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风劲草 第四十七章 听说隋国公要造反?

    安州总管宇文亮派出的使者已抵达京城,这一消息当天便传遍了长安城。

    半月前朝廷平叛大军在邺城惨败,起兵讨杨的相州总管尉迟迥站稳脚步开始反击,派出多路援兵南下河南以及淮南各州支援手下刺史,局势一片糜烂。

    行军总管梁睿奉命讨伐起兵反杨的益州总管王谦,如今双方在利州僵持着也不知会否重蹈邺城覆辙,所以同样击败朝廷大军的安州总官府此次服软求和让焦头烂额的左丞相杨坚久旱逢甘霖。

    此次安州使者若能与朝廷(左丞相)达成妥协双方休兵,那么杨坚就能腾出手对付东面尉迟迥的反扑了。

    所以宇文温作为此次安州的正使入城后便耀武扬威的走在长安城内大街上,身后尖嘴猴腮的宇文十五和瘦骨嶙峋的张鱼成了他两个爪牙,不怀好意的打量沿途美貌娘子。

    至于老实忠厚的林有地就算了,看见女子脸就红哪里做得来这种事。

    幸亏有此次出使安州的丞相府长史郑译陪在身边,憋着股劲要当街调戏小娘子、大闹长安城的宇文温才没能得逞,郑译好说歹说才让这瘟神与厍狄士文等人到四方馆休息,他不顾疲惫随即和皇甫绩赶往隋国公府见老大杨坚去了。

    四方馆,类似于现代的国宾馆,是朝廷设在京城用来接待各国使节和客商的驿馆,大象二年二月,突厥使节来到长安商谈大周千金公主远嫁突厥可汗事宜就是住在四方馆,一直住到了今年五月底迎接千金公主远赴突厥为止。

    也正是以千金公主远嫁突厥为理由,左丞相杨坚将赵、陈、越、代、滕五王召回长安参加庆典以及先帝宇文赟下葬仪式,可如今千金公主已远嫁塞北宇文赟入葬定陵,五王却依然滞留在长安。

    宇文温在京城里的府邸已经被老管家按他的吩咐卖掉了如今只能下榻四方馆,此次接待安州使者责任重大四方馆的官吏们不敢掉以轻心小心伺候着这群大爷。

    张鱼从小生活在襄阳城,在他看来世间最雄伟的城池非襄阳莫属,可今日远远看见巍峨雄伟的长安城后他惊呆了,入城之后繁华似锦人潮如梭的‘国际一流’大都市生活让他看花了眼。

    和长安一比那襄阳就是个小乡村提不上台面!

    然后驿馆丰盛的晚餐让他大开眼界,虽然作为随从没资格和主人一般上主桌吃饭,但招待随从的宴席上各类花样繁杂的菜式也让土包子张鱼目不暇接。

    “吃啊,再不吃就没了!”宇文十五一手夹菜一手拿着个鸡腿啃,碗里塞得满满当当,张鱼总算回过神来赶紧动筷,吃着吃着眼泪水就流下来。

    若是李大哥也在这里就好了...

    “瞧你那怂样!”宇文十五嗤笑一声把一个鸡腿塞到他碗里,“过几日忙完了我带你去见见世面开开眼界。”

    “有地也是,一同去!”

    林有地还好毕竟他是长安本地人士,张鱼闻言兴奋不已:“当真?那我们去哪里耍子?”

    “你们俩还是雏吧?到时咱哥仨一起去开开荤!”

    “咳咳咳。”林有地和张鱼吓得赶紧扒饭不敢再多说什么。

    酒饱饭足,宇文温带着三个手下就要往门外闯却被四方馆官吏拦下,好说歹说才劝得这帮不怀好意的家伙回房休息。

    一路鞍马劳顿,宇文温等安州一众人等沐浴后便酣然大睡,而隋国公府却是另一番景象。

    “如此说来,宇文亮是当真有意言和了?”杨坚坐在上首沉吟着,郑译、皇甫绩以及一干心腹幕僚分两边坐在下首。

    “据下官所探,安州兵力吃紧一时半会抽不出人手北上荆州或西攻梁国。”郑译十分肯定的说道,而皇甫绩也补充了一些,特别是长江南岸的陈国正虎视眈眈就等着安、黄两州出问题好‘偷鸡摸狗’一番。

    先前安州军与行军元帅王谊所率领的朝廷大军对攻将黄州兵力抽调大半,陈国便趁机攻占了黄州总管府下辖蕲州、义州,后来安州军解决了襄阳派出援兵支援黄州,陈军便将二州百姓掳掠一空撤回江南。

    有陈国在安州就有部分兵力被牵制,除非他们能拿下黄州对面陈国的郢州,但那样会陷入与陈国的拉锯战得不偿失,更何况襄阳水军损失严重一时半会还恢复不了原来实力,安州面对陈国只能是守势。

    “既如此,本官就放心了。”杨坚听完二人的分析点点头,“至于释放尉迟顺一家之事二位有何看法?”

