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五十章 你说她是什么!

    来人正是宇文温及其一干‘爪牙’,听得他这么一说尖嘴猴腮的宇文十五、瘦骨嶙峋的张鱼、壮实的林有地领着随从向对方扑了过去。

    “大胆,你...”宇文智及话没说完被窜上来的宇文十五一拳打翻,带来的护卫都在踩着尉迟顺和两个老仆,故而就他离大门最近。

    见着郎主被打他们一个个冲上来却被当头冲散,平日里习惯了作威作福欺负弱小如今却被对方当头棒喝打得落花流水。

    尉迟顺跑过来将倒在地上的王氏和尉迟明月扶起,而旁边的宇文智及从地上爬起来咆哮着:“拔刀,全都给本公砍翻!”,话刚说完却被那年轻郎君冲上来一脚踹翻。

    “不老实的让他们见见加血!”年轻郎君一脚踩在宇文智及胸口冷冷的看着他,“方才你说什么?西阳郡公夫人是什么?”

    “烂...啊!”话未说完他被打了一拳。

    “是什么?”

    “烂...啊!”又被打了一拳。

    “是什么?”

    “你是谁!”宇文智及被打得狼狈不堪,他嘴角出血眼眶黑了一边却依然疯狂如初:“我是濮阳郡公次子,你敢打我!”

    “本公问你的话还没回答,西阳郡公夫人是什么?”

    “呸!”宇文智及将带着血丝的口水吐到年轻郎君身上,依然桀骜不驯:“杀了我啊,杀了我你全家都要死!”

    寒光闪过一把刀将他的左手掌钉在地上,冰冷的声音依旧重复着:“西阳郡公夫人是什么?”

    宇文智及杀猪般的大叫着,他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如此羞辱,父亲在长安城算不上什么顶级权臣,他平日里在外作威作福也不会蠢到招惹世家名门子弟故而欺负的都是比自家弱的对象,如今却被这从未见过的小子如此折磨。

    他到底是什么人!

    一名护卫见郎主受伤急得挥刀向眼前挡路的皮包骨砍去,那皮包骨飘来飘去不但躲过刀锋反而贴到他身边,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向其手腕一划,哐当一声长刀落地他捂着手腕痛苦得蹲下不停嚎叫。

    “你是谁!为何要伤我!”宇文智及的气焰被血淋淋的现实浇灭,眼前之人下手好狠若是一味硬顶怕是小命难保。

    “贤婿,你,你怎么来了?”尉迟顺扶着怀抱女儿的夫人站好,脱下自己外套披在她身上随后吃惊的看着宇文温:他不是在安州么?朝廷不是已经派大军南下攻打安州么?他怎么来了?

    尉迟顺一家自从被禁军围了府邸后再未能出门,平日里往来的同僚故旧避之不及也没谁上门和他闲聊,对于门外事完全不了解。

    只是从守门士兵聊天时的只言片语中知道父亲、安州总管宇文亮、益州总管王谦起兵反杨,而杨坚也派了三路大军前往这三处平叛。

    父亲似乎在邺城胜了,安州、益州没见人提过,如今在安陆定居的女婿怎么会出现在长安,出现在这里?

    “西阳郡公夫人是什么?”宇文温临近暴走状态,关注点只在自己脚下的混蛋完全没注意到岳父在跟自己说话,方才他一进门就听到这厮在骂自己夫人是烂货大脑瞬间充血。

    骂我老婆是烂货?还欺负岳父岳母?信不信我让壮汉上你家问候全家女眷啊!

    “你是,你是西阳郡公?”宇文智及听得尉迟顺这么一说回过神来,三月份这西阳郡公可是长安风云人物,街谈巷议的焦点,娶了个如花似玉的老婆没几天据说就给人掳走月余。

    “正是本公,你刚才说西阳郡公夫人是什么?”宇文温依旧不依不饶。

    “逆贼!你不在安州苟且偷生来长安做什么?”宇文智及成日里出去鬼混对时局的认知很少,只知道邺城败了自己父亲受倚重,安州宇文亮父子走狗屎运顶住朝廷大军。

    至于安州使者入京什么的谁在意啊,要头痛也是左丞相头痛,这西阳郡公不是在安州么跑来长安干什么?

    “你要劫人,要把尉迟顺一家劫走!”宇文智及脑子难得转一回似乎想通其中关键,声嘶力竭大喊道:“来人啊,逆贼要劫人啊!”

    啪的一个耳光打在脸上将他打得头昏目眩,随后耳边传来咆哮:“你刚才说西阳郡公夫人是什么!”

    声音震天响,尉迟明月躲在母亲怀抱中偷偷露个头望向宇文温,她只见过姐夫两次,一次是姐夫上门迎娶姐姐那天,第二次是姐姐回门那天。

    在她印象里姐夫和蔼可亲笑容满面,如今却面目狰狞真是...真是太厉害了!那坏蛋郎君欺负我欺负爹娘,就是该打!

    尉迟顺似乎发觉女婿情绪不对,他示意王氏将女儿抱开随即走上前来和女婿打招呼:“贤婿?”

