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五十七章 意想不到

    长安南郊,恶俗的十里相送正在上演,昨晚在皇宫从太后杨丽华‘魔爪’下侥幸逃生的西阳郡公宇文温正和一干人等告别。

    昨夜醉遁成功回到四方馆,宇文温化身戴眼镜的‘死亡光环小学生’想要找出陷害自己的黑衣人,首先想到的就是宇文化及、宇文智及两兄弟。

    这两兄弟的父亲宇文述曾任左宫伯负责皇宫宿卫,他们有动机有能力安排收买好的宫女用鸳鸯壶下药。

    但正因为线索如此明显宇文温反倒迟疑了,这搞不好是宇文化及两兄弟的仇家栽赃陷害,所以还要静观事态发展,反正太后杨丽华吃了这个闷亏她父亲左丞相杨坚绝不会放手不管。

    也不知道杨美女昨晚‘烧焦’没有......

    “郡公?”面瘫大叔厍狄士文走近身边问了一声,见他神情恍惚怕出什么幺蛾子赶紧‘当头棒喝’。

    朝廷拟好了任命黄州、襄州总管的诏书由使者带着前往安陆宣旨,先前入朝觐见皇帝的安州使者厍狄士文等随天使同行,当然宇文温不在这‘等’之内。

    随行的还有尉迟顺一家,安固郡公此番总算是得脱牢笼到安陆与女儿团聚,但是女婿宇文温却因‘另有任用’留在京城,让一家团圆的前景蒙上阴影。

    “没事,预祝司录此行一路顺风。”宇文温微笑的回了个礼,厍狄士文知道这西阳郡公已正式成为安州抵押在京师的人质不由得心里有些萧瑟,强挤笑脸试图安慰:“郡公莫要多想,总管定有良策让郡公全身而退。”

    看着笑比哭还难看的面瘫大叔宇文温颇为感动,连声说多谢顺带让他一路照应自己岳父一家,厍狄士文当即拍着胸脯保证决不让安固郡公一家受委屈。

    宇文温走到一辆马车旁,向坐在马车上的岳父一家挥手致意:“一路顺风,烦请岳父将书信转交三娘。”

    昨天下午知道岳父一家随同天使即将动身去安陆后,宇文温决定写一封家书让岳父带回去给妻子尉迟炽繁,只是抬笔半天一个字也写不出来。

    万千思念就是说话都要说上半天何况是写字?绞尽脑汁总算是写了封信给千里之外的爱妻以解相思之情。

    尉迟顺闻言郑重地点点头让他放心,小姨子尉迟明月扑闪着雾蒙蒙的大眼睛挥手:“姐夫,你一定要回来啊!”

    ‘我一定会回来的这种退场台词就不说了,姐夫又不是灰太狼。’宇文温腹诽归腹诽,面露微笑说道:“姐夫还没回到安陆这段时间,明月帮姐夫照顾你姐姐好不好?”

    “好~~~”小萝莉依旧天真无邪。

    此次天使南下宣旨,考虑到安州使者同行特地带了上百骑兵护卫,这一路可是要到安陆为止途中不能出什么意外,待得安州这边稳住了左丞相杨坚就可以腾出手来对付东边的相州尉迟迥了。

    昨日拟好诏书决定行程之后,朝廷已经派出日行四百里的快马向安陆传递消息,一来让安州总管府安心二来让他们做好迎接准备。

    大队人马向南启程送行诸位目送他们离开,相府长史郑译也在其中,至于内史中大夫皇甫绩另有要事没能前来。

    他两个是七月中旬南下安陆的朝廷使者,如今安陆和朝廷握手言欢算是大功一件,尤其郑译重新在左丞相杨坚那里受到重视当真是满面春风。

    “沛国公,往后就靠您照应了。”宇文温趁人不备把‘意思意思’塞到郑译怀中,如今自己的质子生涯正式开始,该打点的就要打点,尤其是眼前这位拿钱办事的‘业界良心’。

    “老弟这就见外了,有什么事包在老哥身上!”郑译不动声色的将‘意思意思’收好,他对购买自己‘技术服务’的大客户宇文温是相当热情,出手阔绰现金结算又会来事可谓是金牌客户。

    待得大队人马走远一行人策马向长安城走去,正行走间只见一名衣衫褴露蓬头垢面的男子挥舞双臂迎面向他们跑来。

    郑译让几名护卫策马向前拦截,他们跟那人说了几句话后便调头回来禀告,说是奇人强练有天机要透露给西阳郡公宇文温。

    众人闻言纷纷看向宇文温面露羡慕之色,这强练可是远近闻名的奇人所说预言无一不成真,只是别人问他天机都难得透露只言片语,这西阳郡公当真是运气好。

    “郡...公,不要...走啊。”强练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着,郑译等人先行离开,而跟着宇文温的陪同人员开始打趣:“强练,昨日喝酒不尽兴今日又来缠着郡公么?”

    宇文温看着这个真名叫杨济的明末热血好男儿面无表情,昨日他已让这被世人称为强练的‘穿越同行’不要在自己眼前出现,如今看来似乎对方完全不当一回事。

    “强练有何天机透露啊?”他皮笑肉不笑的问道,杨济好歹回过气来咽了咽唾沫说:“天机不可泄露,还请过府一叙。”

    不就是蹭饭么还说什么过府一叙!

