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五十三章 疑似穿越者

    眼见得‘误会’消解宇文温不敢久留告罪离开,太后杨丽华带着近侍女官向寺里走去,杨勇紧随其后。

    “睍地伐,刚才是怎么回事?”杨丽华皱着眉头问道。

    睍地伐是杨勇的小名,杨丽华作为杨坚长女家中老大看着杨勇、杨广两个弟弟长大,兄妹间感情很深。

    “阿姐,方才他无礼所以我才...”

    “他也不是有意的,你太冲动了,差点坏了父亲大事。”杨丽华松开眉头,方才宇文温猛然拐过弯来她也注意到了,还看到他一脸震惊的样子而非什么色眯眯窥探所以未曾放在心上。

    今日弟弟陪她来安业寺走走,她也顺便探望一下在寺里出家的三位姐妹:朱满月、陈月仪、元乐尚,尤其朱满月,她是皇帝的生母按理无须出家只是父亲怕有人借题发挥索性快刀斩乱麻。

    如今时局纷乱人心浮动,杨丽华怕有什么轻浮之人来欺侮三位出家人,故而前来走走免得安业寺不上心。

    结果出了个小插曲,差点招惹了入京会谈的安州总管之子宇文温,她姐弟俩知道如今局势严峻父亲正是要稳住安州以便腾出手来对付东边的相州尉迟迥,所以不想因此误了大事。

    杨勇有些不能确定的说宇文温似乎有些奇怪,见姐姐问有什么奇怪他便环顾左右,杨丽华见状示意近侍及女官退后拉开距离,杨勇便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

    “方才我拿刀指着他,他反倒往刀口靠来。”

    “那你认为他是为何如此?”杨丽华思索片刻便有了计较,她十二岁嫁入皇宫勾心斗角之事见多了听弟弟这么一说便知道宇文温想干什么,故意不说破是要看看弟弟能否想出其中问题所在。

    你是家中长子将来要继承家业的,总要见见风雨啊。

    “莫非,莫非是故意要...”杨勇想到了什么只是不敢确定,杨丽华点点头:“还算你收住手,不然就要给他借题发挥了。”

    “那,阿姐我该怎么办?”

    杨丽华没有回答,微微一笑便径直向寺内后院走去:“里边你不方便进去,在外边等阿姐。”

    宇文温急匆匆走到寺院大门,一干爪牙和岳父岳母正在树下发呆,尉迟明月则在一边蹦蹦跳跳,宇文十五和林有地小心翼翼的护在旁边生怕出意外。

    一行人准备动身回城,这时一名近侍从寺内追了出来:“西阳郡公请留步。”

    “何事?”宇文温面色平静问道,正当他准备回寺再和杨丽华姐弟周旋时却得知是博安侯杨勇过几日要请酒给他压惊。

    咦?莫非是什么奇怪的隐藏任务被我激活了?

    除了安业寺小插曲这一日风平浪静,朝廷方面对于襄州总管、黄州总管的人事任命诏书还在走流程,这让宇文温腹诽不已:得了吧杨‘奸’,谁都知道皇帝的印章玉玺是你拿着,装模作样也太夸张了吧!

    莫非是要研究研究,烟酒烟酒?

    吐槽归吐槽,他和副使厍狄士文也知道如今杨坚焦头烂额,下诏书按流程走完也免得遭人非议,反正尉迟顺一家是护在四方馆里了,再想让自己交人那是不可能的!

    次日上午。

    “姐夫~~~”尉迟明月又开始摇宇文温的手臂了,陪着小姨子逛街的西阳郡公面色痛苦揉着太阳穴,“明月要买什么呢?”

    “我要买那个面具!”

    “买买买!”

    “姐夫最好了!”尉迟明月两个小酒窝自从上了街几乎就没消失过。

    任命诏书还没下来,宇文温也不想在四方馆成日对着面瘫大叔厍狄士文,正要带着宇文十五等爪牙出来透气却被小姨子尉迟明月给缠上了。

    这个萝莉版尉迟炽繁提出来的购物要求让他无法拒绝,小丫头知道姐夫好说话又疼自己愈发的缠上了,尉迟顺夫妇没精力陪着她逛街,见女婿‘靠谱’小女儿也喜欢跟着便全权委托他陪同逛街。

    昨日宇文温去了安业寺遇见‘克星’杨丽华果然又起波折,今日一早便出来购物发泄发泄郁闷之气,尉迟明月如鱼得水在长安城热闹的大街上逛得不亦乐乎。

    小姨子负责下单,姐夫负责‘刷卡’,尖嘴猴腮、算盘珠老大和皮包骨负责拿东西。

    当然杨坚派来的陪同人员也亦步亦趋,这西阳郡公可不能出事,无论是他招惹别人还是别人招惹他都麻烦得很,要好好盯着。

    看着他们跟得辛苦,宇文温化身善财童子一人一点‘意思意思’正是皆大欢喜。

    正当一帮人提着大包小包气喘吁吁跟在小丫头后面时,当面走来一人,看上去三十多岁年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不过样貌端正颇有二十一世纪潇洒哥的风范。

    路上行人却没有嫌弃他反倒是十分敬重,不时有人打招呼:“强练,今日又有什么消息?”