    然并卵,宇文温已进入单人PK状态外界声音干扰不到他,眼见着眼前混蛋硬顶着不吭声他怒火越来越旺。

    “嗯?不说话?”宇文温继续扇嘴巴,化身好奇宝宝每扇一下就问一次:“是什么?”

    “别,别打了...”宇文智及倔脾气上来后硬顶着结果被打成猪头,他无助的看向四周发现自己的护卫全部被打翻在地,如今形势不妙还是保命要紧,“是我错了,不该辱骂尊夫人。”

    “太小声了!”宇文温咆哮一声将手扬起就要扇下去却被人拉住,他恼怒的回头看去却是个面熟的老帅哥。

    “嗯?尊驾是?”

    “咦?岳父你在这里干什么?”

    “岳父你怎么受伤了?岳父你被谁打了?”

    场内众人闻言鸦雀无声,宇文十五嘴巴一张一合最后还是说不出话其他人不住腹诽,尉迟顺嘴角抽动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方才自己一家受欺凌紧要关头女婿出现,起初见他怒气冲冲指挥手下救人当真是感动不已,可如今看来是因为三娘被骂才发的火?

    罢了罢了,能对三娘好我也就放心了...

    宇文温怒火焚身大脑过热当机,见着岳父之后赶紧重启总算回过神来:“岳父,这厮是谁?为何要欺凌二老?”

    还有一句话没问出口:小萝莉尉迟明月捏?

    “西阳郡公,是在下鬼迷心窍冲撞了安固郡公。”宇文智及嚣张归嚣张也不是不识时务之人否则在富贵如云的长安城早就被人干掉了。

    “你谁啊?”宇文温蹲下来看着他,方才忘记问名字了。

    “宇文......宇文智及。”

    “宇文智及?也就是说宇文化及是你兄长?”宇文温闻言不惧反喜,这宇文述两个混蛋儿子撞到自己刀口上正好!

    大名鼎鼎的隋朝奸臣哎,在江都发动宫变弄死隋炀帝杨广的宇文化及、宇文智及两兄弟!如今这两个混蛋大的那个和自己年纪相仿,小的就是眼前这个还小自己几岁都是冲动的年纪啊!

    竟然能遇见上这一点就爆的炮仗我岂能随便放过?

    今日上午朝会他不经协商‘擅自加戏’把杨坚弄得一惊一乍神情恍惚,再加上给丞相府长史郑译这个‘业内良心’充了值,在随后的闭门会谈中迅速敲定了和解内容如今已得杨坚许可将岳父尉迟顺一家解除囚禁状态,当然了只能是去安陆。

    原准备中午在乐坊请郑译喝花酒后来他有事延期,宇文温索性带着爪牙们到岳父家来个惊喜,然后果然有‘惊喜’一进门就撞见二老被恶人欺凌,正好听见妻子被辱骂瞬间‘变身’了。

    “正是,宇文化及正是家兄。”宇文智及如同捞到了救命稻草,他见西阳郡公认得兄长便觉得事情有转机,勉强挤出笑容想套套近乎却未曾想宇文温说道:

    “十五,把他吊起来打!”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宇文智及被狞笑着的宇文十五带着人捆着双手吊在院内树下,他看着宇文温面露惊恐之色,“我爹是宇文述!敢这样对我他不会放过你们的!”

    “十五,抽二十鞭!”宇文温冷笑着,宇文述如今不过是站在杨坚这边狐假虎威地位也高不到哪里去,真要门庭若市得等到杨坚登基创立隋朝后次子杨广抢了大哥杨勇的太子之位以后。

    二十年以后的事你现在拿出来恐吓我?

    “呐,抽人是这样子抽。”宇文十五在一干护卫面前炫耀了马鞭随后狠狠的对着宇文智及抽下,将他抽得皮开肉绽。

    “贤婿,这恐怕...”尉迟顺总算插上嘴了,虽然如今将这宇文智及抽得爽了但善后起来恐怕就不能善了,女婿为自己家出了口气当真好,可接下来...

    “住手!”门外一名年轻郎君领着人冲了进来,眼见着宇文智及被吊打面色大变,宇文温见状冷笑一声招招手把‘爪牙’们都拢过来。

    “你什么玩意敢放肆!”宇文温把方才自己冲进大门时宇文智及的话重复了一边,他可不怕重复这句话会招来厄运,眼前这个郎君年纪和自己相仿模样又和那宇文智及有些相像,莫非......

    “兄长!”被吊在树下的宇文智及见了来人大声喊道,他被抽得遍体鳞伤一身锦袍变成布条衫,披头散发可怜兮兮。

    “家父濮阳郡公宇文述,请问尊驾为何殴打家弟。”宇文化及竟然沉得住气,说话声音丝毫听不出怒气。

    ‘果然是你宇文化及!’宇文温心中大喜,真是瞌睡遇到枕头这混蛋大哥出现了!

    “宇文述算什么东西,你又是什么东西!”宇文温开始放嘲讽,就等着宇文化及发飙好动手。

    来吧,来挑战我吧,来点起我的怒火吧,老子今日要双杀!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