    郑译、皇甫绩对视一眼随后说道:“尉迟顺对于相州那边来说可有可无,杀或不杀无关大局,就算去了安州也成不了什么气候,下官认为可以做个顺水人情给安州。”

    “有宇文温在,宇文亮数月内也不会反复,正好可以腾出手来清理河南、淮南叛逆。”

    荆州总管府以东、安州总管府以北的豫州总管府如今乱作一团,申州刺史李惠响应尉迟迥号召起兵反杨攻下了北面的州郡,神州与安州总管府毗邻若是给他俩个勾结到一起不要说兵力空虚的荆州总管府,就怕连豫州总管府也麻烦了。

    此次郑译和皇甫绩在安陆所谈下的条件不出杨坚所料,也是出发前就定下的底线,双方定下了来的内容也是杨坚需要的,为今之计就是赶紧定下来然后大张旗鼓宣扬出去稳定人心。

    “明日让他们来见本相把事情定下来。”杨坚一锤定音,“至于尉迟顺放是可以放,但可不能白白放过这个机会。”

    有幕僚提醒明日是朝会,会晤安州使者的事情是不是要往后延一天,杨坚思索片刻问道:“这宇文温和厍狄士文为人处事如何?”

    。。。。。。

    第二日,太极殿,朝会。

    殿上小皇帝宇文阐端坐龙榻,阶下文武大臣分列左右,奉命辅政的左丞相杨坚为群臣之首站在幼帝下首。

    按程序走完一遍礼仪流程朝会开始,文武百官依次向皇帝以及辅政左丞相启禀各项事务,七岁的宇文阐尽量摆出一副认真的样子,好奇的听着外公处理政事。

    宇文阐的生母并不是如今的太后杨丽华,他的生母朱满月在父皇宇文赟去世后同陈月仪、元乐尚两人出家为尼,法号法静。作为先帝的正牌皇后,杨丽华是宇文阐的嫡母,故而杨坚作为杨丽华父亲成为幼帝的外公。

    “宣,西阳郡公宇文温觐见!”

    “宣,安州总管府司录厍狄士文觐见!”

    殿外,两名身着朝服的男子解下佩刀,脱去鞋子跨入殿门,趋步向前来到阶下跪拜朗声说道:“微臣,宇文温/厍狄士文,参见陛下!”

    “下官,宇文温/厍狄士文,参见左丞相!”

    得皇帝说“平身”两人“谢陛下”之后起身子站定,宇文阐好奇的看着他二人尤其是那个西阳郡公宇文温,按宗室辈分来说宇文温是他的堂哥。

    宗室有很多宇文阐的叔伯哥弟,这个十五六岁的堂哥宇文温给他的感觉却很特别,至于有何不同宇文阐小朋友说不出来。

    一番例行的君臣礼仪后转入正题,宇文温和面瘫大叔厍狄士文开始进入角色:

    “臣,宇文温/厍狄士文奉安州总管宇文亮之命入朝,为五、六月间黄州、襄州战事请罪!”说完两人下跪叩头,文武百官闻言响起嗡嗡的议论声。

    安州总管宇文亮当真是服软了!派出使者在大殿上向皇帝和左丞相请罪!

    “肃静!”

    随着礼仪官一声大喝文武百官安静下来,个个冷眼相看左丞相和安州使者是如何接着演戏。

    废话,谁都猜到双方都谈好结果如今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安州使者在大殿上告罪是给杨坚面子,接下来皇帝赦安州总管无罪又还他一个面子,弄得这么大阵仗不就是演给天下人看说双方握手言和了么。

    至于战死的行军元帅王谊等将领就呵呵了,眼下情形那几位就是浮云,他们的家人就祈祷日后左丞相平定安州到时自然是殉国功臣了。

    副使总管司录厍狄士文面无表情的念着安州总管‘泣血所书’谢罪表,内容之无聊让人昏昏欲睡,好容易念完又到正使西阳郡公表演了。

    眼见着宇文温在‘哭诉’安州上下是如何如何受人蒙骗以至于对朝廷刀枪相向,又说总管宇文亮十分内疚以致夜不能寐云云,还有那左丞相杨坚一副快要睡着的样子,群臣们不住腹诽。

    快演完吧,演完散朝大家回去补觉啊混蛋,一大早就上朝熬到现在当真是伤身哎。

    特别是那什么‘夕阳郡公’对白说得如此生硬还结结巴巴莫非是忘词了?你到底有没有好好背台词啊!你老爹派你来做抵押好歹机灵点吧!

    郑译站在朝臣队列里不时抹抹额头上冒的汗,昨晚杨坚老大决定让宇文温和厍狄士文今日上朝演戏,他和皇甫绩编出对白让那两位连夜准备莫要出什么篓子,如今磕磕碰碰总算是准备终场了。

    那晚他可是在杨坚面前拍胸脯保证宇文温肯定靠谱的!

    话剧总算演完,皇帝赦免了安州上下‘无心之过’,宇文温表示安州坚决服从左丞相的领导,眼看着朝会就要在一个名叫‘胜利’的地方闭幕,宇文温忽然冒出一句话来:

    “启禀陛下,臣有疑惑未解,想请左丞相隋国公提点一二。”

    “请讲。”杨坚强忍着打哈欠的冲动说道。

    宇文温清咳一声对杨坚行了个礼:“听说隋国公要造反?”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