”宇文温讲完赶紧喝杯酒润润喉咙,这故事编得真好他自己差点都信了。

    杨济看来是真心追随但他可不想把老底都露出来,所以用这个故事来为自己的‘异变’给个说法,这可是他想了许久的剧本。

    “在下杨济,见过主公!”杨济单膝跪地行礼,宇文温说还是叫郡公吧叫主公意图太明显了。

    折腾了小半天,因为触发隐藏任务‘异时代的大明忠魂’而得到随从一名,宇文温结账买单带着爪牙们呼啸而去。

    进了四方馆宇文温使了个眼色,宇文十五和林有地将被称作强练的杨济抓进了澡堂‘洗刷刷’去了,而宇文温则静下心来捋了捋思路。

    杨济说他熟读戚继光的《纪效新书》,徐光启翻译的《几何原本》等西洋著作也看过,但对于宇文温来说没多大助力,因为他的知识面要广得多。

    他会建筑,在大周这些年来帮王公贵族们建过不少府邸,也就是靠着这些酬劳得以度日,但这也不是宇文温关注的。

    最让人在意的是他身手不错,方才空手入白刃不说了自己也不是什么刀法高手,关键是他说为了抗击建奴曾请过老兵教他辛酉刀法已经是练得炉火纯青。

    辛酉刀法是抗倭名将戚继光吸取了东洋刀法以及十余年战斗经验总结出来的一套双手刀法,配上倭刀或苗刀实战价值极高!

    杨济在明末自刎殉国附身北周一个乞丐身上,那记在脑海里的刀法也一同带过来,即便是新的身躯经过数年练习后也纯熟非常。

    宇文温自己不打算练什么刀法,真要讲杀伤效率还是**或“威力巨大之气动力连珠铳”,他打算让自己的亲兵们学。

    一惊一乍完成莫名其妙触发的隐藏任务结果竟然找到了一个刀法高手!

    话说回来这杨济自称单挑建奴精锐白甲兵也不落下风那就天晓得是真是假了,前次喝酒他差点被自己砍了还特么高手?

    “高手?”宇文十五一脸鄙夷的看着眼前这个叫强练的‘高手’,“来比划比划呗。”

    “好啊好啊!”排骨精张鱼在旁边起哄,林有地沉默不语却明显很感兴趣。

    他们几个如今正在四方馆下塌处小院里准备切磋,弄来几根木棍权当木刀,杨济被‘洗刷刷’一番刮掉胡须换上身新衣倒是精神抖擞,样貌端正好歹不是歪瓜裂枣。

    他附身乞丐时那乞丐约十四五岁,这十来年过去了现在是二十五六岁和杨济在大明时代自刎殉国时年纪差不多,只是成日里蓬头垢面看起来足足有三十多岁。

    “开始!”宇文十五气势十足挥动当做木刀的木棍向杨济杀去,只见杨济双手握着木棍身形晃动噼啪几下就把宇文十五手中木棍荡开顶到他喉咙。

    宇文十五不服要来空手搏斗被张鱼挤开,随后排骨精舞着短棍向杨济杀去,他擅长贴身近战一时间竟缠得杨济左右招架,可就嚣张了片刻便被隔开木棍顶住喉咙。

    轮到林有地,他一上来便舍身扑了上去用手臂‘吃了一刀’将杨济扑倒,随后被青筋暴跳的宇文温判犯规离场。

    “行了,你们三个本就不是什么高手输了也正常,往后多向强大哥请教就行了。”宇文温在别人面前还是称呼杨济为强练。

    “对喔,等回到安陆还有三百壮汉等着强大哥呢。”宇文十五奸笑起来,这笑容让杨济不寒而栗。

    壮汉?还三百?