    尉迟明月被这行为艺术家吓得躲到姐夫身后去了,宇文温却饶有趣味的看着面前这个被单独立传列入史书的奇人:

    强练,姓名不详生卒年月不详籍贯不详,擅长建筑,强练二字是世人为他起的名字,参考的是另一个奇人李顺兴李练。

    三十多年前西魏时有个叫做李顺兴的人,平日里沉默不语但大预言术十分厉害,说出的事情后来一一应验,连大周奠基者宇文泰都为之折服,故而世人称他做李练。

    所以对于现在这个奇人,大家都认为他很强,故而同称呼李顺兴为李练一般称呼他为强练,他展现的神迹如下:

    其一,将近十年前周武帝宇文邕还是傀儡状态,宗室权臣宇文护权势滔天,强练拿着一个葫芦跑到他府邸大门敲破,哭丧般说道:“葫芦破,里面的子好苦!”

    柱国、平高公侯伏龙恩得宇文护重用炙手可热,强练到他家赴宴,让侯伏龙恩的妻子还有其他侍妾与奴婢们坐在一起,大家认为这样不分尊卑不妥,强练说她们都是一样身份有何不妥?

    没过几年后宇文护被宇文邕诛杀其十个儿子也被砍头,侯伏龙恩也没了命其妻妾没为奴仆。

    其二,周武帝灭佛之前强练成每夜都爬到街边大树上哭释迦摩尼佛,兴致高的时候甚至哭一晚上,哭声凄厉闻者落泪持续月余,随后周武帝正式下诏灭佛灭道。

    其三,大象末年,强练拿着漏底的袋子在长安城繁华大街上乞讨,大家争着把米倒入袋中结果当然是漏在地上,旁人问怎么回事他说要让大家看看什么是盛极而衰,没多久杨坚以隋代周在龙首山下新建长安城,现在这个长安城变成一堆废墟。

    其后强练的下落无人知道,有说羽化飞升的有说长生不老的,不过在宇文温看来强练要么是重生者要么就和他一样是穿越者!

    所谓同行是冤家宇文温不打算理这强练,然而陪同人员却来了兴趣:“强练,如今时局你有什么说法?”

    似乎是被说到了痛处,强练面色一阵红一阵白有些尴尬,他摆摆手低头猛走想要离开,那几人也不为难他笑了笑对宇文温说:“西阳郡公,接下来去哪里逛逛?”

    “你是西阳郡公?”强练听得他们这么称呼面前的年轻郎君忽然脏手一伸攥住他,面露焦虑的问道:“你当真是西阳郡公?”

    宇文温喝住了要动手的宇文十五和张鱼,面无表情的看着那抓着自己胳膊的脏手,又又看看潇洒哥强练:“正是本公,有何见教?”

    “我,我...这...这不可能啊!”强练似乎想说些什么却又不能说出口,急得双手抱头十分痛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幸会。”宇文温懒得理他护着尉迟明月往前走去,结果又被他扯住:“郡公,这,这,在下有事相求,请郡公请酒详谈。”

    ‘我去,你有事求我竟还让我请酒再详谈!你是不是用词不当啊!’宇文温看着潇洒哥哭笑不得,不断腹诽:正常一点的难道不是‘在下有事不明,摆下酒席请郡公不吝赐教吗?’

    刚想拂袖而去那几个陪同人员围了上来:“郡公,这强练乃奇人,平日里多少人想问他天机都是闭口不答,今日有机会为何不听听他说些什么?”

    “嗯?既如此那就找个地方喝酒吧。”宇文温让宇文十五和张鱼带人将小姨子以及采购品送回四方馆,随即潇洒的一挥手:“走着!”

    你不就是想蹭酒喝么?还这么冠冕堂皇。

    一处酒肆包厢内,宇文温和强练喝着小酒,几个如影随形的陪同人员被强练以“天机不可泄露”打发到隔壁喝酒去了。

    强练一改世外高人的不羁形象小心翼翼的问宇文温:“不知尊夫人是如何从皇宫脱难的?”

    “内子吉人自有天相。”宇文温知道他想干什么。

    强练又问:“郡公为何要去安陆?”

    “思念父亲。”宇文温存心戏弄。

    强练不死心:“不知安州军的‘回回炮’是谁制作的?”

    “是...是什么回回炮?回回炮是什么东西?”宇文温差点上当还好醒悟得快把话绕回来了,饶是如此他也惊出一声冷汗。

    是的,强练是在套话,他问‘回回炮’就是最好的证明。

    蒙元进攻南宋的襄阳,围困了六年后用上了西域阿拉伯人传来的高科技武器:重力投石车又称‘回回炮’,而这个时代的人是不会知道‘回回炮’这个名称的!

    这厮要么重生要么穿越,原本生活的年代最早不会超过南宋末年!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