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五十四章 大明时局如何了!

    因为不经意间差点漏了底,宇文温再不敢对强练的问题掉以轻心。

    ‘竟敢套我话!’他心中冷笑,随后对方怎么套话他都装聋作哑,强练见问不出个所以然心情低落,一杯接一杯的喝酒。

    宇文温却渐渐陷入了另一种迷茫中:这个时代不光自己,还有别的重生或穿越者,这个强练就是证明!

    这让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焦虑,一直支撑着他与历史轨迹搏斗的正是穿越者的知识优势,可万一有别的穿越者来搅局怎么办?

    若是自己率领着胸甲骑兵墙式冲阵时,对方冒出来大英帝国龙虾兵怎么办?

    要是自己命令装备前装燧发枪的士兵列队前进时,对方是手持毛瑟九八式的散兵线怎么办?

    魂淡,要是自己做出马克沁水冷机枪用马车驮着在大平原上冲锋,对面开来五对轮怎么办!

    万一对方出动轰炸机怎么办!万一对方开出高达来怎么办!

    不!谁也别想抢走我的尉迟炽繁!老子要点科技树,老子要做核弹跟你们同归于尽!

    思维急速扩散宇文温越想越夸张当真是万念俱灰,情绪低落只能借酒浇愁,他和强练两个心事重重自饮自酌竟然酒意上头了。

    强练醉眼朦胧哭丧着脸:“时局纷乱,也不知道多少贤臣名将命丧其中...”

    宇文温欲哭无泪:“正所谓滚滚长江东...东什么来着?”

    强练接的很顺口:“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房内气氛一凝两人酒意全无,他们无意间说出了这个时代不可能有的诗词:明代杨慎所作《临江仙》中的内容,也是电视剧《三国演义》的片头曲歌词。

    宇文温先回过神抽出佩刀向强练砍去,强练向旁边一滚堪堪避过刚想爬向门口被宇文温一脚踢翻,他调整姿势挥刀再砍。

    王八蛋,穿越者有多少老子杀多少!谁也别想抢走我老婆!

    强练单手抄起个凭几一挡佩刀砍到一半卡住,宇文温抽刀随后一个假动作骗得强练出现空档,接着一脚将他踢到墙角。

    宇文温一脚踩住强练手持佩刀就要割喉下却被他抱住腿一扯倒在地上,双方扭打在一起但宇文温很快重占上风把他骑在身下随即将佩刀横在强练颈间。

    门外传来问候声,是那几个陪同人员听得这里有动静怕出什么事赶紧来问问房里是否出了什么事。

    “没事,没事。”强练危在旦夕却没抓住这次机会呼救,他用哀求的目光看向眼前这个要取自己性命的郎君,宇文温见状也说没事。

    听得屋内两人说无恙外边数人放了心转回隔壁吃酒去了。

    “说!有什么遗言!”宇文温低声喝骂紧握手中刀,以他今时今日的身份就算杀了强练这个孤家寡人也不会有多大问题,到时就借口强练无礼意图行凶即可。

    “你也不是这个时期之人。”强练被人骑在胸膛呼吸困难,他拼尽全力说道:“吾有一事想问...”

    “走好!”宇文温懒得废话就要用刀抹他脖子。

    “不!”强练睚眦俱裂,“吾只问你,大明时局如何了!”

    “求你告诉在下,大明时局如何了!”他竟然泪流满眶,“之后要杀要剐就随你!”

    宇文温无法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是怎样的,听得强练问“求你告诉在下大明时局如何了!”他心中莫名悲伤起来。

    大明时局如何了?玩完了呗,各方势力不团结给满清夺了天下。

    暴虐之气消散的无影无终,宇文温起身收好佩刀回到位置坐下:“本公不知道。”

    “你知道,你方才听吾一问面色悲伤,你一定知道!”强练如同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骨碌爬起扑到宇文温面前桌案,“大明时局如何了?”

    “不知道!”

    强练竟然跪下向宇文温不住磕头求他告诉自己答案,宇文温原想装聋作哑眼见着对方磕头磕得皮破血流于是松了口气:“不知尊驾?”

    “吾...在下姓杨名济,万历四十五年生,山东沂州人士。”

    宇文温完全无语:这厮竟然来自明末。

    “建奴入寇大掠山东家人悉数被害,吾与建奴有不共戴天之仇!”说道这里自称杨济的强练双目发红。

    “皇上登基后铲除魏阉励精图治,可惜内忧外患局势糜烂,吾自幼饱读诗书意欲报效国家。”

    他渐渐将自己经历说了出来,大意就是崇祯即位后大厦将倾,他与建奴有仇意欲从军报效国家,自学戚继光《纪效新书》,又读徐光启翻译的《几何原本》等西洋著作,意图以西洋建筑学说修筑棱堡守护城池编练新军对抗建奴。

    崇祯十五年建奴入寇山东攻打杨济所在的沂州,他带着家仆主动参与守城,城破之日面对汹涌而来的敌军二十五岁的杨济自刎殉国。

    未曾想醒过来后发现自己竟来到这一千多年前的北周时期附身在一名乞丐身上,他自幼熟读史书知道这周隋换代之际重大事件,故而有惊人之语。

    他念念不忘的是大明时局,虽然局势一片糜烂可只要皇上南渡长江依南宋故事也不是没有挽回的余地。

    “南渡?”宇文温瞄了一眼杨济,见他目光清澈不似作伪。

    “莫非皇上是派太子南渡么?”