    牵过一匹马让强练骑上,一行人往长安城疾驰而去找了间酒肆‘点单’,宇文温和强练自然是单独一间厢房,宇文十五大手一挥将其余人带到隔壁喝花酒去了。

    待得无别人在场,被称为强练的杨济将自己来意说明:他想投奔宇文温。见西阳郡公阴测测看着自己他赶紧将理由说明。

    他再也过不下去了,问题不是生活上而是思想上,崇祯十五年建奴破城杨济自杀殉国未曾想竟莫名其妙的附身在一千多年前北周时期的一个乞丐身上。

    杨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用了数月时间才接受了这个现实,然而心中苦闷却无处发泄无人分担,他的家人死于入寇山东的建奴刀下,心怀大明的热血男儿又岂能苟延残喘!

    他想回去,可他怎么回去?无数次梦中醒来睁开眼前期盼着自己又回到了硝烟弥漫的沂州城头,这次他不会自刎了,这次他要再拉着一个建奴陪葬!

    然而盘桓这个时代将近十年他渐渐绝望了,眼睁睁看着一件件史书上记载的事件发生,眼睁睁看着自己年龄一天天增长却无法回到大明,看着水中倒影里那不属于自己的面容,杨济无法对这个时代有认同感。

    他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也不想在这个时代安家,因为他的未婚妻已经在建奴入寇山东时投水自尽了,他要回去报仇!

    “哪怕再让吾多杀个建奴都好啊!”杨济双眼发红泪光闪烁,宇文温情绪随之低落递了杯酒过去给他。

    魂淡,说的我都想拔刀杀建奴了!

    杨济好容易稳定情绪继续说下去,昨日偶然之间发现宇文温竟然知道明代杨慎所作《临江仙》中的内容,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念头,他想知道大明后来如何了,想知道那可恶的建奴如何了。

    得知大明灭亡满清入主中原他万念俱灰从酒肆出来后便决定自行了断,就在他投水自尽时想起自己会游泳,顺水而下等挣扎着上岸意欲自缢却发现已来到一处寺庙边。

    “所以杨壮士决定遁入空门了?”

    杨济摇摇头说他听到寺庙的钟声时想通了,是佛祖让他重新有了生命是对他精忠报国的回报,是让他继续在世间为忠义而活着。

    ‘这样都能和佛祖联系起来...’宇文温真是有些佩服这杨济了,想想先前他弄出来的神迹宇文温认为这人平日里大约是偏向信佛的。

    杨济说二月底昏君宇文赟遇刺重伤之事震撼了他,随后三月隋国公杨坚白日‘渡劫’,四月宇文赟遇刺身亡,五月三总管抗命起兵讨杨,六月行军元帅王谊大败,七月初安州军攻占襄阳,中旬相州军邺城大捷这些事情已经脱离了史书上的记载。

    他完全懵了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为何历史发生了变化,可细细分析发现了几个关键点:**和回回炮!

    三月隋国公杨坚白日‘渡劫’事件他不在长安,按照时候打听到的情况他认为杨坚可能是被刺客用**袭击了,而最近传的神乎其神的安州军攻下襄阳那种‘有法术加持’的投石车就是回回炮。

    这个时代他不再孤单了,因为有‘同类’存在!

    能弄出回回炮至少那人是南宋末年及之后的时代,至于那人如今的身份很有可能就是西阳郡公宇文温!

    宇文温到是颇为佩服杨济的思路示意他继续说下去,他说自己如此判断的理由很简单,因为按照历史来说大象二年三月初的时候宇文温就死了,妻子尉迟炽繁被昏君宇文赟夺去立为皇后,他父亲宇文亮也死了。

    可如今宇文温和宇文亮还活得好好的,一切的历史变动是从二月底皇后册封酒宴上开始,那么有可能就是妻子即将被皇帝霸占的宇文温有了变化。

    宇文温刺伤昏君将妻子救走,很有可能在三月时用**袭击隋国公杨坚未遂,最终在四月时将昏君宇文赟杀死随后逃往安陆与父亲宇文亮会合,继而在六月时击败南下平叛的行军元帅王谊,用回回炮在七月初攻陷襄阳。

    至于相州尉迟迥为何能取胜那就不知道了,但杨济的关注重点不是这些,他认为宇文温是一个意图改变天下的人!

    所以昨日自尽未遂被寺庙钟声敲醒后,他找到了自己继续在这个时代活下去的理由。

    “一定是佛祖让吾在等一个人,一个值得报效的人!”杨济郑重向宇文温行礼,“郡公定有凌云志,请让在下追随左右!”

    宇文温看着杨济不知如何回答,这厮脑子还算灵活把自己的所作所为猜的几乎全对,所以接下来自己只能动手砍人了,

    他不认为自己的所谓人格魅力能让一个穿越者效忠自己,谁知道对方想干什么,绝不能留一个知道自己身份却对自己满怀敌意的人在世间成为隐患。

    哪怕这人是一个大明忠魂!

    没有犹豫,他猛然拔刀向杨济砍去:“本公不值得你报效!”

    再回大明吧,或许你能阻止建奴铁蹄蹂躏中原!

    刀锋嘎然而止杨济空手入白刃夹住刀身,双掌一扭竟然将佩刀夺走,他随即双手捧刀单膝跪下:

    “在下杨济,愿追随郡公左右!”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