    。。。。。。

    下午,酒肆内。

    左丞相、隋国公杨坚长子博安侯杨勇正和西阳郡公宇文温对座饮酒,前日在安业寺里双方因为误会发生了小小的冲突杨勇用刀指着宇文温,如今他摆酒算是给宇文温压压惊。

    杨勇继承了父亲杨坚仪表堂堂的样貌正是个风度翩翩的佳公子,相比之下‘夕阳郡公’宇文温就稍逊一筹,毕竟遗传的力量是巨大的。

    开玩笑,杨坚样貌堂堂所谓的天子相甚至让权臣宇文护,英明神武的周武帝宇文邕,还有混蛋女婿皇帝宇文赟起了杀机。

    咦,莫非这三人羡慕嫉妒恨不是江山安危才起杀机,而是为了男色因爱生恨?

    宇文温思维不敢再继续‘腐’下去,赶紧起身向杨勇敬了一杯酒,随后拿出一个长木匣来双手奉上。

    “这是?”杨勇打开木匣看见里边用锦囊盛着一个长形物体,他解开锦囊从里面拿出一个檀香木片做的东西来。

    “博安侯,这东西名叫折扇,是这般用的。”宇文温从怀中拿出另一个折扇在手里演示如何张开扇面。

    杨勇照葫芦画瓢将折扇撒开,只见这模样奇怪的折扇精美异常:

    用上等绢布做扇面,期间绣有山水十分漂亮,扇骨为檀香木片扇把用红绳挂着一粒琉璃珠,握着扇把按着宇文温的用法轻轻扇风,一阵清香迎面扑来。

    折扇,有一种说法是南北朝的南齐时就出现类似的扇子,不过当时的名字叫腰扇,可真正在中原流行起来还是在明朝。

    如今这个时代大户人家流行的是纨扇又称团扇,市井街头流行的是大蒲扇,而这形状特别的折扇杨勇是第一次看见。

    宇文温向杨勇示范着‘高端’用法,只见他将收好的折扇一甩,啪的一声扇面撒开随后在轻轻摇动看上去让人显得高端大气上档次,收的时候用左手慢慢收起扇面当真是温文儒雅。

    杨勇惊奇的试了几次便上手,一身锦衣玉带配合着英俊潇洒的容貌外带风骚挂件檀香折扇,果然是浊世里一个翩翩佳公子。

    “这,这扇子郡公是如何想出来的?”杨勇拿着折扇爱不释手,方才宇文温献扇子时已说了这折扇是他自己想出来的。

    “偶有心得不足挂齿。”宇文温不失时机的又敬了一杯酒,“此扇面可由名家落笔,山水配诗篇更是风度翩翩。”

    眼见着气氛热络他趁热打铁:“在下此番留在京中另有任用,还不知是何差遣?”

    “是在宫中值宿,小左宫伯。”杨勇也没隐瞒,毕竟这迟早也会让宇文温知道。

    宫伯执掌宫内侍卫,管理充当宿卫的贵族子弟,大周设左右宫伯官品为正五命,设辅佐官左右小宫伯官品为正四命,左右宫伯都上士官品为正三命。

    宇文温听到这任命心中总觉得怪怪的,这刚从太后杨丽华‘魔爪’逃出来,现在又要去皇宫做宿卫官确定没问题?

    当然了让自己入宫当宿卫官,一来可以方便看住自己二来也不会让自己在外边游手好闲四处生非,再说自己婚前也在宫里值守过,如今孤家寡人一个不用陪老婆最合适不过了。

    “不瞒郡公,这几日太后正在整顿内侍,禁军上下也要调整人马,正好安排差事。”

    “原来如此,多谢博安侯。”

    酒饱饭足杨勇送宇文温出门后潇洒的摇着折扇步行离去,一路上引来许多小娘子侧目,宇文温想着职务之事没心情摆造型,领着宇文十五走在街上。

    “此番应该没那么倒霉,杨美女统领后宫事务繁杂哪有那么巧又碰面。”

    宇文温对自己的幸运值有信心,念头通达之后拿出折扇一甩,啪嚓一声扇面断裂变成两段。

    愣了片刻随后自己安慰自己:没事没事,为了绿叶衬红花让杨勇的折扇高大上这把扇子特地粗制滥造,坏了也是应该吗。

    我的运气才没有那么差呢!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