    斟酌了很久宇文温还是决定把残酷的事实告诉对方:

    “崇祯十七年一月,闯王李自成于西安称帝,国号大顺。”

    “四月,李自成围攻北京,下旬入城,崇祯皇帝自杀殉国。”

    “五月底,山海关总兵吴三桂引狼入室让清军入关击破李自成。”

    “六月初,满清定都北京入主中原。”

    杨济越听脸色越白,听到崇祯皇帝自杀殉国后身形摇晃,最后得知满清入主中原已是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怎么会,怎么会...”

    怎么不会,历史书上写得清清楚楚不信你去查啊!

    “你走吧。”宇文温心情也不好。

    “皇上...大明没了...”杨济喃喃自语失魂落魄的起身向门外走去。

    宇文温盯着他的身影忽然冒了一句:“记得关灯。”

    “关灯?什么是关灯?”杨济懵懵懂懂回过头望向宇文温,满脸疑惑。

    宇文温死死盯着他的眼睛,确认没有目光闪烁不定随即挥挥手:“你走吧,不要再让我看见你。”

    不知道电灯至少不是近、现代人士,看来确实没说谎,他本想一刀砍了这‘同行’,不过想想人家是大明忠贞之士实在下不了手。

    被这明末的热血好男儿搅得心情一团糟,宇文温没了兴致招呼隔壁收摊结账走人,漫步在长安大街他上心事重重:有一个就会有第二个,还会有第三、第四个么?

    越想心情越恶劣,路上行人见着他面色铁青气鼓鼓的样子纷纷避让,走着着宇文温忽然灵光一闪:

    等一下,这强练是单独立传记入史书里的,也就是说...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杨济是穿越者,而对于我来说他就是土生土长的北朝人士...

    按照如今的局势来说,除了我还没谁改变了历史进程,看来是自己想太多了。

    念头通达宇文温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方才用脑过度思维发散到天涯海角差点就看破红尘去念阿弥陀佛了!

    回到四方馆已是午后,尉迟明月见着‘冤大头’姐夫回来了欢呼雀跃正要过来摇手臂却被他一身酒气熏了回去:“姐夫喝酒,我去了安陆要告诉姐姐!”

    小混蛋我在淘宝账号充了那么多钱让你网购让你花,你都不念些好!

    沐浴更衣宇文温总算是精神焕发,就在这时有使者来到四方馆通传消息:关于襄州、黄州总管人事任命的诏书已下,现在已经定下去安陆宣旨人选,明日拿着圣旨就出发。

    届时安州使者厍狄士文等人以及尉迟顺一家随同前往,西阳郡公宇文温另有任用留在长安!

    “人质生活就要开始了么?”宇文温喃喃自语,这早在意料之中倒没什么。

    “郡公,下午可要好好休息,今晚不要再君前失仪了!”面瘫大叔厍狄士文不知何时飘到他身后,不阴不阳的冒出话来。

    宇文温闻言有些懵懂,今晚?什么今晚?还有君前失仪是什么意思?特别是那个‘再’字大叔你什么意思啊!

    厍狄士文见他魂不守舍的样子几乎无语,小小鄙夷了一下之后将宇文温没注意听的信息说了一遍:皇帝今晚在皇宫里赐宴,宴请安州使者。

    “姐夫,我们要去安陆了么?”尉迟明月扑闪着大眼睛问道,她见那个冷面大叔走了以后才敢过来和姐夫说话。

    宇文温点点头说是,明日就能和父母去安陆了,你姐姐在安陆等着你们。

    “好哎!”小丫头欢呼雀跃,又开始摇手臂了,“姐夫~~~~到了安陆你要给明月买东西!”

    看着天真无邪的小姨子宇文温微微一笑:“到时让你姐姐帮你买。”

    尉迟明月眨眨眼问姐夫是不是不回安陆,待听得姐夫说稍后回去便笑逐颜开的跑回父母屋里去了。

    宇文温望望厅外,冷笑一声走向房间。

    主线任务完成一半,拯救岳父尉迟顺的支线任务将近完成,等岳父一家去到安陆那么让人热血沸腾的隐藏任务就可以开始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